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神韻售票過程中修煉

德國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3年07月26日】

尊敬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好:

在今年的神韻售票過程中我深刻體驗到了去除人心後的美妙殊勝,也一次次感受到了師父的慈悲呵護和加持。

我的德語只能做一些最簡單的交流,但是神韻售票缺人手,於是我背了一些介紹神韻的句子便去了賣票點。一開始,我向每一個人背誦我記住的那段話。後來一位年輕女士興沖沖地走過來對我說:“我聽說過神韻,感覺很棒,你能給我份傳單嗎?我回去和朋友商量一下。”

我把傳單遞給她卻說不出一句話來,因為她已經聽說過神韻了,我就不能給她背那段話了,她接過傳單就走了。我感覺很沮喪,要是遇到德語好的同修和她再聊聊,肯定就直接買票了,我卻這麼眼睜睜看著她走了。或許我不應該站在這,而應該去發報紙……

我正沮喪地胡思亂想呢,突然她站到我面前對我說:“我想買票。”我意識到這是師父在鼓勵我,同時告訴我要堅持下去。

這之後,別的同修給顧客介紹神韻時,我就留心聽,簡單的句子馬上記下來,比較難的,我就變成我能講的簡單句子。逐漸地我積累了不少介紹神韻的詞句,並且注意調整自己的語氣、語速,由“背誦”變為很自然的介紹。不知不覺中我也能獨立賣票了,有些正在猶豫的客人和我交談之後當場決定買票了,偶爾也有聽過別的同修介紹準備回家考慮的,我接著聊幾句後,也改變主意當場買票了。這些給了我很大的信心,但我的很多執著心也滋生出來了。

有一個多星期的時間裡,我和另一位同修在一個賣票點,前兩天我們倆各自都有出票,有一天突然我一張票也沒賣,我很難過,感覺時間過的很慢。我知道我肯定是哪出問題了。仔細想想我發現這幾天我一直在跟她比,她賣了幾張,我賣了幾張,每天晚上回來都會想想哪張票是她出的,哪張票是我出的。我意識到這是一個很強的證實自我的心,想的不是證實法、救眾生。我知道我必須改變。

接下來的一天,整個上午我還是一張票沒出,而她那又賣出票了。我對自己說,我知道這是個考驗,我一定能過去。我定下心來,排除一切雜念,靜心關注每一個過往的人,抓住機會向他們介紹神韻。沒過多久,一位幾個小時前我這裡拿了報紙的女士來給全家買了票。她離開後,我再次提醒自己,要穩住,心不要動。接下來票賣的很順。我覺得心很平靜也很純淨。

晚上我們準備離開時,那位同修問我,今天大家都在你那買票,你會不會生出歡喜心呀?我說,不會。晚上回來學《轉法輪》讀到“我那天講了,長功的關鍵是我們修煉了心性,同化於宇宙的特性”這句法時,我渾身一震,內心的感覺難以言表,同時充滿了對師父的無限感恩。

在那幾天的賣票中,我們倆常常感受到師父的鼓勵和加持。開始我們定的是從早上10點做到晚上8點,第一天下來我們倆發現這個購物中心早上人多,晚上人少,我們倆商量決定早去一小時,早回一小時。

第二天中午大概1點多的時候,我們倆同時在出票。賣完票,同修說:“我早就餓了,一看這麼多人就想等人少了再去吃飯。”我說我也是這樣想的。她恍然大悟地說,“難怪我們倆同時出票呢,都是這樣想的。”想來是師父看到了我們倆寧可挨餓也不願錯過救人的機會,所以鼓勵我們,讓我們倆同時賣出票去。

到了晚上7點按計劃該回去的時候,我們發現還有不少人,於是決定等到8點再走,就在8點我們準備離開時,一個小伙子匆匆忙忙過來要買票。我們倆問他怎麼知道神韻的,他說是在我們這拿的資料,我問他是誰給他的資料,他笑笑說:你們倆。其實那時已經顯露出我的人心了,只是當時還沒意識到,覺得這個人真有意思。那天我們倆都很高興:稍微用心多做一點,師父就給我們鼓勵。

一天大組交流的時候,同修們都在交流他們是怎麼配合的:有的人負責把人停住,有的人負責介紹神韻,有人負責賣票環節,經常是流水作業。幾個人合作把票賣出去。第二天我們倆去賣票點的路上,同修問我們倆怎麼樣能更好地配合。我說我們的情況和他們不一樣,我們的台子在路中間,兩邊都走人,咱們倆又都可以從頭到尾獨立處理。在彼此賣票的關鍵時刻互相幫忙發發正念,應該就是配合了。

在接下來的交流中,同修坦誠地提到我賣票多的那天,她產生了妒嫉心。我說我也總是和她比誰賣得多,那天我問那個小伙子是誰給他介紹的神韻就已經是這個不好的心顯露出來了。我們倆意識到,當我們帶著這些心的時候,實際上已經不是一個整體了,還在區分你的我的,這怎麼談得上配合呢。看來我們倆修“配合”就是要修掉這些心。交流之後我們決心從那時開始,不再區分你的我的,好好配合。

就在這一天,我們遇到了一家三口,同修給他們介紹神韻,看得出一家三口都很喜歡,但是爸爸一直在猶豫,覺得票比較貴。我拿著票夾子湊過去,在他們的談話中我知道了哪場演出的時間以及哪個檔次的票對他們比較合適。我迅速拿出適合他們的三張票,找到合適的時機對爸爸說:您看我們這有這麼好的位子,您一家人又都很喜歡,別錯過機會,就買下這三張票吧。爸爸有些動心。

