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修煉體會兩則

黑龍江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01月02日】

一.一念之差,差一點被舊勢力拽走

修煉了,知道要修自己的一思一念。但平常情況下遇事,有時想不起來修一思一念,過後反思才能想起來。也就是正念不及時。但舊勢力是虎視眈眈,伺機猛鑽空子的!幾天前發生的事,叫我牢記不好好修自己的一思一念是要命的。

11月14日,同修A告訴我:同修F姐出現腦出血的症狀住進醫院,因症狀嚴重,已經拔掉點滴,停止一切搶救措施。我立刻放下一切(已做完晚飯,沒有吃)就發正念。發三次正念,見到一些景象,心裡也知道結果了,但還是惦記,要到醫院去看一眼F姐。

老伴是常人,第二天我要去醫院,天下雪路滑,他非要跟我去。無奈只好讓他跟去了。結果我去晚了,同修F姐已去世了,沒有看到她最後一面。我想送她去火葬場,老伴就不讓,罵我。我也態度不好,就發生磨擦。他強逼我回家。在坐車回家的路上,我突然有一念閃過:這種被他罵(他罵我是經常的事),什麼時候是個頭啊……F姐可不用承受人間的這一切,解脫了。就這樣想了三遍。快到家了才驚醒!這樣想不對,我要跟師父堅修到底!到家天黑了,我趕緊做飯。可是不好!我要拉肚子了。剛離開衛生間,就又得回去。最後連腸粘膜都排出去了,心跳的不行了,真是瀕死的狀態,讓我感到就要死掉。我不斷在腦子裡想:我不要那一念!師尊,我錯了,我堅決跟您一修到底!

我當下馬上要做的是扔垃圾,可我都做不到。跑著去都不行,離不開衛生間,還在排粘膜。同時伴隨著心跳異常,象渾身在散開。在我拉肚子期間,老伴不斷罵著:「你是直腸癌!趕緊離開我!省著拖累我!」我還要不斷否定他強加給我的「癌」,不承認它!我出聲在說:師父救救我,我那一念錯了。但是我實在承受不住了,我又做了一個修煉者不該做的事:我吃了土黴素和腸炎寧片。近一個小時後,我能出門扔垃圾了。這一場由一個錯念引來的生死關,是這樣過去的。雖然做的不好;但給我一個鐵的教訓:聽師尊話,在一思一念上修好!另外,走到最後了,我知道要看住一思一念,信師信法,有一念不在法上,立刻否定!無論大事小事。

這次的生死關算過來了。找自己:我有怨恨心,有不想忍受的心,忘記了師尊說的:「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

師父說:「人的身體是不應該有病的。」[1]師父法身時刻在我們身邊,舊勢力之所以能鑽得了空子迫害我,是因為自己的一思一念不對。換句話說:是求來的。但清醒時才知道:那麼做的不是真我,是沒有修去的不好的我。

今後我要純淨真我,在一思一念上下功夫,不給舊勢力鑽空子留機會,容於法中。

二.深挖執著

自二零零五年冬我被迫害二年勞教之後,師父的經文及講法我都不齊全。同修F姐不幸離世了,內心就想要她的二零零五至今的師父經文、講法等書籍。由於我找不到她家,就給另一個同修打電話。儘管在電話裡我說明情況隱晦些,但是同修還是立即掛斷電話。我的心立刻沉重起來……

要向內找,無條件向內找!我看到了:我有依賴同修的心,有一顆不完全顧及同修安全的心,沒有站在他的角度看問題。這背後的深層原因是為私為我。找到這,我嚇一大跳:我常把「無私無我」[2]掛在嘴上,看來我沒有真的做到。從「悟到」到「做到」的過程,我還差一大截呢!

以上是我近期修煉體會兩則。有不在法上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謝謝!合十!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