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小小說: 小莉與班長的往事

珍惜

【正見網2018年06月19日】

小莉原是一名中型企業的工人,身材苗條,曲線玲瓏,心高氣傲。

在中國大陸,工廠倒閉轉型是常有的事。因單位經濟不景氣,轉型後與一大型汽車廠合作,為該廠做汽車保險槓。單位新安裝一套生產線,所在車間的任務,是為槓噴漆。因生產線是半自動化,而過程都是手工操作。這就要求要有一批技術較高的噴漆工。

為達到技術要求,單位特地從中華民國台灣請來一位有經驗的技術人員,傳授噴漆技術。單位又從車間中選定三名員工,現場向民國技術人員學習,作為將來噴漆車間的技術主力。小莉就是這三名被選定的員工之一。

經過一段時間的傳授學習,小莉被確認為是三名噴漆工中技術最好的一個。民國技術人員在走之前對單位領導道:「以後噴漆方面的技術工作可以由小莉擔當。她不光人美,活也美!」眾笑。

總廠要求單位拿出一百個樣品送去檢驗,合格後正式投產,如不合格將會有很大麻煩。領導決定全部由小莉一人完成。

小莉認真用心的工作,經實踐檢驗,保險槓全部合格,單位正式投產。她的技術也因此而被領導和大家認可。小莉被選定為噴漆車間的第一任班長,也是噴漆主力。

小莉任勞任怨,早來晚走,一心撲在工作上,也因此被公認是最負責、最肯乾的班長。隨著單位效益的提高,規模的擴大,人員的增加,單位的中共官員腐敗現象也隨之而來。領導不再重視工作態度與技術能力,而更重視的是人際關係。

小莉性格比較單純不會巴結上級,這樣班長的小官也就被他人排擠掉,並被調離去了另外一個班。這種事在當今中國是太平常了。

新班組的班長何姐是個大嗓門,說話高分貝。靠著和主任的關係好就有些趾高氣揚,在小莉這個落魄的班長面前更顯得意忘形。

小莉本來就生氣,這下更差點氣炸了肺,怨恨沖天,工作態度也從此徹底改變。何姐這個班長沒有技術能力,是靠關係當上的,因此同事們也都不服。小莉因是老班長,又有技術基礎,同事們對其都很信服,與其關係都很好。小莉於是藉此有利條件,想盡辦法去難為班長。

工作休息時,有意挑逗同事冷漠她,讓她難看。幹活總是走在最後邊,逃避責任挑最輕鬆的。平時還注意收集班長和主任之間工作失職或不正的行為,以便找機會報復。

有一天車間搞衛生。何姐高喊大家都出來幹活。等大家都出去後小莉才慢騰騰的出來。班長按人分配,包塊幹活。早到的同事已經都幹了很多,等小莉過來見只剩下一塊最不好乾的。

小莉惱了,指著班長喊道:「你欺負我,憑什麼讓我幹這塊?」何姐道:「按先後順序排的,你最後出來,只能是這塊。」小莉嚷道:「排什麼順序?班裡多少人你不知道嗎?誰該干哪你不知道嗎?你長腦袋干什麼的?」

何姐一看來勢兇猛,心想:我還治不了你!轉身到辦公室找主任去了。小莉一看機會來了,這下可以大鬧一場。想好了收集到的他們的不法勾當,準備當眾羞辱。隨後也去了辦公室。

 一進屋小莉就衝著主任道:「我今天就說說班長的事。」主任知道其早已憋足了勁,今天就是找茬來了,他很心虛。小莉剛說個開頭,他馬上就陪著笑臉對小莉道:「大姐,別著急,什麼事好好說。」然後突然轉過臉對何姐大聲指責道:「你為什麼給大姐安排這樣的工作?你怎麼幹的工作?」接著一頓數落。

何姐滿以為主任會為她作主,沒想到等著她的卻是一頓批評。她象座泥塑木雕一樣呆在那裡。從此她那高分貝的大嗓門,在小莉的面前低了八度。小莉的胸脯從此挺的更高了。當初最肯任勞任怨的人,卻被中共的腐敗氣的成了車間裡最難擺弄的「刺頭」。因此小莉與班長結下了怨恨。

