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紀實:艱辛尋法之(十一)跋涉澳洲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09月06日】

本文寫一位媒體人前生尋法的故事。

這位是英國士兵的後裔,當時(十八世紀八十年代)英國人在澳大利亞建立殖民地的開始就把這裡當作囚犯的流放地。

這裡在開發之初是很苦的,這些囚犯與看守人員落腳的地方屬於澳大利亞東南沿海平原,背靠大分水嶺,前面是塔斯曼海,來自太平洋的風暴直吹那裡(新南威爾斯州)。因為剛開發,糧食很緊張,需要從南非或者印尼運來,因為都是海運,要是颳風、下雨就會晚些時候才能過來。當這裡的糧食出現緊張,人們就會過艱苦的日子。後來這裡發現了金礦等諸多礦藏,來自英法以及中國的移民才大量湧入。

在二十世紀第一天,澳大利亞才成為一個聯邦國家,我們的故事就從這個時候開始說起。

在小的時候父母就給他講祖上是怎麼來到這裡的,和創業的不容易。

他有時候結合著父母和身邊老人們的講述,在腦海中浮現出一種充滿跋涉與滄桑感的畫面……

當時一位老人對他說:「生存是人的本能,在謀求生存的過程中怎樣選擇很是關鍵。在艱苦的時候,如果自己只剩下一點食物,別人向自己索要,自己給對方,就有被餓死的危險;不給似乎從良知上又說不過去。一人一半誰也吃不飽。在這個矛盾中不同的人做了不同的選擇,那結果自然會不同。」

他自然想到,但沒說出來:「那有的人肯定不把食物分給別人而自己活了下來,有的人把食物分給了別人自己餓死了。」老人看看他,一笑:「我知道你會想到什麼,當你遇到這類問題的時候,你自己就知道什麼叫『結果不同』」。

他長大後,開始對勘測澳大利亞的環境地貌感興趣。

他帶著二十來人從雪梨翻越大分水嶺,到中部平原地帶,走向西部高原,在那裡穿過大沙沙漠,到達西部,沿著海岸線北行,轉回雪梨。

而後從雪梨出發沿著海岸線南行,經塔斯馬尼亞島到珀斯回返。

他們路上真的遇到了那位老者說的問題。他選擇了讓出自己僅有的一點食物給別人。但他沒有餓死,而被當地的土著人救了。

那位土著人說:「我們先人被你們外來人趕到偏遠的中西部,本來我們一直心裡很痛苦,見到你們來到這裡,我們恨不得殺死你們,以解心中的怨氣,但因為很好奇,所以我們幾個悄悄的跟隨著,觀察你們的言行。後來發現你在食物短缺時候能把自己僅有的一點東西給別人吃,這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我們也就不傷害你們了。不但如此,我們祖上曾經留話:如果遇到能把自己僅有的一點食物給別人吃的人,一定要告訴他一個秘密。」

「什麼秘密?」大家都很好奇。

「在我們祖先曾經呆過地方(新南威爾斯州)的山裡有一些修行多年的人,那些人能知道很多事情,包括我們祖先被驅逐,這塊大陸被外來人所統治,我們這些土著會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很貧困等等。但這些都不是重點,重要的是,他們說了,將來這裡會來一位特別的人,他會給這塊大陸上的人們帶來一種非常友好、平和、無私而又讓人耳目一新的修煉方法。到那時很多因修煉的事情而來往這裡與外面(其他大洲或島嶼)的人將稱作『神的使者』。」

「那我們到時候怎樣能找到他?不過…..問題是人死了不是下地獄或上天堂嗎?也沒辦法再當人了呀?!(註:西方基督教的文化中有這種說法,『輪迴』是東方文化中的名詞)」大家都有同樣的疑問。

那位土著一笑:「那是在你們思想框框中說的,在你們先人原來居住的地方沒見過這裡的動物(指袋鼠等)吧?很多事情不要固定化。……」

說完土著拿出最好的食物招待他們一行。他們心中充滿了渴望(到時候見到那位傳播修煉方法的人)與不解(難道人真的可以再轉生成人?)的思考。

這次考察讓他們收穫很大,經過那番遭遇,這二十來人明白一個道理:在自己最苦的時候如果能想到別人,那自己就會從苦中解脫。

回到雪梨之後,他又帶幾個人去了後來被稱為「十二使徒岩」的地方,當看到這裡的石灰岩被海水瘋狂的肆虐著,他心裡產生一種特別的滄桑感:「經不起自然力考驗的一切都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消失殆盡。如果到將來自己還能成為人的話,最好要遇到可以經得起磨鍊而不變的修煉方法。」

這個時候只聽一個人好像在自言自語:「在希望一種修煉方法經得起磨鍊的同時,自己也要保持無私的心。」

他抬頭望去,只見一群人在海邊玩的很開心。看不到這話到底是誰說的。

他細細的琢磨這句話,覺得的確很有道理,在以後的日子裡,他做任何事都保持那種無私的性格,很多人也成為他真正的朋友,也算的上是廣結善緣。

每當他想起那位土著人跟他說過的關於這裡山裡修行人說的話,他就越發覺得好奇,他索性帶了三四個人去了這附近的山裡,又到大分水嶺中去尋找。

找了兩三年也沒有找到,唯一見到的是,一次當走到一座山洞附近,發現山洞裡面放出紫光。但當走到近前時,卻發現那個山洞洞口極小,根本進不去人。打聽附近的人,人們也說這裡經常放出紫光,有時洞口很大。有的人進去也沒發現有特別的。

他們在洞口等了幾天,除了紫光之外也沒發現特別的。

在去往他處的過程中有的人說:「也許是修行多年的人知道我們過來,但不願見我們故意藏起來了。但是又告訴我們有他們的存在。」

「也許是吧…..」他也不確定,只好含糊的回答。

如果一個人帶著「渴望」與「疑問」的矛盾心理過日子,那會在精神上很累。他就帶著這種心理走向終老,在臨終前他有了一個願望:如果將來能遇到廣傳讓人耳目一新的修煉方法的人,自己一定要幫助廣而告之,免得如我等受等待與「煎熬」之苦。…….

這正是:

跋涉澳洲遇土著

告知將有法傳出

保持無私世中等

輾轉惜緣莫貽誤!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