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記》三乘解法(3)

凌悟

【正見網2008年12月28日】

(十一)

有句成語叫做心猿意馬。就是說心思不專一、三心二意。所謂心猿上下,意馬縱橫。孫悟空既然有翻江倒海的手段,那麼這白龍馬就會在「這條澗千萬個孔竅相通,故此這波瀾深遠。」在第十五回,心猿既已歸正,那麼意馬肯定要收韁。作為他的生命本源的象徵,他所棲居的鷹愁澗已然清澈見底。「這澗中自來無邪,只是深陡寬闊,水光徹底澄清,邪鵲不敢過,因水清照見自己的形影,便認做同群之鳥,往往身擲於水內,故名鷹愁陡澗。」在心猿中本有自大傲慢的弱點,致使在收縛白龍馬時頗費了一番周折,否則正象觀音菩薩道:「邪猴頭,專倚自強,哪肯稱讚別人?今番前去,還有歸順的哩。若問時,先提起取經的字來,卻也不用勞心,自然拱伏。」可以說,內心的謙虛,禮數周到,應是修煉人所必備的素質與涵養。在收了白龍馬後,可以說,這顆被馴服的心就可以穩穩的、一心一意的保唐三藏去西天取經了。

還有在第十五回中首次出現了上師觀音菩薩派來暗中護佑的護法神的身影,他們是六丁六甲、五方揭諦、四值功曹、一十八位護駕伽藍。作為真正意義上的修煉,其實一上來就有師父的法身或護法神等時刻看護著修煉者。因為修煉是極其嚴肅的事情,行與不行,全在於自身的一念是否歸正;當然也有邪魔的干擾並會取其性命的。所以說,要想修煉,沒有上師、師父的全面保護,是根本不可能的;直至修到你自己能保護你自己為止。

(十二)

當唐僧師徒二人行至觀音禪院,由於孫悟空顯示心又起,將錦役袈裟拿將出來給那金池長老覽閱。致使活了二百七十歲的他奸心貪念頓起,老淚縱橫,並與兩個徒兒廣謀、廣智定毒計置他師徒於死地而後快。但到頭來「弄得個高壽老僧該命喪,觀音禪院化為塵!」在這裡,人物的名字有其寓意:金池長老即矜持之心的表示。虛榮心、嫉妒心使他妒火中燒,害人害己,不見南牆不死心,一頭撞牆而死;他的兩個徒兒廣謀、廣智可謂智謀廣大,但人心邪念作祟,是非原則時刻,因一己之私利,往往會幹出殺人越貨的狠毒勾當。修煉人對財物的執著,尤其是對佛家寶物更應舍此妄想貪心。而孫悟空借廣目天王的辟火罩,好借好還,倒給修煉者樹立了很好的榜樣。但也正是因為他的原故,袈裟才失手的。想當年在三星洞菩提祖師處,不也是因顯示心,在眾人面前變棵大樹,被祖師開了出去的嗎。修煉人得有個記性,否則一大堆的執著心何時才能剪除了斷。要知道修煉是有時間限制的,時間不等人啊!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熊羆精趁夜又盜走了那件佛衣袈裟。這妖魔竟與一道人、一個白衣秀士商量開個「佛衣會」,以示慶賀。不期孫悟空趕到先後將那道人與白衣秀士一併打死,乃是一匹蒼狼與一條白花蛇怪成精而成。宇宙中有一個理,就是不允許動物修煉,因為一旦修行成精就要出來害人,幹壞事,干擾正法。而那熊山君黑大王卻也是個修成人道的熊羆精。它常來寺裡與金池長老講經,並傳了些養神服氣之術,故以朋友相稱。熊羆精這一心魔也就是人們常說的雄心、幹事心。所謂人的雄心壯志,也不過是人的一些小志行於世間罷了。這種心雖能濟世,但不能救人,終是貽害無窮。倘再從金池長老方面看,既修行佛門,就有個不二法門的問題。他自己引進那旁門外道,無異於摻煉了邪法,故此引火燒身。再有他們都貪戀那佛衣袈裟,乃是出家修煉人的執著大忌。在常人的一切執著都修去的同時,為什麼還要對修佛修道的物品物件還這麼執著呢?與此相反,在本書的第九十八回,阿儺、伽葉引唐僧看取經書時,一再找唐僧要贈物。「唐三藏無物奉承,即命沙僧取出紫金缽盂,雙手奉上。」在這裡既有為後世信眾供養和尚僧尼的示範;其實也有要將本次修煉這最後的一點人心執著修盡而無漏的深刻喻意所在。最終觀音菩薩收伏了熊羆精,做了個守山大神。「菩薩亦帶了熊羆,徑回大海。」大海乃佛慈悲之淚化成。菩薩從慈悲中來,復又回慈悲中去。待孫大聖一把火燒了黑風洞,從此也了斷了一段關難。

