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紀實:海之緣

牡丹江大法弟子 蒼海人間


【正見網2012年04月12日】

我從未見過大海,但我在修煉之後,便多次的夢到、感受到或見到大海,和它結下了千絲萬縷的緣分。

我是一九九七年通過母親得了大法的,我當時並沒有感到有多大的驚喜,一切都覺得是那麼的順理成章。而且對這本書一點也不陌生,好像是曾經讀過(其實我過去對氣功一類的書從未看過)。當天,師父就給我清理了身體。當晚,我便夢到很多的人在一個一米多深、清可見底的大河中撈寶,但是誰都沒有撈到。我好奇的走到河的中央去看,在我的腳前一連串的水泡冒起之後,幾枚法輪章被水泡托起,一伸手,他們便直接落到了我的手中。我還沒細想是怎麼回事,河裡的人已經沸騰起來,大喊著:“寶貝讓她得去啦,快搶啊!”所有的人都追我、要搶我的法輪章。我跑到山上一個兩米多高的石頭前,後面便都是追我的人,我閉上眼睛,後背使勁的往石頭上一靠,便進入了石頭裡面。石頭裡面很寬闊,陸續來了許多很高大的人向我行禮。我直著往裡進,走到盡頭處,眼前豁然開朗。我真是無法用人間的語言來描述這裡的美麗。到處都是綠的草,襯著鮮的花,漫天飄著五顏六色的鮮花和花瓣,境界中的那種清新、那種透明讓人立刻便置身到了名利情外。二十多個只有十四、五歲,美麗絕倫的女孩子坐在鮮花構成的飛船上,在空中嘻笑著玩耍。這便是我進入三界前的一幕。

我從一個層次中下走,和這些女孩子結緣一路下來,然後在這一層次中,等待著大法開傳。她們都叫我“聖姑”。那天,我微笑地看著這些女孩在飛船上玩。一個女孩跑過來對我說:“不好了聖姑,霍研跑了”。我往下一看,霍研已經進入了三界(霍研是我這一世最好的一個朋友,她這一世的名字就叫霍研,她和大法擦肩而過,信了某一西方宗教)。我對那些女孩子說:“霍研走入歧途了(我看出她和舊勢力簽了約),我得下世去救她。你們好好的在這裡呆著,時機到了再下世。”接著我也跟著來到了地球。

因為來的太早,當時正處在上一個地球,我便在大海里等了整整一世。那時是只大海龜,在萬米深的大海里,近乎靜止的海底,等了近一億年。在這一次地球剛開始的時候,我和師父(就是現在我們的恩師)就生活在黑龍江一帶修煉道家,那一世我無父無母,是師父把我養大的。那時師父的神通很大,我們和天上、海里的神都能接觸。那時,黑龍江地區一帶還是一片大海,我和師父就在海邊山上的一個山洞裡修煉。有一天,大約我十一、二歲的時候,看到師父在打坐煉功,耐不住寂寞,我就獨自跑到了海里去玩。我很喜歡到海里去玩,他們都不敢惹我,龍王的那些好吃、好玩的我隨便動。龍王聽說我來了,趕快的躲了起來,我在他的龍座上跳了好一陣子也沒人理我,我就走了。剛出大海,龍太子就追了來,非要治治我的囂張,我擺出初生牛犢不怕虎的架勢,失手打死了龍太子。這下可闖了禍了,海里的生命不幹了,有修為的都出來了要弄死我,整個海面上黑壓壓的全都是,我根本就打不過他們。我一不做、二不休的深吸一口氣,衝著大海吹去。這一口毒氣便要了整個海族生命的命。海面成了黑色,距海面八十公分的高度簡直成了黑瘴,海面上飄浮著一望無際的死屍。我這一口氣吹出之後,也被眼前的一切嚇傻了。過了一會,才驚慌的飛回山洞裡。

師父正雙盤著在石頭上打坐呢,這時慢慢的睜開了眼睛,瞅了我一眼,平靜的說:“又闖禍了。你呀,總是讓我操心。”然後,師父衝著大海的方向,微張著嘴,向自己的嘴裡吸氣,海面上的黑氣都騰了起來,越匯越窄,到了師父的嘴前,已經象條線似的,被師父吸了進去。整個海面也象被淨化了一番,無比的清亮純淨,海里的生命又都活了過來。瞬間,這個海又被演化成了現在家鄉的綏芬河。我看到許多人從這個河裡走來:這世的鄰居、同學、朋友、親人,還有許許多多認識和不認識的。

正法到了現在,我已然明白,師父給我演化出這一切,是告訴我我已經和這一方水土結下了緣分,所以在最後正法的一世,又來到了這裡挽救這方生命。我地有一位老年大法弟子,九六年便開始學法,始終很堅定,三件事也做的很好。可就在去年的秋天,她出現了一個很可怕的情況,時常的出現舌頭往嗓子裡抽。一到這時,就上不來氣,憋的手撓腳蹬的。同修媽媽把她接到了我們家。

