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相語音與文字:夏日汛期災難的啟示



【正見網2017年07月29日】

夏日汛期災難的啟示

MP3語音文件

WORD壓縮文件

下載方法:按滑鼠器右鍵,在彈出菜單中選擇「目標文件保存為…」(Save Target As...)。

進入汛期,極端災害性天氣在中國頻發。百年、千年不遇的洪水襲擊江河水庫,水庫連連告急,再加上山體滑坡,險情不斷,令人驚悸。

在水利專家看來,旱澇本是一體,都是由於水土不保,失去生態平衡而成。旅德學者、國土規劃專家王維洛博士痛心的說,無度開發河流、追求GDP及對植被的破壞,是造成中國旱災洪災的最大原因。

您可能想不到,土層深厚的黃土高原竟會流失到沒有土壤。1988年,黃河支流洪水把陝西集義鎮沖成了一片裸石。「驚魂未定的人們在重新修堤時發現,他們連當代『愚公』都當不上:因為周圍數十公里沒有土壤了。 」

植被被破壞,小雨能使山坡泥沙俱下,大雨則必定山洪暴發。

今年湘江第一號洪水是一日內形成的,導致湖南全省近七百萬人受災。愈演愈烈的水土流失已經把中國人的生存狀態變為一種絕境。

不知多少億人民幣砸下去的60多年的「山河改造」,卻越改災難越多,中國到底怎麼了?

歐洲學者認為,河流開發不可超過15%。中國對河流卻追求100%的開發。黃河的開發超過100.;遼河無入海流量,海水經常倒灌;北京永定河也早幹了。河流越開發,幹得就越快。
 

王維洛說,在26個省市往年洪災中,沒聽說那兒的5-6萬座水庫發揮了什麼正面作用。河流本有自淨功能,水庫蓄水則將這種自淨能力減到最低。人們認為水庫能防洪發電,可實際效果很差。缺水時,為保發電不放水,加重下游旱情。發水時,為自保而放水,加重下游洪澇。現在,幾乎每條大河都被水庫攔腰砍斷。二十年不遇的洪水級別,就能驚動整個長江流域。

大陸民眾搜索官方報導發現,三峽大壩防洪等級從不怕「萬年一遇」速降到「百年一遇」,再到現在的「不能指望」!網友質問,才八年,這「衰退」速度也太快了吧!

認為三峽大壩是「禍國殃民工程」的黃萬里早有預言:三峽水庫根本是個「逆調節」,豐水期需要蓄水時,它要洩洪;而枯水期需要洩水時,它要蓄水。保「武漢」就要淹「重慶」,似乎完全無從避免。

其實三峽工程防洪能力很差,因庫容只有221億立方米,相對於中國1954年的洪水來說,不過是當時洪水量的5%。也就是說,三峽水庫的防洪能力也只有5%。」

人們知道,歷史上長江水患並不多,而中共六十年的改造,卻令長江成了中國人的心腹之患。長江上游的原始森林本有4千億立方米蓄水能力。中共濫砍濫伐導致3千億立方米蓄水能力被破壞,這可是再修12個三峽工程也無法彌補的。而中共的圍湖造田,又使長江中下游地區兩萬多平方公里的湖泊面積銳減大半。寸土必賺的思想讓中共大力開發長江下游的洩洪區,讓數十萬人動輒被淹。

在「改造自然」所謂的「無產階級大無畏精神」指導下,中共只顧眼前利益,無視客觀規律,它大量「圍湖造田」、「焚林造田」、「辟草造田」的侵蝕,給生態環境帶來無法逆轉的滅頂之災。比如內蒙、青海等地,中共將千年形成的植被一火焚之,撒上種子種莊稼。但莊稼沒有固定水土的功能,大風加雨水的沖刷,使土地迅速沙漠化,如今沙塵暴早已成了紫禁城的常客。

事實上,中國人並非沒有智慧變水患為水利,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的都江堰,2200多年來一直滋潤著天府之國,如今世界還沒有哪個工程有如此長久的生命力。可今天的我們,卻不得不吞嚥中共60多年「改天換地」換來的苦果……

中國人自古相信水能載舟也能覆舟,善治國者必善治水。「排人牆、堵堤壩、嚴防死守」的「英雄」行為,某種意義上說,不就是用百姓的熱血之軀,在給它們毀滅了的中國環境買單麼?

您一定不知道,馬克思不是無神論者,他早年信基督教,後來加入了撒旦教。誰都知道撒旦就是魔鬼。改信撒旦後,他在論文中六次寫下「毀滅」的字眼。他的同學沒任何人在考試中使用此詞。從此「毀滅」成了馬克思的綽號。 馬克思更多次寫下「讓人類下地獄」的文字。若不是中共封網遮掩國人耳目,上述史料,包括原文都很容易獲得。

這就是在和平時期,中共也要殺害中國8000萬同胞,令山河俱碎,黃賭貪盛行在今日中國大地的原因吧。 中國被稱為神州,中國人其實是神一直在呵護的生命,「蕩蕩天門萬古開 幾人歸去幾人來」,是我國宋朝奇人邵雍傳世之作《梅花詩》開篇。這兩句,意義非凡,直指當下,直指你我。還望同胞思之,悟之。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見證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