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紀實:千載法緣之六 - 大理之願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07月24日】

兩宋、元的和平時期是中國經濟非常富有的時期。在兩宋時期與契丹、西夏和金的對峙與戰爭,包括後來蒙古的擴張,以及南宋以及元朝時期頻繁的海運,大大加強了國家或者民族之間的貿易與融合。

很多人對於中華特有的文化現象如:詩歌、詞、曲、小說,都相應出現在各個朝代有所不解。為什麼一個朝代就以某種特有的文化形式為主,而當改朝換代的時候,這種特有的文化現象也隨之改變?其實這就是神傳給人的文化精髓所在。

一朝一代,都有其特定的文化角色,朝代更換,角色也全部更換。這些縱然在人中都可以找到很多理由。但這些理由都只不過是人間的表象而已。

本文所寫的人物,或多或少都與大理城有點關係,所以就起了這個名字。

因宋太祖趙匡胤在南征時走到大渡河畔,想起了唐朝失敗的教訓,用玉斧劃大渡河為界,大理國就這樣保全了下來。後來到元朝雖然被滅國,但元朝依然命原有的大理國王掌管大理。也就是說,大理相對於中原算是一個獨立的地方。這裡很崇尚佛法,甚至有幾位國王寧可把王位禪讓出去,自己出家為僧。也就是說,這裡修行的氣氛很濃郁。

(一)

他出生在北宋時期大理,從小就能知道別人不知道的事情,而且十分的聰慧。長大一些,就能跟隨著父親去中原做買賣。在途中遇到很多事情,讓他人生的閱歷得以豐富。

因為他能知道別人不知道的事情,所以在做買賣的過程中,賣什麼賺錢,什麼時間賣,能賺多少,他都心裡有數。比如一個月應該賺紋銀一百兩,他絕不多賺一分。看到路邊有病人他主動攙扶到藥房,知道抓什麼樣的藥最對症。而有些病症不需要抓藥,他明白是對方哪裡做錯了,需要改正。他都根據具體情況一一告訴他們。

時間一長,他也成為小有名氣的異人。後來在過花園口黃河的時候,他和父親的所帶貨物被強盜搶去,他事前也知道,但明白本該遭此難,否則會有更大的難。他父親想不開,不久抑鬱而終。他只好四處遊蕩。因為他有那些特別的本事,就經常在藥房和集市轉悠。看有無事情可做。

他的性格雖然比較外向,但也喜愛交朋友,同時又算是嫉惡如仇的人。比如,在集市上他事先用明白的那一面「預知」。他眼見一個闊少人來到集市,本來今日這個人應該花三百兩紋銀買一隻鳥,和一個貧苦的姑娘回去做妾。他見狀立刻找到那個貧苦姑娘,把她藏起來。然後來到那個闊少將要相中的那隻鳥面前,用二兩紋銀將其買下。然後在那裡等著闊少,那位闊少不一會兒走上前來,要買這隻鳥。問他多少錢,他說,紋銀三百兩。闊少急眼,讓家人出來想揍他一頓。

他解釋:「這隻鳥本身只值二兩紋銀,我多要你二百九十八兩是另有緣由。因為你如果繼續娶妾的話,你的身體將受不了,因為你已經有十三個妻妾了。這個妾你要娶回家,過了半月,你家人就得花二百九十八兩紋銀安葬你了。所以我收紋銀三百兩就是想讓你帶著這隻鳥回去,遠離那些妻妾,自己自娛自樂消遣去吧。」

闊少一聽,覺得這個人有點來歷,細一打聽,原來來自大理國。因為當時的中原人都知道大理國很多人都信佛,有的人很有本事。

想到此處,闊少轉怒為喜,乖乖拿出紋銀三百兩給他,然後帶著鳥和家人到別處玩去了。

等到闊少走遠了,他把那個貧苦的姑娘叫過來,把這二百九十八兩紋銀都給了她,讓她回家去,以後干點什麼維持生活。姑娘不走,說,他救了自己,自己要以身相許,為他鋪床疊被。他百般推讓,旁邊的人也說,姑娘出身貧苦,無依無靠,都讓他行行好,收下她。

