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聖典 (九)

文正 編輯整理


【正見網2007年05月27日】

三、歐洲篇 (4)

二月二十七日晚在德國柏林舉行的新唐人新年晚會首場落幕,好評如潮。來自柏林附近的近三千名觀眾,在德國著名的柏林國際會議中心,觀賞了這場東方藝術的盛會。晚會落幕,觀眾激動不已,掌聲經久不息,氣氛感人。

柏林電視台總經理泰斯勒爾博士在中場休息時接受了大紀元記者採訪。晚會節目的水平讓他感到出乎意外,「我根本就沒有想到演出會有這麼精彩,因為我以前對中國文化不太了解,只是抱著好奇來的。」

泰斯勒爾博士表示每個節目他都很喜歡,而最打動他的是戚曉春的二胡獨奏。「她的演奏簡直是出神入化,這麼簡單的樂器里能迸發出這麼大的能量,這讓我非常驚訝。我可以想像,周末下了班就坐在家裡,靜靜的欣賞二胡……」

戚曉春的二胡獨奏是聽覺和視覺的完美結合,在柏林的晚會上,戚曉春身著藍紫色長裙,端坐在台上,沉靜的宛如一潭靜靜的湖水,手中的琴弦仿佛有一種魔力,能把遙遠的過去拉近到聽眾的眼前,講述著生命中最珍貴的緣。觀眾席異常安靜,很多人身體微微向前傾著,仿佛想要聽得更清楚,讓由慢到快,絲絲入扣的旋律,一波一波蕩漾著流進自己的心裡。

雖然二胡是一個東方樂器,泰斯勒爾是西方人,但他感覺到從這神秘的東方樂器中流出的旋律觸動了他心靈的深處。

至於舞蹈,泰斯勒認為每一個舞蹈都很有韻味,服裝變化多樣,舞台背景也格外漂亮。然而,不只演出給泰斯勒留下了深刻印象,主持人的幽默也讓他回味再三。他注意到周圍的德國觀眾雖然不懂中文,但好像被主持人的幽默所感染,都跟著旁邊的中國人在笑,好像他們一下子也都能聽懂中文似的。

作為柏林電視台總經理,泰斯勒爾表示以後可以在電視台播放一些晚會的片斷,他認為,「這個晚會非常適合柏林的觀眾」。

德國哥德學院的老師庫茨達斯太太是和她先生一起來看晚會的。哥德學院以德國著名詩人哥德的名字命名,是德國最富盛名的語言教育機構,其學生來自世界各地,所以其老師往往具有和世界各地文化打交道的經驗。

大概也是因為知道今天的晚會是與中國文化有關,在德國某多元文化機構任職的庫茨達斯先生還穿了一件中式馬褂。老兩口在接受採訪時總是一人說話,另一人在旁微笑點頭表示有同感。這對兒和藹開朗的夫婦對晚會的評價看來感受不少。

庫茨達斯太太說:「晚會很棒,主要在三方面,內容豐富,服裝漂亮,音樂很吸引人。非常難得的是這三方面融合得非常美妙。而且其中讓人感受最深,與其它中國來的演出不同的是,這場晚會極富內涵,這些內涵又以一種非常自然,流暢和諧的方式表達出來。讓人感覺看了後感覺很舒服。」

庫茨達斯先生補充說:「感覺到那些舞者都與那些舞蹈的內涵非常的和諧,感覺到他們很喜歡他們要表達的內容,不像某些從中國來的舞台藝術給人一種僵化、不自然的感覺,那種死記硬背的表演。另外,舞台背景也非常美麗,可以說是和現代技術的完美結合,非常特別!」

特地從德國南部趕到柏林看演出的李女士說:「以前也聽說新唐人晚會的節目好,但沒想到這麼好,尤其是關於法輪功的幾個節目,非常真實,看的我都掉眼淚了。法輪功學員真是太不容易了。江xx以後肯定比秦檜名聲還壞,秦檜不過是跪在那兒讓人唾罵,江xx的下場肯定比他壞的多。」

