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解諾氏之1999年7月

一聲吼

【正見網2008年04月02日】

有人說,諾查丹瑪斯撒了一個彌天大謊,聲稱1999年7月人類會毀滅。也有人說,諾查丹瑪斯並不是在有意撒謊,只是因為諾氏曾經所說的「某一事物」已經出現,導致1999年7月人類的毀滅之災被取消,所以他的預言才不再準確。事實真相究竟如何呢?

一、1999年7月之迷

諾查丹瑪斯是法國十六世紀最著名的預言家,他的《諸世紀》對身後幾百年間的事情作出了驚人準確的預言。正因為這樣,《諸世紀》風靡於西方世界,其在西方世界的影響力不亞於東方人心中的《論語》。就連堅稱唯物論的中共教育系統,都曾在初中教材引述過諾氏預言,說諾氏曾預言中國會在二十一世經初成為對世界起決定性影響的強國,以此作為社會主義好、共產黨好的佐證。可見,諾氏作為一個成功偉大預言家的身份是得到廣泛公認的。

但是,自從1999年7月之後,諾查丹瑪斯的預言似乎就破產了。

很多人開始質疑:諾氏不是說1999年7月人類要毀滅嗎?為什麼咱們現在還活得挺好呢?看來諾氏只是一個喜歡故弄玄虛的大騙子而已。可是,一個有能力準確預言幾百年歷史的人,會獨獨選中1999年7月來編造一個驚天大謊嗎?所有記載諾氏生平的資料中,找不出任何諾氏喜歡行騙的跡象。如果真的是行騙,他行騙的動機是什麼?難道與我們這個時代的人有仇所以才會惡作劇嗎?顯然這個臆斷是極為不合理的。

那麼,有沒有可能因為他曾經所說的「某一事物」出現了,才導致他的預言不再準確呢?其實也無可能。作為諾氏這樣一個大預言家,既然已經知道可能會出現「某一事物」了,他自然有能力知道這一事物可能出現的大致時期,如果有可能會對1999年7月的歷史安排產生巨大影響,他還會斬釘截鐵地指出1999年7月這個具體的時間刻度嗎?然而事實上,在整本《諸世紀》中,唯一有著明確而具體時間刻度的描述,恰恰也就是這個1999年7月!很顯然,諾氏對這一時刻的預言是非常之有信心的,絕對沒有失手的道理!

二、問題的關鍵:諾氏根本就沒有說過1999年7月人類會毀滅

請看原文:

……
聖心造出幸福的靈魂
聖言作為永存之物受人尊敬

1999年7月
為使安哥魯亞王復活
恐怖大王將從天而落
屆時前後瑪爾斯將統治天下
說是為讓人們獲得幸福生活

誰都未曾見過的巨大雷神
它發光時
太陽將會停止天天運轉

天使人類的子孫
統治著我們
也保衛著世界永久的和平
他為了終結而中途制止戰爭
和平得以長期永存

在講述1999年7月時,有這麼一句話「屆時前後瑪爾斯將統治天下」。其中,「屆時前後」這幾個字至關重要,既然有「前」也有「後」,說明1999年7月既不是開始也不會是終結,那麼,「毀滅」之說何來之有?而且對於1999年7月之後的事情,諾氏也作出了明確描述,在「屆時前後瑪爾斯將統治天下」一段時間後,「誰都未曾見過的巨大雷神……天使人類的子孫統治著我們……他為了終結而中途制止戰爭,和平得以長期永存」,既然在恐怖大王從天而落的一段時間之後還會出現「和平得以長期永存」,那麼,1999年7月怎麼可能是人類的毀滅呢?

可見,並不是諾氏預言不夠準確,而只是人們自己理解錯誤!

三、正解諾氏預言

鑒於在理解這篇預言時,最大的爭議就在於1999年7月「恐怖大王將從天而落」這句,我們暫且將這句撇開,先結合著前後語意進行分析。

1999年7月之前,「聖心造出幸福的靈魂,聖言作為永存之物受人尊敬」。毋庸置疑指的是一種信仰,這種信仰在恐怖大王從天而落之前已經得到成功的傳播,教化、造就了一批幸福的靈魂,並且這種信仰是必定要作為永存之物受人尊敬的。

從後面往前推。最後一段說「天使人類的子孫統治著我們,也保衛著世界永久的和平」,「天使」的說法源於宗教信仰,所以將「天使人類的子孫」理解成某種信仰的成就者或他們的後代,這是沒有問題的。接著,既然前面有了聖言會作為「永存」之物受人尊敬,後面又強調天使人類的子孫會保衛著世界「永久」的和平,那麼完全可以得出結論,後面所講的「天使人類」也就是前面提及的聖心所造就的幸福靈魂。

