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聖典 (二十一) 大洋洲篇 (8)

文正 整理


【正見網2007年06月08日】

四、大洋洲篇 (8)

家住墨爾本Glenhuntly 區的William先生一家,3月24日晚有幸觀看了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墨爾本的最後一場演出,演出結束後全家還一直沉浸在晚會美好祥和的氛圍中。第二天(25日)一早William先生的太太和一對女兒手捧鮮花找到記者辦公處,表達他們全家對神韻藝術團全體創作、演出人員無盡的感激和敬意。

Willam先生是墨爾本著名的蒙納甚大學的教師,他的太太Anna女士是聖・保羅天主教學校教師,他們攜兩位女兒觀看演出。Anna對記者表示,演出的神奇和偉大超出他們之前的想像不知多少倍,絕對的完美,絕對的一流,給他們全家,特別是他們的兩位上小學的女兒帶來了出人意料的精神享受和身心愉悅,特以鮮花略表心意。

Willam先生一家從祖輩起都信仰天主教,他們信奉神是人類的主,所以他們認為東方人信奉神佛順理成章。Anna女士對記者表示,對中國古代的人信神敬天,非常認同,他們能部分理解《創世》所表達的眾神隨主下世,救度世人的悲壯意境,並通過看演出對中國的傳統文化的博大精深有了最初步的印象,他們對所有節目都讚不絕口,他們的體會是:天幕設計者是天才;演員的純美表演令人耳目一新;音樂創作、舞台表現、演員服裝華貴、色彩光明閃亮是任何其他中國的表演團體都無法迄及的。

Anna開心的告訴記者,他們的兩個頑皮的女兒在看演出時,精神高度集中,眼睛一直緊盯舞台,不時發出驚嘆聲,每個節目演完後,姐妹倆都用力鼓掌來表達她們的喜愛之意;在中場休息時,姐妹倆還樓上樓下的四處尋找,試圖找到給她們推薦晚會的朋友。

Anna女士興奮的表示,她和丈夫看到觀看演出的人士膚色多樣,來自世界不同國家,不同文化背景的移民,被神韻藝術團牽在一起,共聚一堂,享受歷史最悠久的國家的傳統文化的滋養,實在是澳洲這個以多元文化共存聞名的國家的無上光榮。

一位王先生,醫學方面的技術員,對晚會感覺很好,是中國古典文化,半神文化,中國人在無神論的教育下,表面上無神論,骨子裡還是信神、信佛,晚會非常純,觸動到心靈。大家都知道法輪功被迫害,我是一個基督教徒,人還是應該有信仰,法律是強制性,卻約束不了人。

從坎培拉來墨爾本旅遊的夫婦Sheree Martin和LukeMartin說,非常喜歡雪山白蓮的舞蹈和二胡,以前從來沒有欣賞過二胡的表演,非常精彩,我們很喜歡中國傳統文化,演出非常美,演出中服裝和音樂都很美,是一個非同一般的演出。她介紹說,兩個女兒分別是6歲和9歲,都在上中文學校,偶爾也會教父母幾個中文詞。

晚會中,兩位主持人對答幽默,與觀眾熱情互動,流暢穿插中、英、粵語,博得中西觀眾陣陣會心笑聲。在晚會結束後對觀眾的採訪中,很多都對兩位主持人的表現讚賞有加。

來自維多利亞省第二大城市吉隆的著名中學吉隆高中的中文老師John說,這場遠遠超越任何普通演出的晚會,相信會給有幸觀看的所有男女老少,華人和西人帶來無盡的精神滋潤和心靈的提升,對晚會主持人的印象尤為深刻。主持人的語言智慧和高貴大方給整個演出無疑帶來了昇華,猶如畫龍點睛,他們使看似毫不相干的每一個節目有機的結合起來,成為一台意義非凡,超越時空的絕世佳品。

他說:「每一幕的導引都是那樣恰到好處,雅俗共賞,讓人流連忘返。每一幕的結束都自然引來對下一幕主持人出現的期盼。他們的音容笑貌,你是怎樣都忘不掉的。」

他還介紹說:「我的學生都是西人,坐在我旁邊的一位男學生演出後對我說:『我雖然聽不懂她的中文,但我感到她似乎在和我的心對話,我感受到了她的一種慈悲,我感受到了一種暖流,好像把我心中不好的一切融化了。我現在真想學中文。』」

在墨爾本Elwood 區從事中醫治療的Linda說,自己對中國文化情有獨鍾,「這場演出組織得非常好, 美極了,英語翻譯得很好,使人很容易理解。我喜歡每個節目之前主持人的介紹。」

