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讓我內心清淨

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08月20日】

我是在一九九八年左右,高中時代開始修煉大法的。過去我是一個內心清高的人,一般的東西看不起。學大法後,一點點按照法理改變著自己。

師父叫我們修煉凡事為別人著想,我就在想怎麼才叫為別人著想呢?後來在同學中,我發現困難的農村同學沒有算草紙,得自己花錢買,我就把我家裡媽媽積攢多年的紙張送給他們用。畢業的時候,有幾個外班的農村同學給我送來她們簽名和寫滿祝福的紀念照片,我並不認識她們,她們說是因為我送給同班同學的算草紙她們都用到了,畢業了特意來表達一下感激。有農村同學感冒了,吃藥沒有水,我從家裡拿來雪糕和蘋果給她吃。為此她一直記得我。有的同學讓家裡操心,他們的父母總來找我讓我照看這些同學,我都儘量去做了。快二十年了,同學父母到現在還對我很熱情。很多同學對老師都不尊重,我不一樣,大法告訴我要做一個好人,我對所有老師都是非常有禮貌,從內心中都很尊重。所以老師們至今都記得我,甚至大學時代宿舍的老師多年後一見到我就喊出了我的名字。

家裡的農村親戚來我家我都拿自己的零花錢給他們買吃的,他們對我特別高看一眼,因為我不勢利眼。修煉大法的人,對世間錢財名利都是看得淡之又淡的。爸爸說過,哥哥結婚的時候已經給他買了個樓房,這平房的幾間房子是給我的。可是拆遷的時候卻又要給哥哥一份,之前的話已經沒有人提了。我是修煉人,我想每個人都開心幸福,他們高興我也高興,人世間哪有一樣東西能在百年之後帶走的。新樓下來了,三樓四樓各一套,我的排名在前面,應該我先挑,我主動把最好的四樓讓給了哥哥。哥哥想把房子好好裝修一下,又怕我以後後悔再和他換回來,有一天特意讓我過去,就是讓我當面表態,那架勢就差逼著我簽字畫押了,我心裡又好氣又好笑,哥哥怎麼能這樣看我呢。我說:「哥哥嫂子,我不管你們現在對法輪大法怎麼看,對我怎麼看,我告訴你們,你們就放一百條心,我是修法輪大法的,說話就是算數。這房子你們放心裝修,我不會後悔的。」而且我把面積大一點的新樓讓給了年邁的父母,我去住老樓。在住上新樓的那天,從來不愛說話的爸爸突然開席講了一番話,爸爸舉杯感謝我,說:「謝謝我姑娘,把新樓讓給我,才享受這麼好的條件。」我第一次見老實一輩子的爸爸這樣做,我知道這真的是發自內心的。我在心裡深深的感謝我的師父,師父教給我的法理讓我在名利面前輕鬆的拿得起放得下,凡事為別人著想,給家庭帶來和睦,讓父母感到幸福,聽說此事的人對我感到敬佩,這是修煉法輪大法後,我才做到的。要知道鄰居們有多少家都是因為房子分配問題而兄弟姐妹打的不可開交,有的甚至是老人下鄉住,把房子全給了孩子都解決不了問題。我還告訴哥哥嫂子,我不會留下後人,我現在的房子也是留給侄女的。

大法讓我知道孝順老人。二零零一年夏天,大學二年級的暑假,時刻離不開人的奶奶在我的悉心照料下離世,那期間我似乎沒有安穩的睡過覺,一般四十分鐘左右就得起來收拾一次,老人大小便不能自理,已經失禁,還一直嘔吐。別人不是不想孝順奶奶,只是他們自己看到髒污就作嘔,但我是修大法的,能控制自己。後來我也同樣為後來長期不能動的姥姥送了終。普遍人認為孫女輩份的人,不用這樣做,可是我知道我如果不這樣做我會後悔的。與老人們對我們這些後人的關愛相比,我的這點回報微不足道。修煉法輪大法讓我看明這一切,我覺得自己做的很不夠。

雖然我現在還有很多不足之處,但是我知道法輪大法已經改變了我許多,我也會繼續按照法輪大法的要求改掉自己一切不好的毛病。我也希望每個人都能從大法中受益,做個同化「真、善、忍」的好人。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