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與感悟

大陸大法弟子 新葉

【正見網2018年02月01日】

作為一名99年7.20前得法的大法弟子,說來慚愧,在大法修煉證實法的路上,我是一路跌跌撞撞,走到今天。自己深深認識到,在隨師正法、做好三件事上,對照師尊對大法弟子的嚴格要求,和那些精進同修相比來,差距是不少的。在這些年的修煉過程中,我真真切切、實實在在的感到師尊時時刻刻都在身邊,保護並點悟著自己,出現了許多的神奇。我多次想寫出來與同修分享交流,但都猶豫不決。現在我定下心來把她寫出來,鼓勵自己更加精進,也請同修批評指正。

一、認識天目

記得自己當時剛得法不久,中午在床頭看《轉法輪》關於天目的問題這一節時,不知不覺好像睡過去了。睡夢中突然看到掛在床對面牆上的法輪圖像一下子轉起來了,發出並變換著各種各樣刺眼的光芒,色彩的漂亮是根本無法用人的語言來形容的,其中最後看到的金色光芒我至今猶歷歷在目。夢境中有點興奮也有點害怕,同時清楚的聽到有一個聲音說,你開目開了。我當時就悟到這是師尊在鼓勵我要堅持修下去,也許這時候師尊把我天目打開了。

若干年以後,我又一次在夢境中,突然清楚的能看見牆壁上裡面那些大大小小的砂石,盯著其中的一粒砂石,那砂石又會放大,砂石裡面又是許許多多一團團的東西,再盯著又會再放大,象電影中的快鏡頭一樣,層層不斷放大,無窮無盡。自己又在想我看牆壁是那樣,那我看看月球怎麼樣。就這樣一想,我眼睛一下子就真的穿過天空看到了月球上岩石,往那岩石上再看,岩石就開始放大,不斷盯著就會不斷放大,夢中感覺十分震驚。當然,現在我們關於對天目的認識,在法理上應該是比較清楚的。師尊說:「我們在講天目的時候,只要是修煉法輪大法的,我們人人給開,但可不一定人人都能夠看的清,也不一定人人都能夠看的見,這與你自身有直接關係。不要緊的,你看不見不要緊的,慢慢修煉。隨著你不斷提高層次的時候,你會逐漸看的見,由看不清會逐漸看的清。」【1】(說明:在現實中,我沒有覺得可運用自己天目看東西)。

二、師尊叫來車

大約是2002年上半年,當時重點在做發放「天安門自焚」真相光碟。我因為工作經常出差到外地,就帶些真相光碟,利用晚上空餘方便的時候到政府機關、企事業單位、居民區發放。有一次,工作會議安排在一個離某縣城區有十幾裡遠的當地佛教風景點,住宿就在山中廟宇的邊上。

晚上吃了素齋工作餐後,我拿著大約有五十張真相光碟的公文包,想打個計程車到城裡的一位親戚H同修那去以便得到幫助,因為我沒有來過這地方不了解當地情況。這時天很黑了,走出景區門口看了看一個人也沒有,更不用說計程車了。我沒多想拔腿快步就走上通往城裡小公路,這時公路上靜靜的,也沒路燈,兩側樹木森森,四周一片沉寂。這樣快步趕路約十來分鐘,心想,也許再走一會兒,到大公路上會有計程車。轉過一個小山彎,只見身後有車的燈光照過來,我就讓到路旁繼續走。沒想到後面的車子駛到我的身邊卻停了下來,是輛小車,車副駕邊搖下車窗,有個中年男子探頭說:「是到城裡去的吧?上車來,我把你帶上。」我答道:「是啊,要到城裡一個親戚家裡去」,也沒多想立即上了車。在車上,他問我地址,我說以前我從沒來過,只知道親戚是住XX單位宿舍,車司機應答道,這個XX單位宿舍他知道。於是,車子就直接把我送到了親戚H同修家的樓下。道謝之後,我來到H家,說起剛才的神奇搭車,都說這是師尊安排幫忙的。

於是,我坐在H同修自行車後面,乘著夜色,來到了一個居民點往一家家門裡放真相光碟。其中,來一家門口,看門的狗叫個不停,我輕輕地喝了一句:「別叫,是度你來了,再叫不度你。」那狗立即就不作聲了。十多年後,親戚H同修跟我說多年來一直在做真相光碟資料發放,光碟差不多有萬張,並說到了好多神奇事。大多我現也忘了,只有一件還記得清楚。H同修說,有次去鄉下發光碟回來時,電動車的燈突然壞了,天很黑,路況不好,往來車輛也沒見到,必須要經過一個路燈不全的隧洞,看不清洞裡情況,有點害怕。來到洞口,剛好後面來了車,把洞內的路面照得通亮,奇巧的是H讓路後,這個後面的車子就是不超車,一直慢慢跟在H的電動車後面,直至完全駕出隧洞後,後面的車子才超過去。

這樣的神奇事例說明,只要我們正念正行,師尊就無時無刻不在我們身邊保護、關心、加持著我們大法弟子!

