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聖典 (十八)

文正 整理


【正見網2007年06月04日】

四、大洋洲篇 (5)

由新唐人舉辦的神韻藝術團中國新年澳洲巡演,3月21日在坎培拉圓滿結束第三站演出,全場爆滿。眾多媒體和政要觀看了表演,並高度評價晚會非同一般,反映出中國傳統文化底蘊和內涵,是世界一流水準的表演,還有合作者表示明年一定要贊助。

坎培拉的觀眾不愧是首都人,常年的政治文化氛圍的浸潤,使他們有獨到的鑑賞力,當晚會開場節目《創世》的大幕一拉開,就立即贏得全場觀眾的掌聲,演出中間觀眾與節目主持的互動也熱烈。

聯邦律政部長雷鐸觀看了演出,並對節目表示讚賞,中場休息時告訴記者,節目非常絢麗多彩,觀眾是多元化的,所以我們應該向不同的社區學習不同的文化,否則我們的視覺會很窄。

台灣駐坎培拉經貿處周進發組長和太太表示,他們喜歡每一個節目,每個節目背後都有深刻的底蘊,這不是一個一般的演出,反映出中國傳統文化內涵,是世界一流水準的表演。

坎培拉《世界報》的主編John Hancock夫婦表示,這場節目每一個都是獨特的,他們喜歡每一個節目,很難分出哪個更好一些,個個都非常好。

坎培拉時報的藝術編輯海倫・穆薩(Helen Musa)對這場節目的演出非常讚賞。她說,「《創世》描述了一個美麗的夢想,把這個節目放在開場非常有創意,無法用語言形容。我原以為我會聽到非常多的語言表述,但事實上卻是此處無聲勝有聲的神秘氣氛。比語言的表達更有效。」

海倫・穆薩接受採訪時表示,「關於法輪功,就我所理解的,一些觀眾可能也已經受到相當大的震動。你可能已經注意到,當法輪功修煉者進入似乎是讓觀眾感到更為高興的天堂或蒼穹時,他們變得非常安靜,他們對此感到更為舒心。」

2005年人權大獎得主著名人權律師Mori盛讚節目,非常奇妙,所有在場的人都很親切美麗,這確實是一場非常傑出的演出,謝謝你們組織了這場活動,太美了。

Qbn 電台是這次新唐人晚會的合作者之一,出席晚會的執行經理Ron Coffey 夫婦稱讚演出很棒,他說,明年我一定還來,而且還要多贊助一些。

觀眾陳弘莘寫下了題為:《穿越時空的神韻天音》的觀後感:

每個舞蹈動作的細節都在傾訴、每句歌詞都在感染、每段樂章都在傳奏著神韻……新唐人電視台推出的2007年全球新年晚會巡迴演出,1月開始,從美國、加拿大、到歐洲的德、法、又到亞洲的日本,從地球的北部到南部,穿梭上演在幾十個城市之後,於澳大利亞觀眾的翹首望盼中,又來到了首都坎培拉。精彩絕倫的樂聲在整整兩多小時裡從未停止,甚至從任何一個片段中截取出任何一名舞者、歌者、奏者的身影都能構成獨立優美的章節。

氣派宏大的場面,感染、牽動著觀眾的心,令觀眾激動、流淚、欣喜、昇華,這些獨特的感受,居然令不同種族膚色和文化背景的民族,在一台共同觀賞的晚會中找到、體會了,什麼樣的音樂能有如此大的舞台張力和人心震撼力呢?若非神韻、非天音又如何能讓觀眾、讓人們在共同追尋和省思命運的時候,將心理感覺中的詩意如此化成超脫的憧憬和昇華?!

