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小小說:找到生命的歸途

珍惜

【正見網2018年08月18日】

李清照 .〈點絳唇〉
寂寞深閨,
柔腸一寸愁千縷。
惜春春去,
幾點催花雨。
倚遍欄干,
只是無情緒!
人何處?連天衰草,
望斷歸來路。

喜鵲據傳說是天上的神鳥,王母座前專門傳遞消息給人報喜的,所以人間多視其為好運的像征。

所以父親給其取名為鵲,阿鵲如今年過半百,白皙如玉的肌膚,光澤的秀髮,可見年青時何等的光彩照人。

如果她戴著眼鏡,坐在那裡你一定認為她是高級知識份子,可是她卻不識幾個字。因為她出生在可怕的年代——共產邪教霸占中國的時代。前半生之坎坷一言難盡。

一九九五年幸遇法輪大法,才知道生命就是為法而來,從此,走進了大法修煉。

(一)苦難的童年

阿鵲家在北大荒,那時風景還不錯,「棒打狍子瓢舀魚,野雞飛到飯鍋裡」,後來被共產邪教的戰天鬥地改造自然破壞的不成體統。

家裡兄弟姐妹九個,她是女孩子中的老大,頭上還有個哥哥。自古長姐如母最是操心,那時爸爸媽媽都工作,六歲的她就學會了做飯,灶台前蹬著個小板凳,才能夠得著那個大菜墩兒,做一大家子的飯。

八歲該上學了,報上名還沒去報到就該秋收了,就得拾麥穗去啦,那年沒念成書;九歲那年,又報了名,結果叫其去薅谷莠子去,又沒念成;十歲剛報名,媽媽生了小妹妹,得伺候媽媽月子,照看妹妹,收拾屋子,養雞、一日三餐。

爸爸身體不好,每頓都得給爸爸做點小鍋,可見其孝。媽媽產假完畢又去上班,家裡所有的事務都扔給了她。從那以後,再就不提上學的事了,這輩子也就再沒讀書的機會了。

不曉得幾歲,就是很小很小的時候阿鵲就覺的人間非自己的家,家在天上。夜裡總看著天上的星星,找哪個是自己的家。

可太高了,夠不著哇!於是腦海中就產生各種幻想,設想回家的辦法——將棍子一根一根的綁起來,一直接到天上,順著爬呀爬,就上天了,多麼理想的女孩啊!

人生太苦了,不想當凡人。那時候,阿鵲天目就是開著的,今天科學稱其為松果體,與人眼睛組織結構相同,傳統叫泥丸宮,如果人先天根基好能量大,就能看到另外空間事物,現在科學叫特異功能。阿鵲常常能看到其他時空的景象。

別人說什麼她就能看到那情景,她以為人人如此,也不在意。晚上躺著睡覺,窗子上邊靠牆角的地方有兩個人,穿著鎧甲,五顏六色的,拿著槍叉,齜牙咧嘴很嚇人。

好怕怕!不敢看就蒙上被子, 也不敢說,怕嚇著爸爸媽媽和哥哥,可他們天天守在那兒,一邊一個。修煉大法後才知道,那是金剛護法神。

十四歲,阿鵲已經是青春少女難得佳人。那年,農場招工,就想辦法去,不想再纏在永遠干不完活的家裡。邁出家門,就和大人一樣,和男勞力一樣出整工,干一樣重的活。

在傳統社會女人因生理原因先天就是弱者,男人就應該保護女子,可中共忽悠男女平等,說「男人能幹的事,我們能幹,男人不能幹的我們也能幹!」「手握殺豬刀能等半邊天」,造就出一批批母老虎女漢子,結果把她們累的要死,還認為自己占了便宜。

「學大寨」,改良土壤,修水渠,挑擔子,壓磙子,阿鵲從來沒落在人後,和男勞力掙一樣的工分。阿鵲與其他理想青年一樣,幻想沒有貪官污吏人人公平平等物質極大豐富的共產邪惡主義「人間天堂」。所以她非常能幹活,速度快,還精細,從不懂什麼叫糊弄。掙的錢都給媽媽,就這樣一直到成婚。

(二)原來都是命中注定

常人道:女大十八變,越變越好看。 十八歲,阿鵲更加豐滿動人,該嫁人了。可她不想出閣,還是做個天真浪漫的少女有趣,她一心嚮往著仙家的超然出塵,可回天之路在哪啊!想去廟裡想在晨鐘暮鼓中尋找上蒼的信息。

稍一表示,早被共產邪教無神論洗了腦的媽媽一頓罵,說其簡直是神經病……非嫁人不可!阿鵲心想:也不能惹爸媽生氣啊!

