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放下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01月02日】

看到周圍有一些同修,書看的不少,功也能堅持煉,講真相的事也在做,卻常常為放不下這樣那樣的執著而苦惱,常常找同修交流,試圖通過交流找到放下執著的方法,但最終也還是放不下。有同修說:就是多看書,多學法。話固然說的沒錯,但給我的感受是,真正放不下的原因是根本上的執著不肯放,不是放不下,是不肯放。那些表面的執著就算是暫時放下了,那個根在那,也還是會重新生長出來。

師父的講法中有這樣一段師父與神的對話:
「師:你看到我的弟子還存在哪些問題?
神:你的弟子分成兩部份。
師:何為兩部份?
神:一部份是能按照你的要求在法中精進的,這部份比較好;一部份是抱著人的東西不放,不能精進的。
師:是,我看到了。
神:你給他們一個了解法的過程,所以有的人是抱著各種各樣目地進來的,經過學法大部份人能改變初期的學法目地。
師:一部份還沒改變過來」 [1] 。

有些人得法之初是因為身體不好,或人中失意……各種人生的不如意吧,希望在大法中可以得到健康、幸福、找到出路等等而走入修煉,目地是為了自己的得到吧。修煉之初抱著這樣的想法也無可厚非,但走到了正法修煉的今天,依然認識不到入門時想法的執著,依然以此為目標、以這樣為私為己的心態修煉,我不認為這是在大法中真正的修煉,也不認為以此為目地的放下算的上是真正的放下,因為師父在講法中講過:「但是真正的提高是放棄,而不是得到。」[2] 。

我看到一些人,他們對於一些執著放不下而苦惱的真正原因,很多時候是苦於擔心人中生活,心裡上與身體上的不能輕鬆舒適,苦於擔心物質利益上受到損失,苦於擔心得不到未來天上的果位……而在我看來,這所有的擔心卻恰恰是修煉中真正要放下的執著!如果放下執著只是為了得到更大的好處,我不認為這是在放,我以為這是在求,是在與神做交易,這不過是人心貪婪的另外表現。我看到這樣的一些人,我感到他們有的不但沒有放下執著提高上來,反而就那樣的向下滑著,有些人甚至滑到了為小利與人去爭去鬥、損害他人的利益而不自知的程度,雖然表面上一直在努力的放,而實質上的為私之心卻未動愈堅,與法的要求背道而馳。我不知道修煉人抱著這樣的想法能真正的放下什麼。師父在講法中講到:「有人信宗教,在做祈禱的時候很虔誠:我做錯了事情啊……。可是呢,一出了門他還照樣犯同樣的錯誤,他的祈禱沒有用,他的心並沒有真正的改變」 [3] 。「真正的改變」,我的理解是:無私、為他。

師父在講法中講過 ,「知道自己是個學生就應該學習好,他自然學習也就好了。只要去好好學習,完成本職應該做的,他必然就能夠考上好的學校,考上大學,而不是執著於好的學校,執著於好的成績,執著於大學而得到的。我經常講到那樣一句話:人抱著想要干什麼的心,想要去得到的時候,往往是相反的。」 [4] 。就我自己的一些體會而言,放下執著,是因為它不好,不符合法,為私,會傷害別人,而不是為了自己從中得到什麼,我發現有些執著的放下並不是自己努力放下的結果(當然,發現自己的執著還是得盡力去克制放下,否則就等於是不修了),而是在選擇為他的對自己的放棄過程中,那些執著就煙消雲散了,甚至只是思想想到那了,還沒有行為的時候,有些執著就一下子沒了,我知道是師父把它拿掉了,在弟子走向無私為他的過程中,師父把它拿掉了。對於「無所求而自得」這件事,其實是不怎麼放在心上的,因為並沒想著要在過程中得到什麼,所以很多時候也想不到這句話,已經習慣了,已經成了自然。

在我以為,執著本身就是為私的,為私的放下本身就是執著,所以為私的放下不是放下,是對執著的放大,也就放不下,執著,是在法中走向無私的過程中放下的。

以上是我對於放下的一點個人認識,由於層次所限,不當之處,請見諒。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和時間的對話 》
[2] 李洪志師父經文:《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紐西蘭法會講法》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