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夏詩醇:「眷言采三秀,徘徊望九仙。」

唐蓮


【正見網2017年01月11日】

沈約:《早發定山》

夙齡愛遠壑,晚蒞見奇山。
標峰彩虹外,置嶺白雲間。
傾壁忽斜豎,絕頂復孤圓。
歸海流漫漫,出浦水濺濺。
野棠開未落,山櫻發欲然。
忘歸屬蘭杜,懷祿寄芳荃。
眷言采三秀,徘徊望九仙。

【作者介紹】
沈約(441—513)字休文,吳興武康(今屬浙江)人。年幼孤貧,好學,歷仕宋、齊、梁三朝,官至尚書令,封建呂侯。與王融等同為當時文壇名士,開創“永明體”新體詩,講求聲韻格律。提出“四聲八病”之說,對後來格律詩的形成,有重大影響。有《四聲譜》,今已不存。今存《宋書》和輯本《沈隱侯集》。

【註解】
早發定山:齊鬱林王隆昌元年(494),沈約出任東陽太守,途經定山,作此詩。
定山:在浙江杭縣東南七T里,又名獅子山。 夙齡:少年時。
晚:晚年,這時沈約五十四歲。蒞(讀立):蒞臨,指赴任東陽太守。 奇山:指定山。
標:突出。 傾:危。 傾壁:指懸崖峭壁。
漫漫:形容水流大而平穩。 浦:水口。 濺濺:形容水流很急。
然:同燃;形容山櫻花開,紅似火。
忘歸”二句:是說忘卻歸去.是因為屬意於香草;又作官,是因為還寄意於君王。 蘭、若:都是傳統用來比喻幽潔的香草。懷祿:即指赴任東陽太守。 莖:香草。此用屈原《離騷》中對楚懷王的稱呼,“荃不察余之中情”,喻君王。 眷言:非常的希望。言:這裡是語助詞。 三秀:指靈芝草,《楚辭•山鬼》:“采三秀兮于山間”。
九仙:眾多的神仙。道家分神仙為九等。 徘徊:依依不捨的樣子。

【今譯】
平生最愛高嶺壑谷,
今天才看到如此神奇、雄偉的山。
山峰摩空高聳,仿佛矗立在虹霓之外,
那層層的雲朵,正繚繞在山峰之間。
山壁傾斜陡峭,如刀劈斧砍,
直到絕頂,才畫了一個弧圓。
浩蕩的江水流入海口,浪花激濺;
匯入大海後是一片蔚藍。
野海棠盛開未落,
山櫻花紅得如火欲燃。
蘭草和杜若 芳香四溢,使我留連忘返,
而芳香的荃草呵,使我想起了忠君愛民的屈原。
我非常希望採到三秀靈芝,
象古人那樣從容優雅的飄飛成仙。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詩詞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