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期的修煉體會

北京青年大法弟子 青兒

【正見網2018年06月13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二零一三年得法的青年女學員二十三歲。借法輪大法洪傳26周年之際,跟同修分享我孕期的一些體會,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我懷孕了

我在二零一七年八月份檢查出來懷孕了。在這之前思想中就有想要孩子的想法,就跟丈夫同修說了這個想法,但是丈夫覺得有了孩子之後太麻煩,就不想要。後來我的想法也沒有了,但有時候思想反反覆覆的,但丈夫不動心。後來我又跟丈夫說了想要孩子了,丈夫說順其自然吧,該有就有了。過了一段時間,我發現懷孕了,還沒去醫院檢查之前,丈夫感覺說著應該是雙胞胎。那時候我想應該也是雙胞胎。同事知道我懷孕了都祝福我,替我高興。我跟我旁邊的同事大姐說,我感覺我這是雙胞胎,她說:你怎麼知道的,這剛一個月你也沒去檢查。我說:我感覺出來的。她說:那最好。後來去醫院檢查真的是雙胞胎,上班時跟大姐說了,她激動的大喊說:你的感覺太准了。這位大姐明白真相,就開始跟同事說這事,她們都覺得不可思議。

二、回娘家住

在懷孕五個多月的時候,回娘家住著,每天做飯,拖地,洗碗做家務。媽媽去上班,爸爸跟弟弟出去賣菜。那時妹妹也懷孕八個月,有時候也來母親家,我就每天中午做飯。媽媽不上班的時候就讓我去休息,跟我說:你去睡會吧。我說:我不困。媽媽就問我說:你在你家也不睡覺?我說:不睡。她很納悶,懷孕的人都愛睡覺。她問我:那你自己在家都幹嘛呀?我說:看書,煉功,沒事就出去走走。父母受邪黨宣傳對大法還不太了解,這次我回家看到我懷孕五個多月還幹活,身強體壯的,心裡對大法有了更深的認識,尤其是父親。有一次父親跟弟弟賣菜回來跟我說,有一位大法弟子給他們講真相,還勸他們退黨,父親說啥也不是,弟弟的少先隊也早就退了。這位同修還給他倆小冊子,父親說不要,弟弟說拿著吧,回去給我姐看看。因弟弟明白大法真相,父親就收下了。謝謝這位同修使父親更接近大法一步。

有一次做飯,家裡人都出去上班了,就我在家。我想蒸點饅頭晚上大家回來吃。我媽回來說:不用你,等我不上班的時候再蒸吧。我說:面我都和好了,這會兒都能蒸了。母親就說父親:你怎麼讓閨女和面呢。父親說:不知道這事,要知道可不讓她干。我說:沒事,又不是不能幹活,母親就讓父親去蒸饅頭,還說妹妹在家時啥也不干。父親把面拿出來就在案板上揉。中午母親上班後我跟爸爸說:您出去玩吧,我蒸就行。他說:你行嗎。我說:行,沒問題,您去蹓躂吧。父親囑咐了幾句就出去玩了。把飯做好後我就聽師父講法、煉功和發正念。白天在家幹活不睡覺也不累,晚上還睡的很晚,媽媽覺得不可思議。從母親家回來的時候已經六個多月了。父母問我還走的動路嗎,我說就是肚子大了,走路跟在咱家一樣,父親說那就行。他們都很放心。

三、婆婆說:我給你送飯吧。

回來後也沒跟婆婆一起住。有一天婆婆說:以後我給你送飯吧,省得你一個人做飯不方便。我說:不用,我能自己做。婆婆說:你現在六個多月,等到七八個月的時候,你走都走不動,還做飯呢?我說:您那會還說我五六個月就走不動了呢,現在不也走的挺快的。她說:你不就是長的高嗎?我知道不是因為長的高,而是我修大法了,有師父在管。婆婆嘴上不這麼說,但她心裡知道是修大法的原因。

平時丈夫老給婆婆講大法真相,她也明白,也支持我們。家裡奶奶也修煉,八十六歲了,十多年沒吃過一粒藥,比我婆婆身體還好,這些婆婆心裡都明白。平時給她真相幣她也花,婆婆也受益於大法。有一年婆婆得了婦科病,在區醫院沒治好,又去了一家私人醫院,也沒治療好。丈夫告訴她要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就在心裡念,等再去複查的時候,說沒有事了,徹底好了。還有一次婆婆跟我說:我看見師父法像往外冒金光亮著呢!

