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國經濟的末日——初探之一

大法弟子 奇行


【正見網2022年07月22日】

在西方經濟學史上,奧地利派經濟學是最為反對社會主義經濟學的學派之一。也是社會主義者們最為害怕的經濟學派,從亞當.斯密《原富》開始,到李嘉圖、馬爾薩斯、穆勒的經濟學由於堅持勞動是價值的唯一尺度,故而,給馬克思鑽了空子,為馬克思的勞動價值論、剩餘價值論、剝削論敞開了大門,為害人類百多年之久。

在奧地利派經濟學中,龐巴維克是第一個站出來正面批判馬克思《資本論》,即剩餘價值論的經濟學家。在資本主義的剝削問題上,龐巴維克對馬克思進行的徹底的批判,為資本主義自由市場經濟做了辯護,有效的阻止了馬克思主義、社會主義的傳播。喚醒了千千萬萬的人從馬克思主義的邪惡理論中解脫出來。

奧地利派經濟學家米塞斯在他的《社會主義》著作中指出,社會主義由於取消了資本財物的私有產權和商品的自由交換,就必定不能將資源分配到最有價值的地方,更為嚴重的是由於採用計劃經濟,也就不能進行經濟核算。米塞斯預測社會主義將會走向極度的混亂和崩潰。

在米塞斯的批判下,社會主義者們不得不嘗試著用經濟學解釋社會主義公有制下計劃經濟的經濟運轉問題和經濟核算問題,而此一問題也正是此前社會主義者一直迴避的問題。當列寧竊取了蘇聯後也說,在馬克思的全部書籍中找不到一句建設社會主義經濟的話。馬克思根本就是為了摧毀人類的文明,而不是建設。

奧地利派經濟學和馬克思主義者、社會主義者進行了長期的論戰,持續十多年之久,直到1989年世界範圍內的社會主義徹底崩潰為止。由於奧地利派經濟學家們的努力,轉變了許多社會主義者和馬克思主義者們支持者的思想,如哈耶克、羅普克等。

奧地利派經濟學的傳統也不是一天形成的,他也是在長期的對社會的經濟現象和經濟學理論研究過程中,不斷完善的。比如,在門格爾之前的經濟學家薩伊就在《政治經濟學概論》中,確定了資源價格的生產力理論,說明資本在勞動分工中的有效角色,也就是經濟學界稱之為的:薩伊定律。如果允許價格變動,自由市場上不可能發生持續的「生產過剩」 ,「消費不足」 。

由於亞當.斯密《原富》雖然內容豐富,但充滿矛盾,薩伊在長期對斯密的研究後進行了系統的整理。將經濟學成為了一門真正嚴格意義的體系,被經濟學家稱為政治經濟學的「嚴格的科學方法」的創建者。

但是,卻遭到了馬克思主義的所謂的批判,稱薩伊是庸俗的資產階級經濟學家。什麼是馬克思主義眼中的「庸俗」?就是馬克思主義者們所說的,抽去了資本主義社會和階級的具體內容,抽象地談論經濟學的一般規律,掩蓋了資本主義的內在矛盾,掩蓋了資本家對無產階級的剝削關係。

然而,馬克思主義者們所說的這些,可以原封不動地應用在它們自己身上,即所謂的社會主義。社會主義的公有制才是真正的剝削制,是比資本主義更為赤裸的剝削勞動者的制度。今天的中共國表面上看到的市場經濟,也允許民眾有私人財產,然而,民眾的財產卻沒有任何法律的保障和保護。個人的財產和人身安全隨時隨地的被中共以革命的需要、國家安全的需要、黨國發展的需要任意剝奪。如果說,在馬克思主義的眼裡,薩伊是庸俗的資本主義經濟學家,那麼,馬克思及其幫凶則是全人類的惡魔,因為社會主義以「發展是硬道理」的藉口奴役全體國民和世界民眾。

社會主義認為經濟學是沒有屬於全人類的一般生產方式,一般的經濟規律,人類的生產,經濟活動是有階級屬性的。在社會主義公有制裡,不存在資本主義的生產方式了,可是,歷史的實際情況告訴我們,正是在社會主義國家裡,使的國民陷入徹底的貧困、民眾淪為奴隸,成為國家統治集團機器的工具。

人類生產的意義在於,通過各種因素協同活動使自然界本來就有的各種物質適宜於用來滿足人們的需要。薩伊在《政治經濟學概論》中說:「所謂生產,不是創造物質,而是創造效用。」物品價值的唯一基礎是它的效用。然而,社會主義的御用文人們,堅持勞動價值論和剝削論。它們既是明知道馬克思的經濟學說是一套錯誤和漏洞百出的,也堅持馬克思的正確性。這已經不是智力的問題,而完全是意識形態問題。社會主義者會在這條錯誤的道路上走到黑,難以回頭。

在薩伊的經濟學理論中,他擴大了「資本」的概念,不僅生產資料具有資本的屬性,就連工人的生產技能和公務員的本領也是累計的資本。這對馬克思主義者和社會主義者們是絕對不能接受者的。它們堅持資本家在剝削工人。它們是鐵了心的要製造社會中人與人之間的對立、衝突、矛盾,製造人民相互鬥爭,為它們的共產主義事業和理想鋪平道路。最為可惜的是,人類是真正的上了共產魔鬼的當,致使今日世界被魔鬼統治,在經濟學領域,也在一步步地滑向社會主義經濟,人類距離毀滅只差一步之遙。