以穿越時空的神韻天音啟迪人們回憶和思考「我們從何處來?」「我們還將向何處去?」這種巨大力量的傳播和對人類終極圓滿的詮釋是這台晚會超越了物質具象而體現出的真正光芒。

「我們來自於天上」,這是晚會開篇就帶來的第一個震撼,也是整個晚會貫穿始終的主題。大型舞蹈劇《創世》所表現的,萬王之王帶領眾神下世開創盛唐文化,救度眾生,天上神界的壯麗景觀令觀眾如痴如醉,隱隱約約之中,心被震撼了,那裡曾經是家啊,那些縹緲雲繞的亭屋邊,曾經留有我們幾世輪迴前的足印,那些華衣飄帶間,有過我們嬉玩追跑的穿梭。觀眾感動了、哭了,從白髮蒼蒼的老者到衣裙亮麗的女子,從金髮藍眼的歐人到黑髮亞裔,人們為自己懵懵懂懂中遺落的記憶抽泣著,為迷茫中丟失了追隨主佛下世前的承諾、為師主不離不棄的救助和度人的莊嚴感動著……

正因為「我們來自於天上」,「我們都是天上的客」(《為何拒絕》);所以我們以燭光點燃人世間的真誠和善良、以橋樑溝通人神世界(《燭光》);以彩帶連接著天地間的五色快樂(《彩虹》)。無論是東北的秧歌、蒙古姑娘的頂碗、還是藏族少女的笑容、傣族女孩的嬉戲、或是滿族格格們的端雅,每一個舞蹈,都精彩地使形體的語彙、視覺的展示和音響的衝擊水乳交融,並注入內在獨特的詩性,濃墨重彩地塑造了人世間原本應該有的豐厚、鮮活、浪漫、真誠的圖像,那些明潔如水的柔情和快樂,喚起了人們心中的聖潔,激起了觀眾對天上人間那些美好事物的深深眷戀和嚮往,那裡,才是人類和歷史最美的歸宿。

虛實結合的多媒體投放背景作為底幕的運用非常新穎、完美出色,是這台晚會的另一個重要成功之處。無論是舞蹈《創世》、《造像》還是配合獨唱的滾動背景,都以一種大氣、有感染力的背景語言豐富了觀眾的想像和聯想,多層空間的構架延伸,帶給觀眾了身臨其境的感受,當白雪以深沉的女高音唱到:「貧富都一樣,大難無處藏,網聞有一面,快快找真相」,以及關貴敏唱到「天地茫茫我是誰,記不清多少次輪迴,苦難中無助的迷茫,期盼的心如此的累……」時,滾動上升的背景都是由深漸淺,濃的讓人思考,淡的令人沉重後產生希望,

這些帶有情緒的背景,無論是花草、天空、還是浮雲都增加了舞蹈或者歌曲的生命力,強化了舞台氣氛。舞蹈《歸位》背景從烏雲密布、黑雲壓頂的恐怖到萬裡彩虹、明亮繽紛的歡樂轉化,更是完整的承載了敘述事情緣由、回憶、發展,令觀眾獲得了最直接的臨場感覺,產生了強烈的共鳴和思索,並帶領著觀眾的情緒一步步隨著色彩明亮而走向心靈體驗的高潮。

這台精美無比的晚會,從始到終都給觀眾以強烈的視聽享受,僅僅看舞台,它像一幅生動立體的圖畫,台上的聲、色、情的基調或清新、寫意,或華麗、壯觀,無不體現著中華文化中的優雅、祥和、飄逸;然而,當人們深切體會舞蹈者們表演的身段美、歌唱家聲色的美、燈光服裝的色彩美的時候,還能感受到一股力量,這股力量讓觀眾在莊嚴和美輪感染下落淚,那是何等超越了生死的大情大醉,那是人們內心最隱秘的角落中,在生命記憶之外的一股靈性被喚醒了,面對生命、使命、天命時,人性的局限和困窘不再蠢動,而天性被點化復甦了。

舞台落幕,當人們從熱烈掌聲和興奮激動中冷靜下來之後,從此被夢魂牽動和日夜追逐的,無疑唯有那穿越了時空而至的神韻天音了。

3月20日晚神韻藝術團在坎培拉劇場首演圓滿結束,從劇場出來的每個觀眾臉上都帶著幸福的笑容,他們為能在南半球的澳大利亞看到如此純正的、集中國傳統文化精粹為一體的高品質的演出而欣喜,人們讚嘆不已,簡直找不到任何的形容詞來表達自己深切的感受,從心靈深處迸發的是深深的感謝,謝謝神韻藝術團的每一位演員、編導,及所有參與者。熱情的坎培拉觀眾有的給自己的孩子穿上民族服裝來觀賞演出,有的看到激動處向演員獻飛吻。

