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新經文「修改」的心得

席珍


【正見網2004年04月09日】

以前,每次有經文的字需要修改時,經常因為怕自己的字太醜、用辦公室的印表機印字又有點兒不方便、加上常買大法書送人,所以手邊的大法書藉或新經文並不是每一份都修改成最新版本。

新經文「修改」發表後,明白了每個字都有他自己的內涵,警覺到自己應該要確實的將經文的字改好。不過,當讀到文中最後一段提到:「原來的大法書,大法弟子可以改過來。用小刀刮掉後,用手寫或鉛字印上都可以,但是最好是大法弟子來改。」霎時間心裡的想法還是想照著以前的方式,將電腦打出來的字貼在書上就好了。但是一想到這是師父的話,馬上知道自己的想法不好,卻沒有再深入地想一想,為什麼自己會有這樣的反應和想法。

一直到看到、聽到同修們在電子郵件與讀書會的交流,以及大陸同修提供的刮字方法後,靜下心來看看自己時才發現對於師父的「信」還受著觀念的阻礙,還懷疑用刀字刮字很有可能會刮破紙張,尤其是聖經紙版的書。可是,自己理智的一面知道,師父傳給我們的是最好的大法,最容易修煉的大道,所以我明白了師父教給我們的這個方法一定也是能讓我們走向新宇宙最純淨、最不會殘存任何敗壞的舊法理的方法。

就在悟到了該堅信師父的每一句話後,我拿起了一般紙版印的新經文開始颳去書中的「穩步地」的「地」時,馬上發現這些字本來就只是印在紙張之上,用美工刀的一小截刀片很容易就將它颳了下來。接連颳了兩個字之後,拿出聖經紙版的《轉法輪》,很小心的颳去「目的」的「的」時,也發現根本就不會傷到紙張本身。

原來我身上的觀念與執著就好像這些字一樣,是在生生世世中被印在身上的。可是時間長了之後,我早已經忘了他們是外來的,還以為那些就是自己了。因此,在修煉中,當我要放下執著時,就好像是看到要用一把刀把執著和觀念颳去一樣,經常感到害怕與艱難。但是,事實上在大法中修煉卻是非常的容易就能颳去(放下),而且放下執著和觀念後的自己就像颳去字的紙張一樣,什麼也沒有損失,而且能夠不帶有任何一點舊宇宙的同化「真善忍」。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