偉大的佛法伴我成長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2年04月29日】

尊敬的師父好!
可敬的同修們好!

我是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今年五十歲,我得法修煉已經十六年了。借大法洪傳二十周年和五一三師父生日之際,把我這十幾年來從一個滿身業力的人成長為身心健康、心性昇華的大法徒----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寫出來,我心中那份對師父、對大法的無限感激是無法用人的語言能表達的。下面就把我在師父的呵護下成長的點點滴滴寫出來,向慈悲偉大的師尊匯報,也想與同修交流。

一、我生命中最有意義的日子

一九九六年五月的一天,與一位朋友(現在的同修)偶遇,借給我一本《轉法輪》,說:“你身體不好,煉這功對你身體有好處,你好好看看。”晚飯後,我很好奇拿起書來一翻,第一講“真正往高層次上帶人”,我心存疑慮的想:高層次?多高?能上天?還是能入地?再往下看看吧。於是從晚上七點一直到凌晨三點,我通讀了寶書《轉法輪》,我便迷迷糊糊的睡了。夢見一位女子很和善,親切的拉著我的手往山上跑。山間綠樹成蔭,鮮花盛開,青草碧綠。她帶著我去了許多地方,並告訴我,那邊建什麼,這邊建什麼,將來這裡將建成最美麗的公園,然後就把我送回來了。

冥冥中還聽到一位中年男子講話的聲音,很低,但很親切,與我交談了許久,不過我只記住最後的一句話:“如果你真想煉法輪功,就把你家裡的氣功書全部處理掉。”我睜開眼望著靜靜的屋子,只有我十歲的兒子在睡覺,並無旁人。這時我起床看看錶,是早晨五點四十分,我呆呆地坐在沙發上想:是夢嗎?不是,聲音非常清楚,而我也覺得很清醒,真真切切。吃完早飯我就去了借我書的大姐家,我把我的夢講給她聽,她高興的說:“你與大法真有緣分,師父多關心你,好好學吧!如果你真想學就趕快去煉功點學法煉功。”於是我去了學法點,在這裡同修教會了我動功、靜功,我感受到大法的無比美好與神聖。我只去煉功點三天,就感到師父為我淨化身體、下法輪的美妙,感受到了師父的無限慈悲。就這樣在師父的引領下,我成了一名大法徒。

二、吃苦就在消業

我也不是完全因為祛病才走入修煉的,生活中也有許多不解的苦與迷。在不斷的學法中我懂得了,在輪迴轉世中,造下了天大的業力,修煉就得吃苦還業。晚上我單盤煉靜功,身邊想起師父說的話。單盤也疼,雙盤也疼,還是雙盤吧。於是我立刻把腿拿下來,開始煉雙盤,從來也沒雙盤過,結果折騰了半宿也沒盤上。第二天碰上了同修,我問她如何雙盤,她邊說邊示範,我明白了。晚上按照大姐說的進行雙盤煉功,可腿剛搬到位,眼前一黑,一頭栽倒在床上,身體疼的縮成一團,還不停的抖動,汗水順著髮根往下淌,眼淚疼的直往下流,好半天才回過神來,就這樣腿上去下來,又折騰了半宿。剛開始我三個數三個數的數,接著十個數十個數的數,一百個數一百個數的數,就這樣,我堅持了五分鐘,十分鐘,十五分鐘……腿腫的下樓扶著樓梯把手橫著下,真正體驗到了萬箭穿心,分筋錯骨的滋味。當我盤腿疼的實在難忍時,我就背誦《洪吟一》-<因果>,“非是修行路上苦 生生世世業力阻 恆心消業修心性 永得人身是佛祖”。就這樣一點一點的堅持,我也在不斷突破,腿上的靜脈曲張也逐漸消失了,真能做到持之以恆,師父就給我消去無數的業力。因為“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

