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中共的30年河東,30年河西」

李放

【正見網2016年10月28日】

在紅潮日落的日子裡,不由的想起“中共的30年河東,30年河西”,總覺得涵義深邃,耐人尋味,故而索性再談。

童年時就記得一個民間流傳的、簡練而有樂趣的、嘲諷流氓無賴的小品:

戲台底下有個窮孩子在揀菸頭,一個流氓無賴上去踢了一腳:“在這裡揀菸頭多丟人、沒出息!”又壓低聲音說:“把長的、好的都給我!”——“中共的30年河東,30年河西”正恰恰如此。

“30年河東,30年河西。”本是一句民間的諺語,由來有二:

一說,源於黃河易改道。

在古代,由於黃河河床較高,泥沙淤積嚴重,河道不固定,經常泛濫改道,原來在河東的地方,很可能就變到河西面去了。所以民間俗稱:“30年河東,30年河西。”

二說,源於典故。

唐明皇因郭子儀平定安史之亂有功,把公主許配給郭做兒媳,並建造了富麗的河東府。

後來,郭之孫嬌慣成性,揮霍無度,家產散盡,淪落乞討。到河西莊時,想起奶媽,順路尋訪。問一個農夫,正巧是奶母之子。進其宅院,但見牛馬成群,糧囤座座,驚訝不解:“家財如此,為何親自勞作?”農夫說:“家母在時,勤儉創業,不坐吃山空。”郭孫為之慚愧,農夫善良,收留郭孫管帳,無奈他不學無術,處境尷尬。農夫嘆道:真是30年河東享不盡榮華富貴,30年河西寄人籬下。從此,“30年河東,30年河西。”便流傳開來。

“30年河東,30年河西。”形像地比喻世事的前後變化逆反,寓意深刻。中華民族的文化是神傳文化,也許就是留到今天,給邪黨的所謂“輝煌的六十年”蓋棺定論的。也許因為人們常傳常說,便“相由心生”,真的就成了邪黨“革命”變遷的史實。

筆者在正見網發的《葉落歸根》和續《認祖歸宗》(小說),其中再現了邪黨統治60年中,“30年河東,30年河西”的蹊蹺情景。

前30年,中共打倒整治別人,打倒地主、資本家——所謂的剝削階級。“土改”是挑唆農民分地主、富農的財產;“五反”是邪黨直接搶奪資本家的錢,再“改造”為國有,都是殘忍地謀財害命。

後30年,是他們自己貪占暴富,反過來,可恥可笑地坐到了原來被他們曾消滅的“剝削階級”的位置上。“土改”時的區長、“土改工作隊”隊長的兒子,還是在原來地主那塊土地上,辦起了一個大型農場,戲劇性的變成了當今的“地主”;當年“五反工作隊”隊長的兒子,收買了原資本家的棉紡廠,魔術般的變成了當今的“資本家”。完全暴露了共產邪黨的流氓無賴本性。

共產邪黨標榜自己是:“無產階級的先鋒隊”;歪理邪說:“階級鬥爭”是歷史發展的動力。因此“階級鬥爭天天講”:什麼“階級剝削”、“階級出身”、“階級立場”、“階級觀點”,不一而足,其目的是在暴力下整治別人;而30年後,自己成了剝削階級,就不講“階級鬥爭”了,而是在“紅色恐怖下”, “天天講‘安定’”、“天天講‘和諧’”,目的是維護自己的既得利益。

共產邪黨處處掛著“人民政府”、“人民XX”等等招牌,打著“為人民服務”、“執政為民”、“三個代表”等旗號,造謠撞騙了60年。在台前,他們是冠冕堂皇、人模人樣、偽君子,暗地裡是依仗權勢化公為私、斂財暴富、淫亂成性、巧取豪奪的特權階層、新貴族,兒孫們都成了“太子黨”。為了矇騙老百姓,又改頭換面,另有說辭,把“地主”改稱為“農場主”,“資本家”改稱為“企業家”。

我倒想,按著國際法律的普遍原則,被壓迫多年的“地主”、“資本家”及其後代,完全有權利討回自己的正當財產。

邪黨60多年的統治,“折騰”來,“折騰”去,歷史繞了這麼一個荒唐的怪圈!又回到邪黨奪權以前的狀態,只是角色變換了。他們卻成了當年的“階級敵人”,自己都覺得“無產階級的先鋒隊”的稱號滑稽而荒唐,邪黨自己把自己的衣服扒光了!“中共的“30年河東,30年河西。”真乃辛辣的諷刺,赤裸裸暴露了其邪惡本質,天怒人怨。

如今民眾醒悟了,“三退”的人數超過了2.5億,這個西來幽靈已窮途末日,“中共的30年河東,30年河西。”過去了,歷史將翻開新的一頁,“天佑中華,天滅中共”!沒有共產黨才會有新中國。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