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記》三乘解法(5)

凌悟

【正見網2008年12月31日】

(二十一)

黑河妖怪是一個小鼉龍,他是西海龍王敖順的外甥,排行九子。曾被魏徵斬首並夢中求情未果的原涇河龍王算來應是他爹。正因為有這前因,敖順本意是想讓小鼉龍在黑水河養性修真,待日後名成,別有遷用。但其頑劣習性不改,搶占了黑水河神府,又擒得唐僧、八戒,想吃唐僧肉。後來孫悟空找到西海龍王,龍王派太子並降伏了這個表弟。也算是大義滅親,為民除害。從象徵的意義來分析,黑水河與西洋大海都是生命之源的體現。但黑水河業已表明人的本質發生了根本異化,所謂心變成了黑心。黑河怪因本性迷失,也才會幹出干擾修煉的事來。幸虧他的生命被同源本家西洋太子喚回,方解脫了此難。而唐僧、八戒也因此從新解脫,心純性真,心地潔淨,身輕如燕。在黑水河神的幫助下,如履平地渡過了黑水河,又闖過了一個難關。

當他們師徒來到車遲國城外時,孫悟空看到有五百和尚在一道夾背小路,兩座大關中運送裝滿木土石料的車子,穿梭不息。於是孫悟空將兩名巡查的妖道打死,那些「車輛是老孫運轉雙關,穿夾背,摔碎的。」同時把五百和尚都放走了。這一描述實是煉功中卯酉周天,也就是河車運轉的方法的展示。他意在一脈帶開百脈,使身體達到無脈無穴的境地。身體達到奶白體即晶白體狀態。這一回也就意味著唐僧師徒們闖過此關難,就要進入出世間法的修煉了,也就是佛體修煉了。再說那五百和尚,先前有二千餘眾。只因熬煉不住,死了六、七百;自盡了有七、八百;這五百個是不得死的,有護法神的保護,讓他們專等孫大聖的到來,方得解脫災難迫害。這也說明,真修者、有根基的,神佛是會護佑的。

當他們一行又來到車遲國中,謁見國王,倒換文牒,好放行出城趕路。不料那虎力大仙、鹿力大仙與羊力大仙變成假道士,非得與孫悟空賭賽不可。其中包括祈雨,雲梯顯聖,隔板猜枚,大變活人;又有那「會砍下頭來,又能安上;剖腹剜心,還再長完;滾油鍋裡,又能洗澡」。盡耍些小能小術,傍門邪道。好大聖從容應對,使如意神通,搬運神功,破妖有術,一一化解掉了。而孫悟空兄弟三人在三清觀,搗像,施變化,戲耍三個妖道,意在說明所謂佛道神像,如若被一些不是正路的鬼怪妖精亂拜,邪魔附體,則靈光不在,禍害一方,流毒瀰漫。所以孫悟空也才勸善那國王道:「望你......也敬僧,也敬道,也養育人才。我保你江山永固。」而對於修煉人來說,第四十六回結尾的一首詩更能說明個中緣故:「人身難得果然難,不遇真傳莫煉丹。空有驅神咒水術,卻無延壽保生丸。圓明混,怎涅~"?徒用心機命不安。早覺這般輕折挫,何如秘食穩居山。」

(二十二)

抵達通天河,來到陳家莊,唐僧一行已走了五萬四千裡,七八個年頭,恰好走了一半的路程。那通天河水,「徑過八百裡,亘古少人行」。有一金魚成精變做的妖怪強占了老白黿的「水黿之第」,在此興風作浪,並且在當地建一靈感大王廟,每年令各莊各戶鄉親祭賽,獻童男童女供它吃。唐僧等住宿的莊主陳澄、陳清二位老漢就趕上今年要將自己的兩個孩子獻祭上去。在這部書中,唐僧所遇到的妖精魔怪大多都是想吃唐僧肉的,這個金魚精也不例外。在它吃童男童女時,被孫悟空與豬八戒打回了河裡之後,它又生出一計,將通天河起寒風、降大雪,凍層冰。誘使唐僧們趕路心急迫切而在河冰面陷害之。陳老漢一再挽留他們,藉以欣賞這裡自然幽靜的景致,以此點化並暗示他們戒焦勿躁,不可操之過急。但心生固執的唐僧不聽勸告,一意孤行,結果正中圈套,被那金魚精捉了去,放在石匣中,以示生命近乎死去。就在通天河水剛一結冰能走人的當口,但看冰面上往來之人著實不少。唐僧不解,問之,陳老道:「河那邊乃西梁女國。這起人都是做買賣的。我這邊百錢之物,到那邊可值萬錢;那邊百錢之物,到這邊亦可值萬錢。利重本輕,所以人不顧生死而去。常年家有五六人一船,或十數人一船,飄洋而過。見如今河道凍住,故捨命而步行也。」三藏道:「世間事惟名利最重。似他為利的捨死忘生。我弟子奉旨全忠,也只是為名,與他能差幾何!」人世間所執著的名與利,是修煉人的死關,人人都得過。正象唐僧所遇到的如此天寒地凍的天氣一樣,都要經過這一嚴格的考驗的。但不可操之過急,慢功出細活兒。心性真的靜下來,沉得住,二位老漢的名字:澄清,就是這一所要達到的境界與心理真實。其實,通天河的意思就是可以通天之意,返本歸真,返回自己先天存在的層次。這也就證明唐僧師徒所修煉的功柱已經突破三界,而金魚精手中的一柄九瓣銅錘,乃是一枝未開的菡萏,表明他們已然三花聚頂,修煉的境界有了本質的提高與飛躍。這一次還是孫悟空找到觀音菩薩,用魚籃收回了這個金魚精。這又一次表明在修煉的道路上,信師信法的重要性。