來自East Burwood區的Guiolanda,自營電子維修行業,演出之前表示期待著一場真正的奇觀。演出結束後,主動找到記者說:主持人風趣、幽默,恰到好處,背景的設計也是最棒的。整個表演沒有瑕疵。真讓我賞心悅目。

帶著觀眾的反饋,我們有幸在墨爾本站晚會期間採訪了神韻藝術團的兩位節目主持人理善和Kelly。

兩位主持人,一男一女,一中一西。理善是美國人,曾在大學學習中文4年,並在台灣進修了5個月,他和記者用中文交流完全沒有障礙。

Kelly是加拿大華人,她的英文非常地道。語音聲調柔和,姿態儀表典雅大方,這是眾多觀眾共同的評價。

Kelly對記者說,自己在面對觀眾時並沒有任何表現自己的念頭,心裡只有一個想法,就是與拉近觀眾的距離,就像和老朋友在一起。

理善說,能得到觀眾的認同,也許是基於主持人對節目的理解。如同晚會的節目在不斷完善和改進,報幕也是如此,每一句台詞都是認真推敲的結果,一旦無法達到與觀眾的共鳴,就馬上取消。串詞的創作也完全是從觀眾的角度考慮,再根據搭檔的性格調整。

理善表示,他時常會為中華文化博大精深所感動,「每一朝代都很獨特、每一地區的少數民族在文化、生活習性上也都有極大地不同。」「中國傳統文化是一種非常純淨的藝術表達形式,很簡單但奧秘無窮。也許,過去古人就是這樣一種活法。而這台晚會,」他相信,「正是因為這份純淨打動了觀眾,使他們流連忘返。」

Kelly對理善的評價是非常紳士,日常生活中的理善非常幽默;理善則說,Kelly的主持風格大方,生活中的她很活潑,對什麼都興致很濃。

談到對澳洲觀眾的印象,Kelly說,澳洲觀眾非常熱情,有幾場讓她感到很特別,似乎節目還沒有開場,觀眾就已經準備好和你交流了。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Kelly身兼數職,不僅主持節目,還是一名優秀的舞蹈演員,並擔綱重要角色,那是什麼呢?還請讀者朋友親臨晚會自己去發現吧。

接下來,神韻藝術團將飛往雪梨,也是澳洲巡迴演出的最後一站,為那裡的觀眾帶去4場演出,記者採訪中多位觀眾表示將追隨藝術團到雪梨再看一遍。

澳洲民主黨領袖,參議員Lyn Allison觀看了神韻藝術團在周六的表演,她稱讚這是一場非常特別的晚會。不僅是因為華美的服裝、頭飾、舞蹈,她說:「那個法輪功和警察的節目(《歸位》)非常感人,《雪山白蓮》舞蹈很漂亮,服裝非常、非常好看。」

她總結到:「漂亮的服裝、優雅的舞蹈、魅力十足的演員和動聽的歌聲 ? 非常地道的中國文化。我們澳洲很難看到這樣的演出,這就使得這個晚會非常特別。很多人沒有看過這樣的節目,所以我希望他們都來看,越多人來看越好。今晚有許多中國人,但是如果有更多澳洲人來看更好。」她特別提到,她感覺「這台晚會中有一種非常強烈的信息要告訴人們,雖然我現在還不是很明白那是什麼。」

前中國警官郝鳳軍觀看了神韻藝術團墨爾本周五場的演出。他說:「這是我第一次看到這樣的演出。我從來沒有想到還能有這樣的演出。舞蹈、舞台、音樂,都非常的美,而在美之中又非常的感人。我印象最深的節目一個是《造像》,一個是楊建生的歌。以前在大陸看過的演出都是給xx黨歌功頌德,有一次我也看到有表現敦煌石窟的舞蹈,那些演員手裡拿的竟然是斧頭鐮刀,而今天這個《造像》,造型、舞蹈、意境都非常的好,非常純。

還有楊建生的那首《天安門廣場請你告訴我》,我聽了真的非常非常感動。我知道有些西方人士也很喜歡這首歌,可是沒有在中國大陸那個地方待過,你就不會有那麼深沉的體會。我在國內,看到過很多關於法輪功學員到天安門廣場去的內部資料,有的人真的是『再也沒有回來過』,法輪功學員他們付出了太多太多,而天安門廣場也見證了太多太多。總有一天,我們大家,所有中國人,都到天安門廣場上去,一起去見證歷史的時刻。」

從北京移民到墨爾本已8年的王女士一家四口人,在觀看完演出後,仍流連在麗晶劇院入口大門處,回味著演出的盛況,並愉快的接受記者採訪。王女士對記者說的第一句話是:太震撼了,這麼好的演出我們只趕上了最後一場,挺遺憾的,真希望明年能再看到演出!

