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與謊言

─ 4・25中南海萬人和平大上訪事件紀實
石山 整理


【正見網2003年04月25日】

1999年4月25日對中國、對法輪功學員都是一個非同尋常的日子,那一天萬餘名法輪功學員到中國中央政府所在地 ─ 中南海和平上訪。一時間法輪功在中國家喻戶曉,世界各大媒體爭相報導了這次在中國歷史上堪稱劃時代的歷史事件。日後,這次4・25中南海和平大上訪更是被為一己之私、雞腸小肚的江xx歪曲為「包圍中南海」,向全中國及全世界散布彌天大謊,並以此為籍口瘋狂鎮壓、迫害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以下是從「4・25中南海萬人和平大上訪」至 7・20 中共開始鎮壓法輪功的事件紀實,從中不難看出中共是如何面不改色地欺騙世人的。

「4・25中南海和平大上訪」起因於「天津事件」。天津的一些法輪功學員為了澄清1999年4月11日,何xx在天津教育學院《青少年博覽》雜誌上發表的題為「我不贊成青少年鍊氣功」的文章的事實真相,於四月18日至24日,前往天津教育學院及其它相關機構反映實情。4月23、24兩日,天津市公安局動用防暴警察毆打反映情況的法輪功學員,導致學員流血受傷,並抓捕45人。當時天津的公安亦向法輪功學員建議:「你們去北京吧,去北京才能解決問題。」

根據一位目擊者的敘述,4月24日晚上已有在公安部門工作的大法學員遞名片,向中南海當局說明要反映情況,但未引起公安的重視。晚上9點多,中南海附近的一條叫做「府右街」的大道旁,開始有背著行李的、有拿著打坐用墊子的學員,三五成群集結一起,其中很多是由北京外地前來的。

25日清晨6點多,這位目擊者來到府右街北口,發現警察堵在進入中南海的路口,大法弟子沒人去沖闖。可是不久卻出現了一幕驚人之事:警察先把大法學員的隊伍從馬路東口引到西口;然後又指揮著隊伍,由北向南緩緩地向中南海正門行進。同時,迎面浩浩蕩蕩的另一隊功友正由南向北,朝著目擊者這一隊伍而來。兩行隊伍正好在中南海正門相遇會合成一隊,據各媒體的報導匯集在中南海的人數大約有萬名以上。(以上來自明慧網一位目擊者的敘述)。

學員們沒有在大街上逛街、沒有口號標語、沒有任何肢體衝突。在中國,上訪不需要向公安局申請,每個大法弟子只是代表其個人,反應其個人和親朋好友所受到的不合理對待,所以並未牴觸任何一條規定。由於學員們認為向當局「說明以求了解和支持」的訴求已經「基本達到」,所以在當晚十一點半平靜地陸續離散(4月26日《中央日報》)。

4月25日當夜,江xx以中共總書記的身份,給政治局常委及其他有關的領導寫了一封信,在信中,江xx指控「4.25上訪事件」有「幕後」高手在「策劃指揮」。(絕密,中辦發電[1999]14號「中共中央辦公廳關於印發《江xx同志給政治局常委及其他有關領導同志的信》的通知」)

在4.25過後的第二天,4月26日,國務院信訪局的負責人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並發表談話稱法輪功群眾「聚集」北京,並指出「對各種煉功健身活動府從未禁止過」「有不同看法和意見是允許的」,這也表明4.25是合法的上訪。

4月27日便透過新華社指出:「對各種練功健身活動,各級政府從未禁止過。有不同看法和意見是允許的,可以依法通過正常渠道反映,而不應聚集在中南海周圍。這種聚集影響中央、國務院機關周圍的公共秩序和人民群眾的正常生活,是完全錯誤的。對借練功之名危害社會穩定的,要依法處理。」

此決策一出,便有不少媒體記者認為意在爭取多數,打擊首要,因而預測某些學員可能被捕或判刑。果然在4月28日,便傳出中南海靜坐的四名主要領導人已被扣留(4月28日《聯合報》)。而在不數日之後,中共當局又透過居民委員會、各級單位、黨組織等系統,掌握法輪功學員的「名單」(5月4日《聯合報》)。

接著在6月初,傳聞中共召開緊急會議,將法輪功定為X教,且計劃不久的將來就要開始抓人;也傳聞將透過減少貿易順差的方式,不惜以5億美元的代價,企圖引渡李洪志先生回國(6月2日《中央日報》)。而各地煉功點的負責人,已遭電話竊聽、跟蹤尾隨;言論和行動均被嚴密監控;並且威脅修煉者不得繼續修煉法輪功,否則一律開除公職。軍人修煉者被威脅開除黨籍(對中共黨員,尤其服公職的黨員而言,開除黨籍無異於判處公職上的死刑)、軍籍;學生則被威脅開除學籍(6月2日《中央日報》)。有些地區的修煉者住所附近有警車停泊,也有些大法弟子透露警方甚至有意製造事端,似有促使矛盾激化的意圖(6月3日《中國時報》)。

