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者修行(篇二):太廟火起示天意 姬昌被囚演周易

【正見網2006年07月04日】

(三)

他倆急急的回稟殷紂,殷受聽罷大怒說:「傳朕旨,命晁田趕去拿來即時梟首,號令都城,以戒妖言。」

送走兩位奸臣,姬昌感到有酒後失言之嫌,於是命隨從趕緊打點行裝起程,在馬上心想,本來推算自己有七年之厄,如今平安而歸,怪哉。可能麻煩就出在此前二位的推演上。正尋思著呢,後面追兵到了。

回來後,殷受問罪於姬昌西伯。西伯說, 「臣雖至愚,上知有天,下知有地,中知有君,生身知有父母,訓教知有師長,天地君親師五字,臣時刻不敢有忘,怎敢侮辱陛下,自取其死?」

王怒曰:「你還在此巧言辯說?你演什麼先天數,侮駕朕躬,罪在不赦。」

西伯曰:「先天神農伏羲演成八卦,定人事之吉凶休咎,非臣故捏。臣不過據數而言,豈敢妄議是非?」

紂王立身大呼曰:「你道朕不能善終,你自誇壽終正寢,非忤君而何?此正是妖言惑眾,以後必為禍亂;朕先教你先天數不驗,不能善終。」傳旨:「將姬昌拿出午門,以正國法。」

正在這時,七位大臣黃飛虎、微子、比乾等,匆匆趕到,又是一番力諫保奏西伯,於是殷受慢慢平靜下來,准奏西伯無罪。但是,先決條件是,依比乾的說法,命姬昌西伯推演一下目下朝廷禍福。如若准,就赦無罪,如若不准,再殺不遲。

姬昌一算,大驚失色說,「陛下明日太廟火災,速將宗社神主請開,恐毀社稷根本。」

王曰:「數演明日,應在何時?」

姬昌曰:「應在午時。」

王曰: 「既如此,且將姬昌發下囹圄,以俟明日之驗。」

大臣們退朝後,紂王和二位奸臣合計一番,決定派人嚴看太廟,不准焚香,只等午時一過,拿西伯問罪。

翌日午前,列位大臣,在王府焦急的盼望火災的結果。命令陰陽官報時刻。

當下陰陽官報正當午時,幾位保奏的大臣十分心急,估摸著是不是姬昌的推演要失敗啊?

突然,天空一聲霹靂,山河振動,忽見陰陽官來報:「稟上眾老爺,太廟火起。」比干嘆曰:「太廟災異,成湯必不久矣。」

西伯的火災預言應驗了,這也嚇壞了紂王和姦臣,但是,他們合計一番,雖然赦免了姬昌的死罪,但是,不放他歸國,說是留禁在裡地一段時間,待事後國事安寧,再准歸國。

黃飛虎、比乾等人,把此事告知姬昌,姬昌頓首謝曰:「今日天子禁居凌裡,何處不是浩蕩之恩,怎敢有違?」

就這樣,這個大仁大義的姬昌,謝過皇恩,心安理得的被囚禁在了凌裡。而且西伯一至凌地,教化大行,軍民樂業;閒居無事,把伏羲八卦反覆推明,變成六十四卦,中分三百八十四爻象,守分安居,全無怨主之心。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