中國文字、預言與神傳文化(六)

─神州史綱
鵠章

【正見網2006年04月12日】

譜好的史詩─預言中的歷史

第一課「無力回天 鞠躬盡瘁 陰居陽拂 八千女鬼」

這個語法跟「亡秦者胡」其實沒什麼兩樣,文字空間緊緊扣著時間,時代巨輪沒到就顯不出字義。「無力回天 鞠躬盡瘁」寫的是諸葛亮自己的命運,也是蜀漢的命運。在著名的《出師表》裡就寫「臣鞠躬盡瘁,死而後已」,鞠躬盡瘁就是諸葛亮一生的寫照,沒有諸葛亮,我們不知道何謂「鞠躬盡瘁」,他演活了這四個字,賦予語意豐富的內涵,這是後二千五百年信史時代中國文化的特色。「無力回天」說明諸葛亮知道漢家江山氣數已盡,他改變不了歷史的定數。

現代人一定感到奇特了,睿智過人的諸葛亮既然知道這一切付出只是徒勞一場,怎麼還兢兢業業努力到生命最後一刻?!更不可思議他扶佐的後主是無能至極的阿鬥,劉備讓他名正言順取而稱帝,諸葛亮仍然素其位而行。這種集智者與愚夫於一身,究竟所為何事呢?

不可思議的事還在後頭,「陰居陽拂」講的是諸葛亮逝世後之事,宦官黃皓在後主劉禪身邊掌握大權,專擅朝綱,國事日亂,「陰居」指著小人當道。大將姜維只能維持殘局。公元263年,曹魏大將鍾會大舉南征,姜維據守劍門關(四川劍閣北),戰事膠著。曹魏的另一位大將鄧艾卻從陰平郡(甘肅文縣),深入萬山,單兵直取蜀漢重鎮江油(四川江油),直驅成都城下。後主劉禪聽說敵軍已距成都不遠,根本沒有想到抵抗,他兒子北地王劉諶主戰,苦勸不聽,慟哭於昭烈廟(劉備的諡號為昭烈帝)前,唯恐愧對祖業,只好殺妻兒後自殺以死勸諫。劉禪竟然不為所動,下詔令姜維完整大軍投降鍾會,蜀漢至此滅亡,一刻不可多容,這就是「陰居陽拂」的天象。

「八千女鬼」合起來就是一個「魏」字,也象徵三國時代結束,中國歷史唯一的一次三股力量相互折衝的大時代裡,人性中的忠、義、奸、智、謀、勇特質充分展現在一一登場的歷史人物身上,深刻在中國文化裡。

第二課「火上有火 光燭中土 稱名不正 江東有虎」

繼魏之後就是晉朝。司馬家族在曹魏長期掌握大權,到了司馬昭已成為實質上的統治者,俗語「司馬昭之心」已成了「眾人皆知」的代詞。蜀滅之後三國鼎立格局已被打破,公元265年宰相司馬昭逝世,他的兒子司馬炎立即登台祭天,下令讓曹魏最後一任皇帝魏元帝曹奐「禪讓」。「火上有火」就是「炎」字,指的就是司馬炎建立晉朝,是為晉武帝,首都設在洛陽,代表著新朝代的降臨。

公元280年,晉朝出兵攻打東吳直抵建業(江蘇南京),末代皇帝孫皓出降,東吳滅亡,分裂近一世紀後復歸統一,可謂「光燭中土」。玄機在「燭」字上,以火燭之光照耀中土,註定光度不足,為時不長。而武帝司馬炎實質上是假禪讓之名,行篡奪曹魏之實而稱帝,故言「稱名不正」。

果然公元290年,武帝死後,太子司馬衷繼位,就是惠帝,次年就爆發八王之亂,又為下一個歷史時期─五胡亂華揭開序幕,短暫的統一又進入混亂分裂,中原被少數民族占據。公元317年鎮守建康(江蘇南京)的親王司馬睿,宣布繼位稱帝,建都建康(江蘇南京),史稱「東晉」。建康地處江東,故曰「江東有虎」。

第三課「擾擾中原 山河無主 二三其位 羊終馬始」

從東晉、五胡十九國與接下來史稱的南北朝,一直到隋朝中國恢復統一,這其中近三百年間,中原紛紛擾擾,各朝、各國忽興乍亡,錯綜複雜,國祚都很短,長的幾十年,短的才幾年(二三其位)。北魏國運稍長一點,也就只有一百四十八年。這正合了「擾擾中原,山河無主,二三其位」的卦象。「馬始」指天下大亂起於司馬家族的晉朝,「羊終」指大亂結束於楊堅建立的隋朝。

馬羊之間,意謂這是個整體的年代,這段混亂期不能說不是天定民族融合時期,族群遷徙,造成胡族漢化,文化南移也使豐沃的土地充分開墾,大分裂象一個大熔爐,一個嶄新的漢民族活耀在更廣闊的神州舞台。這段長期分裂後的統一,隱藏著漢字的神的力量!我們知道一個帝國分裂過久都會因為文字、語言、風俗習慣不同分裂成不同國家,同時期歐洲的羅馬帝國滅亡分裂就是比照。而中國四分五裂面對的複雜程度遠比羅馬帝國高出太多,光語言就有多少種。可是漢字卻在幅員遼闊的中土境內,成為一股無形的力量,把不同語言、不同風俗習慣、不同血統的人民的心靈聯繫在一起,成為一種自覺的中國人。象這樣國與國,地區與地區合併之後,人際間能迅速交融,我們感受不到有什麼困難。但是在歐洲、其它地區要想合併國家或民族,極度困難,各種衝突立刻爆發,根本解決不了。這讓中國在歷史上以「改朝換代」的形式出現象一幕一幕大劇在神州舞台連貫地上映著,這不是偶然,宏觀地看不難窺見玄機!這關乎中土之所以稱為「中國」,如果歐洲也成為一個統一的國家,也這般一朝一代演進著,中土國度的就失去中央、中心的意義。

三國以後印度的佛法大量的傳播中原,這段時期更是日趨鼎盛,整個南北朝瀰漫著敦佛風氣,很多君主成為了佛門弟子。而道家思想在士大夫中更是蔚為風潮,也有諸多帝王篤信道教,「清談」之風成為這個歷史時期的特色。知識分子不再是純儒士,多成為儒佛、儒道。整體而言,佛道二家的思想從上層社會貫穿而下,深入民間。這股出世之道、入世之德在這個熔爐中熔煉著每一個神州的子民,儒釋道三家成為中國文化的主流,儼然成型。這個文化承繼著上古神傳文化的特質,有著半人半神的特性,我們稱之為「半神文化」。人本部分三家都重視人性中的仁、義、禮、智、信種種善性,強調行善、積德、淑世。神本的部分,道家的真人、佛家的覺者、儒家的聖人都強調人存在更高級的生命狀態,都有昇華為高級生命之道法在其中,所以修煉、修行、修身的概念溶貫在我們文化裡。經過淬鍊的人生,恰似一江東逝水,當是非成敗轉頭空,佛家的空、道家的無,都提供在生命舞台上一番馳騁的英雄豪傑們思索:生命為何而來,這場戲為何而演!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