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時事事做到信師信法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9年10月23日】

我牙疼已有半年多了,正念也沒少發,也在不斷的向內找,是什麼原因造成這種症狀呢?是警示我要修口?是太看重兒女情?是三件事沒做好?等等找了一大堆?也對照法在努力歸正自己,但是不見好轉。

最近一個多月,牙疼的越來越厲害,喝涼水也疼,喝熱水也疼,連青菜都不能吃。用手去摸,上邊的牙齒基本上都鬆動了,下邊也有二顆鬆動了。聽好幾個常人說牙疼的厲害,都是用「雲南白藥牙膏」一洗就好。心想:不就是個洗口的牙膏,又不上醫院,去買一隻試試吧!頭兩天洗還的確有點效果,第三天又恢復了,比以前更疼。妹妹同修知道後,要我馬上停下來不用,這種牙膏帶有藥物成份。我就沒用了。

由於自己的心性已掉到常人的層次中了,整個人疲憊不堪,整天昏昏欲睡,修煉至今從沒出現這麼糟的狀態,法也學不進,功也不想煉。當看到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三日《正見週刊》里,同修一篇由牙疼「善解」所想的文章後,對我幫助很大,我也象同修一樣跟對應我牙齒的另外空間的那個靈體善解。到整點立掌發正念,當第三天發正念時,我對靈體講:這是最後一次給你善解的機會,你不要錯過了這次機緣,趕快離開吧!我不清除你,宇宙的法也不能留你。當這堅定的一念發出時,牙真的不那麼疼了。第二天能吃青菜,還能吃花生米了。

但自己信師信法的悟性太差,根深蒂固的常人觀念太強,時不時的吧嗒吧嗒嘴,磕磕上下牙齒,真的不疼了嗎?鬆動的牙齒能好得那麼快嗎?由於自己的念不正,又出現了二次反覆。

今天學《轉法輪》,師尊的法敲醒了我:「可是一旦給他拿掉之後,他那個心病去不了,他老是覺的那個狀態還存在,他認為還有,這已經是一種執著心了,叫疑心。久而久之,他自己弄不好還會招來的。你自己得把心放下,根本就不存在了。」「我們真正指的悟,就是我們在煉功過程中師父講的法,道家師父講的道,在修煉過程中自己遇到的魔難,能不能悟到自己是個修煉人,能不能理解,能不能接受,在修煉過程中能不能遵照這個法去做。」我還是個修煉人嗎?師尊在法中講的明明白白,為什麼就做不到呢?牙鬆動是表面的假相,就看你能不能理解,能不能接受。不能理解,弄不好還會招來的。雖然另外空間的靈體被善解了,你這種不信師不信法的念頭,另外空間的邪惡爛鬼都看的見,它們會抓住把柄對你進行迫害,這是非常危險的。必須馬上歸正自己的心性。大法是威力無邊的,可以糾正一切不正確狀態。前幾年在我女兒身上就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她在坐月子時得的病,右手臂一抬起來就痛。當第二套功法煉完時,她的手臂活動自如,病一下子摘掉了。自己過關時,怎麼就糊塗呢?

《轉法輪》也背過,每天也在堅持學,但學的質量如何呢?遇到具體問題時,就是對你平時學法深度的直接考核。修煉七年了,自己身上多種病都不翼而飛,左手背上四個綠豆大的血管瘤也不知什麼時候修掉的,在我家人身上也多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這些活生生的事例都擺在眼前。為什麼不能做到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呢?關鍵是沒有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已經習慣了在常人愚見所劃的框框裡爬行。記得同修的一篇文章中寫過:一個修道的師父對徒弟講,我走到哪你是否能跟著走。徒弟說能。(不是原文,大概意思)說完師父一下跳進了酒壺裡,那徒弟也毫不猶豫的跟著跳進去,最後得道成仙。如果那徒弟稍有疑惑,這小酒壺怎能裝進人?那他將會前功盡棄。師尊在《曼哈頓講法》中告誡我們:「你們現在這種修煉,看不到修煉形式上的要求約束,但是在現實的社會中修煉,對人來講那真的是方方面面都存在著誘惑,時時事事都存在著你行和不行,所以我說能夠走下來才是真的了不起。」信師信法對我們修煉人來講的確是極其及其重要和關鍵的。

當我們一口氣將一杯水喝完,你肯定會相信這杯水都到胃裡去了,因為我們看見了,而師父賦予我們的佛法神通,因為看不見,當運用時心態就不穩,也就是不信師不信法的表現。(自己也沒做好)如果真信,發正念時就會全神貫注的打出神通去滅絕滅盡另外空間破壞大法的邪惡,發正念就是另外空間的正邪交戰,那樣驚心動魄的場面怎麼會迷糊?怎麼敢放鬆呢?我們要不折不扣的相信師尊賦予我們的佛法神通是威力無窮的,是千真萬確的存在。平時要訓練、學會運用好師尊賦予我們的自己能保護自己的法寶。運用好威力無窮的佛法神通去滅絕滅盡破壞大法的一切邪惡、爛鬼。

當寫完這篇文章時,我的一切不正確的狀態,都好了。

層次有限,個人所悟,望同修慈悲指正。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pureinsight.org/node/5877)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