同修對這位爸爸說,您看家裡的兩位女士都很想看。爸爸還是下不了決心。我又跟爸爸聊,努力幫助他做出正確的決定,就這樣我們倆配合著,你一句、我一句,爸爸終於點頭了。我把票遞給了女兒。小女孩接過來,臉上露出幸福的笑容。爸爸也開心地笑了。想著這一家子在這生命關鍵時刻終於做出了正確的選擇,心裡真為他們高興。

這是我們倆第一次配合,彼此互補完成了一次賣票過程。晚上回來見到別的同修,我津津樂道地和他們講述這次賣票過程。晚上臨睡前,和我住在一起的一位同修說,她剛讀到了明慧上的一篇交流文章,要點是一出歡喜心就很危險。聽到這,我的心裡一震,馬上意識到,當我津津樂道地和同修講今天的售票過程時,已經是歡喜心在作怪了。我非常感謝這位同修的交流,也非常感謝師父的巧妙安排,讓我在還沒出問題之前及時認識到這個歡喜心。

在接下來的一次大組交流中我交流了這個修配合以及修歡喜心的過程。第二天去賣票點的路上同修說,你昨天說的同樣是我們交流過的那些話,怎麼聽著味道就不對勁兒呢?我說可能是因為前面幾個同修一直在說賣票時遇到什麼有趣的人、有趣的事,而不是在心性上交流,我聽得有些不耐煩了。並憤憤地說,以後再這樣交流我不去了,簡直就是浪費時間。同修說,你這可不是正念。我說那我就坐在後面角落裡,沒什麼意義的交流,我就不聽,學學法,背幾首《洪吟》也好呀。

下車後,我發現我的水壺蓋子鬆了,水漏出來很多,把我們帶去的一種能夠摺疊起來立在桌子上的卡片給弄濕了。我知道,我又錯了。心裡對師父說,師父我知道錯了,我一定改。好在卡片被弄濕的部分剛好是折起來壓在下面的部分,不影響使用。我知道是師父在看著,既讓我看到自己的問題,又不能影響賣票。

去人心的過程是一個艱苦的反覆過程。一段時間裡,我被安排到一個賣票點,開始時每天狀況不錯,我也很起勁兒。一段時間下來,逐漸的停下來的人少了,我的勁頭也越來越弱,以至於後來我覺得怎麼每天走過的都是熟悉的面孔,有人說他都接到過很多次傳單了。我無可奈何地又挺了兩天, 有了煎熬的感覺。由於我有別的任務,幾天後就要到維也納去,那時我甚至開始盼著趕快離開。

那個周末統計的整體售票結果比我自己期待的目標少了4張票,我突然冒出個念頭,可能就是因為我的狀態不好影響了售票。如果是因為我做的不好,該救的人沒救了,這個罪過可太大了。我開始向內找,發現我太看重結果,看重成效,關心的還是自己的成績,眼看著不能取得好成績時,就會失望,還是想證實自己,是求名的心。

我告訴自己必須要放下這些人心,不被出現的任何狀況帶動,踏踏實實做好該做的事。接下來的那天,我不斷的提醒自己:忘掉自己,只想救人。這時我發現,還是有很多陌生的面孔,還是有人對我們表現出興趣。這天我終於從消極的狀態中走了出來。當賣出票感覺高興時,就提醒自己心不要動。離開賣票點去維也納時,我不再是那種躲避的心態。

從維也納回來後,我和A同修以及B同修被安排在了一個賣票點,同修A不會說德語,B同修德語很好,但是一到賣票環節就對自己沒信心。看上去我們這個組實力很弱。我對自己說,我沒有賣票的技巧,沒有很好的語言,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持正念,請求師父加持。

那天剛開始沒多久,B同修給一對中年夫婦介紹神韻,由於她的一個不恰當的舉動,這對夫婦很快離開了。我告訴自己絕對不能生氣,然後走過去提醒她下次一定要注意避免這個問題。她點頭說以後會注意。那天我時刻注意自己的一思一念,當看到別人的做法、舉動不符合我的觀念感覺不舒服時,我馬上提醒自己不能動任何惡念,全身心放在介紹神韻上、放在賣票上。

那天雖然整天幾乎沒吃沒喝,卻感覺渾身充滿了力量。每當我抓住瞬間閃過的不好的念頭並清除時,我就會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和整個的場清澈透明,感覺自己瞬間變得高大,內心充滿了慈悲的力量。這天B同修做得很好,有好幾個人聽了她的介紹然後她又很自然地把客人交給我。這樣把票賣出去的。

接下來的大組交流中,B同修說:有天賣票,有個同修始終對她不怎麼友好,她想這是對她的一個考驗,提醒她賣出票了也不要起歡喜心。後來她聽到這位同修自言自語說了一句,不知道別的點賣得怎麼樣,希望能賣得很好。她突然看到了這位同修救人的心,覺得這位同修很可愛。聽到她的交流,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我只是做到了不心生惡念,還沒做到在別人對自己不友好的時候還能看到對方的好處。

幾個月的神韻售票過程,是一個不斷發現並去除執著的過程,有痛苦沮喪,更有去掉人心後的輕鬆和殊勝。感謝師父給我這樣難得的修煉機會。感謝在這個過程中給予我幫助的同修。

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哥本哈根2013年歐洲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