坎培拉心理學家Zoba Giatzo博士中場休息時表示:今晚的演出,演員非常漂亮,舞蹈非常美麗。他說坎培拉是一個多元文化的城市,我們非常喜歡不同背景的多樣文化呈現在這裡。澳大利亞是一個民主國家,就像美國,我們鼓勵和培養多元化,今晚非常好,能看見這樣多元化呈現中國不同的文化。

第一個節目展現的是神話與傳砧,這令我想起西藏的神,演員們就好像在舞台上浮起來一樣。你可以看見他們從熒幕上的背景飛下來然後再顯示出來,由平面轉向立體,再用整體的舞蹈來表達,非常美好,非常有創意!非常有創意!

4月3日,坎培拉《信息報》發表題為「華人新年晚會」的文章,稱讚晚會是一場令人難忘的、精妙的、具有巨大創意和深刻內涵的文藝表演。文章說,由總部在紐約的獨立電視網――新唐人電視台(NTDTV)所主辦的晚會,集舞蹈、音樂和歌唱於一爐,展現了包括儒、釋、道在內的古老中國文化的神話與傳奇。文章引述新唐人電視台台長李忠的話說,中國具有5000年歷史,新唐人主辦者台晚會的目的就是要通過文藝和民間傳說的方式復興傳統的中國文化。

文章說,坎培拉兩場觀眾爆滿的演出,其中一場是應觀眾要求而額外增加的,表明坎培拉對這種文化有著濃厚的興趣。除了舞蹈場景中斑斕的色彩與絢麗的服飾外,整個舞台大多是保持著一種素雅的格調,並配合數字動畫天幕的靈活使用。這麼做的投資並不大,但是美麗的傳統服飾與場景、數位化控制的動畫、倡導誠實、善良與忠誠的故事加上迷人的舞蹈已經給觀眾帶來了一場令人難以忘懷、精妙絕倫並有巨大創意和深層內涵的娛樂表演。

文章報導,坎培拉時報的藝術編輯海倫.穆薩說,她被整個演出迷住了,演出中有種東西是給每個觀眾的,穆薩說,「你不可能不留意演出中的服裝與舞蹈」,但她同時表示,她對晚會中有關佛的故事「極為感興趣」。穆薩說,我知道這場演出感動了許多不同層次的人,對於我則尤為如此,「不只是視覺、聽覺,而是內心和靈魂」她說。

文章最後說,但是遺憾的是,這場晚會卻遭到中共政府的反對。據澳洲廣播公司(ABC)「晚間熱線」報導,雪梨領事館極力勸阻外交官員、聯邦和省政治家們不要觀看這場演出。對於這種美好的傳統文化表演,他們到底在懼怕什麼呢?

原本只舉辦一場演出的坎培拉,由於票供不應求,主辦單位特別增加了一場,當晚演出爆滿。

劇場的觀眾對演出讚不絕口。Marion Le在散場後仍在劇場外和幾個朋友興致勃勃地交談著。她表示這場演出令人難忘。從顏色、服裝、音樂到舞蹈,還有舞蹈的編排都非常出色,節目中有關法輪功的內容會引起人們關注和從新思考。正像歌中所唱,我們也許應該思考「我們是誰?」這個問題。以舞蹈的形式啟迪人們去思考一些新的問題,本身就很有新意。

Tery Mernagh 夫婦表示,這是一個非凡的夜晚。演出的每一個節目都無可挑剔,視覺上的美感讓人震撼,「我喜歡每一個節目。非常出色。」

Ted 和 Wenda Cook 夫婦在接受採訪時表示:「燭光中的那位小女孩手捧著蠟燭的場面深深地打動了我。節目中的女聲獨唱也非常地打動人心。每個節目都令人賞心悅目。如果明年他們還來澳演出,我一定觀看。」

