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小小說: 大法福澤我的全家

珍惜

【正見網2018年06月21日】

畫橋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身心的變化與道德的昇華,使家人、親友們都見證了大法的美好與神奇。

丈夫阿棹是中學教師,家族有遺傳性抑鬱症,兩個姐姐都是在四十歲左右自殺。阿棹為人不錯,但性格不好,小事看不開,擱在心裡過不去,很抑鬱,碰點事說炸就炸,一點忍耐性都沒有。

當時畫橋還沒修煉,這日子啊,要麼委屈的過,要麼就得與丈夫打,生氣上火弄的她也是一身病,與公婆幾年不來往,就差點離婚,女兒雲陽也討厭父親。

畫橋得法之後變化太大了,遇到生氣不再與丈夫一般計較,家裡生活安靜平順下來。這一切阿棹都看在眼裡,知道是大法使妻子的身體好了,家庭生活環境改變了。

那年公公過生日,年年都是五點吃飯,可這次突然改為三點,也無人通知畫橋。待她領著雲陽來時已經晚了,本來想說點抱歉話,可阿棹惱了,衝著妻子就罵,雲陽嚇的不敢抬頭看爸爸。

公公一再勸畫橋別跟阿棹一般見識,那飯桌的氣氛可想而知。畫橋是修煉人,當然沒往心裡去,其境界已達到遇到難事,都能平靜下來。

一九九九年大貪污犯賣國賊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畫橋被關押,回來後不斷被騷擾。阿棹提心弔膽,夫婦不得不離開原居住地。中共邪黨手下的各級部門找不到橋,就到學校去騷擾,阿棹一次次的面對,心情更壓抑,脾氣更暴躁。家人讓阿棹到醫院去查一查,結果也是抑鬱症。

阿棹在中學教的是個差班,考試成績不好,心裡過不去。想了兩天,沒路,就想在學校跳樓,連辦公室抽屜的東西都整理好了。

但一想,不行,女兒雲陽也在此校,讓她看到父親血濺三尺,對孩子那是怎樣的刺激打擊啊!那就買安眠藥吧!到賓館開個房,靜靜的死。想好了,到校長室請假。校長見其臉色神情很不好,大家都知道他有抑鬱症,馬上道:「趕快回家休息去!回家休息去吧!」

阿棹出了教學樓,走到操場時,呆呆站著。好像豁然大悟似的:「對呀!我有大法呀!」馬上給妻子打電話問:「你在家嗎,等我回去。」畫橋聽聲就覺的不大對勁兒。阿棹進屋就道:「快給我放錄像,就看師父那個錄像!」

畫橋就放師父講法錄像。他坐在沙發上看,把聲音放的特別大。樓下過車走人,樓上樓下的都能聽到。橋道:「把聲音小點。」阿棹站起來,揮著胳膊喊:「我怕啥?!我怕啥?!誰能給我第二次生命,師父能給我第二次生命,我怕啥?!」

畫橋眼含淚水,知道是師父的法理解除了他心中的壓抑苦悶與痛苦,使他沒走絕路,於是他感激、他興奮。

阿棹一直認真看著師父講法,漸漸的……漸漸的,他青白的臉有了血色,慢慢心情舒服過來。口呼快活。沒有抑鬱症的人,是不會體會到天天那種壓抑苦悶的心靈痛苦的。筆者常因中國人道德敗壞到如此地步面臨毀滅而壓抑痛苦,人家笑我傻吧!正是:知吾者謂吾心憂,不知吾者謂吾何求。

從此,阿棹凡事就對孩子道:「都聽你媽的,你媽說了算!」「你媽修大法的,做事肯定對!」 「就按你媽說的理做,肯定沒錯!」

女兒雲陽雖不修煉,但是看到母親修煉之後的溫柔賢惠,大法救了父親,再加上家族中學法的人多,所以對大法特贊同,對修煉人也很理解。

雲陽的功課一般般,讀完初中讀高中。高考都不到四百分,往哪報呢?一個女孩子,性格又內向柔弱,讀師範吧,可這成績,只能報很普通的師範;但又不認可,一咬牙,報了長春師範學院。

這天家族親戚們聚餐,阿棹直嘆氣,對長兄道:「雲陽分數不夠,就得讀二級學院,得自己多拿不少錢。」 兄長有錢,也聽明白了弟弟的意思,道:「那也得念哪!女孩子也得培養啊!」