蓬山此去無多路,青鳥殷勤為探看。

青鳥啊!你在哪哎!沒有青鳥兒也出不了家,那就出嫁吧,二十歲那年,遇到一個木匠小杜。

小杜母親去世的早,父親是省城一所大學的廚師,因得罪了領導給下放到農場。他家就父子倆。看著他可憐,芳心一軟就嫁給了他。

婚後頭幾年日子過得還算平順,拚命的幹活,攢了幾個錢。等到三個千金出生後,老公公大怒,嫌其不會生兒子,他家是單傳,得有傳宗接代的,逼著離婚。這老公公也是個渾球,生孩子是女人的天生絕活,忙什麼啊!你老婆你媽會生怎麼代代單傳?

阿鵲不肯離婚,小杜也夠馬列的不走就打,逼著走,還要把三個女兒扔到火車上,說誰撿著誰要。老公公還在外面放風,說要再給兒子找個大姑娘、大學生。這對父子狼奶喝多了沒人味。

八國聯軍進北京燒個圓明園,中國人大罵不止。 可共產邪教文化大革命,共匪足足打砸搶燒了中國十年,上百個圓明園能不能抵上一個中國啊? 許多人還喊它萬歲愛的似親爹。

毛魔頭死後,中共來個刁賣人心,來個平反把戲。為地富反壞摘掉帽子。

老公公想回城,阿鵲也盼著老人能調回城裡,孩子們有了城裡戶口將來有出息,因為共產邪教把農民戶口降為二等賤民,許多福利好事是農民與狗不得享用。阿鵲終於戲法般的生了寶貝兒子,可病也一個接一個的來了。

有一天,在鄰居家遇到一位喇嘛,此人望著這美少婦吃了一驚:他說阿鵲很有福份,說她會往南走,會走的很遠很遠。阿鵲說老公公正在要求返城。喇嘛道:「年末的最後一天,你的公爹就會平反成功,上邊蓋著大鋼印。」同時表示,「你公公父子本身無德,能辦成這個事,有二龍戲珠,龍的前邊還有燈領路,全家都是借你的光。你是大根基大福份之人。」因他講的太玄乎,阿鵲也不信。

哪知果真,年末三十一號那天,老公公回來了,拿出一張紙,因阿鵲不識字,不知紙上寫的什麼,只看到那上面真有個大鋼印。全家可以進城了,不再做二等賤民。

一九八一年全家進了城。戶口倒是落下了,阿鵲一身病也落下了:關節炎、類風濕、腰肌勞損,早晨醒來起不了床,得在床上慢慢活動半個小時才能下地;心臟病、癔病,天天睡不著覺,嘴裡總叨叨咕咕:咋不死呢?嚴重的婦科病,雙側附件炎,最嚴重的是鼻炎,還對很多東西過敏。

有位老中醫給她號脈,問:「怎麼這麼大的氣呀?」阿鵲心想:哪能不氣呀,為這家付出這麼多,心裡不平。

(三)得法了

阿鵲由於身體不好,心裡總是憋氣堵的慌,找不著出路,用文詞叫作:真理渺茫。閻王又不來索命,活著又遭罪,咋辦呢?就到廟裡皈依當了居士,初一、十五的就往廟裡跑。

可是二千五百年前,釋迦牟尼佛就講了末法末劫時廟裡的和尚都難自度,更度不了人,而且魔子魔孫轉生成人出家到廟裡禍亂。今天中國有名寺院頭頭都是無神論的黨員,所以末法時期真法不在廟裡。

一九九四年年底,一位廟裡的尼姑到阿鵲店裡來剃頭,說到她手裡有李洪志師父在廣州的講法錄像。阿鵲就急著想聽,說過年就還,九盤帶尼姑拿來最後三講。阿鵲帶著三盤帶回到老家過大年。

這錄像呀,她反覆的聽,回家之後又換其它的帶來聽。當時還沒有《轉法輪》,阿鵲把《法輪功》前的《概論》,師父經文《迷中修》,《因果》都背了下來,是尼姑抄下來的,她念阿鵲就記住了,看樣阿鵲先天就是有神緣之人。

在修煉前那幾個月和佛教的緣份,使阿鵲懂得了修佛的基本常識,知道了因果報應、生死輪迴、命運等。聽到師父講法錄音後,她到廟裡去給觀音菩薩上香,道:「我得大法了,我再不來了,但是我會做更好的人。」

就這樣,一九九五年初,四十多歲時阿鵲正式得大法開始修煉!知道這才是真正讓人回家的真法。哇,終於找到回家的路了,苦了這麼多年,就是為今天得大法呀!從那以後再也不因生活太苦而想死了。

女兒們高興的道:「這下好了,媽媽再也不想死了!是法輪大法保住了我的媽媽,保住了我們的家!」沒有媽媽確實是件痛苦的事情。

在煉功點上,阿鵲結識了好多老學員。

一天,阿鵲到一位老學員家去,看見牆上掛著師父的教功圖,就看到從師父身上「刷刷」的下來無數的金星,像密密的雪花一樣,太耀眼了。

那天晚上她做了一個夢:在煉功點上,師父告訴一位輔導員,叫阿鵲站到花池裡的小道上。輔導員轉告後,阿鵲就去了。

師父站在她的後邊給其淨化身體,看不見師父怎麼做的,等阿鵲回頭想謝謝師父,師父已經走了。那幾天哪,腳脖上像抹了香油似的,各個毛縫兒眼呼呼的冒涼風,走路時使勁兒踩著地,不使勁兒啊,腳離地就要飄起來。