再往前推。「誰都未曾見過的巨大雷神,它發光時,太陽將會停止天天運轉」,這一句預言了某種威力十分巨大的雷神,既然是「神」,當然也就是神秘的。雷神出現的意義是什麼呢?根據隨後所說,天使人類的子孫將會統治全世界,這個格局從今天來看顯然是不可思議的。那麼雷神所出現的意義,極有可能就是專門為了促成這個不可思議之世界格局。正因為需要全面徹底地改變世界現狀了,才需要「誰都未曾見過的」巨大威力在全世界進行不可思議之影響或者淘汰,目的是將天使人類的子孫留下,而極大程度地將一切不利於天使人類子孫進行統治的破壞和阻礙因素清除。這個結論,儘管有一定的聯想成份,但不能說不是合情合理的。

至此,預言的整體意思便逐漸明朗:在這段歷史時期,貫穿整個過程的核心事物是某個由「聖心」所傳播的精神信仰,這種精神信仰在1999年7月之前就已經形成氣候,造就了一大批幸福的靈魂。在1999年7月之後的某個時間,人間會出現一種人類從未見過的巨大而神秘的力量,這種力量促成了在未來社會裡,將由聖心所造就的幸福靈魂或其後代永遠地主導全世界。

再來對1999年7月從天而落的「恐怖大王」進行具體分析。按照信仰的觀點,從天而落的事物可以歸為兩種,一種是神,一種是魔,神的降臨總會讓人愉悅,而魔鬼的降臨才會讓人恐怖。看過《聖經》的人都知道,魔鬼最喜歡幹的事情就是與神爭奪人的靈魂。所以在這個時候,如果真的有魔鬼降臨,那麼其最有可能的目的,也就是直奔那個正形成氣候、將要成為歷史核心事物的精神信仰而去,干什麼呢?實施破壞呀,以爭奪人的靈魂。而且,既然前後的語意都是在強調這種精神信仰,這種精神信仰也被諾氏抬高到「永存之物受人尊敬」、「統治著我們,也保衛著世界永久的和平」的至高、至尊、至關重要的永恆地位,那麼,恐怖大王從天而落就必然會與這個精神信仰之間有著某種直接的聯繫,不然實在沒有必要去打斷語意,專門穿插在中間突然提及了。所以,「恐怖大王將從天而落」可以自然而然地解釋成:1999年7月,為了破壞那個已經在人間形成氣候的精神信仰,恐怖的魔鬼之王將從天而降。

寫到這裡,諾氏預言的真意基本上可以水落石出了。搜遍1999年7月前後世界上所有的事件,無論大事小事,唯一能與諾氏預言全面扣合得上的就只有這麼一件:1992年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從中國大陸開始傳出,通過人傳人、心傳心的方式,短短几年吸引了近一億修煉學員,法輪功的弘傳遍及世界各地。恰巧也是在1999年7月,中共政府突然發動了一場針對法輪功信仰的全面破壞和鎮壓,用盡了滅絕人性、慘絕人寰的種種魔鬼般的邪惡手段,試圖從靈魂深處來剷除法輪功學員的精神信仰。值得全人類震驚和讚嘆不已的是,在中共史無前例的瘋狂迫害下,法輪功學員們僅憑著內心堅貞不屈的信仰以及和平純善的講真相方式,居然堅如磐石、大義凜然地走了過來,反將中共鋪天蓋地的造謠污衊擊得粉碎。並且完全可以預見的是,在不久的將來,中共對法輪功的無恥鎮壓必然會以全面失敗而告終,屆時法輪功學員們撼天動地的高風亮節、堅貞不屈的純善信仰必將感動全世界!那麼,諾氏所預言的1999年7月,不就是在千真萬確地講述著中共對法輪功信仰的全面恐怖鎮壓這麼一個事件嗎?

當然,中共政府存在於這個星球已經幾十年了,肯定不能看作1999年7月才「從天而落」。但中國有個說法叫做「鬼使神差」,西方也有魔鬼附身、邪靈附體等等說法,意思是說,魔鬼降臨人間,通常不允許以魔鬼的真實面目示人,必須得附著於與其有類似邪惡思想的世人身上,才能控制著世人干其想乾的壞事。明白這個理,諾氏預言便更容易理解了:1999年7月,恐怖的魔鬼之王從天而降,將附身於邪惡的中共政黨,對法輪功信仰進行一場異常恐怖的大鎮壓!

那麼,「為使安哥魯亞王復活」與「屆時前後瑪爾斯將統治天下,說是為讓人們獲得幸福生活」又是什麼意思呢?這兩句確實頗讓人費解,如果沒有大智慧是很難解其深意的。幸好有聖者早在2000年就對其作出了一針見血、令人嘆服的破解,請看法輪功經文《預言參考》部分內容:

「……舊的勢力用它們敗壞了的觀念安排這件事的目地,是破壞性的所謂檢驗大法。師父在人中正法的過程,從眾神的角度來看就像死而復活的過程。

關於『屆時前後瑪爾斯將統治天下』一句,是說在一九九九年前後馬克思在統治世界。其實目前不只是共產惡黨社會搞馬克思的一套,世界上的已開發國家搞的社會福利等也是資本主義制度下的共產邪惡主義的東西,表面上是自由社會,實質上好像全世界都是在搞共產主義。從邪惡的共產主義國家來到西方已開發國家的人都有一個同感,覺的這裡好像共產主義一樣,只是不講暴力革命那一套。

最後一句『說是為讓人們獲得幸福生活』,也是共產惡黨講的要解放全人類的說法,和西方社會用重稅收,搞社會福利等的所指。」

可見,諾氏之所以會寫到「屆時前後瑪爾斯將統治天下,說是為讓人們獲得幸福生活」這一句,其實有著非常明確的目的,他是想藉此將人們的目光準確引導至恐怖大王身上,那就是已經被魔鬼邪靈操控、信奉著馬克思主義的中共!