大陸人說話就這樣,繞圈說,誰都明白,因為都是黨文化裡泡大的呀!但是老外性子直聽不明白,實則就是向大哥借錢成功。錢的事落了地,就等著出分吧。

考完,雲陽掐玉指一個一個對分,一算也就四百來分,皺眉道:「考糊嘍!命苦也!」

但畫橋心靈感應就覺的女兒能考四百九十九點五分,阿棹道:「老婆你要成仙了!那分是你自己說了算的呀?!你想打多少就多少哇?!」

公布成績的那天上午,阿棹從學校來電,聽其口氣心情很不平靜,故意賣關子。女兒問道:「爸爸多少分?」別急,待老爸喝壺茶!」「急死人家啦!快說嘛!」「女兒聽著!四百九十九點五分!你媽說的真對!真沒想到比平時多了太多。」雲陽一聲長長的尖叫,嚇的窗外麻雀亂飛。

這事兒在家族中可是一大轟動,都道:「你看人家修大法,確實挺順,啥好事都攤上了。」 「她媽媽煉功是不白煉!」

四年後雲陽畢業,找了個學校去教書。 半年後,又調到爸爸所在學校。但只是代課,還不是市教委的正式編制。代課三年多,長春市教委進編,僅一個名額。參加考試的是全省範圍內的,有在職的、有剛畢業的、也有研究生,六十多個人爭這一個名額。沒想到雲陽筆試第一,口試也第一,自然就是市教委正式編制內的教師了。這事又在家族內反響可不小,雲陽工作一路的順,好多極小的機會都讓她得到了,也都認可這是大法給家人帶來的福報。

大家為雲陽高興,吃喜的飯桌上,阿棹高興的吟道:「佛光普照女兒身 女兒不負眾人情」。
讀初中的表妹也湊趣獻詩祝賀姐姐進編,道:
深閨有幸女,
暗處無雲陽。
福門常滋潤,
我家最吉祥。

雲陽也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第一個朋友處的挺好,男方的父母想見個面,其家在外地,畫橋就陪女兒去了。一進其家,但見擺著好大的神龕,後來得知是馬列國教黨和尚給開的光,自然招來的不是神佛,而是狐黃鬼蛇。

雙方交談起信仰時,畫橋談起修大法的美好,真心希望他們也認同大法真善忍。

哪知其家人聽了都很緊張,立時就鬼鬼祟祟的,說話都偷偷摸摸的,進到裡屋不出來,再說話的機會都沒了。頭一頓做了八個菜,下頓就打掃剩飯了。

畫橋回來後,那家人一個個都病了,橋知道就是供的狐黃在折騰他們,怕其家與大法接觸,久了正神就會消滅它們,所以折騰其家人。

隔兩天,男孩子到來,情緒很低落,耷拉著腦袋,對雲陽道:「父母怕影響了前程,提出要求,能不能讓你媽不煉了。」

雲陽的回答很直截了當:「那是不可能的!」講了父母身體原來的狀況,修大法之後的變化,家庭環境的變化……道:「沒有大法就沒有我媽,沒有我媽,也就沒有我們這個家。」男孩還是說,讓你媽信什麼都行,就是別信大法。

雲陽沖他笑笑道:「拜拜了!」 回家後對母親說了此事。畫橋嘆道:「是媽影響你了?」雲陽笑道:「非也!他們家連真善忍都不認同,這樣的道德水平嫁他干什麼!我倒覺的對我選夫是好事是道好考題,甜言蜜語的倒猜不透其心,他認不認同大法倒能測出其是否有起碼的理智與良知。你女兒也不是什麼破爛都嫁的。」

就這樣,第一個對像黃了。後又處了個男友,就是現在的女婿。論各方麵條件比第一個強多了,兩人處的也挺好,男方把婚房都快裝修完了。

這孩子來了,畫橋就給他講真相,他很是認同大法真善忍,也退了黨團隊。

到此份兒上,雙方父母見面了,喝起酒來,話就多了,男孩父親是個領導,提起大法之事,開始因中共的謊言是不理解的。說了一些中共電視上的栽贓之語。

阿棹怕場面尷尬,支開到其他話題。對方親母家把其夫扶進內室,藉口醉了。

雲陽面無表情拉起母親道,「咱們該走家了,讓他們說去吧!」

畫橋來到洗手間,對著鏡子想:你是人,現在可以離開;你是神,就得放下自我救他們。心態平靜了。這時親家母也出來一個勁的道:「有信仰好哇!我們從來不反對。老頭子是酒後失德了。」畫橋道:「大姐,你見過現實生活中學大法的人,去幹壞事嗎?」「哪有啊!到今天誰信共產黨就是得了老年痴呆症。我家那口是當官的,他們聚到一起,哪有為百姓的話,都是吃喝嫖賭抽。」這樣氣氛緩和後畫橋三口就回家了。

