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教育家的師生趣談(4):上學忘帶東西 也有意外收穫

劉如

【正見網2017年08月19日】

吉岡老師所講述的故事,讀起來,每一個都會讓大人感同身受,孩子的淘氣與純真,被刻畫得自然傳神,生動有趣,仿佛故事中的孩子,就是自己的孩子,原來,孩子身上有如此寶貴的東西,都被我們忽視和錯過了。原來,我們大人眼中的困惑和麻煩,並不一定都是壞事。

下邊的這個故事,講的就是孩子忘帶東西上學後的各種表現。為解決困境,孩子們自行出招,「各顯神通」,讀來趣味橫生。

忘帶東西 趕緊向老師匯報

按理說,繁忙的大人,最怕孩子在同一件事上不斷地給自己添亂,非常容易生氣,最常見的就是每天的上學,尤其是小學低學年的孩子,最容易忘帶東西,儘管老師前一天早就有所交代,父母也天天叮囑,還是無法杜絕,同樣的事情,反覆地出現,把大人的耐性考驗到了極限。很難想像,面對這樣不斷給自己添麻煩的學生,吉岡老師,會是怎樣的心態。

在《老師,我忘記了》這個故事中,他是這樣開頭的:

「老師,我忘記了」,這是每當孩子忘帶作業,忘帶文具、教科書等學習需要的東西,或者忘記老師囑託之事的時候,到我這裡來匯報的一句話。

每當這時,就會表現出孩子們各自擁有的不同個性。有的會用很小的聲音說,「我忘帶數學作業了」,說完,會以非常不安的目光緊張地盯著我看;有的則說:「忘帶理科的筆記本了」,說完立即滿眼淚光。也有的剛好相反,性情開朗,直率,會用很大的聲音說道:「老師,我又忘記帶作業了,真是不像話呢,我總是忘記,怎麼會這樣呢」,來個自我解嘲;還有的,忘帶了三角板,卻只是輕描淡寫地告訴一聲,一點也看不出他會有自我反省的跡象;當然,在我發現他忘帶東西之前,絕不會向我主動交代的學生,也是會有的。

這個故事,就是這樣開始的,以十分輕鬆的筆調在描述著這些日常教學管理中遇到的各種學生,沒有流露出一絲一毫要孩子如何改正的教導和埋怨的口吻,筆觸間,流淌著溫暖的慈愛與靜靜欣賞孩子、認為孩子個個都個性十足、非常可愛的目光,雖一句不提,卻讓人讀出了對孩子們的深深的關懷和理解。難怪人們常說,文如其人。

接下來,本以為會是如何直接針對這些問題,對孩子進行教導,然而,這次故事的展開卻很意外。

ケン君忘帶顏料 想出高招

接下來,故事直接提到了一個名叫ケン的孩子,日本習慣把小男孩或晚輩叫做某某君,所以這個孩子被稱作ケン君,他也在忘記帶東西後來到老師跟前匯報:「老師,我忘帶繪畫的顏料了」。

可是老師卻發現,他的桌子上明明擺著一盒顏料啊。於是問他這是怎麼回事?他點點頭,告訴老師,「那是ジロウ君的顏料。」「誰是ジロウ君?」老師可被說糊塗了,本班級可沒有此人。

ケン君解釋道:「是二年級一班的ジロウ君,我今天早上來到學校,把書和筆記往桌子裡放的時候,才發現顏料忘帶了,於是,我想,可能別的學年班級今天說不定也上圖畫課,我就到處打聽,還真的有呢,二年級一班就有圖畫課,ジロウ君的圖畫課是第二節課,我的是第三節課,所以,我就拜託他借給我,他一下課,我就趁課間休息去借回來了。」

孩子的話講到這裡,吉岡老師卻描繪了孩子的聲音是「開朗自如的語調」。仿佛解決這些小小的困境,不在話下。活脫脫一個聰慧可愛的孩子。同時筆調流露出欣賞的態度。

困境萌生策略

吉岡老師聽完ケン君的說明,寫出了自己的一段感慨:真沒想到,孩子能夠在自己遇到麻煩的時候,想盡辦法,四處奔走,要趕在上課前,自己動腦、完全以自己的力量來解決問題,真叫人感到欣慰。老師的感佩之情流露無遺。

他還提到,不忘記帶東西,固然也是很重要,不過,即使忘記了,也會有忘記的價值,孩子的經歷,不管在大人看來好還是壞,都會成為孩子自己的人生,都會有它的價值。與其不斷埋怨孩子,不如觀察孩子,忘記後是如何應對的,如何解決的。有時候,讓孩子經歷各種不便和煩惱,會學習到很多東西,甚至會發現孩子自身潛在的驚人的能力。

有的父母為了孩子不失敗,不要給人添麻煩,或怕孩子被老師責備,或學習因此不便,不敢讓孩子出錯,事事包辦,一點不便都不允許發生,反倒讓孩子天生的解決問題的能力,被損害掉,終身養成按照吩咐去做的被動性格。也就是說,有時候,不便和困境會成為鍛鍊孩子學會獨立跨越人生各種障礙的機會。

以德服人 何須高招

吉岡老師在故事中交代,他經常提醒孩子,上學忘記帶作業了,一定要告訴老師,別自己一個人苦惱。

從故事中,我們可以發現,老師一直會站在孩子的角度,觀察著孩子,無論孩子什麼樣的表現,通通融進自己的懷抱,從不嚴厲責備,只是默默的理解和關心,這讓孩子們個個都敢說出自己的心裡話,幾乎不會刻意隱瞞,因為他們知道,老師總是會傾聽他們的煩惱,認可他們的缺點和努力。

老師擁有這樣的胸襟,自然會發現學生閃亮的一面。自然會打開學生的心扉。無需嚴厲訓斥,已經「征服」了人心。

正所謂以德服人,何須高招。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