王女士表示,她看完演出後,自己心靈深處受到極大震撼。她說:我都無法用確切的語言來表達我的心情,我們全家人都對演出讚不絕口,我們還震驚於法輪功在受迫害中,仍無私無怨的對全世界講真相,並為廣大民眾奉獻上如此盡善盡美的高水平演出,真是太了不起了。

王女士的大女兒接過媽媽的話說:我們全家人都感到挺震撼的,而且演出中的天幕設計、演員服裝的艷麗色彩及搭配,都令人感到完美至極,對所有演員的無私奉獻精神非常敬佩,尊重,演出空前成功。

王女士母女還談到對中國傳統文化的認識,她們表示,自己雖然移民在外,但中國人的根永遠不會丟,比如她們家的兩個女孩都在周末去學中文,在家裡一定以中文交流,通過看演出,喚起了自己對中國歷史的記憶,比如岳飛這樣的民族英雄,是忠心報國的典範,永遠值得後人銘記。

王女士的女兒表示,她對最後一個節目《鼓韻》印象最深刻,她認為隆隆的鼓聲激發人的正氣,能驅散人腦子裡一切不好的想法,所以對這個節目喜愛有嘉,難以忘懷。

從香港移民到墨爾本的周女士在終場時,與記者分享她的感受:在觀看演出過程中,自己身體感到很舒服,沉浸在一片祥和的氣氛中,對第一個節目《創世》有種說不清的感覺,使人感到舞台太小了,容納不下其中宏大的內涵。通過演出,使人了解中國歷史上各朝代的故事,如宋朝的岳飛,還有花木蘭盡孝替父從軍,報效國家等。我只顧專注的看每個節目,美不勝收,特別對《燭光》和《鼓韻》印象深刻。演出完美無暇,太值得欣賞了,回味無窮,這是一場最成功的演出。

來自馬來西亞的移民阿明,在演出中場休息時,對記者表示:這是我從來都沒有看過的演出,太美好了,值得所有人看,可惜這是最後一場了,我的老伴因生病無法前來,明年再有演出,一定帶她來,不要再錯過。

觀眾劉傑寫下了題為:《我看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的感悟:

「拉大踞、扯大鋸,姥姥家,唱大戲… …」

兒時的童謠,直到今天還在傳唱;兒時的期盼,直到今天還在心中涌動。從小就喜愛看各種節目、文藝表演的我,只可惜在約半個世紀的生存經歷中只能接受一種薰陶,只能接受一種教育,而這種薰陶和教育幾乎是強迫式、灌輸性的、沒有任何選擇的… …

從小學時代,我就是唱著「我們是共產主義接班人長大的」,到了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時期,我是「毛澤東思想文藝宣傳隊」的隊員,每天搖著「紅寶書」、跳著「忠字舞」,我只記得我青少年時代的最好的記憶力全部留給了「革命樣板戲」,以至於我上中學的班內許多同學合在一起就能排練任何一部樣板戲的任何一場劇目。我只記得同學們搖頭晃腦的飾演著「楊子榮、座山雕、阿慶嫂、胡傳魁、刁小三… …」等等角色,而不費吹灰之力。

後來我們又被灌輸性全民式的觀看一部大型革命舞蹈史詩―《東方紅》」。無數次,那裡面的每一首歌,每一句台詞我都背得滾瓜爛熟,以至到最後我始終認為那裡面的歷史都是真實的,認為這部舞蹈史詩已經是中國文藝界文藝歷史上最輝煌的一頁了。我還曾參加了學校裡組織的全年級大合唱比賽,唱的是紅軍的《長征組歌》。在不知不覺中,xx黨想灌輸給全民的一切,已經慢慢的植入了我的每一個細胞,以至於我想唱歌時,就是它們,想抒情時,它們就來,它們似乎無處不再,如影隨形般的跟在我左右,腦子中似乎只有它們。

終於改革開放了,人們的視野漸漸的走出了禁固的天地,我也愈來愈不滿意它們「爭啊鬥啊」 的嚎叫,似乎也在接受一點更接近於人類本性的東西。於是在中國大地的舞台上也出現了古典劇、現代劇… …,但最多的令人注目的是每年一度的春節晚會。辛苦勞累了一年的人們在除夕之夜親友相聚的最重要的一刻,把精神的寄託放在春晚節目上,開始時似乎每年都有一點新意,但隨著越來越奢華的場面和令人厭惡的歌功頌德使本來想尋找一點心靈的安慰我卻反而變得更惆悵、精神上更饑渴。我的心靈深處在渴望著什麼、期盼著什麼,我也說不清楚。

