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夏詩醇:同為送別,情景異特

唐蓮


【正見網2017年01月19日】

詩人們創作的贈行詩,是詩苑中璀璨的奇葩。這些詩篇,或景情相生, “互藏其宅”(王夫之《姜齋詩話》卷二);或觸景生情,緣情寫景。它們往往能在相同或相近的題材中,寫出迥然不同的情景,點出韻味各別的情趣。下面試就兩首同為送別,而情景有異的唐人絕句,作一些比較賞析。

王維:《送元二使安西》
渭城朝雨浥輕塵,客舍青青柳色新。
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

高適:《別董大》
千里黃雲白日曛,北風吹雁雪紛紛。
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

王維的《送元二使安西》,是一首極負盛名的送別之作,唐代就有“此辭一出,一時傳誦不足,至為三疊歌之”的記載。此詩,上二聯“渭城朝雨浥輕塵,客舍青青柳色新”為布景:地是渭城,時是早上,細雨濛蒙,沾濕了微細的塵土,客舍前的柳樹枝葉,潔淨清新。而通過客舍與柳樹的設置,雖一字不著“送別”,卻把“送意”寫盡。仿佛天從人願,特意為遠行者,送來一個清朗的早晨,景暖了千家。下聯“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的“更盡”二字,很有分量——朋友使命在身,分手在即,雖然遠送,勢難再留,這時也只能再飲一杯。這就把此前之殷殷勸酒,此刻之留戀不捨,此後之關切懷念的情愫,表現得淋漓盡致,同時也暗示:陽關之外,沒有朋友了,你要多保重啊!感傷之情,躍然紙上。尤其讀了最後一句,人們無論如何也會想到陽關之外,廣漠荒涼的景色,即使在唐代,人們讀了也有淒涼之感,李商隱也將《陽關三疊》寫入他的詩:“斷腸聲里聽陽關”。其中的“景暖情冷”也可窺見一斑了。

高適的《別董大》一詩,寫得景情異趣。上聯“千里黃雲白日曛,北風吹雁雪紛紛。”很有特色地寫出了眼前實景。它點明了時間是在嚴冬,“千里黃雲”是下雪的徵兆,黃雲密布,白日也只剩下一點餘光,天色也就更加昏暗了。“曛”字極寫雪天景象,而此時北風吹著雁群,大雪紛紛落下,可謂“景冷”至極。面對如此實景,在一般詩人的筆下,是難以發出豪言壯語來相互勸慰的。但高適不愧為著名詩人,他筆鋒一轉,跌宕出下聯“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這豁然開朗的意境來。讀來使人頓覺天清地闊,前途光明,內在的感情張力,也像紛紛飛舞的雪花,遍宇瀰漫,委實是“情暖”十分,“端為吾輩所設”(《冷齋夜話》卷二)。因為“景冷”,詩人所寫之情力異乎強烈;因為“情暖”,董大才汲取了友誼的力量,即使“景冷”,也擋不住他前進的決心。

王維詩“景暖情冷”,高適詩“景冷情暖”,表現出兩位詩人,在送別詩的章法結構上,曲折有致。這兩首詩,立意迥異,神韻各別。值得讀者從中領悟詩歌創作的“同中出異”,各領風騷的奧妙!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詩詞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