數日,雲陽與未婚夫見面道:「你對我感覺怎麼樣?」「正是我的夢中人——善良溫柔。」「那你父母能否接受我家?」「能。」

雲陽微笑轉嬌軀望著遠方道:「你覺的我善良、純潔,我是從大法中學到的,是大法的法理使我這樣,和社會上的女孩子不一樣……就是將來(玉面羞紅)將來有了小孩子,我也會讓孩子學習大法真善忍的。知道嗎?你的考驗過關了,今天你若說個不字,咱倆就此生無緣了。」

男孩握其玉指道:「我對你們是尊敬的。但願我們一生相親相愛到永遠。」雲陽羞怯的輕輕抽回手道:「我李雲陽發誓此生決不嫁低俗道德敗壞的破爛,認不認同真善忍就是能否得到我的考題。」男孩一驚:沒想到自己溫柔的未婚妻竟如此的高貴剛烈。不由肅然起敬。

次日,上午畫橋接到電話,沒想到,男孩一家已到家門口了。倆口子這頓抱歉自責,一個勁的罵自己酒後失德,沒有口德,一口一個絕不反對大法,有信仰好,讓雲陽把新房的鑰匙接過去。

就這樣,雲陽結婚了,親家對兒媳甚是高看的。畫橋上其家就給他們帶資料去,他們對大法的誤解也在消除。親家公明白真相也退了黨道:「人家學大法不就煉煉功做個好人嗎!共產黨對這樣的人,又殺又奸,不遭天報沒天理了。」

現在雲陽的孩子都兩歲了,畫橋常教其念真善忍。

二零零零年時,畫橋大哥的兒子阿柱結婚之後,一直沒有合適的工作,就靠侄媳婦工作養著家。侄媳工資甚高,他倆又是大學同學,本來感情挺好,但時間長了,大侄心情也不好,就開始鬧矛盾,鬧到瀕臨離婚地步。

正巧,那陣阿柱和一個朋友合作做生意,投了不少錢,結果對方把他騙了後跑了。真是:屋漏偏逢連雨天。諸事加在一起,阿柱難已承受,欲要報仇殺人,但找不到人影。

這時柱的精神出現了問題,一口一個要見血,要殺雞,甚是嚇人。其父愁的要送他到精神病院,但是幾個修大法的姑姑堅決不同意,中共的醫院治精神病與其說治病,不如說使人變傻,那藥毒性太大。正常的訪民找官去申冤,結果就被強制送到精神病院,出來後一些人傻了。

那怎麼辦?姑姑們將柱接到畫橋家。

阿柱見地上有個煙盒,踢來踢去的,道:「這是金元寶,我要發大財了!」真是神志不清了。姑姑們清楚,他一方因為壓力大受了刺激,另外凡此類情況都是另外空間有不好的東西在操控他。於是,幾個姑姑溫言細語開導他,最主要的是盤腿靜坐立掌胸前,用修煉人超常神通,幫其除邪,一週後,阿柱就正常了。

姑姑們知道侄媳是柱的康復關鍵,於是找到她,從姻緣哪、責任啊、孩子的未來呀,講了很多。她原來得到過大法書,但沒看更沒修。聽姑姑們說的有道理,看到姑姑們為她家付出這麼多,看到了大法弟子的高尚的風範。

想看看身邊朋友們,沒有幾個人順的,即使有錢人家也這事那事。唉!算了,浪漫的夢多是小說中的想像,夢永遠是夢!人生百年轉眼即過,解決生命永遠的歸宿才是最重要的,從此開始看《轉法輪》。師父怎麼說的,她就一步步按照法的要求做,家裡緊張的氣氛也緩和了,再也不提離婚二字。

後來阿柱也找到了一份非常合適的工作,專業對口,收入也高,家裡的一切都平衡了。去年在公司提升當了副總,事業也順心,一家人和和美美。

阿柱從小就討厭大陸中共這種填鴨高壓強制灌輸的邪教式教育,嚮往西方那種教育方法。兒子讀的書多,也非常聰明,思維很開闊。但一到學校考試就不行,成績總是上不來。其母得法修煉後,每天帶著兒子學法,慢慢的孩子學法非常自覺,不用大人督促,功課再多再忙,也堅持學法。漸漸心態穩定道德提高。

去年期末考試,物理全學年第一,總成績排三十五名。

註:此事根據真實事件改編而成。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