此時他也看到自己與姑娘也有一段姻緣,於是也就答應下來了。

周圍的人覺得他很有本事又這麼仗義,都爭相讓他到自己的店鋪裡工作,並許以豐厚的報酬。

他最後選擇了一間藥鋪。在那裡輔助坐堂中醫抓藥。

這家藥鋪生意很紅火。坐堂中醫很多時候都忙不開。有一次來了一位腿腳不靈便的老者,拄著拐棍,他一看,就明白這個人的病是因為一場誤會而與八旬二叔打仗而得的報應。他不動聲色,看坐堂郎中怎麼開藥。坐堂郎中看了半天,開了一副藥方,可是似乎覺得哪裡不對,又細細看看老人的腿和脈象,就把藥方作廢了。說:「你這個病很怪,不是一般的氣血、風寒之類的,好像有別的原因。藥物最好是別用。」他見狀走了過來,笑著說:「老人家,前些日與二叔相爭的事情還記得嗎?」老人十分惶恐的看著他。他繼續說:「要誠心向對方道歉,也就好了,不用服藥。」老人無奈的走了。過了半月,老人來了,這次他不拄拐棍了。看上去很健康,腿也好了。來到這裡向他報喜,說自己誠心改過,誠心向二叔道歉。也獲得了人家的原諒,腿部毛病也就好了。

在藥房工作的過程中,他目睹了形形色色的人,很多人因為做了錯事而很痛苦,有的聽他的勸告誠心改過;有的人卻一味的幹壞事,結果痛苦不堪。這讓他想到大理國修行的文化。人在身體和心靈上怎樣才能得到真正的解脫呢?這是他時常縈繞心頭的問題。

有一天來個婦人,說她女兒不知怎的像是中邪很深的樣子,不愛言語,眼睛發直,讓他過去看看。他去了一看,發現有兩個精怪在她家裡鬧騰。那些精怪覺得她女兒身體很好,就想借著她的身體修煉。他用小時候在大理學的咒語和法術,將那兩個精怪驅走。她女兒也就變得正常了。

那婦人千恩萬謝。甚至想把女兒嫁給他,他說自己已經有媳婦了,女人還不依不饒,說,給他做妾也行。他十分無奈之下也收下了。雖然收下了,但他平生對男女之事從不熱衷。包括先前收的那個媳婦,就當個說話的伴兒。

他後來覺得自己不能在這裡繼續呆下了,因為很多人遇到各種奇怪的事情都來找他。他也覺得與這裡的緣份也了個差不多了。於是帶上一妻一妾,輾轉回到大理。

到了大理不久,他的妻子因為水土不服或者其他原因,就病故了。沒給他留下一男半女。他的妾一直在身邊陪著。

有一次他帶著妾一起去墳前祭奠妻子,他想了很多,人生一世,因緣而聚,緣盡而散。一切是多麼的不真實呀。

因為他的妾根基和悟性都很好,來到大理之後,二人也共同修習佛法。在大理的風、花、雪、月四景中,留下了他們共同修行的足跡。

因為根基和悟性,他們進步的速度很快,而且在修習過程中,他們都隱約覺得應該還有更洪大的佛法。後來他們都分別看到一幕:在廣袤無垠的天宇中,有一尊巨大的佛出現,釋迦佛和其他諸佛都一起聆聽那尊巨佛講法。仙樂齊奏,飛天共舞。那真是無比恢弘與殊勝。

當看到這一幕之後,他們本想一起再去中原尋找這尊巨佛,可是因為大理國內出現一些狀況,導致他們沒能成行。但那份對巨佛的追尋卻深深的印在了他們的生命裡。

幾經輪迴,今朝他和原來的妻妾都已經得法。他今生在修煉中依然帶著一些超常的能力,去年他因為證實法而被抓,被判刑。在此希望他一切都安好。

(二)

在南宋時期,北方此時已經被金國占領,他出生在北方燕山一帶,在那裡他遇到了一位很有名的木匠。他跟隨木匠把木工手藝學的很好。後來金國南征,他跟隨軍隊南下,一路上也見識了中原地帶的各種建築樣式,覺得很驚奇。後來他隨軍來到一座廟宇休息,這裡的僧人早已逃走。

他來到這裡別人都因為很疲勞而早早的睡下了。他因為處於職業的本能,到處在寺廟中轉悠,看著寺院的建築結構。當轉悠到一個非常不起眼的角落,無意中觸碰到一個陶盆時,地板突然分開一條縫,裡面還有光亮,他好奇的走了進去。