李女士表示,舞蹈《歸位》給她的觸動非常大。舞蹈講述一個法輪功學員被四個警察打死,警察受到了天的懲罰,而被打死的法輪功學員去了天國,「這就是善惡有報」。

提到舞蹈,李女士和與李女士結伴同去看演出的孫女士異口同聲地說:「都喜歡。」孫女士最喜歡的是豪放純樸的蒙古舞,「那些小伙子們的肩動的真好,動作真整齊。」還有最後一個打鼓的舞,也獲得了兩位女士的嘖嘖稱讚,「非常壯觀,很熱鬧,有過節的氣氛!」

「我估計,我旁邊的一些觀眾的手都拍腫了」,李女士說。她周圍的觀眾大部分是德國人,這些德國人每個節目都熱烈鼓掌,而且有的節目還不止一次的鼓掌。當那些英姿颯爽的牧馬少年剛剛出現在舞台上的時候,觀眾席上的掌聲就響起來了。最後所有演員謝幕的時候很多人更是站起身來長時間的鼓掌。

德國議會基督教社會民主黨黨團金融與財政主管翁德・利希最喜歡晚會最後一個節目,「最後擊鼓的舞蹈我最欣賞,非常振奮。」他表示非常喜歡這台與眾不同的來自東方文化的演出,「色彩豐富絢麗,音樂流暢和諧,充滿東方韻味。節目安排舒緩而又富於變化獨唱、舞蹈、擊鼓……包羅萬象。」

英國 Britpress 媒體公司駐德國柏林記者米歇爾・凱瑟爾在演出結束之後,對大紀元記者表示:「我非常喜歡這台晚會,緊湊、包羅萬象,我意識中中國傳統文化的東西都含概在其中。值得廣泛推薦,讓儘量多的人觀看演出。晚會的內容太豐富精彩了,服裝又那麼美麗,我簡直無法說我最喜歡哪個節目,而且我非常驚訝節目之間的巧妙迅速更換,做得很有水準。如果明年還有演出,我想我還是會來觀看,這是值得推薦的一台晚會。」

Britpress媒體公司主要以娛樂新聞報導為主,經常介紹世界上出眾的表演。他希望這樣的演出今後可以到英國進行,讓挑剔的倫敦觀眾開開眼界。

台灣駐德代表、文學博士謝志偉先生攜夫人和女兒也一同觀看了演出。
  
記者:謝代表,請問您看了演出之後,最深的印象是什麼?

謝志偉:我作為一個台灣代表,剛剛整場都在聚精會神的看。我首先要恭喜新唐人電視台,這個晚會辦的非常成功。晚會的成功體現在藝術價值的欣賞等。

成功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一、藝術上的欣賞價值;二、它透過藝術表現所傳達出來的哲學內容;第三、它也傳達了政治性信息。這三點加起來,我認為晚會很成功的傳遞了新唐人電視台所希望傳遞的信息。

就藝術來講,因為我們看得懂中華文化,所以我看了以後感到一種令人熟悉的溫暖。德國人不熟悉中華文化,但是我相信,他們看了之後也會感受到美感,非常愉快。

今天的演出有幾種不同的形式,其中有舞蹈、聲樂和器樂表演。從純藝術角度來看,演唱和歌舞裡面傳達出一種非常清楚、明亮的感覺,這跟我們一般熟悉的中國文化裡面陰暗的色彩形成了強烈的對比。晚會的色彩非常明亮,對我來講,這種明亮所傳達的信息就是希望。

從這裡又導出後面所傳達的宗教信息。比如:晚會開始的節目中,講到中國傳統文化的起源,我覺得其中帶有佛教色彩,同時把歷史和哲學都融入到了藝術之中。就這點來講,新唐人做的非常成功,透過一個非常新穎的方式,讓在場觀眾很完美的享受了一台融藝術、哲學、和社會政治為一體的兩個小時的晚會。
  
也許我可以這麼講,新唐人傳達出來一個信息:它強調的是再現中國傳統文化,再現漢唐盛世。不過我想我可以這麼講:新唐人的這場晚會融合了不同的藝術形式,器樂中既有鋼琴、也有二胡;舞蹈裡面既有傳統的中華舞,也運用了西方芭蕾舞的技巧。

