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零口供」所想到的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04月14日】

前些天,本地有兩個同修去撒資料時被綁架了。開始 ,大家整體發正念,覺得都是老弟子,正念強應該很快回來。可是後來聽說,同修的案子到了檢察院,邪惡要判刑,同時還聽說,這兩個同修把事情說大了,因為在這之前,同修也出去過那地方撒過資料,掛過條幅什麼的,邪惡一咋呼,一上刑,都說了出來。

警察辦案是最邪惡的,特別是對大法弟子,邪性的恨,沒有證據也得給打出證據來。本地有個同修,被酷刑折磨了好幾天,送到看守所時已經奄奄一息,後來這個同修被重判,這個同修當時身上沒有所謂的什麼證據,為什麼被重判了呢?

警察的手段是恨的、邪的,他們要的是「證據」,反正「證據」是你說的,簽字畫押法律就承認,他們只要把「證據」送上去,下一步是檢察院和法院的事。這裡面有個問題,也是我們以前忽略的,就是不給警察提供什麼「證據」,你提供越多,在他們看來罪越大,判的越狠。就像上面的同修,邪惡一震唬:「以前那幾次資料是不是你撒的?」不說他們就來硬的,同修受不住,什麼都說了,甚至不是自己做的事也攬了過來。這時侯對警察來說,已經大功告成,往上不再問你,一上報就等著判刑了。

還有一點,就是他們的偽善也能鑽我們善良的空子,比如:有個警察在非法審訊同修時,說:「你是修真善忍的,剛才沒說真話,修得不好,說真話才是大法弟子。」又說:「有人就比你強,人家做到了真,不撒謊,那才是練功人,我們也服氣。」他們用話激你。你可能想:「這是不是點化我修煉有漏呢?我真不夠格嗎?」於是,就把知道的事情說了出來。他們會誇你:「這就對了,佩服。」可轉過身來,會嘲笑你:「這人修傻了。」

對於邪惡我們不必說真,真不真不是他們能評價和衡量的,他們只能在大法面前擺放自己的位置,不能承認舊勢力安排他們毀我們而失去未來呀?就像被土匪綁架了,土匪說:「你家有多少財寶?說出來我就佩服你。」如果你真說出來了,你想,你家裡的財寶還會給你留一點嗎?這不荒唐嗎?不能順著他們話去想、去做,就是全盤否定,什麼都不承認。

本地還有個同修,撒資料時被警察綁架了,警察覺得證據少,又不想放人,就問她:「你還在哪裡撒過資料?有幾次?」開始同修不說,警察就把她吊起來,吊了一天一夜(一年後手都不好使)。當時同修承受不住了,就說:「我撒的多了,到處都是我撒的,全縣的資料都是我撒的。」她以為這樣漫無邊際一說,警察不會把她怎麼樣,沒想到,警察不再問她了,整理了一份筆錄後,就讓同修簽字,結果重判了。這是邪惡慣用的招數,要不怎麼叫邪黨邪警呢?

網上有許多同修正念回家的例子,比如:警察問時,你可以說:「你說的這些我不知道」,或者說:「我在依憲法行事,是好人。」或者什麼都不說,邪惡沒證據,就拿你沒招。記得前些年,本地有個同修被綁架後,警察對他上刑三天三夜,他什麼也不說,他回來後跟我說:「當時警察都服,有鋼。」當然,一味的忍受和正念制止邪惡,在那種情況不是三言兩語能說透的。

另外,從本地同修被綁架情況看,還有個事情是應該避免的,比如,同修總是到一個地方去經常發資料,或講真相什麼的,但同修不知道已經被人舉報,或者被監控,警察已經有了準備,有的警察說:「別急,等著,他們還能來,下次再抓。」結果,同修過不了幾天又去了。大法弟子是有智慧的,不能像守株待兔那麼笨呀。

寫出看到的一點現象,供同修借鑑。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