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整體 (譯文)

佛朗西斯(加拿大)


【正見網2002年12月07日】

我是一個在紐約得法的加拿大學員。我已經修煉了一年半了。在此,我要與大家分享我個人對今年10月份期間在墨西哥的洛斯卡勃斯(Los Cabos)活動的個人理解和經驗。

我是在今年夏天華盛頓法會時得知要為該活動作安排的這一消息的,當時我毫不猶豫地決定要參與。因為事先師父早就為我作了安排,讓我在以前的到拉丁美洲的數次旅行中學會了西班牙語。當時我獲悉, 墨西哥打算主持亞太經濟合作組織會議(亞洲,太平洋地區的經濟合作) ,該會議將有包括中國在內的21個國家首腦。那時離該會議只有3個月時間了,我感覺為這個珍貴的機會做適當準備的時間已很緊急了。之所以我意識到這是一次珍貴的機會是因為在我在投入這個項目之前我問我自己:「當前大法對我的要求是什麼?」對自己的提問對我能找到「這次的活動是否與正法有關」這一問題也是很有幫助的。

我便安排了時間並決定驅車前去4000英哩以外的Los Cabos, 因為我知道車在那裡會成為一個非常有用的工具。如此,我一個人開始了這次橫穿全國的旅行,伴隨著我的是我與在白天黑夜裡持續地干擾著我的、妄圖阻止我前進的困魔的鬥爭,並且體驗了我的右腿的劇烈的痛,正是這條腿,我要用來踩車子的加速器。如果我打算到達我的目的地的話,我必須清除掉這種疼痛。沿途,我在能見到同修的若干城市停下來,我會告知他們關於該活動的消息並和大家分享體會。每個人都在為邪惡之首要來芝加哥和休斯敦而忙碌著。後來我來到了同樣期待著我的西海岸,他們用他們敞開的大門與敞開的心扉歡迎我。兩位同修應邀加入了我們的活動的早期階段, 其中一位是81歲的中國同修,另一位是從加拿大東海岸飛來的同修。我們三個一起準備,裝載了弘法資料以及能讓我們對付一陣子的食物。

我們的主要宗旨是去會見政府官員和地方人民,讓他們知道為什麼我們來到Los Cabos 並且讓他們了解什麼是法輪大法 ;同時,更要為清除邪惡而建立一個正念之場。我們非常堅定,要傳播大法的美好和去除舊勢力的安排。我們在一個叫做Mexicali的城市停下來弘法,該城市有一個在本世紀初就建立起來的中國社區。我們的造訪基本上是一次非常正面的經歷,他們非常感激地接受我們的材料;雖然也有人拒絕,但這正說明了邪惡宣傳已觸及到了這個非常區域化的社區。還有一次,我們在一個加油站遇見了剛從中國大陸來的中國人。 能遇見我們他們非常驚奇,但又急切地想知道關於法輪功的真相。「快, 快,」他們說, 「告訴我們更多的消息。」我們意識到我們的使命是多麼神聖和重要。在旅途期間我們仍然能夠幫助眾生看透謊言。我們繼續著我們的旅行,沿途是詭譎而又伴著大風的道路,以及乾燥、貧瘠的風景。

我們到達了由聖荷西(San Jose) 和聖•盧卡斯(San Lucas)兩個城市組成的自治市洛斯卡勃斯(Los Cabos)。20 英哩長的海灘與豪華旅館將這兩個城市分離。這將是我們的活動的開展地,也是大多代表團打算停留的地方。我們決定在聖•盧卡斯創造一個基地, 這是二個城市中更加繁忙的一個。 我們租賃了3 個毗鄰的公寓,以期望有更多的同修會陸續加入,還得到了電話線聯接並且連上了英特網,以確保與其他同修的信息溝通。然後我們又出發去建立煉功點。由此,我們遇見了該市的文化部主任,他為我們提供了可貴的關於該市的地域信息和建立煉功點的可能的地點。他的心被我們的使命所打動,並想立即幫助我們。他的善良使我們建立2個煉功點成為可能,並促成了我們與當地廣播電台的一次採訪, 該採訪幫助我們接觸到更多的人民。我們開始每個傍晚6:30的煉功,我們邀請我們遇到的每一個人來加入我們的煉功行列。在附近玩耍的孩子們很快產生了興趣並成為了第一批學員。他們通常在放學以後來,很快,他們的父母和親戚對孩子們的新的課後活動感到好奇並且加入了煉功。漸漸地,社會各階層的人們都來煉功了,從學生到律師,從家庭主婦對旅館經理,理療員。我們使中國法輪功讓新學員容易接近, 介紹他們大法的原則。更多的同修的到達使大法的知名度更加增長。墨西哥人民的心地純淨,許多人很快地接受了大法,並認可真、善、忍的重要性,為此確保了他們的美好未來。

