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個小故事

大陸大法弟子 嚴慈

【正見網2012年03月13日】

一、師父就在我身邊

一次我和一位同修結伴講真相,我一直以來都是面對面講真相。那天我倆出來的比較晚,可能下午四點多鐘,我倆順著大路出門向西,一邊走,一邊找有緣人講,不覺一會的功夫,天就暗下來了。我對同修說:咱們從這個小區過去,後門就是河沿,離我們家路近,不再往前走繞路就太遠啦。我們一直向小區裡走。小區裡面有賣瓷磚的,我們向這人講了真相,走到小區河沿那大門時,大門緊鎖著。我倆停住問了小區的一位婦女,這個門誰拿著鑰匙,回答:“不知道”。我們要返回,還有那麼遠,我們不想返回。這時,就看見從河沿過來一人,拿著鑰匙把門打開了。我倆齊聲說:謝謝師父!謝謝師父幫忙。我倆感嘆的說:師父真的就在我們身邊啊!

還有一次,我單獨一人出來講真相,走了一大圈,路過一個賣地毯的商店,我就進去了。女老闆很熱情,我便和她講真相,做了三退。我買了兩米多地毯,老闆給我捆好我就走了。天也傍晚了,又沒有順路車,我已經走了很遠了,也覺得有點累。還好地毯雖長,但是還輕。我拿著步行走到了和我家同在的一條路上,但是不巧,公交車改停站了。我如果走回家的話,還有四站路程,就覺得太晚了。我在問車的過程中又給了兩人講真相。我打的走,又覺得不合算,坐公交又沒車,就在這時,有一個摩的停在了離我很近的地方。我拿了一塊錢,給這位女司機說,請你捎我一程吧,公交車這個站不停了,我要去××站。我拿著東西,天又晚了,很不方便。她回答:你去和車裡的人商量吧,我走過去一看,是一對年輕人,我對他們說:你們上哪去?他們回答:××地方。我說剛好路過我家,讓我乘一下車吧?他們也很熱情的把我讓上了車,我也順便把錢給了司機。我在車上問他們個人情況,男的上公安專科學校是個學生,女的是他朋友。我順便給他們倆個人講真相,做了三退。倆人都很高興,非常感激我。這一切,都是師父的慈悲安排。我能感受到師父就在我身邊,而且是我最需要幫助的時候。我在心裡感謝師父。

二、萬物皆有靈

我家的一塊鐘錶買了二十多年了,因下擺不跳了,一直沒有掛。有一次我差點當壞表把它賣了,我買了一塊電池安上,走的很好,我一直在用它。有一次,我發現到正點發正念換手勢時,它就響一下提醒我換手勢。我心裡想,謝謝你,我也請你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望你有個美好的未來。

我家住在一樓,每到夏天就會有一種黑色長不到一寸的蟲從下水道口爬上來,在房間亂爬,很討厭人。我從來也不害它,用衛生紙把它弄到戶外。有一次,我看到正見網登了一篇文章,我就對著這種生物說,這是人住的地方,是我的家,不是你們呆的地方,你以後不要再上來,不要干擾我的正常生活。我不害你們,你們也不要得寸進尺。走吧,從今天起不要再來,我不歡迎你們。跟你們的同類說,今後不要再來了,聽到沒有。今天是最後一次,不要再來我的家。從那天起,我也沒有再見到這種生物。

前幾年,我養了幾種月季花,有一種開的顏色發淺粉白,單花,花不好看。有一天,我無意的對這株花說:你長的好難看,只開一朵又是單花,我不想要你了,你看人家那幾棵,都比你好看。後來,這棵花努力的使自己改變加深顏色,比原來好看了許多,又努力的一枝上開三朵。我感覺它們真能聽懂人的話。真的是有靈性啊!因為對花的執著,我把它們種在我房間外面的窗戶下。一到春暖花開,這個地方能見陽光,院子鮮花盛開,鄰居也都贊口不絕,院子的環境也很好,自己心中也很高興。就在去年某一天夜裡三點多鐘煉功時,我聽到窗戶外咳了一聲,像人的聲音,我感到是花發出的。我很吃驚,我就很快把它們送人了。我這方面的執著一下去了許多。以前看到賣花的,走不動,見到就買,不喜歡就買了送人,送了這種買那種,一個院子都是我種的花,這次我全都處理了。

有一棵銀翹花,我種了十幾年了,花期長,很好看,爬到鄰居的房子上。在今年開花前,這家鄰居說,咦,這是誰種的花,把它弄了吧,我家房子又濕又潮,我把那邊的爬牆虎給砍了。我說行,不能影響你們正常生活,不能因為一顆花給你家帶來不便。我知道,老師在去我的執著心,它在另外空間對我修煉不好,我就把它移到一個合適的地方。後來我又買了一棵刺梅種在這個地方,因天熱,沒活成。在我夜裡睡覺時,我感到一股涼氣進入我身體空間場。我就知道這棵刺梅死了,它沒有活成。我寫這篇的目地,是叫同修接受我的教訓,不要執著那些與修煉無關的任何東西。不殺不養,記住師父的教導。以師尊的法共勉:“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洪吟》<實修>)我還有許多執著心待我儘快修去。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