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心之路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6年11月27日】

大法修煉的最終目地是從人中走出來,從人中走出來就要不斷修去人心。現把我修心路上的幾次經歷向師尊做一匯報。

一、 當自尊心被傷害時

自尊是什麼?我的理解自尊就是尊重自己,愛護自己,不允許別人小看自己。自尊心也指人的面子心,其中包含很大虛榮的成分。但作為人也不能沒有自尊,應該說自尊心是常人的一種心態。那麼作為大法修煉者自尊心就是應該修去的人心。

我在多年的教師生涯中,上有領導同事的讚許、鼓勵,下有學生尊敬的目光,幾十年來一直生活在被尊和自尊之中。

十五年前,我為證實大法被綁架進勞教所。那裡規定,被勞教人員無論什麼時候見到管教都要喊“報告”!一次我開門進宿舍,屋裡有很多人,一個管教問:為啥不報告?我回答:沒看見管教。這時管教看看帶著眼鏡的我,象瘋了似的高聲喊出三個字:你-瞎-呀?當著十幾個人的面,管教惡劣的態度和如此粗俗的語言讓我驚訝,更讓我尊嚴盡失。那是我平生第一次見識那樣的場合。雖然也知道是考驗,但心裡的委屈和不平只能讓我默默含淚而忍。幾年之後,在學法中心性有了昇華。我聯想到,過去佛教中的高僧大德都是有大學問的,他們常年端著缽化緣乞討時顧及顏面了嗎?唐僧取經路上被妖魔鬼怪百般凌辱時想到自尊了嗎?後來,師尊又非常明確的講到:“歷史上佛教遇到的法難,基督教被三百年的迫害中,你們以為那都是邪惡勝於正的嗎?不是啊,那是神在利用著邪惡的瘋狂來圓滿他的弟子、圓滿他的人哪。”(《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師尊的明示頓時讓我豁然開朗。修煉人放下自尊,捨去人心是為了堅定信念,走好前方的路,每次經歷都是神佛的苦心安排啊。師尊的教誨讓我穿透紅塵的迷霧,看透了自尊心的本質,並決心去掉它。

後來又有一次宴會上,哥哥和侄媳有點不愉快,我好心上前勸說一句,而侄媳藉機發泄她的情緒,象潑婦一樣對我高聲大罵。在場的客人知道她是拿我撒氣,都驚奇的等著看我倆一場激烈的舌戰。可我立刻想到這是對我自尊心的最後檢驗,這時我心裡根本沒有了自尊的概念。因此,我沒說一句話,從容的走出房門到另外房間迴避。一直等她罵完後,我又心平氣和的帶著微笑回到屋裡,心裡沒有委屈,沒有不平,倒生出一種心清意淨,超然世外的感覺。這時在場的人對我的坦然忍辱都感到驚訝不已,罵我的人覺得不好意思,又開始笑著和我說話了。

修心的路上從苦到甜,讓我真心感激傷害過我的人,因為他磨鍊了我的心志,感激干擾過我的人,因為他幫我消去了業力,提高了心性。大法弟子應修出大海納百川一樣的心胸 。

二、 面對親情困擾時

我兒子十多歲時就跟隨家長修煉大法,因此打下了良好的思想基礎。從學校到走向社會都在一片讚揚聲中長大。由於他中學、大學到參加工作一直生活在常人堆裡。為了不被污濁的俗世污染,我經常寫信、發簡訊督促他獨自學法,精進修煉。大法被邪惡鎮壓以來,中國大陸的大法小弟子大批放棄了修煉。而我家小弟子的修煉從未間斷過。無論學生時期還是工作以後,每當假期,別人都旅遊、會友,他總是匆匆趕回家裡,陪伴父母,學法修煉。

可近幾年,我們遭遇了親人離世的魔難,原來好好的三口之家突然只剩下孤兒寡母。在我心情還沒完全調整好的時候,兒子受俗世的誘惑,開始人心浮動,修煉鬆懈,在家也不願學法。我不斷地和他切磋、勸說,他卻我行我素,離法漸行漸遠。修煉已接近尾聲,我看在眼裡急在心上,非常擔心他十幾年的修煉前功盡棄。又由於受到女友情的干擾,他放假也不再奔家,不管你怎樣翹首期盼,有事回來匆匆就走,根本不顧親娘還在親人離世的痛苦中。看到曾經明事理,知孝順的兒子今天對孤苦、淒涼中的親娘如此冷漠,深感天下父母心真的可憐。一向很堅強的我,酸楚、傷心的眼淚默默咽進肚裡,有時還掉下幾滴。帶著滿腹的心酸到法中尋找答案。