三、信師信法過關的經歷

我是九五年得法的老弟子,由於自己懈怠,總在一個層次次中打轉轉,沒有明顯的提高。二零零零年冬月的一個晚上,我從同修家學法回來,準備換睡衣時,不經意間我的手觸到左側乳房下邊,發現有硬塊,用手摸摸,也不疼,但很硬。心想什麼時候長的這東西,以前可沒有,心裡有點緊張。

第二天晚上換睡衣時,忍不住用手又摸了摸,怎麼還有點疼呢?看看錶皮,既沒紅,也沒腫,為什麼疼呢?呀!是不是得了xx病呢?念頭一出自己也知道不正,就立即加以否定,我是煉功人,不會得此病的,但心裡還是有那麼點放不下。

第三天晚上換睡衣時,由於自己放不下的心在作祟,我忍不住又一次摸了摸,這回可不得了了,硬塊大的象小雞蛋一般,裡面有點發熱,還疼,我不由的一驚,怎麼會這樣呢。我也學法,也煉功,是哪出毛病了?是否有漏?這時師父的法在我腦中閃過。師父說:“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轉法輪》)平靜下來的我,通過學法認識到這絕非偶然,最近一段時間,我心情煩躁,遇事不冷靜,學法走神,特別對待老同修(父母),表現出恨鐵不成鋼的樣子,急躁心,怨恨心最大,又何談寬容心,還連帶出顯示心、妒忌心,口修得更差,這是修煉中的大漏,讓舊勢力抓到把柄迫害我。我冷靜了,也清醒了,我發出強大的正念,我的一切都不屬於舊勢力,我的不足只有在師父的法中歸正,去留由師父決定,我就聽師父的話,與舊勢力無關,全面否定舊勢力一切安排,斬斷邪惡伸出的黑手與迫害。

當我靜下心來學法時,把自己這顆心完全放下時,一切假象都不復存在了。正如師父在《洪吟二》-<師徒恩>中講的“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

四、修去妒嫉心

很久以來自認為我是個直性子,看到問題或同修徵求我意見時實話實說,從不隱瞞。我知道,爭鬥心、顯示心等執著沒去,但妒嫉心離我很遠。有一天去同修家辦事,順便談起了她兒子近幾個月修煉狀態不好,出現了一連串的麻煩事,想通過我找一名開天目的同修看看,我沒有同意,說這個不符合師父的法,別悟偏了,還用師父的法進行搪塞,其實我心裡跟她別了一股勁。

後來我和這位同修走的很近,但因為在證實法和對法的認識上有點不同,雖然溝通了幾次,但由於我沒認真反思,向內找,帶著人心效果自然就不好,而且她對開天目的也存在著一定的誤解。什麼開天目的人大有人在,如何如何,我心想,你家有事了去找人家,沒事的時候就在背後說人家,不行,不能管,怨恨心十足,談話變成了吵架,把同修數落個夠,我占了上風還很得意。結果兩人誰也沒守住心性,不歡而散。

晚上學法時,剛好翻到嫉妒心這篇,當我讀到師父說“真正修道的人當中也有這個反映,互相之間不服氣,爭鬥心不去,也容易產生妒嫉心。”(《轉法輪》) 我放下書,靜靜的回想著白天與同修發生爭吵的每一句話和全過程,發現自己的爭鬥心如此強,而隱藏在爭鬥心背後的最深最深的是自己認為沒有的妒嫉心和想證明自己在法上悟的高的一種自傲的心態。其實同修早都看出我的這種執著心,她是用在大法中修出的善與慈悲,幫助我去掉這顆執著心,使我更好的修煉,可我這顆扭曲的心太可怕了,隱藏的太深,通過這件事我找出了漏,現在寫出來將它曝曝光。

五、在救度眾生中修好自己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黨開始對法輪功鋪天蓋地的鎮壓,我沒有動搖修大法的決心與信念,但看到電視裡整天對大法抹黑宣傳,心情非常沉重,感覺壓力很大,徘徊彷徨。但周圍的朋友、同事問起大法的事,我還是堅定的回答,電視宣傳的都是假的、造謠,但我不知怎麼做才好。與同修交流後,我們一致認為作為大法弟子,當大法遭到迫害時,應當站出來,證實大法,維護大法,這是大法弟子一種義不容辭的責任。