第一天,一位大法弟子開天目看到是一隻大海龜在干擾,我們圍成一圈發正念它也不怕。第二天我們在一起切磋應該善解。在善解時我聽到一個聲音說:“她多好啊,成了大法弟子,而我呢,我多慘呀!”我奉勸它不要干擾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給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而它不聽,一心要報仇。這天,同修阿姨更重了,而且一天就出現了兩次這種情況。第三天我們見善解不起作用,就決定銷毀它。七點正念時,我聽到這隻大海龜對我說:“你怎麼還銷毀我呢,我們在海里可是有緣份的。”八點正念時,我天目看到這隻海龜躲在一個很深的空間,我請師父加持,用佛法神通定住它,然後另外空間的一個我提著劍飛過去揭掉了它的殼。我這面身體繼續發正念把它化成一滴水,我眼睜睜的看到這隻海龜越來越小,最後化成了一滴比重比較大的水,在大海里往下落。可就在這時,我發出去的神通卻一下子散沒了,而且這滴水又變成了一隻寸長的小海龜。一個無比慈悲的聲音從大穹深處傳了過來:“饒了它吧,它已經不起作用了”。我愕然在那,不知該如何是好。九點正念時,我請師父幫我,如果該留,讓我的神通不起作用。這次,我看到那隻小海龜在浪花窩裡玩,我發出的神通沒有過去。通過這次的正念,我也知道了自己、同修阿姨和這隻海龜在海里曾結緣過。

在九七年我剛接觸大法不久的時候,一天似夢似醒間,覺得自己來到了一個大海,海里瞬間給我升起了一條寬闊的水泥板橋。我不假思索的就走了上去,立刻,海里出現了許多巨大的動物,剎那間布滿了整個海面。好多幾十米長的鯉魚在我的頭頂上、橋上跳來跳去,幾百米長的各種顏色的巨龍在低空盤繞飛騰,還有巨大的海龜和其它很多我叫不出名字的動物簇擁在橋的兩側。那種壯觀、它們的喜悅實在是無以言表。後來好幾年,我都常常的夢到或感受到那個大海,看到那些巨大的生命在海里遊動,有時自己還會趴在它們身上或抓住它們,讓它們帶動自己游,它們都會很高興。

最近這近十年的時間,我卻再也沒有去過那個大海。今年三月末的一天,我又夢到了大海,自己直接到了萬米深的海底,卻始終沒有見到一個生命。海底有一個巨大的宮殿,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我實在不敢相信一個宮殿會有這麼的龐大。從它的規模和氣派上完全可以想像得到當年這裡的莊嚴豪華。這曾經就是我的宮殿。在宮殿的盡頭處,是巨大的、衝出了海面的冰柱。我離開這裡之前,曾在冰柱里下上了一道封印,然後用冰柱將這道封印封在裡面。這之間,曾有一些得道之人想要破開這道封印,但都沒能成功。我站在冰柱前,解除了封印,一張紙便落到了我手中,上面是幾行圖形一樣的文字。同時,一個‘我’的聲音傳入了我的耳中,“封印開了,大劫難開始了”。這時,平靜的海底開始了地震,並逐漸的向宮殿這面擴過來。我趕快向上飛,還沒飛出宮殿的範圍,對面出現了一個很平整的圍苑,兩條龍被困在這裡。一條朱色的、氣派而又雄壯的、透明一樣的龍興奮的沖我喊著“主人、主人”。我脫口就叫出了它的名字“小星”,它高興地說:“主人,億萬年了,你還記得我的名字”。小星是億萬年前我的坐騎,我離開這裡時怕它闖禍,將它困在這裡。這時我直接解除了對它的束縛,這兩條龍便也隱身跟我走了。

一夢醒來,心思好久不能平靜,我知道這一切都是我的主元神真實的所經所見。但這一切是師父的安排嗎?符合正法的進程嗎?我心裡劃著名一個大問號。師父講法中提到:大法弟子很多都是高層次上下來的王或主。我們那時都是具足神通法力的。那麼我們來世時,在看不到師父安排的一切的情況下,一定會給自己下上一些機制的。正法到了現在,世間的形式到了現在,我們大法弟子能做的是助師正法,做好三件事。我們只要師父的安排。我們過去給自己下的那些機制,不管是什麼樣的,只要不是師父的安排,我悟到都該破除,只走師父安排的路。寫到此,內心也變得祥和,自己看到、夢到的遠不只這些,僅寫於此,和同修們一起感受我們為得大法而結的這些緣。感謝恩師。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生命探索

文明新見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