1965年從英國移民澳洲,娶了一位中國太太的Chris表示他很欣賞喜歡中國文化「面對如此內容豐富的藝術大餐,要想一下就做出評論不容易。但一言蔽之,太棒了。很難用語言形容。」

生在澳洲,但父母來自緬甸的一位男士觀眾表示,他的父親來自中國,當他聽說了這場演出時,出於想了解中國文化的願望而買了票。但沒料到節目如此精彩感人,很難表達。

蘇先生老倆口和兒子一起觀看了這場演出。蘇老先生感到演出很好。岳飛精忠報國的精神曾激勵了一代又一代的中國人,是我們的民族英雄。但現在的年輕一代對這些已經一無所知。這場演出能讓人們了解中國歷史,弘揚我們中華民族精神。非常好!

坎培拉《都市新聞》報 (City News) 2007年3月29日在其文藝專欄《坎培拉論評》(Canberra Reivew)發表特約評論員文章:

豐富多姿令人難忘而滿意的晚會
『神話與傳說』―― 全球華人新年晚會

文章全文如下:

新唐人電視台的「全球華人新年晚會」提供了一個觀賞傳統中國經典舞蹈和歌曲的極好機會。出乎你的意外,這台晚會的演員並不是來自中國大陸,而是來自美國加拿大的中國舞蹈演員和歌手組成的一個大型舞蹈藝術團,其中包括在雪梨舞蹈公司工作過的王學軍和李維娜。

由紐約的一個電視台贊助,這個四年前成立的舞蹈團在全世界巡迴演出。表演的舞蹈和音樂節目的靈感來自中國五千年的傳統文化,目的是想恢復人們對傳統文化的興趣。通過細心的研究,其舞蹈取材於中國宗教的傳說和神話,包括道家、佛家、及儒家的教道。

不過你不需要熟悉這些內容,就可以欣賞他們的表演,服飾美麗,舞步總體上簡單而整齊。舞蹈的重點在於群舞而不是領舞。特別突出的是非常緊湊的群體舞步,極其華美的服裝及引人注目的天幕把傳統的中國背景和迷人的數碼動畫效果唯妙唯肖地結合在一起。

當然,這些舞蹈是否真實反映中國的朝代得由觀眾來推斷。不過,我所看到的這場演出,藝術團的演員服飾優美、訓練有素、表演精湛。

看起來中國經典舞蹈和西方的經典芭蕾有很多相似之處。從女演員漂亮的手勢和男演員的提拉動作就可以明顯看到經典芭蕾舞訓練的影子。

典型的動作包括蒙古頂碗舞,漂亮的女演員成排的表演著優雅飄逸的舞姿,每一人的頭上還頂著三個小碗。滿族格格舞中的格格們身著美麗服飾腳穿高跟鞋走著優雅的小步。草原牧歌中男演員則表演了充滿活力的騎手在舞台上飛奔。

演出中插入了二胡和四位傳統歌手。他們的表演正統。男高音穿著燕尾服,兩位女高音則穿著中式長袍。天幕上投影的歌詞給非華裔背景的觀眾增添了另外一番情趣。二位報幕員親切自然,用中英文介紹了所有節目的意思和內涵。

古典服飾背景,數碼技術,令人敬仰的故事情節頌揚忠、真、禮、義、孝,和旋風般的舞蹈之間的精美組合,給觀眾提供了一台豐富多姿又令人難忘而滿意的晚會。

Lorma Mckinnon女士(93歲):我簡直找到不到詞語來形容它了,我太激動了,我保證,我回家以後會跟我的家人談論它很長時間。我喜歡所有的節目,我簡直不知道最喜歡哪個,它們那麼鮮明地留在了我的腦海中,我喜歡它們,我太感謝你們將它們帶到布裡斯本了。

居住布裡斯本的61歲的Dianne Payton表示:歌唱家們簡直太出色的了,而鋼琴伴奏則完美無缺。服裝如此絢麗多彩,演出充滿了活力,我能來看演出,簡直太激動人心了。我太感謝你們將它帶到澳大利亞了,我期盼著明年再看這個演出,我相信你們會再回來的。半個世紀來都沒看過這麼好的演出。

(待續)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今日神州

正見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