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滅中共就是天佑中華

易明


【正見網2008年10月16日】

在無數的中國嬰兒遭受著毒奶粉造成的腎結石病痛的時候,在全世界都在質疑中共的食品安全的時候,一個勇敢的英國人站了出來,在第二屆「夏季達沃斯論壇」暨世界經濟論壇第二屆新領軍者年會上,時任歐盟貿易專員的曼德爾森為了平息歐洲消費者對中國出口的牛奶、奶粉等奶製品的擔心,當著公眾的面狂飲一杯中共國的牛奶,此秀感動得中共總理差點淚流滿面,久旱的田地終於下了一場及時雨。可惜造化弄人,在十天後,曼先生在就任英國貿易大臣的當日不得不因腎結石而住院。唯一的強力支撐中國毒奶的外國人作秀徹底失敗了,不但失敗根本就成了一場絕妙的諷刺。一位網友模仿老三篇寫道:「曼德爾森同志是英國××黨員,五十多歲了,為了幫助中國的牛奶戰爭,受英國××黨的派遣,不遠萬里,來到中國。今年秋天到北京,後來到天津工作,不幸被腎結石擊倒。一個外國人,毫無利己的動機,把中國人民的毒奶事業當作他自己的事業,這是什麼精神?這是國際主義的精神,這是××主義的精神,每一個中國××黨員都要學習這種精神。」

這裡不談因果報應,從現代科學來看,曼德爾森先生喝奶的舉動是一種冒險。套用一句醫學術語,他是屬於「易感人群」。比如說得過麻疹的人終生再不會患這種病,而麻疹流行的時候,沒有患過麻疹的人就屬於易感人群。可能曼先生看了中國很多的市長、部長喝了奶安然無恙,以為自己也有這個能力。但他卻不知中共惡黨黨員都是用特殊材料製成的,黨早就用各種毒素把國民鍛鍊成了鋼腸鐵胃,別說三聚氰胺,即使毒死武大郎的砒霜,只要含量符合衛生部的標準――不超過 2.5ppm,中國人吃了一般也不會倒地。可是曼先生就不同了,「萬惡」資本主義社會的食品是不能含毒的,身體裡沒有任何抗體就想嘗試這種高難度的動作自然是不自量力,失敗在所難免。在亞馬遜森林裡有很多誘人的果實,猴子吃了沒事,而人吃了就要中毒。何也?沒有經過鍛鍊而沒有抵抗力而已。

中國大陸的有毒食品多如牛毛,毒大米、毒香腸、毒鴨蛋、砒霜烏骨雞等等,據說河北一座山的滑石粉都摻到麵粉里賣了,被國人吃到肚子裡去了。中國人被大規模有意添加毒物的食品所害至少有十幾年的歷史,實際上從中共的所謂改革開放、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的就開始了。經過幾十年的慢性食毒,很多科學家懷疑中國人身體的基因已經發生了變化,這種變化達到了什麼程度還沒有系統的研究。但是中共國里的人精神基因的改變已成為眾所周知的事實。

有的西方人看不起中國人,說撒謊是中國人的基因。這雖然是一種偏見,但從一個側面反映出了中國人撒謊的普遍程度和對中國人的危害。但是撒謊不是中國人的基因,它是共產惡黨的基因。幾十年來共產惡黨通過暴力恐怖與物質誘惑已經把這種基因成功地克隆到國人的思想中。

中國人講「仁、義、禮、智、信」。 「信」作為一個社會存在和發展的基礎之一,歷來被中國人所尊崇,雖然歷史上不泛騙子和騙人的事,但那都是一些個別的行為,社會的主流一直保持著誠信的狀態。但是共產惡黨來了,一切都發生了變化。共產惡黨不但要砸碎傳統的制度,也要顛覆傳統的思想,建立共產邪惡主義的思想意識。從中共建立時起、共產惡黨通過一系列恐怖運動把撒謊的基因移植到人們心中。共產惡黨的歷史就是把它的謊言基因逐步克隆到人民身體上的歷史。

中共第一次大規模逼迫人們撒謊是20世紀30年代的「肅反」和「殺AB團」運動。先把人定性為「反革命」或「AB」團,然後通過酷刑使人承認並供出他人。當時的通告稱:「AB團非常陰險狡猾、奸詐強硬,非用最殘酷拷打,決不肯招供出來,必須要用軟硬兼施的辦法,去繼續不斷的嚴形(刑)審問,忖度其說話的來源,找出線索,跟跡追問,主要的要使供出AB團組織,以期根本消滅」。毛澤東對此評價說:「刑訊是天經地義的,受刑不過亂供本身就有罪:「是忠實的革命同志,縱令其一時受屈,總有洗冤的一天,為什麼要亂供,陷害其他的同志呢?」。惡魔本性暴露無疑。先酷刑逼迫人撒謊,再說撒謊者罪加一等。30年代主要是在軍隊中逼迫軍人撒謊。