師尊早就教導我們:“執著於親情,必為其所累,所纏,所魔,抓其情絲攪擾一生,年歲一過,悔已晚也。”(《精進要旨》)師尊的話撫慰著我心中的傷痛,讓我意識到我面臨過親情的難關。無論是擔心他前功盡棄,還是那心酸的眼淚,背後都是“親情”在干擾。“擔心”流露的是負面的情緒;“心酸”是在尋求人間親情的溫暖,心念落在人上,還是人心,還是在人理中徘徊。沉浸在“擔心”和“心酸”時已經在人中了。不放下人心,突破人理,怎麼能走出人,走向神呢?我是近二十年風風雨雨中走過來的大法弟子,是宇宙眾神羨慕的生命,師尊給了我最好的一切,我還要人間那點溫暖干什麼?那不是我精進路上的障礙嗎?修煉中我也知道,無論多深的親情,背後都是業力輪報:討債的討債,報恩的報恩,緣盡緣散。母子之間無論是討債還是還債都已成為過去,紅塵夢醒,今生世緣將盡,還留戀什麼呢?雖然認識到這些,但親情這顆頑固的人心還時而抓其情絲攪擾,師尊的教誨似一股清泉不斷洗刷我心中的“傷心”、“酸楚”,歷經近一年的時間才真正走出親情的困擾。此後,無論他放不放假,我不會再數著日子,牽腸掛肚的盼望親人的歸來。放下親情身心輕鬆,感謝師尊為我修心路上的悉心安排。

三、對世人產生厭惡時

我很早就有願意助人、同情弱者的思想基礎。無論何時乞丐上門,或是農村來賣雞蛋的,我都主動地盡力施捨。一次天下著雨,門外有一個中年婦女,說是從關內來的,一家三口人住在臨時搭的簡易棚子裡又冷又餓。我不僅給拿了吃的米,又給裝了一絲袋子毛衣、棉衣,一看她的鞋都濕了,我就從櫃裡找出還沒穿過的新棉鞋給她換上了。外鄉人感動得連聲道謝。

末劫俗世,人心險惡。大法弟子救人時也有另一番滋味。一次在馬路邊有個六十歲左右身體健全的男人坐在地上,身邊放一個裝錢的盒子向路人乞討,盒裡只有幾枚硬幣和三兩張一元紙幣。我走過去問他多大歲數,他說六十多了沒有經濟來源。我心想,一個健全的大男人,如此方式獲得經濟來源,實在不值得同情,但為了講真相,我還是拿出一張一元紙幣放在盒子裡,告訴他記住“法輪大法好”,還沒等我說別的,他竟然氣憤的問我:就給一元錢,還讓我說“法輪大法好”?我頓時一陣心賭,起身便走,對他褻瀆大法弟子善行的醜惡靈魂感到噁心,後悔不該搭理這樣的人渣。

在幾年前打真相電話中,有人不聽你講什麼,接到電話就說我沒有錢花你給點吧!告訴他災難中怎樣保平安,他竟然反問:沒錢要命有啥用啊?你們光說不給就是騙人!還偶爾有過地痞、流氓污言穢語的羞辱。

多年來,為了救人,酷暑嚴寒裡,腥風血雨中我沒覺得怎麼苦,可這俗世的污濁之氣及世人錢比命貴的醜陋靈魂,讓我感到噁心、厭惡。以後每當拿起電話就為難,很怕再聽到這種聲音,甚至不想再打電話了。師尊在法中講到:“在再難的情況下你都得去做好三件事。去救度眾生,這是大法弟子的責任”!(《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師父也曾說過,大法修煉者沒有敵人。這樣的人或許也是高層來的生命。冷靜下來對照自己,明白了這噁心、厭惡是骯髒的人心。救度世人要首先淨化自己的心靈,修出慈悲之心,然後再用慈悲去化解我心中的厭惡,用善良去感化那醜陋的靈魂。就算是人渣也是因為污濁的毒世他們才迷失在紅塵之中,正因為俗世的污濁才更加體現大法的珍貴,師尊的慈悲。大法弟子只有慈悲救度他們的責任而沒有鄙視、厭惡他們的理由。師尊的教誨,大法弟子的責任如清風般蕩滌我心靈的塵埃,讓我逐漸生出憐憫之心。我又拿起手機繼續風雨中雲遊般的救人之旅。再遇到怎麼不好的人,我不再厭惡、鄙視,而是心平氣和的勸善止惡。

我修煉中的體會是:時時事事想到法,一關一難去人心。只有修去人心才能走出人,守住心修才是抓住修煉的根本,才能走正修煉的路。

謝謝師尊!

謝謝同修!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