至此,諾氏關於1999年7月的預言就得到了圓滿而合理的解釋。

四、釋疑

有人會質問,你分析來推導去,不就是想牽強附會地將預言與中共鎮壓法輪功事件扯上聯繫嗎?你不就是想別有用心地攻擊中共為恐怖大王,而鼓吹法輪功就是那將要「作為永存之物受人尊敬」的精神信仰嗎?是的,推導結果固然是這樣的,但其中卻沒有任何牽強附會與別有用心的成分!

作為對預言的破解,允許存在著偶有的聯想,其關鍵在於,要能夠解釋得絲絲入扣、合情合理。試想,如果不是諾氏明確地指出事件的核心是某種精神信仰,如果法輪功不是剛好在這個時期所傳播的一種精神信仰,如果中共不是恰好選中1999年7月來鎮壓法輪功,如果中共對法輪功的鎮壓不是恰好針對著人的思想靈魂,如果不是法輪功在反迫害中已經表現出堅貞不屈、欲摧彌堅而且有著在全世界越來越廣泛地受到認同的趨勢,如果不是因為共產黨口口聲聲叫嚷著要解放全人類,如果不是「馬克思」與「瑪爾斯」發音之近似程度在考慮翻譯傳播有誤後可以視為完全一致……那麼,前文所有的推導和分析怎會如此絲絲入扣呢?假如最終推導結果是錯誤的,那麼,世上竟真的會有如此蹊蹺巧合之事嗎?除了作出這樣的解釋,舉世還有誰能對預言作出另外更為合情合理的解釋呢?可見,前文對預言的破解毫無疑問是準確無誤的!

可能有人會說,中共鎮壓法輪功算不得什麼大事,根本就不值得諾查丹瑪斯在幾百年以前鄭重其事地做出預言。這樣的想法更是大錯特錯!

在古代,無論東方還是西方,修煉者都會受到特別尊敬。中國古人講,施捨給修佛人一碗飯都是功德無量的,相對應,如果謗佛、陷害修煉人就會犯下特別特別大的罪。舉個例子,中國人講因果報應,如果此生這個人笑話了那個人,那麼下輩子可能會反過來被對方笑話。但是,如果這個人所笑話的不是一般的人而是和尚,那可就不得了,下輩子這個人很可能會做駝背,終生被人指戳脊梁骨!再舉一個例子,希特勒在二戰時期殺害的猶太人要比古羅馬帝國所殺害的基督徒要多得多,但是,希特勒集團在經受了人間法律的審判懲罰後不至於會全體滅絕。然而古羅馬帝國的下場就完全不同,因為殺害基督徒的罪行在這兒因沉默、附和、縱容得以橫行,後來古羅馬帝國在經歷了幾次大的瘟疫之後幾乎完全毀滅!可見,人世間後果最嚴重的事情再也莫過於對正信的迫害和摧殘了。既然如此,還有什麼理由認為1999年7月所發生的對上億法輪功信眾的鎮壓不是一件驚天動地的恐怖大事呢?

現在很多中國人談起修煉之事,再也沒有古人的神聖虔誠之心。有人說,謗佛害佛也沒什麼了不起的,你看中共在鎮壓法輪功之前不就干過很多毀廟、砸佛像、迫害信眾的事嗎?怎不見得中共有什麼報應呢?這裡面其實是有很多特殊原因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那些傳統宗教的修煉人已經少有真修的了,求名求利的居多,原來廟裡、教堂裡的神大部分都走了。按照宗教典籍所說,很可能裡面充斥著大量的妖魔鬼怪轉世呢,那麼,他們本身還有從前那麼神聖嗎?再有一個重要原因,諾查丹瑪斯不是在幾百年以前就預言了中共還會在1999年7月間犯事麼?可見,一切都有著整體的天象安排,上天的棋局尚未布完,就是要等待世人在未見分曉之前作出從善如流的正確選擇呢,怎麼可能會提前破局?所以,表面上看起來中共也就沒有遭受太多的現世報了。

然而,善惡是必定有報的,不是不報只是時候未到。諾氏預言不是明確指出會有「誰都未曾見過的巨大雷神」出現嗎?一旦那個時刻真正來臨,除了「天使人類的子孫」及其順應者之外,誰人能逃!

結語

經上說,人類最後的大審判來臨前,魔鬼撒旦會來到人間,破壞人的信仰,與神的子民作戰。而此間,世人所有義與不義的表現便成為了最終審判時衡量的依據。

當一個世代墮落到敢於漠視對信仰的殘酷迫害、人們心中再也沒有正念時,這個世代也就面臨著終結了。

所以,破產的並不是諾查丹瑪斯的預言而只是人們心中的正念!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