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遍一遍地背《論語》 其樂無窮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3年08月13日】

我曾經問過自己,也問過一些同修:「師父的哪篇經文你背得最熟?」答案通常是:《論語》。《論語》背得最多,也看得最多。那麼,緊接著的問題是:「哪篇經文最難背?」答案通常也是:《論語》。原因很簡單,背得太熟了,特別容易走神,常常在胡思亂想中不小心就背完了,可自己背沒背?只有自己最清楚。

在被關押的環境中,同修們背得最多的恐怕就是《論語》,我在外面時背過很多經文和《轉法輪》(只能大概記得前兩講),也知道師父講《論語》涵蓋整個《轉法輪》,可學《論語》好像不如學其他經文效果好,一直以來的確對學《論語》重視不起來。

大概剛到勞教所2個月左右,有一天晚上做了個夢:走在一條街道上,道旁有一個書攤,我隨手拿起一本書,是一本介紹音樂的,翻開封面,封二上是一幅照片:一位指揮家在指揮一個龐大的樂團,當我看到照片時,它「活」了,就像一個電視機螢幕,我看到的就是一場真實的音樂會。

醒來後,覺得很有意思,但也沒多想。和一位同修談過,只是告訴他另外空間的書是「活」的,僅此而已。不久以後,我才知道那是什麼意思。

其實,在不同空間不同層次中,生命們傳遞信息的方式與能力是不一樣的。突破了我們這層空間,法給生命開創的能力與環境也有了變化,就像我在夢中看到的書,一張圖片,裡面什麼都有,聲音、圖象,身臨其境的場景效果,絕非現代科技所能比的。

那麼更高層次呢?師父講了「 那個覺者互相之間一見面,兩個人一笑,什麼都明白了。因為這是無聲的思維傳感,接收到的是帶有立體聲音的。他倆一笑的時候,已經交換完了意見。」(《轉法輪》),我這才理解,唉,那一笑中,有多少乾坤的變幻,多少滄海桑田過去,在他們以下的層次中,歷經無量劫,無量變化,也只是一笑中,都涵蓋了,其智慧與能力,是低層生命根本無法想像的。

師父在人中傳大法,那麼高深的法理,過去連神都不知道的法理,卻要用最低層次的、最無能的人的語言表達出來,真的很難,「用人的語言表達高深法理也是很難。」(《隨意所用》)我理解這個「難」不僅僅是師父表達起來難。這個難,其實也是我們學員的難度,因為千百年來根深蒂固的觀念會造成我們對真正法理的理解障礙。

我舉個例子:師父在《論語》中談到的「宇宙」這個詞,過去我看、讀或背的時候,都會按照自己知道的「宇宙」的概念去理解。這裡面有現代科學帶來的東西,有這雙肉眼感覺到的東西,甚至漫長生命歲月中層層形成的所謂「智慧」等等,這種用自己的觀念去理解「法」的現象,是很難察覺的,因為已經形成了自然。就像我過去背《論語》一樣,幾乎是倒背如流,不用大腦都可以背,那些觀念在衡量著一切,包括師父的《論語》,雖然知道《論語》涵蓋《轉法輪》,也僅僅是表面「知道」而已。

我慢慢地才理解師父的用心良苦啊!師父是用人類的語言在表達宇宙的真象。再背《論語》,已經完全不一樣了,一句「『佛法』可以為人類洞徹無量無際的世界」,什麼都展現出來了,就看我們自己了,觀念放下多少,真象看到多少。我一遍一遍地背《論語》,其樂無窮,勞教所的苦好像也平淡了許多。現在想起來,自從我每天「其樂無窮」地背《論語》開始,好像周圍的麻煩也同時消失了。

清除變異的現代科學觀念

背《論語》的第一個收穫是:我發現並剷除了自己思想中變異的科學觀念。我是個電腦工程師,除了小學到大學的科學教育外,以前不修煉時就喜歡看科學讀物,了解最新科學動態。修煉的起因,也是看了一位修大法的科學家的心得體會。我知道自己這方面的思想業力的份量,每次聽到電視上那些所謂「科學工作者」出來攻擊大法時,思想業力就會裡應外合,我只能是苦苦地抵擋,感覺很被動。