就這點來看,我覺得這台晚會是一個現代、健康、明亮的中華文化的集中展現。所以,我除了享受演出,除了感謝演員們這麼盡心的演出以外,我也要恭喜新唐人,這是一場非常成功的演出!我知道,這次是新唐人在德國這樣一個文化政治經濟大國的第一次演出。

尤其是在柏林這個城市,柏林並不是單純以文化為基準的城市。我們過去講到柏林,會想到普魯士帝國到納粹帝國,柏林一直到現在還存有這樣的陰影。新唐人能夠把這個陰影轉向明亮,我覺得這非常好。

  另外,我認為晚會的表演天衣無縫、配合的非常好。只是我也聽到一個很遺憾的信息,演員中有從中國出來的很專業的藝術家、演唱家、舞蹈家,他們參與新唐人的演出是對文化、對藝術的貢獻,但是他們好像不能再回中國去了。因此,我認為他們非常的勇敢,他們做的非常正確。

所以,總的來說,我認為這是一個非常非常成功的演出。

  記者:請問您今天是和全家一起來的嗎?

  謝志偉:我和我太太、小女兒一起來看。剛剛中場休息時,我們就說,晚會真好,希望有更多人有這個緣分來欣賞這個演出。我希望晚會明年、後年一直繼續辦下去,這會是一樁非常好的文化大事。

著名的學者、旅居德國的仲維光先生認為,新唐人新年晚會的出現,使得海外想追求自由、擺脫中共控制的華人,終於有了一台自己的節目。他認為中國人確實應該有表達自己傳統文化的真正的藝術。

「今天的導演是誰呀,他一定是個特別偉大的人物,我的淚從節目開始流到結束。」一位五十多歲的華人婦女面對攝像機如是說。

專程從挪威趕來觀看演出的劉女士告訴記者,她沒想到晚會的節目這麼精彩,有好幾個節目都讓她感動得流下了眼淚。特別是對《善惡有報》有著深刻的印象。節目中表現一位在中國修煉法輪功的女士,被背帶紅色鐮刀斧頭標誌的黑衣公安惡警迫害致死,天神將她迎接到天堂,將她接到天上,成就了她應有的果位,同時惡人得到了應有的懲罰。

在德國生活了五十二年的一位張老伯,看完演出後興奮不已,他以前在中國時就特別喜歡傳統的中國音樂。他認為晚會的音樂特別美,聽懂了音樂中的內涵,他還強調每一個節目都非常好,老人說到高興處,還當場給記者哼了一段節目中的音樂。

柏林前副市長呂德對本報記者說,「這真是一場扣人心弦的文化盛會。」

呂德是一位著名的律師。1976年到1981年期間,他曾擔任柏林市副市長。2月27日,呂德攜夫人專程前來觀看。他說,「晚會把我們帶到了古老的東方,她給我們西方人展現了中國傳統的文化,同時也讓我們明白了很重要的一點,正統文化只有在自由的氛圍中才有活力。」他衷心希望,中國的正統文化能在中國早日重見天日。

一同前來的呂德夫人按捺不住興奮的心情說:「整場演出太精彩了,我覺得晚會銜接的非常好,有很強的文化氣氛。」她希望有更多的人來觀看28日的第二場晚會。作為一個柏林人,呂德夫人由衷希望新唐人新年晚會巡迴團能年年都到柏林來演出。當聽說晚會一直會辦下去時,她說,「那真是太好了。」

當時正在德國的自由知識份子、前北京大學副教授焦國標先生接受了專訪。

記者:焦國標先生,晚上好,首先祝您新年愉快!這是您在海外的第一個中國傳統新年,您今天晚上看到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有什麼感受嗎?

