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怕心,維護大法

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5年12月07日】

我是98年底得法的,學法後不久,動功的基本動作還沒有學完,江澤民就開始發動的對法輪功的迫害,由於當時對法理解的不深,修煉層次不高,雖然心裡對大法始終保持信仰,割捨不下,但是環境沒有了,也就放棄了。這一放棄就是12年, 08年我來到了澳洲,一個偶然的機會,我看到了在街上弘法的大法弟子,我馬上買了一本《轉法輪》。不久又在另一個地方看到了另一組弘法的同修們,其中一個女同修也是東北人,她跟我講了正法的形式,和大組學法的地點,希望我能回到修煉的隊伍中來。從那時開始我就逐漸的開始恢復了學法、煉功。同時上明慧網看同修的修煉交流以及每天的正法形勢的變化。師父沒有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煉功後不久,我小腹的法輪開始了激烈的旋轉,幾乎每時每刻都能感覺法輪的轉動,而且身體變化也接踵而來,來澳洲紫外線過敏造成臉上黑色素黑斑很快就退掉了,臉上皮膚光滑,身體又恢復了修煉初期的狀態,煉功時被能量場包圍。我心裡無比的感激師父,我自己在心裡不斷說,師父我又回來了,這回無論發生什麼我都不會離開大法,這一輩子就跟著師父走。

然而修煉是嚴肅的,在心性的考驗和過關當中,總是過得拖泥帶水的,尤其是怕心,一直沒有去乾淨,記得回到大法修煉後不久,我和女兒去margrate river 度假,當時導遊領我們去參觀這裡著名的景區,60多米長的溶洞。進去之前,由於當時是8月份,天氣早晚都很冷,又沒有吃早飯,覺得肚子脹脹的好像有涼氣。由於修煉前我有十幾年的膽囊炎,一涼就腹脹腹痛,當時就想裡面一定是冷冷的,進去的話恐怕肚子會更難受,可是孩子堅持要進去,我也就隨著孩子進去了。進去之後我的第一感覺就是,那裡面有一股陰氣,覺得很不舒服,我的怕心又上來了,當時就想,趕緊領孩子出去吧,可別沾上不好的東西,女兒不願意出來,我又是怕又是氣,硬是把孩子拽了出來。其實那個時候根本沒有想自己是修煉人,完全是常人的想法,到了車上,我的肚子就開始難受,那真的就是翻江倒海的,肚子裡似有一股氣在到處流竄,疼得我已經直不起腰了,發正念腦子都不好使了, 意識也不十分清晰,當旅遊車回到珀斯,兒子開車接我們。坐在車上感覺兒子象開賽車似的,又埋怨兒子開車快,不停的喊著太快了,慢點開,危險等。當時的怕心恐懼心已經叫自己沒有了一絲正念,回到家就捲縮在床上,迷迷糊糊中,我覺得有一個長長的,涼涼的東西從我的嘴裡往出爬,猶如一個長長的冰棒,閉上嘴就停了,張開嘴又開始爬,大概有幾分鐘,我不難受了,睡著了。第二天早上起來,什麼症狀也沒有了,我知道師父把那個壞的物質給我拿掉了,這時自己靜下心來,向內找,也察覺出是自己的怕心導致魔的干擾。