師父在《論語》中,直接點出了現代科學的本質:「現在人類科學的指導思想對於它的發展研究,只能局限在物質世界之內,當一種事物被認識了才去研究它,走這樣一條路。」說白了,看見了我就相信,充滿了對物質利益無度的追求。這和宇宙的「真、善、忍」特性是完全背離的。「信在先,見在後」(《法輪佛法─在加拿大法會上講法》),任何生命都不可能看到高於他所在層次的法理與景象,因為他看到了實際上就已經在那個層次了。只有相信師父,相信大法,以更高的法理要求自己,去掉不好的東西,才能浮上來,才能看到。所以,從這點上講,現代科學的這個指導思想從根本上是錯誤的。

甚至,我在背《論語》時,知道了科學的來歷,外星人的情況,以及舊勢力與這些的關係,「電腦再發達也無法和人腦相比。」我悟到任何生命都不可能創造和他同等智慧的生命,很高的大覺者一念可以產生宇宙,可是他無法創造和他同等層次的生命,因為那個智慧、以至於他如意創造生命的能力都是來源於更微觀的因素。憑外星人自己的智慧是根本無法達到現在的科技水平的,人練練動作就能長功嗎?外星人單靠那個完全背離「真、善、忍」特性的指導思想,做做科學實驗,就能突破另外空間,掌握駕馭時空的能力?我認為,沒有更高級的生命――舊勢力的保護與參與,它們早就解體了。

通過科學實驗能夠發現、掌握新的科技,就像人練練動作可以練出功能、通過努力奮鬥可以獲得富貴一樣,都是這個空間造成的假象。一切都是更微觀因素的作用在這個空間的表象而已,「悠悠萬世,幾人不迷。」(《轉法輪》(卷二))

知道自己思想業力的根源後,我每天發正念剷除。很快,沒幾天工夫,那些東西清除得幾乎沒有了,根本起不了什麼作用了。

意識到無神論的根源

第二個收穫:徹底清除無神論的流毒。我是所謂「生在紅旗下,長在新中國」的那批人,長期的無神論教育,到底有多少影響?很多邪變、妥協的人,都是這些東西沒有清除乾淨,關鍵時候它們起作用,才摧毀了修煉人的意志。其實無神論是對人的本性的否定,因為人的真正生命是來源於神,來源於純正的善;否定神的存在,無異於斬斷自己的根源,背叛自己善良的本性。我個人理解,無神論的來源是高層變異的生命,看不到、也不相信更高層法理的存在,認為自己所看到的、擁有的是絕對正確的,妄自尊大。反應到人間,就是無神論這個邪惡的怪胎,我悟到這個東西也是一種物質存在,如果是「蛇」之類的東西,那麼我從小到大幾十年被灌輸的「無神論」的東西,在微粒上是不是也是小「蛇」之類的東西呢?到底還有多少這類的東西在自身空間場中還沒被清除乾淨呢?想起來真是可怕,趕快發正念清除。

我就這樣每天「其樂無窮」地學法、背《論語》,每天都有新的收穫,那種生命同化法所帶來的從裡到外、從本源到表象的「愉悅」,無法用人類語言表達,我想很多同修都會理解這種感受的。

是什麼東西障礙了我繼續精進?

就這樣過了一段時間,漸漸地,我發現無論怎麼背《論語》、學法,都沒有新的體會了,我無法再保持那種突飛猛進的精進狀態。過去,每當遇到這種情況時,都會想這是正常現象,修好的一面「隔開」了,是正常的。然後,再通過學法、修煉慢慢地恢復。和許多同修交流,大家也都有同感,遇到這種情況時,多少有點無可奈何。

可是,這次我覺得我要好好想想:是什麼東西障礙了我繼續精進?「自然是不存在的。」(《精進要旨》「道法」),靜靜地,我慢慢地使自己靜下來,讓主意識清醒,靜靜地向內找……

主意識冷靜地看著一切,這時,我發現了另一個「我」,在學法時,「他」也在跟著念,「他」努力地想從法中找到更高的、更新奇的東西,然而,我的真正自我在哪裡呢?分辨一下,用法理衡量一下。我,包括構成我生命的一切因素,層層的不同微觀的粒子構成的一切,都是這個法造就的。那麼,我還要從法中得到什麼呢?無論我證悟到了哪一層天體,無論有多少能力與智慧,無論有多麼「光芒萬丈」,其實在更高層次上看,也只不過是「就像沙子一樣,顆粒狀的、運動的」(《轉法輪》),哪裡是我?不都是法造就的一切嗎?「宇宙空間本來就是善良的,就是具有真、善、忍這種特性的,人生出來和宇宙是同性的。」那本性的我一定是與法溶為一體的,根本就沒有想從法中「找自己的所需」這種思想。