(二十三)

過了通天河,唐僧師徒四眾的西天取經之路,已有了一半的功果。但更要不能鬆勁,越到最後越精進。孫悟空給唐僧化齋走之前,將人、馬及行李擔子用金箍棒劃了一個圓圈,盡都圈在其中,如銅牆鐵壁般妖邪與虎狼侵犯不得。孫悟空一再叮囑,可唐僧在豬八戒的慫恿下,後來還是從圈中走了出來,誤入妖魔設下的圈套,連同沙僧三人一同被捉了去。從中可以看到,孫悟空的如意神通大有提高,畫地為牢,在他不在的情況下,他完全可以將他們一行視為一個整體保護起來。可是豬八戒帶累著唐僧對此半信半疑或表示質疑,而使自己的修煉之路顯得愈加艱難。這一切都是自己的那個不好的心念促成的。當唐僧他們走出孫悟空劃的圈子,來到一座妖魔幻化的樓閣時,豬八戒進去拿了三件納棉「背心」。這時唐僧的頭腦卻很清醒,念很正,說道:「不可,不可!律云:公取竊取皆為盜。」命豬八戒不要愛小便宜、貪小便宜,趕快給人家拿回去。此時八戒明知自己做的不對,但固執心一起,強詞奪理,嘴硬道:「試試新,晤晤脊背,等師兄來,脫了還他走路。」由貪念愛小導致情迷,那沙僧因此性亂,也試穿了一件。遂招來金兕洞的獨角兕大王,被一同擒拿了去。

無奈孫悟空只得又跟妖魔進行一番較量。只是那妖精手中的白森森的一個圈子甚是厲害,先後將他的金箍棒,哪吒三太子的六件兵器,火德星君的一套神具,十八羅漢的金丹砂都給套了去。水火無功,也奈何不了這個妖精。最後孫悟空不得不上靈山面見如來。如來佛暗示了他,這妖怪的真正主人是那太上老君,只因看守的童子偷吃金丹,七日嗜睡不醒,致使老君的那條青牛偷了他的金剛琢,思凡下界,擾害一方。這也說明了修煉人的一思一念都應該歸正才是,別因小失大。這也再一次印證了修煉路上無小事。

(二十四)

當唐僧一行渡過了子母河後,由於口渴,唐僧、豬八戒倆人共飲了河中之水。遂即刻腹痛難忍,肚子漸大,竟懷孕結胎。他倆兒經喝破兒洞落胎泉水方可化解掉。孫悟空找到破兒洞已改作聚仙庵,被稱名如意真仙所把持,不給他禮錢,休想飲用。這如意真仙原是牛魔王的兄弟,紅孩兒的叔叔。對紅孩兒一事仍耿耿於懷。話不投機,與前來討水的孫悟空爭鬥起來。雖說意見相左,但此妖怪並不犯法,孫悟空停住手且饒了他。沙僧將打來的泉水給唐僧、八戒喝下,二人得以痊癒,身體恢復正常。在這裡可以看到,那個如意真仙雖說不是正道,但如果識時務,不干擾西天取經,也可保命存活下去。再有佛家修煉講究:身、口、意。修口也是相當重要的。這裡包括說話辦事,以及口斷吃喝執著之事。「洗淨口孽身乾淨,銷化凡胎體自然。」可謂畫龍點睛。

唐僧他們來到西梁女國。國中盡皆女兒身。那女王非要婚配給唐僧不可。此時的唐僧:「我怎肯喪元陽,敗壞了佛家德行;走真精,墜落了本教人身。」再加上他們師徒四人在這件事上同心合意,假戲真做,將計就計,巧妙的闖過了這一難關。在他們通關文牒的關文上,女王將孫悟空、豬悟能、沙悟淨三人的姓名一同寫在了上面。這更有力的印證了他們四人齊心合力,堅若磐石的恆心所在。女王舉辦的這齣婚禮筵宴,明為娶親,實為是天意慶賀唐僧師徒的整體修煉著實躍上了一個新的境界與台階,可喜可賀。單獨來看,唐僧所遇到的婚事與帝王之位,即權力加絕對權威,實乃人生兩大夢寐以求的事情。心性不穩,把握不住,學法不深,很可能重蹈覆轍,前功盡棄,復又墜六道輪迴,何時才能解脫?