一天有同修對我說:“他們幾個人做了一大批印有‘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條幅,我們去不去一起去掛?”我說:“去!”我邁出了證實大法的第一步。那時真相資料很緊張,恰好師父在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七日發表《致北歐法會全體學員》經文,師父說:“每個學員除了參加集體活動之外,平時都要充份發揮大法弟子的主動性,在講清真相中樹立自己的威德,走好大法弟子每一個人的路。所以,在講清真相中,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變化。我們每個人都是給未來創造歷史,所以,每個人除了參加集體活動外都在主動的找工作去做,只要對大法有利,都要主動去做、主動去干。在社會上接觸的一切人都是講清真相的對像,講清真相中體現出的是大法弟子的慈悲與救度世人。希望每個大法弟子都充份發揮出自己的積極性與大法弟子的作用。”遵照師父的教誨,我和幾名同修自己動手寫“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師父清白,千古奇冤在中華”等短語的粘貼、條幅去掛,把條幅掛到各地區最顯眼的地方,讓世人知道大法弟子沒有被嚇倒,起到了震懾邪惡的作用。

後來各地區都有了資料點,能看到明慧網的資料了,也有了各種揭露邪惡救度眾生的小冊子,我們就發這些真相資料,足跡遍布社區、各大公共場所、農村、施工工地,大小店鋪,把真相資料送到千家萬戶,為我們以後講真相,勸三退打下了較好的基礎。

六、走出去證實法突破自我

作為一名大法弟子,遵循師父的教誨,學法、發正念、講真相這三件事缺一不可。在這種邪惡迫害環境下,開始走出來講真相的大法弟子有一個共同的認識,就是對家人、親戚、朋友、同學講還可以,而面對陌生人就無從開口了。可一想到世人被謊言欺騙面臨淘汰的危險,我內心十分焦急,通過學法,看明慧週刊文章和同修交流之後認識到,怕心、顧慮心和各種後天的觀念的阻礙,使我不敢面對陌生人講真相,勸三退,雖然有了認識,但還是沒有邁出這一步,講真相勸三退一度停止下來了。

由於我內心很糾結,慈悲的師父把兩位講真相有經驗的同修送到我身邊。一天與同修出去講真相,來到了鄉間田野,遠遠望去,有兩個村姑在挖野菜,我主動與她們搭話,從吃綠色食品講到農藥化肥對人體的危害,從天災人禍講到迫害法輪功,聊得特別投機,就是轉不到三退這個正題。這時旁邊的老同修迅速插入話題,三言兩語就把她倆勸退了。這時候老同修說聊幾句就要進入正題,我們的時間很寶貴。我也是非常懊惱,事後找自己,發現還是有怕心,讓舊勢力有了阻擋我的藉口。

一個周末我和一個老同修再一次出來講真相。走到公共汽車站前,見一位老者在那裡擺攤修鞋,老同修與他搭話,從社會底層百姓勞動艱辛,講到社會高官腐敗,很自然談到三退。誰知老者勃然大怒:“你們法輪功要吃有吃,要穿有穿,黨給你們開工資,是黨打下的江山,才過上好日子。”我看到他像瘋了一樣大罵,我也火了,比他的聲還高:“你知道什麼?是納稅人養活這幫寄生蟲,哪個天下是他們打下來的,許多資本主義國家不信xx黨都喝西北風了?他們生活得更好,你知道啥?”見此情景,老同修把我趕快拉走了,我氣呼呼的直喘,最後還說:“這人沒救了,中毒太深。”老同修十分坦然,祥和的說:“你出來救人心態一定要好,他是我們要救度的眾生,就你這態度,能救人嗎,還不把人推向地獄,這是害眾生。”我這時也覺得自己剛才太衝動了,爭鬥心這麼強,差點把救人變成了害人。