主意識憑藉法賦予的慧眼,識破了那個執著。再背《論語》時,好像把自己的一切都投入到其中,就像一片木屑投進了一爐鋼水,構成我的一切,正的與不正的,本性的與後天的,統統都交給了法,沒有一絲保留,沒有一絲索取的念頭。那一刻,才知道「溶於法中」是怎樣的幸福!隨後的發正念,也沒有象過去努力集中精力去想正法口訣,好像自己就化成了那八個字:「法正乾坤 邪惡全滅」,瀰漫著天體中無邊無際的都是正念,無所不包,無所遺漏。

「學法原來可以這樣!」

每天都在發生著大的變化,這是我自己能感受到的,回過頭來看看,已經認不出原先的我了,恍如隔世。而這一切的巨變也只不過是一個月而已,心中只有驚嘆:「學法原來可以這樣!」

學法中早就知道人眼睛看到的假象,是「幻覺」,那麼,什麼是真象呢?「天目開了,可以放大東西看。」(《轉法輪》),比如眼睛看到的一個惡人,天目中看可能是一個邪惡爛鬼,更微觀中可能是更高的一個生命操縱。天目層次越高,看到的「真象」越多。問題出來了:其一,我天目看不到怎麼辦?其二,就算是天目能看,可誰能講看到的是真象呢?舊勢力中的那些大神,神通廣大,在其以下層次,無所不見,無所不能,可是,他們看到的是真象嗎?

怎麼辦?師父教給了我們辦法:「用正念看問題」。「宇宙的一切物質都是真、善、忍宇宙的法理所造就的。一切物質、一切生命因素都是由真、善、忍特性所成……」(《法輪佛法(在美國中部法會上講法)》)我們眼前的一切,以及我們能感知與不能感知的一切的真象是什麼?不就是「真、善、忍」嗎?師父雖然沒有在我們眼中刻上這三個字,可是如果我們真正能夠用這三個字衡量一切的時候,不就看到了一切一切的真象了嗎?這就是最正的「正念」!

那年冬天,我因拒絕洗腦,被關在整個勞教所最陰冷的房間裡。由於常年的迫害,身體極度虛弱,胃部疼痛難忍,那天氣溫驟降,刺骨的寒風與劇烈的疼痛交織在一起,真有人間地獄之感。然而,我冷靜下來,用正念看著周圍,不管外部表現怎麼惡劣,有哪一樣能在這三個字之外呢?

其實,任何物質與生命背離「真、善、忍」特性,都是在自毀;因為任何生命與物質都是由這種特性將更微觀粒子組合起來,構成生命的智慧與能力。背離宇宙特性,其實是自己在解體自己啊!惡人在罵大法與大法師父時,不明真相的人在仇恨大法,舊的變異的高層生命在考驗大法,可是他們的生命都是由大法維繫著,當它們一次次背離大法,一次次即將解體自己時,是大法與師父一次次維持著它們的生命,給眾生一次次機會。這是怎樣的慈悲呢?!人類的一切語言與辭藻放在這裡形容都是不配的啊!

我用正念看著這一切,無比幸福!不管嚴冬、盛夏、陽光綠樹、好人、惡人、甚至惡人用來迫害大法弟子的鐵窗、鐵床……,這一切不過是一場場戲的道具與人物而已,一切都脫不開這法,「法」在我心中已經不僅僅是幾本書了,我以及我周圍無所不在的層層因素、瀰漫著一切的「物質」以及窮盡我智慧也無法想像的無邊穹體的一切,都是法中的一個粒子啊!默默地看著這一切,不知不覺已是淚流滿面。

……

「其實『佛法』不只是經書中的那一點,那只是『佛法』初級層次的法。『佛法』是從粒子、分子到宇宙,從更小至更大,一切奧秘的洞見,無所不包,無所遺漏。他是宇宙特性『真、善、忍』在不同層次的不同的論述,也就是道家所說的『道』,佛家所說的『法』。 」(《論語》)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