生活的艱難、工作的失意、疲憊的爭鬥,使小莉深感世態炎涼,不知何時已疾病纏身。尤其是心臟病、腎炎更為嚴重。心臟犯病時就會突然不省人事。小莉覺的人生無常紅顏薄命,自己也許哪天就會變成一堆枯骨,千百年後硌了哪個農夫的鋤頭。

就在這時經人介紹,她修煉了法輪大法。修煉不到三個月,所有的這些病狀都離她而去,整個換了一個人似的。不但身體和精神大有好轉,更主要的是心態,世界人生價值三觀有了一個根本的轉變。

師父法中說道:「我們如果遇到這些麻煩的時候,不要和人家一樣去爭去鬥。他這麼搞,你也這麼搞,你不就是個常人嗎?你不但不要和他一樣去爭去鬥,你心裡頭還不能恨他,真的不能恨他。你一恨他,你不就動了氣嗎?你就沒做到忍。我們講真、善、忍,你的善就更無從有了。」(《轉法輪》) 「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轉法輪》)

小莉仔細回味人生,思索周圍的人和事,真是覺的師父講的太好了。在常人中,你對我不好,我對你更壞,爭爭鬥鬥何時了?萬事皆有因緣啊!只有按照真、善、忍去做,才能順應天理,才能化解恩怨得到善果呀!

從此改變了對班長的態度。工作時不再慢騰騰的落在最後,而是默默的走在前面;休息時不再與同事們含沙射影的起鬨,諷刺挖苦班長;班裡環境需要維護時,默不作聲的、靜靜的自己就去做了。初期同事們都覺的很奇怪,小莉這是怎麼了?怎麼好像不是她了?

特別是班長何姐覺的很詫異,一拍大腿:危險哪!危險!一定是又有什麼鬼主意,我得小心。不管別人怎麼看,小莉就是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做一個好人,一個更好的人。

這天,班組有一同事在休息室耍笑小莉。要是在以前一定會反唇相譏,鬥個高低,這次小莉笑道:「我修煉了法輪功,修的是真善忍,不會和你爭鬥了。」這一說哪知對方更來了勁,嘲笑侮辱的話更多了。小莉睜美目一直微笑著、靜靜的聽著。

最後那個同事道:「你可真的變了,真變好了!」這一切何姐都在默默的觀察著、思索著,她也覺的小莉變了。

小莉變了,班長也變了,何姐不是變好了,而是變的開始找茬、刁難上她了。

以前見到小莉這個刺頭,她躲都來不及,現在處處整小莉。小莉想:也許是因為自己以前對她傷害的太重了,應該理解她呀!

早晨開工時,班長喊著大家幹活,卻直接衝著小莉喊。小莉應聲而去,認真去干。本來是大家一起乾的活,出現問題時,她卻直接衝著小莉說沒幹好。小莉靜靜的聽著。

一次何姐喊幹活,小莉正在換鞋,沒能立即去干,她過來搶去,一把扔到車間的水池邊。其舉動震驚眾人,大家不知小莉究竟能忍到什麼程度?如果把這個刺頭逼急了,真是一場大戰,班長就得「滅火」。何姐眯著眼正做勁頂前即將到來的狂風暴雨。

哪知小莉平靜的走到水池邊,取回自己的鞋幹活去了。

這件事對何姐觸動很大,她對小莉又有了變化。何姐本人經常脫崗,而員工們也經常是消極怠工,這在大陸已是習以為常的事。她脫崗回來時發現,很多時真的是只有小莉一人在認認真真的工作。

有一次她脫崗出去喝酒,回來後急急忙忙的到班組查崗,發現只是小莉一人在幹活,而且累的滿頭大汗。何姐很尷尬,不好意思道:「你你……你累了!我……我……有點事。」

小莉輕聲的道:「沒事的,你也快休息一下吧!你臉色有點紅,休息一下就好了。」何姐很是感動。

小莉因為以前當過班長,對全車間的許多工位有過一些接觸。對哪些工位怎樣管理怎樣工作,都有一定的了解。

有時班長忙或有事不在時,小莉就默默的補充上去。這樣小莉這個刺頭,又成了不是班長的班長。何姐與其之間的怨恨,漸漸的化開了,小莉又開始任勞任怨,不再爭名奪利,而是『身在紅塵中,其心在方外』的超然境界。