隨著學法的深入,我在大法中修出了善與慈悲,在講真相中使我不斷昇華,不斷的突破。這天我又與老同修出去講真相,看見小超市門前坐著兩個中年男子,象商人。我就藉機天熱要歇會兒為由上前搭話,老同修則在一旁發正念。我也是從社會高官腐敗,講到太子黨吞噬國庫,講天安門自焚偽案,陷害法輪功,很自然講到三退。這名男子突然對我說:“你知道我是干什麼的?”我笑了笑說:“職業幹部吧!”他說:“我是xx公安局的。”說著拿出了證件讓我看,還說:“我現在要打電話舉報你,你就要進局子。”我坐在那裡笑,並不害怕,他接著說:“你真不怕?”我說:“你為什麼要舉報我?”他說:“你反對xxx黨!”我又說:“誰好誰壞,百姓心裡自有一桿秤,你也有,這可不是誰說的。”我看見他沒有什麼表情,就接著往下說:“警察是你的職業,你也得養家餬口,並不代表你是壞人,誰不想好好的活著呢,誰不盼望幸福、平安、快樂。我想救的是善良、無辜的生命,與職業無關,我真心希望你能三退保住性命,大難來時保平安,給自己留一條生路,我就想救你。”我看他低頭沉默,我知道他心裡害怕,旁邊老同修見機插話,笑著說:“我家是xx區的,今天辦事路過這裡歇一會,也算是有緣吧。用個小名或假名退都行。一會我們坐車回家,天知、地知、神知,我們以後也不一定能見上面了。”聽到這話,他笑了,點點頭。我再次悟到善的力量。正如師父所講“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

還有一次,也是我與這位老同修講真相的事。那天,我們出去一路過來講的特順,只要講過的都做了三退,我的心美滋滋的很得意。然後我們又拐進一個樓區,不遠處有兩位長者在練武術,這機會當然不能錯過。老同修搭話,我發正念,知道他們是少林寺的俗家弟子,我們一人一個很快切入主題,他們都做了三退。這時從樓區里出來一個手拄雙拐的中年婦女,惡聲惡氣罵著:“看她們是法輪功,象小偷一樣,見人就嘀嘀咕咕的,還反對xx黨,背地裡還往人家門上貼傳單,貼光碟,有能耐組織起來拿槍拿刀明干。”話越說越難聽,無從入耳。如果這時與她講真相是不可能的了,而且適得其反。我與同修對視一下,坐在離她不遠的地方發出強大的正念:“解體另外空間操控她的一切邪惡生命和因素,解體共產邪靈及邪黨文化,黑手,爛鬼。”約二十分鐘,罵聲小了,又過了一會罵聲停止,她起身走了。我心裡很酸楚,眾生被邪黨毒害太深了,無知中造了天大的業,太可悲了。我也在恨自己,沒能修好自己,沒能讓她得救,我真的很難過很內疚。

七、在整體環境中提高

在二零零九年,我們幾個同修自願組織在一起發正念已有三年了。起初,兩個星期一次,後來一個星期一次,每逢邪黨日我們還連續不斷的加大力度發正念,解體邪惡。然而,當地有許多同修並不認同,原因就在於我們按照師父穿的煉功服的樣式,每人做了一套,而且還做了一面與《轉法輪》前面一樣的帶有法輪的大條幅,非常漂亮,十分精美,還有各種印有“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等小條幅,這樣我們發正念的場就顯得十分莊嚴與神聖、祥和。

