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照顧同修孩子中修心

阿雲

【正見網2017年10月22日】

師尊好、各位同修好:

感恩師尊佛恩浩蕩,在師尊的呵護下我們一家人走到現在。在此藉由交流稿談談我們一家人得法修煉的一些經歷和體會。

江澤民99年7.20發起了對法輪功的迫害,使我失去了集體修煉的環境,但是我對修煉沒有放鬆。

2011年12月,我接到海外同修的電話,讓我聯繫在當地迫害最嚴重的一家人,營救這家人的兩個孩子—化名:大寶和小寶(母親被迫害至精神失常,父親被非法關押,兩個幼子由姥姥照顧,不料姥姥之後在迫害中含冤離世,姥爺上告無門反遭迫害,幾個月後也含冤離世。兩個幼子無人照顧。)在營救的過程中,我要面對各種各樣的困難,同時還要承受來自自己家庭的壓力。

因為先生不修煉,對營救的事情不理解,特別是到了後來,照顧兩個孩子的事情落到我頭上。我自己已有一個家庭,在先生眼裡多了兩個孩子是一個大的負擔。

我碰到了各種各樣的心性考驗。師父講一人煉功,全家受益,我們也不能光受益不付出啊。我認識到營救兩個孩子是我史前的歷史使命,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師父的安排。大法弟子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我就把這個責任承擔起來。

我修去了各種人心,這個念頭一正,外部的環境也跟著發生變化。先生不再說什麼了,最後還是他幫我們把手續都辦妥了。

我帶著兩個孩子和我的小女兒來到了海外,申請上了政治庇護。在海外,我們一家人生活的很艱難很苦,每天都是女兒出去工作養家,剛開始我心裡覺得很對不起我的女兒,因為當時她考上了重點大學,讓她出國受苦,和我一起來照顧倆孩子,想起來就很難過。但是通過不斷學法,我修去了對情的執著和自責,領悟到這都是師父的精心安排,讓我的女兒趕快提高上來,因為國內的環境,也會讓我的女兒墮落下去的。慢慢的,我的女兒也開始改變,從剛開始的抱怨到任勞任怨的心態,使我們一起度過很多難關。每件事情上師父都在看管著我們,我們的心性也慢慢提高上來,真正體會到師父在《洪吟》〈苦其心志〉中說的:「圓滿得佛果 吃苦當成樂 勞身不算苦 修心最難過」。

因女兒一人工作,當地的同修看到我們很困難,就讓我們搬到他的房子裡。這位當地大法弟子本來要把房子賣掉,但他看見很多大陸出來的大法弟子沒有地方住,就騰出了房子,正好住在那裡的同修搬走了,我們就搬進去了。因房子太老,下雨總漏水,排水管口太小,往往會被堵住。每到印度尼西亞的雨季,我們家裡就會下大雨,無法用盆和桶來維持,我們晚上都要起來清理。無論白天晚上,一到下雨我都會爬上屋頂,去清理排水管,每次爬下來渾身濕透。有一次,雨下的非常大,天也黑漆漆,我很怕爬屋頂,我心裡想:「我是大法弟子,我不怕。」這樣我上了屋頂把樹葉清理完了,當我回過神的時候我發現自己已經在屋裡了。當我看到師父的法像我象孩子似的哭了,我知道師父就在我身邊。下來後雖然衣服都被澆透,但是心裡暖暖的。我也意識到自己要修去抱怨和委屈心。

還有印尼的⼀位同修阿姨阿姨擔⼼的和我說,她不希望我們住在那⾥,因為當 地⼈家⾥也漏⽔,導致家⾥三⼈死亡。我告訴阿姨,我們是⼤法弟⼦,我們有師⽗保護,不會出問題。

因為兩個孩子是領養的,我和我女兒都很照顧他們,大寶和小寶年齡相差三歲。大寶已經到了上學的年紀。當初領養大寶的時候,孩子的姥爺就說過這孩子不好管,很淘氣。

一直以來,這倆孩子沒少讓我過心性關。他倆可能是從小在國內環境下受不良風氣的影響,耳聞目睹,沾染了很多不好的東西。尤其大寶,張嘴就用很難聽的話罵人、打人,而且喜歡欺負弟弟。在國內跟著姥爺的時候,把姥爺的房子都用火點著了。在海外學,在課堂吃東西,搗亂,連老師都說不管他了。有一次,我女兒用自己掙的工資給他買新鞋子,後來問了他一句什麼話,他回答的同時卻罵了我女兒一句。當時我心裡很難受,心想女兒為了他們把讀大學的機會都放棄了,掙錢養活他們,換來這樣的對待。而且我自己因照顧他們做三件事也受很大幹擾。這倆孩子又不是親生的,不知怎麼處理。因此我一度心裡很苦惱,也抱怨過,也委屈過。

但我還是認識到,大法弟子的孩子也是師父的孩子,既然領養了,我就要承擔起這個責任,把他們引導到正路上去。使他們同化大法,成為大法小弟子。既然師父要我管他們,也是我的偏得。我相信,只要堅持用大法弟子的善和慈悲去感化,一切都會變好的。

在與孩子相處過程中,我不斷的努力擴大自己的容量、增強自己的忍耐力和耐心。雖然他們的改變很慢,但是我不放棄希望。我天天跟他們講小故事,在法理上講,耐心的一步一步教他們煉功、學法甚至背法。大寶記性好能背下來好多。我還教他發正念,現在他也不打弟弟了。

在印度尼西亞的四年中,兩個孩子相貌也變了,小寶從不會看書,現在都會自己讀大法書,背會了《洪吟》,大寶抄寫了五遍《轉法輪》,並且背到了第六講。先生過來探親,慢慢的也理解 ,對孩子很好 。我每天帶他們做三件事。都是師父的慈悲偉大,也是師父的指導,使兩個孩子在大法中幸福的成長。

雖然在海外生活很艱難,但也很充實,我參加了RTC平台打電話勸三退,每天和同修們一起打電話,帶著三個大法小弟子煉功、學法、發正念,參加當地的活動。剛開始打RTC電話時,不敢開口說話,打上電話腦袋一片空白,很緊張,說了什麼都不知道,但眾生就答應了三退。我想是師父在鼓勵我。放下電話後我發現有怕心、愛面子心。

勸三退中遇到很多有緣人,也會碰到罵人的,罵很難聽的話,放下電話我的心都發抖,我就向內找自己,發正念清理爭鬥心。通過和同修一起打電話,不斷學法充實自己,我修去了怕心、面子心、各種人心的執著心。電話組安排了值班後,我除了周日,每天都在平台上打電話,儘量把更多的時間放在救人和修煉上,修去了安逸心。我覺得這一切都是師父推我往前走。

另外剛開始參與8號鍵撥打時,覺得很好退,值班時段能退6-7個人,講幾句就退了,現在感覺不好退,接電話就掛。我認識到我們在修煉上也要提高了,打電話的過程就是修自己執著心的過程,作為大法弟子就要無條件地修好自己,無條件地履行救人的職責,每天學好法,靜心學法,發好正念。最後我想用師父《洪吟》(二)《大法徒》與大家共勉:

大法徒
蒙難在中原
天地無道爛鬼狂
正法洪勢在眼前
法正人世間

大法徒
重任擔在肩
救度眾生講真相
清除毒害法無邊
神路不算遠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