過幾天去講真相景點,景點負責人見到我說,你每天有學法嗎?我說每天都工作,學法很少,他說,你應該多學法多發正念,當時我就明白了,是師父借同修的嘴在點化我,因為當時有生意,一週7天營業,很忙,搞得我很疲憊,根本保證不了學法,更談不上每天堅持四個整點發正念了,雖然也儘量抽出時間參加集體學法和弘法,但是沒有把提高自己做為基點,不重視學法,心性就很難得到提高,記得師父在2013年在美國國際法會上講過這樣一段話:”我們在座的有些學員哪,我知道,不精進,有的甚至於很不精進,可是師父就在想,你怎麼辦哪?你怎麼就沒有正念呢?師父不是來救你、這部法不是來救你們的嗎?而且你身兼著救別人的職責,自己還做不好,怎麼辦呢?不兌現自己對神的誓約,後果是自己在誓約中定的。”於是2012年年底我毅然的賣掉了繁忙的生意,隨後半年以後又賣掉了另一個生意,開始把自己的全部精力用在學法上。半年多的時間,真的使我改變和提升很多,每天除了學法,發正念,就是出去講真相,勸三退,隨著對法的領悟,煉功的加強,我覺得我的正念越來越強,時刻感覺到法的力量和能量場的強大,很多的執著心也慢慢的去掉了,但是怕心還是時不時地浮現,在去怕心的問題上真是很艱難的。因為老公是常人,雖然也不反對我煉功,但是隨著修煉狀態的出現,感覺我和他溝通少了,用他的話說我心裡就有法輪功,經常因為一些家庭瑣事發牢騷,話裡話外都是抱怨我,有的時候還說一些對大法不敬的話,這又引起了我的怕心,怕他對大法犯罪,怕他給我的修煉造成干擾,怕他的火爆脾氣使家庭環境緊張。因此我就儘量避免他生氣,儘量多承擔家裡的工作了,順著他的心,每天晚上6點的發正念,我都是忐忑不安的把臥室的門關上,當聽到外面的腳步聲,知道他進來了,趕緊停止發正念,越怕越是在我發正念的時候他要上廁所或者進來洗手,所以這個時間的發正念我始終保持不了,半夜12點的正念也是一樣。因為女兒有輕微的夜遊的毛病,女兒10歲了,我還是和女兒一起睡覺,半夜的時候女兒一有什麼動靜,我馬上擔心地快步走到到女兒身邊叫著她的名字,輕拍她的後背。後來我發現只要我一發正念或者打坐。女兒要麼驚叫,要麼唿的坐起來大聲說一些莫名其妙的話,所以這個12點的正念也是在擔驚受怕的狀態下發的,可想而知這個正念能有多大的威力了。在不斷學法當中,在看到明慧網同修的交流當中,我認識到,我的怕心導致家庭的關難和外來干擾已經是很嚴重了,記得師父在《洪吟二》中有一首詩:“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 修煉人 裝著法 發正念 爛鬼炸 神在世 證實法”。我想我是修大法的,正法進程這麼快的向前推進著,同修們都在比學比修,緊跟師父的正法腳步,精進不停,而我家庭關始終停滯不前,怕心一直不去,怎麼能做好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啊?就在心裡想否定舊勢力干擾,讓自己的一絲一念都在法上,我就想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一切安排我都不要,就跟著師父走,於是,我到時間就開始發正念。心放下了,正念起來了,老公走進來,我沒有了一絲的怕心,孩子晚上在我發正念的時候驚叫,我也不為之所動。師父看到我的這顆心,幫我清除了家庭的磨難,現在我發正念時老公進來看到後就退出去替我把門輕輕關上,女兒半夜再也沒有發生驚叫夜遊現象了,我真正體會到師父就在身邊,無時無刻不看護著弟子。

就在前不久發生的事情,讓我的怕心又一次經過了考驗,因為我每天晚上8-10點要上全球電話組營救平台講真相,白天工作一天,晚上這兩個小時的配合正法進程,向大陸公檢法講真相的時間我是雷打不動的,無論朋友來訪還是家庭聚餐,我都要避開這個時間。那天兒媳婦和孫子從外面回來,都餓了,兒媳婦要吃飯,孫子在旁邊吵鬧,而講真相的時間也到了,兒媳婦看著我,意識叫我幫照看孩子她吃飯。我跟女兒說,媽媽要上平台,你幫忙照看一下孩子,這個時候我看到兒媳婦的臉立刻沉了下來。當時我的怕心就上來了,就想兒媳婦生氣了,兒子回來不是要吵架嗎?轉念一想,現在救度眾生的事情是多麼緊迫啊,跟別的同修相比,我做的太少了,我沒有任何理由耽誤這兩個小時的講真相的時間,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想到這裡,我毅然走進臥室,開始打電話。當天的電話的接通率非常好,結束了平台的工作,我去廚房喝水,這個時候兒媳婦笑呵呵的對我說:媽媽吃飯了嗎?似乎剛才的事情沒有發生一樣。我又一次感到,在去怕心的路上,師父又帶著弟子前進了一大步。

記得師父在《歐洲法會講法》中說過:”修煉就是修人的心。你的心不動,其它表現都是假的,形式是假的。” 師父已經為我們鋪就了回天的路,我們絕不能帶著怕心回天上去, 正法進程已經到了最後的最後,我們冒著天膽下來得大法,助師正法,就是因為我們相信大法,相信師父,相信正法必成。不能讓任何執著擋住我們回天的路。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