(十三)

唐僧師徒二人行至高老莊,在雲棧洞孫悟空收伏了豬悟能。豬悟能原本是天蓬元帥,只因酒醉戲嫦娥遭貶黜下界。正如他自己介紹的那樣:「自小生來心性拙,貪閒愛懶無休歇。」下得凡間,也是姻緣巧會,在高家做了一個女婿。畢竟他慧根不淺,有此大緣分,被觀音菩薩看中,做了唐三藏的二徒弟,得法號悟能。他其實就是人的真實本能,人的智慧、智力的真實不謬的想法與體現。又因他本人已斷了五葷之厭,遂唐僧又給他取了一個別名豬八戒。可以看到戒律在修煉中也是非常重要的。破戒則千劫難修,無異於自我毀滅。第十九回有一首詩恰如其分的說明了唐僧收了孫悟空與豬悟能的好處與自在:「金性剛強能克木,心猿降得木龍歸。金從木順皆為一,木戀金仁總發揮。一主一賓無間隔,三交三合有玄微。性情並喜貞元聚,同證西方話不違。」既收伏了他倆徒弟,這也使唐僧在修煉的路上性情得以合和與穩定了下來。也正是由於這智慧的提高與境界的昇華,也才使他心智大開。烏巢禪師口誦傳之的《多心經》,唐僧耳聞一遍,即能記憶。其實,路遇浮屠山,這個烏巢禪師也是有其喻意的。浮屠即覺悟的意思。烏巢可理解為這個世間黑夜中的修行並所證悟得道的心路歷程。禪師既是這心靈修煉,行於黑夜的一盞指路明燈,惟有心燈一盞,才能照亮通往西天我佛如來境界的前程。而「那禪師化作金光,徑上烏巢而去。--只見蓮生萬朵,祥霧護千層。」那孫行者「舉鐵棒往上亂搗,縱有攬海翻江力,莫想挽著烏巢一縷藤。」說明真修得道之人是誰也動不了的。

還有豬八戒既有妻室而出家跟唐僧去西天取經,又因他在天界胡為之故,難免心內積澱一些愛欲、色心的惡習。在以後的修煉道路上也時不時的表現出來。惟有一念正,守住戒律,才能將此固習克服掉。再有就是他說的「恨苦修行」,這在剛入門修煉階段尚可。但是修煉就是返本歸真,這個基點一定得擺正,否則,忙乎一生也難成正果。

(十四)

當唐僧師徒三眾走到黃風嶺時,遇到了擅吹三昧神風的黃風怪,使他們進步不前,也使孫行者害了眼病。得虧李長庚用「三花九子膏」治癒了他的風眼,復又請來靈吉菩薩,用那飛龍杖與定心丹降住該風魔,將唐僧從定風樁上解救了下來。這全賴孫悟空與豬悟能這一對性情初次磨合的功勞,心靈與本能的和諧。正如兄弟情誼,性情怡然,脾氣調順,心堅定者,風魔堪可破。而那黃風怪竟然是一個黃毛貂鼠,它本是靈山腳下的得道老鼠,因為偷油遂而成精故成此難。這真是無風不起浪,然風能使火旺而攻心,火是克木而傷肝,此謂之不仁。所以要使火滅而養仁,就須先將此風魔搞定才行。子鼠乃初破混沌之意,一元復始,作為唐僧師徒的取經修煉之事,更應是而今邁步從頭越。