40年代被稱為偉大的xx主義思想教育運動的「延安整風」 以整肅小資產階級毒素的名義,黨清洗著人的文明、獨立、自由、容忍、尊嚴等價值。首先是黨的高級幹部整風――逼迫高級幹部撒謊,然後是全黨整風――逼迫全體黨員及幹部撒謊。延安整風建立了中共謊言機器的骨架。

50年代的反右運動是一個「誅心」運動。中共的反右運動不以肉體消滅為目標,而是以打垮中國人,尤其是知識份子獨立精神人格為目的。從反右以後,中國人的精神被恐懼徹底占據。葉淺予在其回憶錄里說:思想改造的目的就是要改造到人人都能自覺地說假話。從此,被視為人類道德脊樑的「士」的階層不復存在。全國人都成了軟骨頭、黨的應聲蟲。隨後發生的大躍進,已基本沒有人說真話,畝產萬斤、十幾萬斤糧食的衛星一顆接一顆,造成餓死三、四千萬人的人間慘劇。

60--70年代的文化大革命,你鬥我,我鬥你,已經形成了人人自覺說假話的格局,國人都成為了「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個制度性的謊言機器上的一顆顆螺絲釘。

80年代中共鎮壓「六四」民主學生運動,使「共產主義」這一意識形態在中國徹底破產。如果說在以前人們還有一些被迫和被騙撒謊,而現在人們已經不知道謊言為謊言,謊言已經成為了一種社會常態。當時有民謠唱到「十億人民九億騙,還有一億在鍛鍊」。「村騙鄉,鄉騙縣,一直騙到國務院」。在謊言構成的國家機器里,所有的統計數字都是假的,人們不說假話就沒有在這個機器上存在的位置。

人們不是不知道謊言對社會的毒害。因為謊言幾乎是一切罪惡的開端,人們都在說著自己都不相信的話的時候意味著人在準備犯下任何的罪行。《管子》真:「誠信者,天下之結也」,沒有誠信,社會將會解體。但是在謊言社會中,人們只好不斷重複著謊言以求得生存。因為說真話是要付出血的代價。

在上世紀90年代,當中國人都迷失於謊言的迷霧中瀕臨絕望的時刻,1992年,一個以「真、善、忍」為最高宗旨的信仰出現在中國大地,他的慈悲的光芒驅散了人們心中的陰霾,把信仰的根牢牢植入人們的心田,不但使人獲得健康的身體還使人的道德得以重建,真是「聞者尋之,得者喜之」(引自李洪志先生《精進要旨―拜師》),短短几年,法輪大法的修煉者就達到數千萬之眾,對社會的安定起到了極大的作用。這樣的修煉對社會有百益而無一害。但是因為謊言是中共的基因,它靠謊言起家、也靠謊言維持政權,謊言是中共的通行證。如果人們都去講真話必然使共產惡黨感到恐懼,再加上當時中共的最高統治者江某是個心胸狹窄的小人,他容不下中國有比他受歡迎的人物,所以江和中共孤注一擲,編制罪名迫害法輪功。在此過程中,中共逼迫人人表態、人人過關去揭批,迫使全中國人撒謊。而打擊的對像直接是人類存在的基礎――真、善、忍。使得中國大陸人的道德更是一落千丈地下滑。最近毒奶粉事件不過是挑破了中共這個毒國的膿包,展示給人謊言治國的惡果而已。

中共教唆和強迫人們撒謊,本來的如意算盤是讓人民幫助它奪取和維護統治,他一點也不希望人欺騙黨本身,它要求人們對黨忠誠。但是中共卻不知道謊言基因一旦克隆到人心之後,只要有利可圖,它才不管對像是誰,一概騙之沒商量。所以中共現在也已經品嘗到它自己釀的苦果。中共以謊言起家、以謊言治國、又將被自己編織的謊言的大網所吞噬。

共產惡黨這個邪靈的行為不但是毀滅一個政權、一個國家,更危險的是還在毀滅中華民族。它縱容甚至鼓勵環境污染和向食品中大規模投毒,直接毀壞人民的身體,象毒奶粉這樣,不但毀了當代還在毀著後代。同時中共完全破壞了維繫社會存在的紐帶――誠信,使得這個社會處於我騙人人、人人騙我,我害人人、人人害我的毀滅之境,也使海外的中國人倍受歧視和懷疑,在國際上沒有立足之地。

中共不滅,中國就將亡國滅種。天滅中共,就是天佑中華。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文明新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