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做壞事是對善念與良知的堅守

高潔


【正見網2023年04月23日】

《還冤記》裡記載了這麼一個故事:晉朝王濟有個非常正直的僕人,經常到王濟的內室去通過王濟的婢女取王濟的東西。有個婢女看上了他,就想要和那位僕人私通。那人說:「我不敢。」婢女說:「你如果不願意,我就喊人抓你。」那位僕人最終沒有答應,婢女於是就大喊說:「有人想要姦污我。」王濟就讓人殺了那位僕人。

僕人將事情的經過全都向王濟說了,王濟不相信,最後還是將僕人拉了出去。僕人回過頭來對王濟說:「冤枉我是我難以接受的,我要向蒼天祈禱懲罰你。」後來王濟就得了重病,彌留之際看見僕人對他說:「我曾把實情告知你,你卻不理睬,所以你就該死。」就這樣,幾天後王濟就死了。

拒絕做壞事,是人對善念與良知的堅守。上文中的僕人儘管地位卑微,但是善惡分明,知道什麼是壞事,不能做,即使失去生命也不做。

這個道理在今天同樣適用。天理是不會隨著社會形態、人心的變異的改變而改變的。

中共迫害法輪功,靠的是一言堂的謊言與暴力。用謊言蠱惑民眾敵視真、善、忍,用金錢、名利、高官厚祿捆綁民眾參與到迫害法輪功學員中來。但是壞事就是壞事,自古以來迫害佛法與修煉人都是不可饒恕的重罪,造業最大,所以惡報也如影隨形。從中共迫害法輪功起,惡報就沒有停止過,只是被中共當作國家機密掩蓋著。自2012年起無數的中共官員在中共的反腐聲勢下紛紛落馬,就是迫害法輪功的報應體現——現世報應。自2020年起的三年中共病毒瘟疫,就是順應天滅中共的天象而來,很多拒絕真相的中共黨員被瘟疫奪走生命,實際上是「聽黨話,跟黨走」的惡報,是人不能堅守善念與良知,與中共魔鬼為伍的惡報。

在法輪功學員堅持二十多年的講真相中,還是有很多明白真相,用善念與良知作出選擇的真正聰明人。2023年3月25日的明慧網有篇文章《監控警察的善舉》,就是一則拒絕做壞事,堅守善念與良知,「槍口抬高一厘米」的真實案例。原文摘錄如下:

近日有市內同修來訪,給我講述了一個真實的故事:

女同修A身處被中共邪黨的嚴密監控之中,但是本人並不知情,照常按部就班做著三件事。

有一天,她到大街上發大法真相資料、勸民眾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她把一大包真相資料放在自行車的車筐裡,把自行車停放在路邊自行車停放處,隨身小手提包裡裝著少量的真相資料,一邊散發一邊講真相、勸三退。她看到路邊不遠處有一輛小車裡有一男一女,就過去熱情打招呼,並且把大法資料送給車裡人,車裡人默不作聲的接過了大法真相資料。

隨後,A同修就轉身又去尋找有緣人,待她隨身小手包中的資料發完又去自行車上去取時,忽然發現自行車筐中的一大包真相資料卻不翼而飛了。她驚詫之餘立刻警覺,馬上騎上車子往家趕。

等她回到所居小區時,剛才接受過真相資料的一男一女的那輛小車也追了上來,那個女士手裡拎著A丟失的資料大包,把包還給A,並壓低聲音告訴A:「你最近已經被嚴密監控了,車裡我老公是公安局便衣警察,就是負責監控你的,其餘配合行動的還有三個人。同時被監控的還有你的同伴B,你們一定要小心,我們知道你們是好人,不願意加害你們。但是,我們也不能保證其他警察會不會做出不理智的事情來。你們現在的行動已經在我們的監控之中,你們這小區最近安裝的好幾個監控器就是專門針對你們的,一定要注意安全。」

對方十分真誠懇切,A同修十分感激,互留了聯繫方式,準備選擇機會親自登門致謝並進一步講清真相、勸其一家人三退,使有緣人得到大法的恩澤救度。

另外,還有覺醒的警察站出來揭露當地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各種酷刑。山東鄒城市的正義警察揭露當地的精神病院針對一位幫助過法輪功學員的義士的酷刑:「打毒針,強迫他服用精神病藥物,捆綁、毒打、菸頭燙、鐐銬,什麼招都有。」針對女法輪功學員的酷刑:中共惡警已經變態了,他們用一些很殘忍的手段折磨女學員,包括性虐待,集盡古今中外邪惡的手段。他們(惡警)把女學員的衣服脫光綁在床上,用電棍和菸頭去燙那個乳房,然後用鉗子去夾乳頭,用電棍捅陰道。揭露當地大束鎮一派出所所長好色變態,強姦多名女學員,導致女兒遭受生不如死的惡報。後來他女兒遭受了惡報,乳房、陰道、子宮都得癌了,而且還是惡性腫瘤。現在他女兒還在醫院,醫生說要想保住性命只有把乳房、陰道、子宮全部切除。 有一次,他女兒在醫院的腫瘤病房裡疼得叫了一夜。派出所所長是可以配槍的,他女兒說:「我實在太痛苦,大(山東濟寧等地稱呼父親為「大」),你用你的手槍把我打死吧!」

保護大法弟子,揭露中共惡黨的各種酷刑,保存提供證據,這都是積德善舉,都是對善念與良知的堅守。堅持這麼做的人,一定會得到意想不到的福報的。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