裡面地道很長,他走進去不遠,發現這裡幾乎沒有什麼寶貝,只有各類經卷以及一些高僧過世時留下的舍利,上面都有記錄。從記錄中知道,這些是為了避免戰亂而被刻意留在這裡的,有很多是記載這裡高僧的修行經歷和過程。

當時他也忘卻了飢餓與疲勞,在翻看這些經卷和記錄中,他漸漸的對這些過世的高僧產生了由衷的敬佩。

因為這裡面也為人避難而準備了些飲水和食物。他在這裡一呆就是兩個月。在這段時間裡,他看了很多,也想了很多。因為他的專業是木工,蓋房子或者搭架子,這種職業不僅是為了人們能有個遮風避寒的地方,更是人們表達對上天與神敬意的一種方式。

因為有高僧的實踐,讓他對修行有了更深刻的理解與體悟。他不願意隨軍征戰,而想出去之後,四處雲遊,找尋可以修行的地方。

當他找到按鈕打開地道的門出來之後,發現原有的軍隊早已奉命南下,他找來附近沒有逃走的老弱百姓,詳細詢問了這座寺廟的歷史。

一位老大娘告訴他,這座寺廟據說是東漢末年建造的,當時是一個外來的和尚做住持,後來到了北宋末年,這裡鬧盜匪,將原有的僧人殺的殺,趕的趕。這裡的廟空了一陣子。後來一個人帶著幾個人,好像他們都有命案,為了逃避追捕,到這裡,出了家。這是兩三年前的事情。最近鬧金兵,他們又都逃走了。

他望著這座古老的寺廟,很感慨。但他一想到此處也不宜久留,於是趕緊喬裝改扮成一個書生的樣子,繼續尋找修行之地。

一路上聽說西夏也很崇尚佛法,於是去了西夏,在那裡呆了五年左右。在那裡他遇到一個女孩,她是西夏王族的女兒,因為當時西夏王族內部也不斷出現爭權奪位的現象。女孩家也捲入其中,女孩的父親不想讓女孩有什麼不測,讓女孩想辦法離開。女孩對他說了此事,他同意帶著那位女孩離開。後來聽說大理國那裡比較適合修行,於是他帶著女孩一起來到了大理國。

在蒼山邊洱海畔,他們結廬修行。因為他畢竟有一身的好手藝,平時給當地人做木匠活,也賺了很多錢。時間一長他和妻子也逐漸熟悉了當地的風土人情,特別是崇尚佛法的氛圍,讓他們覺得這裡真是修行的好地方。

有一天,他與妻子在草廬內研習佛法,不遠處來了一個手托缽盂的僧人,僧人說想在這裡歇歇腳,他和妻子去外面找個地方居住。

三天之後,他們回來,看草廬著火了。剛開始很著急,但對於研習佛法的人把世間一切都看得很輕。因為屬於茅屋,很快就被燒成一堆灰燼了。那位僧人似乎剛睡醒,從灰燼中起來,抻個懶腰,揉揉眼睛,一邊揉一邊說,怎麼弄的房子還著火了?

他們二人見狀立刻覺得這是一位得道高人,於是趕忙過去行禮、問好。僧人見狀,說,我知道你們要有此一劫,所以過來點化,你們寧可外出找地方住,也把草廬借給我歇腳,這說明你們是真正有善心的人。所以我幫你們化解了這場危難。

他倆讓高僧留下教他們修習佛法。高僧說:「你們我教不了,我知道在將來會有一種萬古難遇的修佛方法傳出來,那個時候我也想成為那尊佛的弟子。你們就在這裡等待吧。我還有幾位與我有緣的人需要我去告訴他們這個消息。」說完高僧就蹤跡不見了。

他倆愣了半天才回過神來,跪在地上向上天叩頭,感謝上蒼的救命和點悟之恩。

他倆後來在這裡從新翻蓋了房子,除了他還繼續做一些木工活之外,餘下的時間就和妻子研習佛法。無論以後出現什麼事情,高僧的叮囑他們都不曾忘記。

輪迴輾轉近千年過去了,那份記憶與期盼依舊未曾磨滅。今朝他們二人和高僧早已得法,無論後來遇到怎樣的艱難險阻,他們都能在修煉的路途上前行著、精進著……

(三)

