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生死反迫害 正念正行救獄警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04月12日】

2003年3月15日,去一被綁架同修家裡看一下情況時,被蹲坑警察拽進屋,跟土匪似的一陣亂翻,翻走了兜裡的1700元現金,並把我帶到了某某分局。隊長楊某某就把我推倒在水泥地上,將我雙手拷大字型在暖氣上,把我的雙腿劈到極限,又用兩把方椅子的腿按著再劈,疼的我撕心裂肺的,又過來兩個人往我鼻子灌水,逼我供出同修。連審了我兩次都是零口供,他們拿我沒辦法。

我開始絕食抗議,他們就用很粗的管子野蠻的灌食。我每天要求自己背法煉功,他們就連踢帶打。我根本不配合他們,經常跟她們嘰裡咕嚕的滾到一起,我也不為所動。所裡認為班長管不了我,他們接連換來兩任班長,我不為所動,就是要堅持煉功。再動手打我,我就喊:法輪大法好!由於我一直堅持要煉功,當時最邪惡的管教韓某某登場了,這是個所有在押人員都怕的東西。

有一天她把我叫出去給我戴手銬腳鐐,我一直不配合,四五個也沒給我戴上。又喊兩三個把我推倒在地,四五個按著我,兩三個人戴手銬,我就喊法輪大法好,有個管教在旁邊拿起一塊大抹布,就使勁往我嘴裡塞,當時我就腦子一片空白,一種窒息要死的感覺,就是含進一塊大抹布不會用鼻子喘氣缺氧了。我在心裡求師父救我,我用舌頭一頂抹布就出來了,舌頭竟然頂動了抹布,我知道是師父幫了我。我從管教室出來,就在走廊裡喊韓某某迫害法輪功,法輪大法是正法,法輪大法好,一直喊到監舍。以後只要韓某某從我窗前過,我就喊韓某某你迫害法輪功會遭報應的,等我出去肯定告你,扒了你這身皮,嚇的她就再沒敢從我這窗前過。出來後向內找,我知道我當時是爭鬥心,是恨,沒想過她也是受蒙蔽等待救度的眾生,這是後話。

給我戴的手銬腳鐐是連在一起的叫狗連襠,只能象狗似的行走,直不起腰來。雖然不能煉動功,但是靜功照煉不誤,發正念都不耽誤。我才不管什麼監控不監控呢,想啥時候煉就啥時候煉,其他大法弟子誰也不讓煉,就我煉它們不管了。我還成立監舍的老大,管教有什麼事先來問我,就連韓某某有什麼事也先來問問我,慢慢的我也逐步轉變了對她的態度。這時我想起師父講的法:「你們自己做正的時候師父什麼都能為你們做。如果你們真的正念很強,能放下生死,金剛不動,那些邪惡就不敢動你們。因為它們知道這個人你不叫他死,對他什麼迫害都沒有用,邪惡也只好不管他了。」[1]悟到我能煉功沒人管,不是我放下了生死開創出了什麼環境,是我在修,師父在看,當我真的放下了生死,做在了法上時,大法的威力就展現出來,邪惡就不敢動了,因為那時候它們再敢迫害,師父就不客氣了,它們也害怕。

2008年7月再次被非法綁架,判一年勞教。把我送到勞教所後,管教某某某帶我走到食堂、辦公室、監舍。我就走到哪喊到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是正法!在食堂吃飯的時候,我也不吃,就在裡邊喊。兩個管教還站那評論說,這老太太穿了一雙好運動鞋,是耐克。對我既不打也不罵,我喊累了,坐那歇會再喊,沒有怕心也沒有人阻止。