焦國標:我首先感謝有這麼一台豐富多彩的文藝晚會,以前在北京我常作為北京文化部文化報的記者,經常參加這樣的一些活動,看到一些這樣的大型演出,但是這種演出有很多不一樣的體驗。比如說:我以前沒看到過有這麼多外國人看這樣的節目,滿眼幾乎全是外國人,覺的這是一種很大的衝擊。

另外,這個晚會實際是在一個發生在中國的大的迫害背景下的一個作品,所以我在看節目的時候,不管是歡樂的也好,憂傷的也好,我覺得我的心都沒有離開大的中國的環境,甚至沒有離開北京,所以整個來說,心情還是滿沉重的。這樣的節目,我希望他能早一點在中國,在人民大會堂去演出,那就好了。

還有,就是總體上的神傳文化的概念,有神論的主題思想,我覺得都是非常新鮮的。相比較而言,我們以前在國內看到的一些節目,基本上宣揚表達的都是愛國、愛黨這些東西,我感覺到這兩者之間很有距離。我覺得這樣一種神傳文化的概念和思想對中國人來說也是非常有意義的,我們中國人特別需要這樣一種思想去沖淡我們的那種單一的一元性的思維,去給它一種衝擊,我感到這是一個非常充實的演出。

記者:新唐人晚會也談到,這是一個沒有黨文化的,真正的中華民族文化的晚會。中國文化,您也知道,主要是儒釋道,就像節目裡面表現的,您覺的復興以有神論為基礎的中華文化,對中國會有什麼影響?

焦國標:我覺得當代社會,分為兩大群體,一個群體就是有神論的群體,另一個就是無神論的群體。比如我是基督徒,我很清楚有神論對這個世界的看法和無神論是完全不一樣的。對於中國,作為一個有信仰者,或者從大的層面上說,作為一個有神論者,我覺得中國社會需要至少一半是有神論者,這個社會才是穩定的、太平的、平衡的,否則的話,就可能會是無神論者對有神論者的迫害,它會形成這麼一個局面。

所以我覺得,中國現在需要的是有神論的文化,不管是佛道或者基督教,我覺得是需要這樣的文化去平衡這個社會,否則這個社會很容易翻船。所以我很支持這樣一種在有神論支配下的方方面面的文化上的復興。

柏林的老婦人英格麗特觀看晚會後,覺得晚會非常壯觀。舞蹈、唱歌、樂器,每個節目都很有特色,每個節目都給她留下了一個深刻的印象。

要說哪個節目最好,英格麗特想了一會兒說是《精忠報國》。在這個節目中她感受到了中國文化中的「忠義」。她說,歐洲的芭蕾舞中也有類似的故事,新唐人的晚會把中國的古老故事用舞台形式表現出來了,非常好。

看完晚會後的英格麗特更感受到了中國文化的美好。英格麗特說,在三峽合攏前她去過中國旅遊,相對在中國那些「新東西」,她更喜歡中國古老的東西。

不只柏林當地人來看演出,一些外地的也慕名前來。當來自萊比錫(Leipzig)的律師賽坡滿(Selbmann)被德文大紀元記者問到如何看演出中有關法輪功受到迫害的內容的節目時,他說:「這場演出成功地把中國文化的元素和嚴肅的題目,比如現在中國的人權問題結合了起來。用文化的形式表達這個題目,這種方式非常好。」

波茲坦市(Potsdam)影視學院的海蘭特(Heiland)先生最喜歡的是舞蹈「燭光」,「我不喜歡做作的東西,這個舞蹈讓我想起我們的先人,非常感人,具有內在的價值。蒙古舞也跳得非常好。」

多名觀眾表示,在德國這樣一個保守,對新事物多採取矜持觀望態度的國度,一個演繹東方藝術的演出能達到座無虛席的程度,本身已經是一個大奇蹟了。

於那曼先生是德國法官協會總會主席團成員、柏林州法院首席法官。他在演出結束後說:「請您不要見笑,在晚會前,我並不知道,今天我能經歷怎樣的中國文化。我雖然去過中國,我對什麼是真正的中國傳統文化,我沒有確切的概念,對中國的認識有限。」

於那曼先生接著說:「但是晚會給了我一個大大的驚喜。我沒料到,她竟然如此的完美。那優雅的舞蹈;那美妙無比的節目;還有那些表現中國歷史的圖片,太美了。在聲樂方面,晚會也給了我們額外的驚喜。可以說,這是一次全方位的視、聽覺享受。類似的演出我還從來沒有經歷過,真是太棒了。」

(待續)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今日神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