當離活動越近,原本安靜的小城由於越來越多的外國人的到來而變得越來越繁忙。該是開始展開政府工作的時間了,我們發現城市辦公室位於離Los Cabos 有3小時車程的一個小鎮上。一天,我們翻譯並準備好了資料,摺疊好了蓮花。次日,我們便出發去城市辦公室所在的政府大廈。然而,我們中間沒一個事先想到電話預約。正巧那天,正副部長們全部都在北部的一個小鎮開例行會議,而該鎮又太遠,沒法前去。但我們還是沒有錯失向秘書和其它人員講真相的良機,他們都愉快地接受了我們的資料。

我們第二次去,作了較好的準備,我們分3組。我們決定,當其它4個人在裡面的時候,讓2個同修在大廈前面展示功法。我們還強調了在向官員們講真相的時候要加強發正念,包括不發言的同修。這次我們體驗了成功,遇見了許多代理和高級官員。他們中的大多數當時正在辦公室裡,同意立即見我們。與他們的交流是相當正面的,並且一些人已經通過同修們在墨西哥城的講真相而了解了事實。我們真正地體會到我們作為一個整體正在成長。所有的人都向我們保證,墨西哥是一個自由國家,支持人權。

在Los Cabos的修煉者的隊伍每天都在壯大。現在我們將足以承擔不同的項目了。看來是舉辦一次正式新聞發布會的時候了,雖然我們中間沒有一個曾經有過準備新聞發布會的經驗。 我們必須找到一個適當的地點,當我們有幾個可利用的選擇時,我們當時都存在著人的觀念,想著這個地點應該是雅致的,應該是便宜的,應該是在室內或室外,應該是在政府大樓裡等等。雖然我們意見不一,我們還是堅定地認為我們會找到一個正確的地方。在核實了我們曾經考慮的幾個選擇實際上不切實際或使我們感到不滿意之後,我們來到在Tropicana 旅館的櫃檯。這是一個漂亮,知名的座落在市中心的旅館。接待員對我們的使命和我們的請求有點敏感,但經理當天不在,因此她讓我們以後再來。當我們正要離開時,經理進來了,他仔細地聽著我們描述的功法的背景和迫害。他的心扉打開了,雖然他有來自亞太經濟合作組織會議帶給他的所有額外壓力,他還是決定在我們的新聞發布會的早晨免費提供旅館的餐廳給我們。由於海外同修們的密切幫助,我們準備好了我們的發布會題目--蓮花,並為記者們翻譯出了更多的材料。 我們向我們所能找到的所有地方和全國媒介發出了我們的媒介情況通知。亞太經濟合作組織會議的活動將於第二天開始,我們希望大家能在之前了解關於法輪大法的真相。有6位或7位記者到來,儘管我們缺乏媒介經驗,但是我們清楚地表達了關於我們的功法以及對這場迫害的想法,也表達了我們對邪惡之首在他們平靜的小城的出現表達了關注。次日,許多報紙刊登了頭版文章,真相以一個有利及毫不含糊的方式在當地人中被傳開了。

當亞太經濟合作組織的開幕式快來臨時,我們還有許多問題仍然等待著被回答,比如:我們能在街上請願,能掛橫幅,做在公開場合練功嗎?我們能以小組的單位派發傳單,我們需要申請許可嗎?等等等等。我們另一個關注的問題是機場,大量的同修經歷了在機場的干擾。多數被帶到單獨的房間仔細地盤問。一些同修發現他們的名字出現在計算機裡,一些被簽署有限天數的簽證,往往只給幾天,而前,這些同修幾乎每個人的護照被拿走並在歸還之前被影印。這樣的情況需要清理。五個同修決定去見移民官員。起初,官員們告訴我們,墨西哥法律規定,外國人不可以展示橫幅或派發傳單,這些行動能導致驅逐出境,只有墨西哥公民才享有這權利。同修們還被告知,護照影印件被留下是為了能辨認誰是法輪功修煉者,以便在萬一有人扮演而做壞事的時候好辨認,所有這些措施都歸結於安全因素的加強。通過這番解釋,同修的總體感覺是,他們還不了解我們是什麼樣的人,他們有著被限制了的而且消極的想法。因此,五個同修花了三個小時詳細地向他們澄清了真相,直到他們的心扉被打開,感受到了大法的美好。我們沒有任何該掩藏的,公開邀請他們到我們在聖•盧卡斯所居住的公寓來看我們到底是什麼樣的人,他們接受了我們的邀請。

當時,法輪功已成了當地社區,甚至是一些外地來的過往人士的引人矚目的話題,因此,當這公開邀請發出之後,一直傳到了當局所有層次。在那個早晨,來了不是一位,而是5位高級官員,代表了政府、公共安全、軍隊、移民和亞太經濟合作組織會議小組。眾多的佛、道、神都會集在這個小房間裡。當我們播放了關於法輪大法的歷程的VCD後,他們都沉浸在了解真相之中。他們真實地認可了大法的美好,當我們繼續談論這個歷史性的事件的細節時,他們的慈悲心湧現了。為了這次的活動,更是為了我們,他們打算從法律上破一次例,讓我們展示橫幅,派發傳單,以及和平安地在某些具體區域請願。為了安全原因,旅館區域是受限(進入的),但我們被允許在沿高速公路的一座大的黃色紀念碑前面出現,所有代表團都必須從此經過。單是那次會面,我們論及了所有我們的問題和澄清了我們為亞太經濟合作組織會議那一星期所制定的行動計劃,並得到了最高官員們的批准。我們同意他們的要求,他們也批准了我們的計劃,告訴我們墨西哥是一個自由的國家而且不會容忍任何對人權的侵害。我們大家互相握手,答應為即將來臨的那幾天保持緊密的聯絡。