正在孫悟空用智謀得以脫得女王的煙花網時,一不小心,又遇風月魔,在他們毫無防備之際,一個女妖精在空中旋過一陣風將唐僧攝了去。這妖精乃是毒敵山琵琶洞裡的一隻蠍子精。此妖邪甚毒,其尾上有一個鉤子,喚做「倒馬毒」。孫悟空與豬八戒跟她交手就遭這鉤子的暗算,皆被扎了一下,好生痛苦。如前者在雷音寺聽佛談經,就曾經也扎過如來的手一下。可以想見,這是對法王與佛法的直接褻瀆、污辱與陷害,罪不可赦。當她逃至下界,又施展她那色邪淫心勾引唐僧破身泄元陽而就範,毀其西天取經的修煉大業。因唐僧在這些考驗中,意志堅定,心性純正,潔身自好,一塵不染,於是這次是觀音菩薩主動幻化而來,為孫悟空引路,告訴他請昂日星官既可除掉此蠍子精。這也印證了正念一出,邪惡自敗的修煉道理。

(二十五)

唐僧師徒行至一段平陽的山路上。又遇到一夥攔路搶劫的草寇,約有三十多人。孫悟空將眾潑皮戲耍後棒殺其性命,所逃無幾。唐僧嫌他爛殺無辜,念動緊箍真言,哄走了孫行者。也因此造成了師徒四眾的面是背非,四下不睦。孫悟空為此也覺得窩囊、委屈,於是駕筋鬥雲找觀音菩薩告狀、評理與訴苦。這也是他的學法參禪悟道向內找的過程。而觀音菩薩的一席話就是法理。菩薩道:「唐三藏奉旨投西,一心要秉善為僧,決不輕傷性命。似你有無量神通,何苦打死許多草寇!草寇雖是不良,到底是個人身,不該打死。比那妖禽怪獸、鬼魅精魔不同。那個打死,是你的功績;這人身打死,還是你的不仁。但祛退散,自然救了你師父。據我公論,還是你的不善。」作為一個修煉者在委屈面前就應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要有大忍之心。否則,就如書中寫的那樣:「心有凶狂丹不熟,神無定位道難成。」

放逐孫悟空後,豬八戒、沙僧又去化齋、取水,獨撇下唐僧一人獨煉自熬,困苦太甚,口乾舌燥。此時的他「心亂神昏諸病作,形衰精敗道無傾。」正在倉惶之際,一個假孫悟空走近身前,將他打昏在地,搶了包袱駕雲而去。真假猴王的出現,這證明他們師徒上下不和,生二心所致;也是孫悟空自心生魔所造成的,怨不得別人。那假猴王乃是六耳獼猴。為辨真假正邪,二猴王一路從觀音菩薩上至天宮玉帝,復又回到唐僧處,又轉折下至幽冥地獄府,轉了一遭,才打到雷音寺釋迦牟尼佛寶座前。正是佛法無邊,全知全覺。六耳獼猴乃六識之一切虛妄、虛假的代名詞。六耳獼猴被孫大聖一棒打死,結束二心。在書中看到,假猴王在搶奪通關文牒後,來到花果山,出現了假唐僧師徒四人與白龍馬。也立志取經成功,立我為祖,歷代傳名。但是沙僧的一席話正中其要害,他道:「師兄之言欠當。自來沒個孫行者取經之說。我佛如來造下三藏真經,原著觀音菩薩向東土尋取經人求近經,要我們苦歷千山,詢求諸國,保護那取經人。菩薩曾言:取經人乃如來門生,號曰金禪長老。只因他不聽佛祖談經,貶下靈山,轉生東土,叫他果正西方,復修大道。遇路上該有這般魔障,解脫我等三人,與他做護法。兄若不得唐僧去,哪個佛祖肯傳經與你!卻不空勞一場神思也?」所謂二心混亂,當是修行者腳踩兩隻船所造成的。又抓住神不放,復又還抓住人心執著的東西不捨。「人有二心生禍災,天涯海角致疑猜。」長此下去,便真會半途而廢,中道而止也。凡此應及早回頭,猛然醒悟,再則重錘敲擊,促其猛醒,心思歸正,盪盡妄念,同心合意,一體真修,真如是也。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