元朝時,她出生在雲南,那裡有很多的少數民族,這些民族都能歌善舞。她也不例外,天生一副好嗓子,經常與鄰人對歌。這種對歌不僅局限在青年男女之間,很多時候對歌這種娛樂活動很廣泛,成為當地人們表達情感的一種方式。

她唱起歌來婉轉動聽,如果加上伴奏,簡直是美妙絕倫。

她就是伴著歌聲長大的,因為家境殷實,無憂無慮。到了該成婚的年紀,她本來也有心儀的對像,可是她從來沒有表白過。在這麼多年的對歌過程中,有幾位很優秀的小伙也對她表現出愛意。可是她對對方沒什麼感覺。

後來她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父母。她父母找人打聽了一下對方的情況,發現對方是從很遠的地方剛來這裡沒幾年,男方的父母很愛喝酒,男方似乎也不是很好。她聽說這些,這份情愫也就放下了。

有一次恰逢當地一個節日,她與一群人正在對歌,正對的高興的時候,無意中抬眼望著天空,看到一個鳳凰狀的雲彩,在湛藍天空的映襯下顯得非常漂亮。她當時就想:如果我要能乘著鳳凰遨遊天際該多好呀!對完歌之後,她往家走,路過一個小湖,她看著藍天映在水中的倒影,更加覺得自己如果能乘鳳遨遊天際,會是多麼暢快與幸福呀!

也許是日有所思的緣故吧。過了幾日,一個夜晚,她似乎一點點的感覺自己被什麼物體托著往上飄,隨後,在那藍天中盡情的遨遊,她看到了很多金色、藍色和其他顏色的鳳凰。不但看到,她好像還與他們聊了半天,她為了表達感謝,還唱了一首歌。

她是唱著歌醒來的。醒來的時候,發現母親坐在身邊,母親就問她:你是不是遇到心儀的男子了,要不怎麼在夢裡還唱歌呢?她就把夢說了一遍。母親沉吟了半晌說:「夢到鳳凰是一件大好事,看來我們真的與鳳凰有緣呀!如果我們能像夢裡那樣,可以自由自在的遨遊於天地之間,那是一件再好不過的事。」

因為這裡離大理不遠,當時人們都知道大理是個崇尚佛法的地方。於是她父母就帶著她來到了大理。在大理她也接觸到很多其他民族的文化與風俗。

因為她一心想尋找可以遨遊於天地之間的方法,就在這裡靜靜的修行。時間一長也有很多當地條件不錯的小伙子向她求婚,都被她一一拒絕。她此生雖然沒有出家,但就一心在家修行。

隨著修行時間的加長,她對佛法理解的也越深刻,也出了一些功能。經常能看到知道別人所不知道的事情。

有一次她正在打坐,很快就入定了。在定中她看到一群神佛都說:「我們現在就要與將來傳大法的覺者結緣,到時候我們都要當他的弟子。這樣我們才能真正的得到永恆。」她不解,但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在那裡靜靜的看著。看著看著一群鳳凰也出現了,接著是一群身著當時人們裝束的人也出現了,大家都說要等將來那位覺者在人間傳大法,自己要當他的弟子。此時她的思想中發出一念:這位覺者將來到哪裡去找呀?末了在其他影像消失之前,看到了一個「北」字。

這一幕讓她久久難忘。後來她對父母說了此事。她父母都說:「你不想嫁人,那咱就在這裡好好修,將來當遇到北方來的覺者或者我們有機會在北方遇到覺者,我們一定要好好修。

既然你與鳳凰如此有緣,將來你的名字中就應該有『鳳』字,來續上這段緣。……」

今朝,她依舊在殷實的家境中長大,愛好廣泛,能力很強,在這個俗世中能夠保持生命純真的本色,很是難得。更重要的是,她今朝能如前所願,真正的得到這萬古難遇的大法,名字當中也有了這個「鳳」字。續上前緣。雖然在這二十多年的修煉當中也經歷了很多魔難,但這一切都會讓她和修煉的家人,更加堅定的走在修煉的路上。

這正是:
大理之願結宋元
神佛點悟慈悲顯
歷經百代千古事
今朝得法兌前願!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