北京也針對法輪功發出第一份文件,下達至各地方政府部門、中央直屬單位和各大專院校,宣布法輪功弟子借煉功為名,在各地公眾地方的「弘法」活動不再允許,並且下令所有學校,包括大、中、小學不得租借場地給法輪功弟子進行活動。同時,部份城市的學員說,他們在公園的早晨煉功活動受到騷擾(6月3日《中國時報》)。

6月7日,江xx在中央政治局會議上講話,聲稱「『法輪功』問題有很深的政治社會背景乃至複雜的國際背景。」「是1989年那場政治風波以來最嚴重的一次事件。」該文件於6月13日在中共內部秘密傳達。(絕密,中辦發電[1999]30號「中共中央辦公廳關於印發《江xx同志在中央政治局會議上關於抓緊處理和解決「法輪功」問題的講話》的通知」)

針對各種鎮壓法輪功的傳言,6月14日中央信訪辦和國務院信訪辦發出聯合聲明,稱政府對法輪功從未鎮壓,也從未禁止,要求法輪功弟子不要聽信謠言。也澄清中共並沒有要引渡在國外的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也不會開除參加煉功的黨員、共清團團員的黨籍、團籍,甚至開除公職的處分(6月14日中央社新聞)。

雖然當局極力澄清將全面鎮壓法輪功的傳言,可是6月21日卻又透過《人民日報》發表評論文章,要求黨員幹部帶頭高舉唯物論及無神論的旗子。此舉無異於宣示將對黨員幹部煉功者進行清查整治。

6月以後,各地方機關也紛紛傳達中央文件,將法輪功定性為「x教」,要求各單位不要提供地方給法輪功學員煉功,又要求黨員幹部必須停煉法輪功,否則將嚴加處理。

6月中有一萬三千多名學員聯名致函國家主席江xx及國務院總理,要求當局允許他們公開煉功以及合法出版法輪功相關書籍;並說明法輪功不是宗教,更非x教;不是迷信,而是科學(6月24日中央社新聞)。

中共當局為更有效率地剷除法輪功,選定山東與江西作為全面剷除法輪功的試驗地。就在6月14日發布從未鎮壓禁止法輪功的3天後,山東省便發下文件,要求XX黨員和政府公務員的法輪功學員停止修煉。當一些法輪功學員拿出兩信訪辦的通知與之對質時,官員稱那是給外國人看的,是緩兵之計。據悉,中共的計劃是先在山東與江西試行全面剷除法輪功的工作,而在其它地方以監視為主要方法,以穩住法輪功修煉者的心(7月21日中國時報)。

事實上,北京當局於6月26日起,已經公開出動公安人員,在長安街沿線的法輪功煉功處,對法輪功學員進行強制清理;緊接著對法輪功展開北京全城的大規模清理,禁止學員在公眾場所煉功(6月28中央社新聞)。接著中共又於7月初致電各省市,要求每名中共黨員要向中央報備自己「是否信法輪功」(7月5日中央社新聞)。

江xx於 7月19 日在高層會議中定案,全面取締法輪功,20日立刻展開全國逮捕行動。往後也不斷使出各種手段,欲逼迫在海外的李老師回國,以達到4.25事件結束不久後便已確定之徹底剷除法輪功的目的。

在7月20日的凌晨,武警開始在大陸全國同時大規模逮捕法輪功各地負責人。據7月27日《聯合報》的報導,一萬多名法輪功學員被捕,而且來自各地數以萬計的學員欲上訪而被驅離。

中共中央接著於21日發出文件,正式宣布法輪功為非法組織,不准黨員參加法輪功活動,違者開除黨籍(7月22日《中時晚報》)。

在認定法輪功為非法組織後,中國國家人事部於23日規定國家公務員不准修煉法輪功,並規定今後凡是出版、宣揚、印製、銷售法輪功出版物者,一律依法查處(7月24日《台灣日報》)。中國新聞出版署23日也發出通知,指示所有有關法輪功的出版物一律不得重印、發行、銷售,如有違反者,一經發現,一律依法予以查處(7月24日《台灣日報》)。然後,為了切斷國內與海外的聯絡,從21日起,國際網路被切斷,後來連電子郵件通信也中斷。

……

四年前, 中共種下的關於法輪功的謊言仍然在毒害著億萬的中國百姓的精神。如今,關於SARS病的謊話,卻在侵蝕著中國百姓的肌體。願中國百姓能掙脫中共謊言的枷鎖,認清真相,不再生活在謊言所造成的恐懼之中。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