三、女扮男裝山大王

我在正見網上瀏覽一些同修寫的關於看見夢見前世轉生投胎、與法結緣的體會文章,也閃過念頭,我前生都做過什麼呢?怎麼自己從來沒有這方面的夢?大約在2014年間,也就在又看過體會文章,閃過那些念頭的一二天之後,晚上就做了個非常真切的夢。夢境中,不知是什麼具體朝代,我是一個女身,好像名叫白蓮花,長得漂亮,武功不凡,卻是個山寨的山大王,幹些所謂的劫富濟貧的強盜事。為了統領嘍囉下屬,方便打劫,我是以男子裝束的,除了手下二個最勝任得力的部將知道我真實身世之外,其他人一概不知我是女身。

夢中我清楚的看見自己全身白衣白甲,騎白馬,持銀槍,威武的帶領著幾百號手下在山寨上巡邏操練。我知道手下二個最勝任得力的部將都在暗戀追求著我,為我爭風吃醋的賣力,我兩邊利用,自為得意,但二將頗為不滿。終於一天夜裡,我帳篷中解甲枕劍睡著了。忽然二將手持刀劍,直入我睡帳中,我警驚急抽枕著的劍,但來不及了。只覺得二將刀劍齊下,自己瞬間手腳頭顱分離,尚未覺疼痛,只覺刀劍過處冰冷,自己離開肉體飄在空中。此時自己也從夢境中驚醒坐起,一摸手、頭尚在,是夢,頓時感慨萬千。我們在歷史的過去,不知道轉生了多少世,不知道造下了多少業,不知道經受了多少苦難,也不知道偉大的師尊花了多少心血,也不知道我們是多麼的幸運,能在大法開傳的今天,幸遇師尊,幸得大法。所以此生此世,如不精進實修到底,直至圓滿,還待何時?還有何時!

四、雲遊修行者

緊跟著與上一個夢間隔不長時間,我又非常清楚的做了另外一個夢。夢是這樣的:在某個時代,我是個有些道行的佛法修行者,我四處雲遊宣講佛法,我的妻子(她不學法,只是在身體不舒服時才偶爾跟我煉煉動作。)也跟著我雲遊。一日,來到某一個小村莊住下,我們到附近山上打了些做飯柴火。回來時,我扛著松樹枝,她扛著長長的一根毛竹(可能寓意執著),二人順著小溪,各走一邊往家中趕。我走得快,就到村口了,她在後面突然大叫我名字,說不好呀快來啊,剛才在後面碰到了個惡僧,在她的毛竹上施了邪的魔法,現竹子上有了不好東西,她害怕得不得了。我立即拿過她肩上的長毛竹,感到有一股不好的能量,順手就把毛竹尖向下豎起,往地上用力下插,二三下就把那根竹子全部插沒地下,並用功能把那片土地封住。接著我來到了村口的一個小亭裡,剛坐下,突然間整個天空烏雲翻滾,狂風大作,百姓滿地哭叫,我感覺是有魔怪搗亂,要禍亂百姓。我立起身,往天空東西二邊各用手掌雲了雲幾下,頓時烏雲消散,風和日麗。周圍百姓則歡呼雀躍,紛紛要求跟我當徒弟。

於是,我就在當地收徒設壇宣講佛法。剛開始時,好像有數百人之多前來聽佛法。但慢慢的人數越來越少,他們認為佛法修行太深奧,人心改變太痛苦,你不傳神通無興趣。無論我如何苦口婆心勸說,佛法如何偉大,佛法如何度人永出苦海,仍信者寥寥。我只覺得內心非常痛苦,非常悲傷,也非常無助,常長嘆不已。最後,清清楚楚的記得台下只剩下18個正式徒弟繼續跟我學習佛法。一天,有一個徒弟問我道,為什麼這麼多人都不想聽佛法呢?我一下子不知悲從哪來,感慨無限,說道:人啊,在人世中真的是迷得太深了太深了,心中的塵埃實在是太厚了太厚了......。說著,我嗚咽不已,切身悲痛,淚雨橫流。當我帶著哽咽從睡夢中醒來時,手一摸臉,是滿臉真實的淚水,被子都有濕了。

我想,這雖然是個夢,但如此的清清楚楚,如此的刻骨銘心,如此的身臨其境,絕不是普通的夢,這是師尊在點化、啟悟我們要從人中走出來,從過去的歷史中走出來,在大法中修煉提高。我們不能執著於歷史上我們曾演過什麼角色,曾做過什麼好人壞人、好事壞事,那都是師尊引領眾生為今天大法開傳、大法弟子得法修煉奠定人類文化的需要。師尊說:「所以歷史上留下來的一切文化都是我們大法弟子乾的,當然還有師父帶著你們。人類的歷史就像一台戲,你們從國王到庶民,從英雄人物到強盜,(笑)從文人、名人到英雄,都是你們幹的。」【2】「你只管修,其實我們很多人,生生世世不定在哪世幹了什麼,不定在哪世欠下多大的業力。今天的人都是業滾業滾過來的,沒有業力的已經沒了。就是沒有殺害生命的都好像沒有,殺生不一定是人的生命。」【3】

由於自己層次不夠,定力不夠,師尊就用夢境讓我看到一點可能是自己的過去。不管什麼情況,大法修煉決不能執著於夢,我們必須要以法為師,信師信法,不斷精進,直至圓滿。

最後,叩拜師尊,感謝同修。

註:

【1】李洪志師父《轉法輪》
【2】李洪志師父《北美巡迴講法》
【3】李洪志師父《美國法會講法》〈紐約座談會講法〉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