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事看似自然 實則是觀念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4年10月08日】

一次同修告訴說:“你知道嗎?羽(化名)的兒子離婚了。”我一驚:“什麼時候?”“半年了。”“我說:他們結婚還不到一年,咋這麼快就離了?”“是呀,現在年輕人就這樣。”我說:“沒聽羽說過這事呀?”同修說:“結婚和離婚總是不一樣,誰張揚那事兒?”我當時心裡就有種不安和說不出的感覺,心想:一定抽空去看看羽,幫她在法上悟一悟,別被孩子的情所累,把心放下,過好這一關。

那幾天,我學法打坐心裡時常想著這事。按說,表面看這事也沒有什麼錯。可就在這時,我做了一個夢:一隊學生在跑步,領隊的班長喊口令時,喊錯了。當時我手裡拿個很舊的筐,立即上前糾正,剛糾正完,後邊的老師過來了,看了看我。當時我意識到:學生有老師呢,我這不是多管閒事嗎?於是,我跟那個班長跑了很長一段路。醒來後,我一下子明白了:我要去看羽,這不是被舊觀念的框框(筐)指使我才想去找她嗎?心被這事帶動了,覺得她兒子離婚了,她肯定痛苦,去勸勸她。這個觀念不對呀,是有為呀,你怎麼知道人家痛苦呢?兒子離婚半年了,人家也沒找過你,你去交流什麼呢?再說,人家即使有錯的話,也有師父(老師)管,你瞎操什麼心呢?表面上看是為同修好,想幫人家在法上交流提高,實際上這是一顆人心,是一種“觀念”。修煉中不斷發現人的觀念,去掉觀念,將這些藏的很深的人心人念去掉。

再深層向內找時,我發現,這事不光是觀念,還有個很大的求和自我在裡邊。因為,在常人時,我就有願意幫人的心,誰家孩子結婚,老人喪事,我跑前跑後滿張羅,甚至關係一般我也去趕禮,表現的比誰都積極。修煉後,對同修也是一樣,誰家有個婚事喪事什麼的,我只要知道都到場。我為什麼要這樣做呢?內心深處有個想法:“我幫你忙了,等我有事時,你們也得幫我忙。”我幫助別人越多,等我有事時,幫我忙的人也越多,捧場的人就越多。這樣在別人眼裡,我有面子,有人緣,不掉價,有排場。這個“我”在微觀中操縱著表面行為,每當看到別人有事時,人的一面表現的很敏感,很主動,自然的去幹這干那。如果不是師父點化,我真的發覺不了這個藏得很深的人心。

想去找羽交流,還有一個心:我比她修的好,因為羽不善說,每次和她交流,總是我說個沒完,她只是笑著聽,偶爾說上一句:“你比我會悟法,修的好,我啥也說不出來。”我嘴上說“不行不行”,心裡很受用,有種在別人之上的高傲感。

還有更重要一點,我對羽有一種情在裡面,實際上是色。因為羽漂亮,是女人中我喜歡的那種溫柔的性格,每當同修在一起交流時,我心裡總希望羽能坐在我的旁邊,或有意無意看她幾眼,或希望她能主動跟我說話,或喜歡看她的服飾打扮。這種念頭雖然象浮雲似的若隱若現,但恰恰是被神看得一清二楚的修煉人大忌,是根子問題,必須去掉!去掉!!

找到這些,我發正念剷除它,徹底打消了找羽“交流”的念頭。心裡一下子輕鬆了許多,就覺得自己進了一大步。

一點感受寫出來,意在於大家交流,並請同修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