年過半百的我,終於跨洋來到了海外與親人團聚,過上了平靜安定的清淡生活。在藍天白雲、鳥語花香的雪梨,我雖然有一點淡淡的鄉愁,卻也漸漸的適應了這被曾喻為西方資產階級的小康生活。但是心靈深處那種期盼卻隨著年齡的增長在與日俱增。在這裡雖然看到各種各樣的國內藝術團的演出,但仍能看出這些演出缺少了某種深邃的意境和每況愈下的俗套。

兩個月前,我從《大紀元時報》上看到了《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的廣告,我雖然喜歡那廣告的色彩斑斕,卻沒有動心。後來越來越多的演出評論和觀後感出現在報紙上,似乎用盡了天上人間最好的形容詞來讚美這台晚會。特別是看到中領館特意為此晚會致函給澳洲各級議員和官員,警告他們不要去看這台晚會,我心裡似乎平添一些驚詫和好奇。是什麼晚會讓中國官員如此懼怕?以至於不顧社交利益和國際聲譽做出這種苟且之事?事實上我從多年的政治鬥爭的經驗中早已得出了「凡是中共反對的,一定是有原因的」 結論。我決定購票去探一探究竟,用自己的眼睛去見證一切。

一場看下來,怎麼回事?似乎所有報紙上的讚譽之詞仍顯蒼白?怎麼都沒能寫出我心中的感慨?怎麼心中最深處的靈感終於被觸動了?她被壓抑的太久了,以至於只能用如此精美的天上人間的視覺效果和典雅悠揚的天簌之聲來震撼,她才能復甦。好像每一個細胞都在歡呼,好像體內有個巨大的蒸汽機在啟動。我渾身上下被一種祥和殊聖的力量所籠罩著,一股熱流從頭到腳。我只覺得我被我看不見的神明所關注了,我胸中的感恩不知從何訴說,立刻提筆寫下了這篇感悟。我終於明白了我從少兒時代的期盼,我終於找到了我內心渴望的根源。同時,我想告訴每一位看到我這篇小短文的朋友一個秘密:

中共給我灌輸了一輩子的被「大紀元」 報紙稱為「黨文化」 的那些東西,在看過這台晚會後的一宿之內不翼而飛。

我找到了我自己,也找到了後半生回家的路… …

我慶幸自己親眼見證了這轟轟烈烈的正在上演在人間的歷史大戲,也慶幸自己有福分看到了用盡人間任何讚美之詞都不能寫盡其深邃內涵的無已倫比的《全球華人新年晚會》。

神韻藝術團在澳洲巡演引起轟動,政府要員、各國使節、藝術界專業人士、僑界領袖等各界精英紛紛給予極高的評價,其中值得一提的是澳洲國會民主黨參議員、原民主黨主席安德魯-巴特雷特,也是赴大陸法輪功真相調查團(CIPFG)的成員之一,他在昆士蘭音樂學院音樂廳觀看了神韻藝術團的表演並為之驚嘆,表示這是台高水平的演出,能夠觀看如此有才華的藝術家的表演真是太好了。

安德魯-巴特雷特認為整台演出的節目中有很多故事。有些輕鬆正面,有些則沉重黑暗,這些都組合得很好,而且色彩艷麗、節目類型繁多,舞蹈和歌曲中的故事都展現得非常好。觀看這台演出真是一種享受,這是一場高水平的演出。

造像這個舞蹈也是他特別喜歡的節目之一,他說:「我特別喜歡佛教舞蹈《造像》,跳得很好。夢境和現實組合得非常好,渾然一體。造型、種類、顏色都非常之多,很好。」

巴特雷特還從音樂的視角談了自己的感想,他說:「純粹從音樂的角度講,我覺得二胡的演奏真的是太棒了,很有感染力。我很喜歡第一首歌曲,歌唱家的聲音動人、演唱很感人。儘管我不是藝術家,但我可以告訴大家他們很有才華,能夠聽到如此有才華的藝術家的表演真是太好了。」

最後巴特雷特對演出的形式作了肯定,他說:「人們總是能看到完全不同的東西,這很好。我很熱衷事物的多樣性,不論是政治、音樂、舞蹈、還是文化。我想人們能看到不同的東西,這是有益處的。」

古箏表演藝術家雷紅女士在觀看演出後認為,整台晚會旨是在弘揚中華民族古老的神傳文化,純善純美,深入人心,演出中的音樂、服裝、舞台設計都是世界一流的大師級水準;她還表示,中華民族悠久的歷史和傳統文化被中共邪黨破壞殆盡,時下只有身在海外的華人才有機會通過神韻藝術團的表演了解自己的文化,中華神傳文化深邃美好博大精深,而共產邪黨宣揚無神論,鼓勵人們縱慾享樂,破壞著中國的傳統文化。隨著神韻藝術團風靡全球的演出,希望中國人能找回自己的根,讓真正的傳統文化回歸。

(待續)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今日神州

正見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