當地同修對我們的做法產生了許多質疑,我們沒有很好的與他們溝通,而且不冷靜,不向內找。有一種你修你們的,我做我的,互不相干的態度。結果邪惡趁機向我們伸出了黑手,有的同修被拉走,有的家裡老人有病出不來,有的同修出現嚴重的病業狀態,有的家裡兒女不認同大法。這些看似平常的瑣事,其實是邪惡勢力利用我們執著有漏,用了釜底抽薪、各個擊破的詭計,破壞我們發正念小組的正常活動。大家通過靜心學法,切磋,向內找等,發現都是我們自身出現的漏。其實無論同修理不理解,首先是對我們負責,怕我們走偏,怕這個地區修煉的同修出問題,她們的基點是對的,只是站的角度不同,對一件事情持有不同的看法,也符合師父的法。師父說:“不同層次有不同層次的法,每一層次的法都不是宇宙中絕對的真理,但是這一層次中的法在這一層次中是有指導作用的。”(《轉法輪》第一講)

隨著師父正法進程的加快,本地區的大法弟子雖然也持續發正念清除了大量另外空間的邪惡生命,但還有同修被非法綁架的事傳來,嚴重的干擾了我地區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我們幾個同修一起切磋,認為解體邪惡,救度眾生不能局限於講真相,掛條幅和發資料等幾個方面,我們悟到:大法修煉大道無形。於是我們組織起來,形成一個整體發正念除惡,運用師父給予大法弟子的法力和神通,更有力的解體邪惡,助師正法。

我們每次發正念時,首先掛上師父的法像、法輪圖和印有“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條幅,穿上黃色煉功服,然後給師父上香,求師父加持弟子正念正行,解體邪惡,場面祥和而莊嚴、殊勝,盡顯神威。

有幾次我們發正念要解體邪惡時,原本風和日麗的天瞬時狂風四起,小沙粒直打玻璃窗戶嚓嚓作響,狂風中夾雜著一種怪叫聲,有點嚇人,安靜的樓道走路的人也多了,嘭嘭嘭的摔門聲接二連三,鄰居家也響起了吵鬧的聲音,一時之間覺的狼煙四起。我們知道邪惡也聚集、組織了隊伍,與我們對陣鏖戰。這場正邪大戰開始了。

我們身穿黃色煉功服,一動不動的盤著腿,場面顯得慈悲、莊嚴和凝重,同時也很壯觀,另外空間則是驚心動魄的正邪大戰。當我們整體達到身神合一的狀態時,念師父經文中的一段話:“清除破壞大法的邪惡生命”(《精進要旨二》),鎖定幾個具體目標,齊發正念,運用師父給予大法弟子的上萬種佛法神通及法器,很多另外空間的邪惡生命一批批、一層層的被清除了。據開天目同修講:“因為我們形成了強大的整體,打出去的功光亮無比,邪惡很快的被清除了。師父和許多正神都來了,在外圍給我們助陣,把建立威德的機會留給了我們。”

連續幾次整體發正念,解體了另外空間的奇形怪狀的各種邪惡生命,有幾個同修還看見大條幅上的法輪有一根大光柱子,象擎天柱一樣給我們清場,解體邪惡。大家自豪感,滿足感,歡喜心,顯示心都出來了,結果被邪惡鑽了空子,發正念效果大打折扣,有的同修身體受到傷害了,沒有達到最佳解體邪惡的效果。發現問題了我們就靜心學法,坐下來共同切磋向內找,都找自己的漏與執著,並進行曝光,把這些不好的物質徹底無漏的連根拔起,層層滅盡。

其實發正念在另外空間就是一場殊死較量的正邪大戰,在我們連續不斷發正念時,邪惡也開始調兵遣將,補充力量,大有與我們決一死戰的架勢。一段時間我們這邊剛要做這件事,邪惡生命就有所動,人這邊就表現出來發正念的大法弟子胸悶、腰疼、牙疼等狀態,邪惡妄圖利用這種手段阻止我們。

我雖然看不見,但我能感覺到這幾次發正念觸動了高層的邪惡生命,他們調集很多很大天體裡的邪惡生命前來助戰,象沙粒一樣布滿了整個宇宙層層空間,大有惡浪翻滾之勢,從四面八方向我們撲來。我們有的腿疼,有的立掌手疼,有的坐不住,但大法弟子堅如磐石,心不為眼前的氣勢所嚇倒,勢不可擋的正念足以解體邪惡,力可劈山。我們念師父正法口訣後,齊聲背誦《洪吟三》《正法》:

