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出更大的慈悲 救度有緣眾生

台灣青年新學員

【正見網2017年09月01日】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

同修好!

我剛剛學會打真相電話,也是第一次參加打專案電話。我打完電話反饋案例,離結束時間還有不到一小時,同修鼓勵我再打。在匆忙間打電話挨罵了,心裡好不舒服,也反應不過來該如何做。

師父在《美國西部法會講法》提到:「大家知道現在社會上這個什麼黑社會呀、同性戀呀、吸毒呀、性解放呀、亂性呀,簡直是烏七八糟。做這種事的人不象人樣,不做這樣事情的人也被污染的麻木的不象人樣,都在這個大染缸中被泡著,無形中你的觀念都在符合著、隨和著,離人越來越遠。」

我想到,當時那些邊聽課邊罵人的學員的情況,是多麼的壞和不可救要,師父知道這些,卻把大家從那種狀態中撈起,師父有著無量的慈悲和佛恩。

師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講到:「我當初度你們的時候,有很多人還在罵著我,在聽課的時候就有罵著我聽課的。我不在意,我就要把你度成。」

我想到師父的這段法,為罵我的警察感到難過,心裡放不下他們,生出要救他門的願望,就又接著給那個派出所打。

今天打電話,我從要保護好人,保護法輪功學員講起。我發現那些公檢法人員忙的自顧不暇,他不知道衡量好壞人的標準是「真善忍」,對於現狀很無奈,他不知道做什麼能改變現狀。有個警察對我說:法也不是我訂的,叫我別再給他打了,雖然他的語氣算是滿平常的,但我聽到心裡也難免失望。

其實我們並不是寄希望他們如何保護憲法下的信仰自由,或怎麼的公開聲援我們。今天是大法造就的大法弟子在開創歷史,在給未來留下參照。我覺得首先是師父給了眾生得救的這個機會,包括給了那些公檢法人員一次機會。大法弟子剛好有幸扮演這個救人的角色,比如打電話,透過這樣的舉動,助師救度全宇宙的眾生而已。公檢法人員保護法輪功學員其實是他們給自己留出路的機會。

我們講真相的稿子都是以「朋友」開頭,我也會講:不是要你修煉真善忍,講的超順。但電話中覺得自己是修「真善忍」的,了不起,還來救你,凸顯人家的不好!我發現這是一個問題,我並沒有把他們當朋友。

記得有一次,我碰到一位女士,想讓她知道神韻,卻不知道怎麼講起,結果我好難過。因為當我想到沒能救了她,那就看她的造化了......,我眼淚快要流下來。其實不管今天誰是男是女,誰美不美,也不管今天是公檢法的還是私人企業的,「人」,包括我們,都是正法要救度的。只是我們剛好有幸扮演救人的角色,幫忙拉人搶人...!

總之,我要講的是,師父讓我們明白了那麼高的法理,我們如此幸運,他們卻在危險中而不自知,我們不能看到他們即將被淘汰而不救他們,我覺的要真心為眾生好,就不能口號似的灌輸,要想辦法讓眾生體會到我們是在為他們著想,是在告訴他們保障自己安全的辦法。

我剛畢業三年,以前好自以為是,常犯的毛病就是以自己的觀念來設想他人。就算我以前沒參加黑社會什麼的,沒修煉的之前,也是被這個末劫時期常人社會的大染缸污染的不像「人」樣。

在《導航》<北美大湖區法會講法>中師父也說:「那為什麼這一期把人的形像造成了神的樣子哪?是因為大法將在那個歷史的一定時期洪傳,那時的生命得能夠配聽這個大法,一幫動物在這裡聽大法是絕對不行的,就因此神仿造自己的形像造了今天的人。」

是在師父的無量慈悲與佛恩浩蕩下,我有緣走入修煉,才能「像人」,直到現在自己覺得比較像「修煉人」了,我也沒有想到今天還能扮演救人的角色。

我需要不斷的修好自己,修出更大的慈悲和能力,去救度這些有緣眾生。

以上是在這次專案撥打的心得體會,層次有限,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謝謝師尊!
謝謝同修!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