第三天隊長某某喊我去她的辦公室,我感覺可能有講真相的機會。我一進門先問了句隊長好,她也很客氣的讓我坐下,我問了一下,你找我有什麼事,她悠閒的說閒聊。我一聽講真相的機會真來了,我單刀直入的說,冒昧的問一句,我看你挺面善的怎麼能上惡人榜呢?她愣了一下,我又接著講邪黨從建黨到現在殺害了八千萬中國人,天要滅它,江澤民一意孤行鎮壓法輪功,天安門自焚是假的,以及法輪功是什麼,我本人多種疾病,尤其是癌症的神奇康復等等,講給她聽。中午吃飯她沒讓我走,第二天又嘮了一上午。最後我問她,聽說你有一個漂亮的寶貝姑娘,一提起她姑娘她很高興,我話題一轉問你也快五十了吧,她說來年,我說我們可是佛家的上乘修煉大法,修成了就是佛,你現在迫害佛弟子是要遭大報應的,而且家族都會跟著遭殃的,大劫難來時你要留不下,你的寶貝女兒怎麼辦?我聽說你身上還有大法弟子的人命,她聽後在那傻愣。

我說隊長你別急,你聽我的還來的及。從現在開始不能再迫害法輪功了,三退保命保平安,你是黨員嗎,她點點頭,我說你就在心裡退出來吧,她點點頭。回家把你們家的人全救了,寫在錢上三退也可以,坐車投幣花出去就行了。她問我好使嗎?我說神佛看人心,咱倆現在說話神佛全知道,另外你現在還在職,此事你知我知,我不會跟任何人講的,她說謝謝。第二天她就像變個人似的,只要她當班就把我們調回自由活動,大家都說她怎麼象變了個人似的,我什麼也不說。又過了幾天,她把我叫到她辦公室,告訴我她不幹了要調走了,把她剩下的東西讓我全部拿走,我說我什麼都有,我啥也不要。她急眼了,說你是不是瞧不起我,我沒辦法只好拿回來了。她走的當天把我們大法弟子叫到車間,說我要走了,跟大家告個別。簡單的說幾句,點著我的名說,她說的對,我跟你們遠日無仇近日無怨,何必呢,我也應該積點德了,不為別人為自己。說完眼含熱淚的走了。我心想又一個生命真正的得救了。(註:三退應該到大紀元上的退黨網站上去退,如果沒有在大紀元上退的話,請作者幫助該人在大紀元上三退。)

還有一位叫某某某的隊長,也很邪惡,只要她一到車間,空氣就像凝固了似的。有一天她去車間,我正在閉目發正念呢,她喊我的名字問為什麼不幹活?我回答身體不適不想干。她說你出來,我就到她跟前去了,雙眼直視她。她隔著桌子跟我大喊,你知道這是啥地方,我也沒客氣也跟她喊起來了,啥地方我不管,我就知道法輪大法是正法,學法輪功無罪,我就不幹活,立即釋放我。我兩眼直視她,她的凶勁就沒了,說還從來沒有人敢跟我拍桌子的呢,我馬上接過來說,這叫一正壓百邪。她猛的一下站起來說你給我過來。我就跟她到了辦公室,她磨蹭了一會,問我你今年多大歲數了,我說過年就60了。她說我要能活到你這個歲數就行了。我說能不能別開玩笑,我們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我們都是佛的弟子,你迫害佛法和他的弟子是要遭大報應的。 我就開始給她講起真相來,最後告訴她以後你不要再迫害法輪功了,否則不但你留不下,兒孫都會跟著遭殃的。我告訴你一個保命的方法,你是不是黨員,她點點頭,我說我替你退黨保你命你同意嗎?她點點頭。我說我給你保密,不會跟人講的你放心,她又點點頭。我就出來了,她也跟著出來了,我想大法弟子能屈能伸,給她個面子,好讓她下台階。我就當著大家的面,大聲的說:大隊長我剛才太沒有禮貌,讓你生氣了,對不起,請你諒解,她就笑了。

回來後同修問我剛才還是暴風驟雨,怎麼回來就喜笑顏開了呢。我說講真相是萬能鑰匙,大法弟子要能屈能伸。從那以後,她的凶神惡煞的勁沒了。對大法弟子不打不罵不找麻煩,大家說她象變了個人似的。第二天早上在監舍門口喊我的名字說每天讓我到她辦公室給她澆澆花,擦擦桌子,我說可以。我在心裡說,謝謝師父給我機會可以給其他人講真相。由此給所長和其他的副隊長和辦公室人員都講了真相做了三退。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巡迴講法》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