在經濟學史中,奧地利經濟學派是最為反對社會主義和馬克思主義的。但是,我們發現一個現象,就是中共國也大量的出版和發行了奧地利派經濟學著作,中共的自信來自於一方面中共出於自救也部分地否定了計劃經濟,實行了有限的市場經濟。掩蓋了中共的計劃經濟的本質;另一方面,奧地利經濟學派說,計劃經濟會帶來經濟的蕭條和經濟的不可持續發展。這對中共而言,它們最不怕的就是蕭條,哪怕在社會的經濟危機十分嚴重,大量民眾生活在生死邊緣上,中共也是不在意,中共也不懼的。我們看到,在疫情期間,中共為阻止疫情,採取「清零」政策,致使全社會的經濟下滑,大量企業倒閉、大量工人失業,致使許多人沒有因為疫情死亡,而是「清零」被死亡了。但是,既是如此,中共也絲毫沒有改變它們邪惡、踐踏人權。

人類的生存和生活離不開經濟活動,人有了一定的經濟保障,才能做更多的事情,也才有人的精神生活,充實和繁榮人類社會。在有信仰的人那裡,他們會用更多的時間和精神從事宗教活動,和投身於修行之中去。可是,無神論者誘惑和鼓動人類追求物質財富,並把物質財富的多寡視為人的幸福和快樂的源泉;於是它們創建一套又一套的經濟學理論體系,馬克思主義更是以建立共產主義幸福天堂誘惑人們,企圖建立一個物質財富極大豐富的人類世界,對抗神的天堂世界。許許多多的經濟學理論其背後都有共產主義惡魔的影子。社會主義者們把人類的正常的經濟活動,引導到人類對物質財富的強烈追求中去。

今天的世界、社會和人的精神整個是變異的。在共產魔鬼的帶動下,人為了生存和生活不得不從事勞動和生產,在參加工作的勞動中,賺取能使自己獲得生存和生活的資料,在商品社會裡也就是貨幣(工資)。累計成為財富,人有了這最基本的生活資料以後,在工作之餘,就可以從事人的各種生活,豐富和充實人的精神生活。可是,今天的人類社會,人人都在為追求物質財富而拚命努力,人將全部和大部分精力都用在追求財富上了,整個社會都這樣了,衡量人的成功與失敗的標準是人擁有財富的多寡,而不是道德。

在資本主義開始之初,有信仰和道德基礎的經濟學家們認為,人應該擁有道德和信仰,在此基礎上人按照自己的意志處理人與人之間的交往,財富和才能,如果沒有這個基礎和自由,所謂的個人幸福和國家的繁榮,都是無意義的空話。

但是,社會主義者們在資本主義開始階段,就對資本主義進行了全面而猛烈的攻擊,它們全面否定資本主義,目的也就是全面反對人的自由意志、道德和信仰。它們在馬克思的帶領下,從否定和批判經濟學為起點,進而徹底顛覆和剷除資本主義的制度。

資本主義制度是神給人類奠定的最進步的社會制度,他最能發展人的知識、技能、智慧和財富的文明制度。神這樣安排的目地是為了創世主最後救度眾生而做的系統安排。人類如果沒有一定的知識、智慧和社會財富的文明程度,也就聽不懂創世主為救度眾生而傳的大法。

可是,共產魔鬼出於嫉妒、恨,阻止和破壞創世主的安排,企圖達到破壞創世主救度眾生的目的,同時,把人類拖入毀滅。正因為如此,資本主義制度從他建立之初,就受到共產魔鬼的瘋狂攻擊。

創世主給予人類建立資本主義制度,人在這個自由、平等的社會制度保障下,有著富裕的生活。其最終的目地就是創世主給予要救度的人類眾生有生活的保障、工作的適當,才有時間和精力學習知識,到大法開傳時人類眾生可以無障礙的順應和同化大法,所有的人類眾生都得到創世主的救度。

人類的歷史一切都是為這件大事而安排的。但是,共產魔鬼瘋狂破壞,它們在經濟領域持續的有意製造經常性的通貨膨脹、長時間的經濟蕭條,把整個社會的經濟持續打亂,破壞,使得人不能有一點點的閒暇時間休息片刻,不得不將時間和精力投入到經濟活動中,破壞者創世主救度眾生。

經濟學家費裡德曼在《資本主義與自由》中說:「任何一種給予少數人極大權力和極大自由裁量權的制度都會產生錯誤。無論這種錯誤是可以原諒的還是不可原諒的,它都將產生深遠的影響。所以,這樣的制度是惡劣的制度。」 在中共國,沒有什麼正常社會的經濟運轉活動,有的只是中共假經濟建設之名,行破壞和毀滅國民之實。中共魔鬼從惡的方面發展了馬克思的《資本論》,即用剝削、欺騙、破壞等等手段毀滅中國人的道德、正常生活秩序、正常的經濟活動,破壞著中國人獲得合法合理的財富的權力。把中國人引導到對人生的懷疑、絕望、動盪不安、焦慮等等生活狀態中,沒有一刻閒暇來思考生命的意義,更沒有時間和精神關注中共對人權的迫害,對信仰團體的迫害。

然而,中共逆天道而行,必將受到天道懲罰。如今在中共瘋狂迫害打壓民眾的時候,也驚醒了無數人的覺醒,開始與中共切割,走向了反迫害的正義善良的群體之中。在中共罔顧民生,企圖自救的過程中,已經是回天無力,它們自己也眼看著經濟崩潰,人心覺醒,在回天乏術之中走向解體。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