然而,在沒有任何通知的情況下,事先同意了的兩個公共煉功點中的一個被取消了。早上,一批一批的驅車前來的記者駐足停留,以便能夠拍攝到鮮亮的黃色T恤和五顏六色的橫幅的相片,同時想搞明白我們為什麼千裡迢迢旅行到這裡。為此,我們又組織了兩次新聞發布會以回答這些問題,還將直接經歷迫害的同修們直接介紹給他們。更多文章被登載,我們現在被列為國際新聞了。記者們本期待著有更多的抗議團體會到來,但出乎每個人意料之外的是唯一只有法輪大法學員敢於不畏長途跋涉及酷暑來到這偏遠的地方為他們的信仰挺身而出。

亞太經濟合作組織論壇正式開始了, 主要事件將是在最後的兩天裡舉行的21國家首腦會議。那些在邪惡之首參觀休斯敦期間前往該市講真相的,以及來自全世界各地的同修們都來到這裡,準備在這次重要會議期間發正念。

同修們需要一個地方停留並發正念。靠近邪惡之首居住的所有旅館都向公眾關閉了,因此我們必須規劃出一個特殊的設想。通過這個過程我們發現師父的巧妙安排。最終我們得以預定了三個公寓,公寓位於邪惡之首的旅館一英哩以外,價格還算合理,足夠容納所有人的。我悟到,當我們以一個整體,並在法上做事的時候,表面的這個人的世界會溶化並履行師父的安排。我們只需要保持正念,所有我們想做成的事情都會以我們不曾期待的方式解決好。

在開幕式和首腦會議間的時間靜靜地過去了。還有一些同修以另一個城市,聖約瑟,作為駐地。但是我們,作為一個整體,每日照顧著煉功點,每個整點發正念,學法,在街上派發資料,向地方政府和人民講著真相,在我們的特殊安排的地方舉著橫幅,接踵而來的同修們都在參與。然而,隨著邪惡之首的到來,天氣發生了一個大的變化。我在那裡的一個月間,不單是雲彩進入了該視域,而是雷暴雨會突如其來,灰色雲彩滾滾而來,海浪奇高。根據天氣預報,這雷暴雨是徑直朝向Los Cabos 的。我們當然知道這是因為它越來越接近了,因此我們更加注重發正念。

代表團到達的那個早晨,同修們早早地起來,向我們事先被批准的地點,一座巨大的黃色紀念碑的地方出發,去打橫幅和發正念。該區域被加強了警衛,我們看到車隊在陸續到達。在幾個車隊通過了之後,三輛大公共汽車突然開了過來,停在我們的橫幅前面,正好擋住了我們,使我們無法看到代表團車隊。我們驚訝於所發生的這一切,因為我們事先被要求站立於一條草坪上,真的沒有地方可以停車了。公共汽車在那塊地方停了有一陣子,我們意識到,這是證實邪惡的代表團通過的時候。這次的事件向我們表明,地方政府卻在與罪惡合作。

在這次事件以後,我們去見曾與我們對話的地方官員,問當局到底做了什麼--我們一直是按照他們的要求行事的。和我們談話的官員看起來似乎對發生地事情感到非常吃驚和不自在。他告訴我們他會去和他的上司一起去調查。然後他回來告訴我們說,命令是來自於高層官員,他為此感到深深的抱歉。

在首腦會議期間,每次邪惡之首將會看見我們的時候,類似的大公共汽車介入的時間就會發生,但同修們保留了冷靜,顯出了他們巨大的威德。「被邪惡之首看見」的執著去掉了,取而代之的是發出更強大的正念。另一方面,他們的這種小把戲,清楚地暴露了邪惡之首的恐懼之心,也立即得到了媒體的注意。在最後那天,由於我們的正念之場,眼看即將來臨的雷暴雨繞道而行,而太陽在頭頂發著明亮的強光。在黃色紀念碑下,我們莊嚴地站著,向駕車經過的,向我們表示支持的代表團揮手致意。所有的人都能清楚地看到我們,其中也包括邪惡之首。當局感到與邪惡再合作是非常的不正。我們溶化了邪惡的干擾。

從過去在德國、俄國和冰島的事件中我們已經學了很多,我們將不再重複錯誤,而應當使我們更有威德。在困難的情況下保持鎮靜有效地幫助我們辨別我們所經歷的不同的干擾,其中一些毋庸置疑的是來自舊勢力的安排,而有一些則是來自於我們自己沒有修去的執著。如果我們想有效地參與正法和救度眾生,那麼,作為一個整體是根本的。

以上的經驗交流僅僅是我對Los Cabos 活動的個人理解,歡迎同修的慈悲指正。

(2002年美國東部法輪大法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