待到了「八百流沙界,三千弱水深。」的流沙河時,孫悟空與豬悟能的配合就更漸成熟。只因為沙悟淨的心性狡黠,才使得豬八戒三次交鋒無功而返。向後來還是觀音菩薩派慧岸木叉行者,才收了沙和尚的心,做了唐僧的三徒弟。沙悟淨當然是悟得本來之性淨也。悟淨乃性之金者,而心性也正是悟空與悟淨相結合的真實體現。所以說修心性才是修煉的根本之道。前因作為捲簾將軍的沙和尚在天庭由於心性不淨欠穩失手打碎玻璃盞,多虧赤腳大仙說情,也才成全了這手足之情,也才有機會臨凡界保唐僧入沙門求得正果,返回天庭。至此,書中第二十二回,師徒四人並白龍馬一起聚齊,他們將全心全意,勇猛精進,一道共赴西天取經。有詩為證:「五行匹配合天真,認得從前舊主人。煉已立基為妙用,辨明邪正見原因。金來歸性還同類,木去求情共復淪。二土全功成寂寞,調和水火沒纖塵。」而「八百流沙界,三千弱水深。」實是比喻人生之景況。他們一行越過八百裡流沙河,也至此超越了人心煩累,自性昇華,「了悟真如,頓開塵鎖,自跳出性海流沙,渾無掛礙,徑投大路西去。」而那用九個骷髏繫繩子結作成九宮狀,再在上安上菩薩葫蘆,所做成的法船,正是明喻天上的神佛已派大法船普度眾生來了。九個骷髏形像卻是暗寓此乃宇宙第九次大毀滅,而九宮卻可解釋為新的宇宙大穹將會再度從組。這也就是這法船用葫蘆做成的一大天機秘密所在,這才叫大秘密的葫蘆,大法船的根底。不到最後神佛不會說破。而真修惟有大智慧者才能抵達圓滿的彼岸,因故菩薩才會派他的使者木叉行者,又曰慧岸。而孫悟空每一次遇到棘手解決不了的難題時,就去找觀音菩薩等一路能解決問題的佛道神。其實這正是他學好法、向內找的一大法寶與智慧運用的如意體現,也是在修煉路上真正解決問題的一把萬能的鑰匙。

(十五)

唐僧師徒四眾繼續向西行時,所遇到的首難便是觀音、普賢、文姝和黎山老母四菩薩對他們的考驗,可以說這次考驗是全方位的。人活在世間無非是名利情或財與色。而求富貴、美色與成家立業就成了修煉路上必闖的三關。看那孫悟空「情知定是佛仙點化,他卻不敢泄漏天機。」說明他的心性已經相當穩定,明心見性,凡事做到不動心,才是修煉者的當行本色。唐僧、沙和尚在過關面前,也是經住了考驗,只是豬八戒卻才動了心,心還是放不下,險些破了戒規。他曾說,常言道:「和尚是色中的餓鬼」,哪個不要如此。正因為人皆有此心,所以說一上來這一關就要求修煉者人人都得過,無有例外,這也是修煉人與常人的真正區別所在。

再說他們個人手中的法器。唐僧手中的九環錫杖是釋迦牟尼佛親傳奉送的。但錫作為金屬,在人間來看,他的熔點很低,易熔化。這也說明惟有修煉出金剛意志,堅如磐石,走到終極目標,才能成功圓滿。同時「故金錫以喻明德」之意(《文心雕龍》);而孫悟空的金箍棒是天河定海神針;豬八戒的九齒釘耙是神冰鐵製成,他兄弟倆的法器都是鐵傢伙,表明他倆的心堅定似鐵;而沙和尚的降妖寶杖雖說是一條木棒,但也非凡,乃是月亮上採伐製成的,但木杖的心裡卻有一根金條封藏。正可以說明他的金性難移,一心不二。這四人的法器都可以說是他們各自如意思想主張與智慧神通的外部體現。金箍棒應屬純陽一條,打遍天下無敵手。九環錫杖,九齒釘耙皆應在「九」,屬老陽尊數,惟有沙僧的寶杖從月亮上採伐而成,當屬老陰,也是其性靜,至真至性的表達。再加上白龍馬,五行陰陽平衡合和,一體歸正歸真,才能超凡脫俗,超凡入聖。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