四、舅姥說:這都是大外孫子修行來的

今年正月去姥姥家串親戚,正好趕上舅姥他們也來姥姥家了。我們在院裡聊天,舅媽跟我說:我看著你都不累。我說:沒感覺累。那時懷孕七個月。舅媽告訴舅姥說我懷的是雙胞胎。舅姥姥激動的說:真的!太好了,這肯定都是我大外孫(指丈夫)修行來的。舅媽說:那肯定是。這時丈夫從屋裡出來,舅姥跟丈夫說:「這都是你修行來的,那有這機率,又沒有雙胞胎的基因。舅姥他們走的時候,丈夫還送給她《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舅姥說:我不能保證幫著你宣傳,但是我能保證自己都看完了。

五、否定病業假相

有次去醫院產檢醫生說你這有點貧血,就給我開了藥,我沒拿。當時還想是吃的營養跟不上才會有貧血的,但馬上就意識到這不是我的思想,我修的是宇宙大法,那能量不比常人的營養能量大呀。我發正念否定這個干擾,解體一切病業假相,不承認他們。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人都是因為自己這個觀念不對,心不正招來的麻煩」。

再去醫院檢查的時候換了一個大夫。她說:你一個多月沒做B超了,去做一個B超看看孩子長多大了。做完B超去找她,她看了說:你這倆孩子體重差的太多了,有危險,說怕是「雙胎輸血綜合症」,讓我去找她們主任給看看。當時她們主任不在,副主任說你等會吧,她開會去了待會就回來了。當時我沒認識到這是舊勢力換了一種方式迫害我,迫害眾生得救。我還在那等,結果等了一個多小時,看到醫院的主任,我就叫了她一聲,她就直奔我過來了,好像她早就知道我在等她一樣,然後就看了一下單子說,你快點去開轉院證明吧,這體重差的太多了,怕其中一個孩子有危險。這時我知道她說的不對,兩個孩子有師父在管不會有事的,但還是開了轉院證明,開完單子是下午四點半了。

在開單子的過程中心裡對丈夫的怨恨心、抱怨心所有不好的念頭都出來了,眼裡強忍著不讓眼淚流下來。心想著丈夫平時不關心我,越想越覺的委屈,埋怨丈夫不幫我發正念。那時完全忘了大法「遇事向內找」的法理,全是人的思想,也不知道是迫害了。從醫院出來打車到區醫院的時候,一看他們馬上就下班了,我就沒進去。這時心裡就不想去了,給丈夫打電話。丈夫說:就是不讓你去呀,你就不該去,你等著我去接你。等丈夫來了,心裡對他的怨恨又上來了,一路上也不理他,回到家也對他愛答不理的。他說:我想跟你交流交流,你想聽嗎?我也不說話。丈夫同修就談了他的認識,他說的過程中,我還是不跟他說話,但心裡知道我這關沒過去,也認識到了其實在等那一個小時的過程中我完全可以走的,就是不信師信法沒想起師父,正念不足才造成了這樣的干擾。心裡知道醫院主任說的不對,但還是抱著去檢查檢查的想法,信師信法大打折扣。

通過丈夫同修的交流,我也認識到了,心裡一下子豁然開朗,好像這件事沒發生一樣。晚上就去參加集體學法了。以後這種不好的思想再往出返的時候,馬上就能意識到了,就發正念解體這些不正的思想念頭。

等我們再去檢查的時候,一切正常了。大夫說孩子一個最起碼也得五斤多。這一切的干擾,都在師父的慈悲加持下煙消雲散了。

心裡非常感謝丈夫同修對我的幫助。作為一個修煉人在修煉中心性提高上來的時侯,心情真是無比的喜悅與美好!修煉真的太幸福啦!
    
我在懷孕期間,每周一至周五我都去找同修學法。去同修家除了坐公交車外來回還得走兩裡多地的路。但是卻一點不覺得累。我每周還參加一次集體學法,每天都特別的充實。現在懷孕快九個月了,每天都是自己做早飯,晚上丈夫下班做兩個人的飯,一點也不累,這都是修煉大法的變化,修大法真好!有師父真好!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