“一念驚震大穹外  欲救蒼生除眾害  萬重腐朽舊勢阻  身入塵世更知壞
一路正法劈天蓋  不正而負全淘汰  蒼天欲變誰敢擋  乾坤再造永不敗”

我們求師父加持弟子們能量,開發我們的智慧,加上同修們的整體配合,運用神通、法力銷毀了許多有形無形的邪惡生命,在師父的加持和正神的幫助下,我們又打了一個漂亮仗,把邪惡生命層層解體化為灰燼。

八、用“善”化解怨緣

千百年的輪迴轉世,層層下走時不知道自己是誰,曾做過什麼,今天喜得大法,才知道我們業大如天。

記得二零一零年的一天,我盤了十幾年的腿突然不能雙盤了,腿腫的很厲害,不能打彎,疼的我走路都非常困難,晚上睡覺經常被疼醒,右腿總是冰涼冰涼的,這種狀態持續了兩年。學法向內找效果不明顯,發正念清除也是暫時好一陣,與同修切磋這件事,她告訴我說:“你應該善解了。”並找來師父善解的法和網上有關的文章讓我讀。我才知道善解歷史淵源、怨緣,也是我修煉的一部分,那裡的眾生也需要救度。

晚上打坐散盤,我用最真誠的心,流著淚,滿含愧疚向“我殺害過的,傷害過的,陷害過的,欺侮過的,因我而失去生命變成孤魂野鬼的,進而遭受了無數無數痛苦的無形生命懺悔,認罪。”我萬分難過,一時之間充滿了內疚感,請求它們原諒,也能真正的體會到它們在無吃無喝境地中漫長等待的痛苦與艱難。在我多次真誠懺悔與溝通後,我告訴它們,我現在是主佛的弟子,我師父在各層空間洪傳法輪佛法,與我善解後,一定要同化宇宙大法,這是萬古機緣,或到我的空間場裡等著,將來我圓滿後會給你一個合理的安排,為你的生命創造一個美好的未來,請你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的腿好了。我萬分感謝師父為我做的一切,感謝無形眾生的寬容善解和原諒。

九、解冤怨救眾生

另外空間也是法構成的世界,也是一個無比廣闊的空間,那裡也有層層天體的宇宙眾生,也希望得救。同樣我們身體也是一個宇宙體系,裡面也有無量無際的眾生等待我們去救度,還有我們身邊親朋、好友、同事,可能在歷史的長河中都與我們有著千絲萬縷的淵源、冤怨關係,它們也需要善解,所以,打坐時我發出強大的慈悲之念,善解宇宙空間從微觀至宏觀,從橫向到縱向,從生命的本源到物質最表面的層層分子,粒子,原子中所有眾生善解,同化宇宙大法,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給自己的生命選擇一個好的未來。最後,我念師父的《解大劫》:“多少人間亂事  歷經重重恩怨  心惡業大無望  大法盡解淵源”。希望它們得法得救。

想說想寫的真的很多,很多,修煉大法的美妙真是說不完道不盡呀!我永遠感恩師父給予的一切,對師父的無量恩德與慈悲苦度更是無法回報,唯有精進直至圓滿,隨師還。

謝謝師尊!
不足之處,請同修們慈悲指正。合十!

註:在執筆寫這篇文章時,邪惡干擾特別大,有時大腦一片麻木,一片空白,什麼也想不起來,開始我認為是累的,後來才明白是邪惡怕被解體才拚命的干擾。正念否定、清除之後,才寫成此文,過程中也有師父的啟悟的智慧。正如《洪吟二》《震撼》:
神筆震人妖   快刀爛鬼消    舊勢不敬法    揮毫滅狂濤。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

大法真相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