你想想全國上億人在學大法,得感動多少人,當時各政府部門到處是讚揚法輪功與李師父的聲音,包括江澤民它們家,江妻王冶平帶孫子也在學大法。大家都知道在中國屁大點功勞都得說成是黨的功勞,結果現在全部讚揚法輪大法,所以共產邪教的邪性發作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大貪污犯賣國賊江澤民集團出於小人妒嫉,利用手中權力,對法輪功開始了瘋狂的迫害。

小莉無端的被綁架到看守所迫害十五天。這在單位裡成了爆炸性新聞,法輪功是什麼?小莉為什麼被綁架?大家都在相互詢問著。

這時班長何姐站了出來,到領導辦公室為小莉鳴不平道:「法輪功是好的!小莉是好人!她是最好的人!」於是滔滔不絕的講述了小莉修煉法輪功的前後變化,和她們之間矛盾的轉化過程。

當小莉從看守所回單位上班時,何姐以熱辣辣的目光、高分貝的大嗓門、急切切的道:「你可回來了,可想死我了!我到處說,法輪功是好的,你是好人哪!」

那一刻小莉被感動了,含淚抱住了何姐……再後來,小莉在單位上班,全單位從領導到同事們,對小莉修煉法輪功,無一人反對、無一人迫害、無一人舉報。只要不影響工作,在單位任何地方都是小莉講大法美好真相的場所。

由於公安、國保經常的騷擾,小莉被迫離開了單位。不但是小莉,連其家人孩子也被騷擾,孩子也被迫離開了學校。娘倆過上了流離失所的艱難生活。幾年過去了,由於中共的迫害,小莉的生活陷入艱難的困境。

有一天走在街上,突然一個高分貝的大嗓門,喊著小莉的名字向其走來。天哪!多麼久遠的聲音!噢,何姐!到近前她急切切的問:「我可看見你了,這幾年你好嗎?我可惦記你了!」

小莉向其講述了中共對自己與家人的迫害,特別是孩子高中畢業,正面臨著考大學,卻因公安的騷擾,離開了學校,不能參加複習,也不能保證考上大學。

何姐一聽急了道:「孩子沒學校上學怎麼考大學?共產黨太壞了,怎麼能這麼迫害你們這樣的好人?共產黨害你,我幫你!我幫你求人找學校,讓孩子上學。」

隨後她又關切的道:「電視上說你們法輪功上天安門自殺,我一看就是假的。我對我認識的人說,電視上都是騙人的,法輪功是好的,信共產黨死了穿不上褲子 !當年連國家主席劉少奇都被打成內奸叛徒,一畝能產萬斤糧!』」

小莉流淚了……。

又是幾年過去了,又是在街上,二人相遇了。

她又是急切關心的問:「孩子怎樣了?你好嗎?」小莉告訴她,就是因為她的幫助,孩子考上了如意的大學,現在很好。自己也因為得到很多好心人的幫助,現在已經走出了困境。

何姐高興的笑了起來,依然用那高分貝的大嗓門道:「我記住你說的話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們夫妻以前兩地生活,現在我丈夫的工作也調回本地了。」

莉道:「是啊!天佑善人呀!」二人說著、笑著,完全忘記了這是在喧鬧的街頭,盡情傾訴著彼此的心聲。

揮手告別,二人消失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班長的故事講完了,但好像又沒完。象這樣的故事在法輪功學員的群體中,成千上萬、浩如煙海!一晃又是幾年過去了,歲月的洗禮,沖淡了許多往事。

但班長那高分貝的大嗓門,熱辣辣的目光卻常常浮現在小莉的眼前:「法輪功是好的,你是好人哪!」

註:此事根據真實事件改編而成。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