那幾天渾身呼呼的冒涼風,冷的她直磕牙,發燒,嘴、鼻子都起泡了。

可在床上睡覺就飄起來了,連被子也飄起來了。阿鵲明白,師父是怕她不信不堅定,在她身上都顯現出奇蹟來了。也就是煉了四、五天,一身的病啊全都好了!你說,她能不願意煉嘛!

冬天大雪過後,她就起大早,扛著大掃帚,把煉功點的雪都掃乾淨了,等著大家來煉功。輔導員問:「呀!這雪是誰掃的?」她也不吱聲。後來做了宣傳欄,阿鵲就天天早晨背著,掛到煉功點,洪揚大法,讓更多的有緣人來得法。

從開始煉功到現在二十多年,天天不落,要是因什麼事,落下一節沒煉,就看到另外空間本體那塊沒演化好,趕緊補上。自己在煉功點上請來了全套的師父講法帶,濟南的、廣州的、大連的,反反覆覆的聽,對法的理解提高也快,身體的變化也快。

(四)能獨立學法了

一九九五年初,師父的《轉法輪》正式出版,四月份,阿鵲也請了一本。拿到《轉法輪》心裡真高興!可是字認識她,她不認識字,那個著急呀,這麼好的法,找了幾十年,終於找到了,可看不了!她沒恨過誰,可「恨」其父母,小時候不讓其上學讀書,現在看不了大法書。

煉功點把學員分成好幾個小組,可幾個年歲大的、文化層次低的都沒安排進學法小組裡去,阿鵲道:「到我家吧,咱們也成立個學法小組。」她家的學法小組開始只有幾個人,以後越來越多,最多達到三十多人。

學法小組在她家對其學法提高幫助太大了。大家讀法,集體通讀,阿鵲一邊聽著同修讀,自己就順著一行一行一個字一個字的往下看;自己學法就對照師父講法錄音學,所有的講法帶都有,可《轉法輪》是師父整理後出版的,和各地的講法都不一樣,但其中廣州講法和《轉法輪》相比差不多就能對上。

同修問:「一般認字都是先看怎麼寫,再看讀什麼音,然後才知道字的意思,你怎麼學的呢?」阿鵲道:「我不是,我學法識字和其他同修不一樣,是先理解師父講法的內涵,然後再認識字長啥樣。除了幾個個別的字,我還真沒問過別人 。

比如說,師父講到『有的個別人還會睡覺的,我講完了他也睡醒了。為什麼呢?因為他腦袋裡邊有病,得給他調整。腦袋要調整起來,他根本受不了,所以必須得讓他進入麻醉狀態,他不知道。但有的人聽覺部份沒問題,他睡的很香,可是卻一個字沒落,都聽進去了,人從此精神起來了,兩天不睡覺也不困。』(《轉法輪》)

我就先理解師父講的意思,調整大腦的病會出現什麼狀態,再對照自己,一模一樣,睡覺呢,但都聽進去了,最後再一個字一個字的看字長啥樣。

就說『修』這個字吧,就像那仙女下凡似的,大袖子飄飄的;修煉多美好啊,修去不好的東西回天國!這字也五光十色的,可好看了!一點一點的往下扔不好的東西就是修,這字我就認識了。書上空白的地方都是法輪或是金星,都是法。師父咋說我就咋信。」

阿鵲為了集中學法認字,在家半年沒到煉功點去,就把《轉法輪》讀下來了。 然後到煉功點上,輔導員問:「你哪去了,我們都想到你家找你去了!」她就講出原因:在家半年沒出來,用半年時間讀了一遍《轉法輪》。半年雖然只讀了一遍,但是能獨立的學大法了!

那天早晨從煉功點歸來,和一位教授同行,他說昨天讀了四講《轉法輪》。

阿鵲心想:唉,我這半年了才讀了一遍九講,自卑呀!

回到家把此事跟女兒說了,女兒道:「媽,你和別人不一樣,你剛認字,讀的又是天書。那些小學六年級的學生也不一定理解這本《轉法輪》,多深奧啊!你真比教授還教授!」

阿鵲在讀《轉法輪》的基礎上,很多其它字也都認識了,師父新發表的經文也都能獨立的讀了下來。

大家道:「從一個大字不識,這麼短的時間知道的比一般人都多,真是比教授還教授哇!」阿鵲感謝師父感謝大法,給自己開智開慧,太幸福了!

(五)斬斷情魔

丈夫小杜愛耍錢,有人招呼就走,錢耍光了才回來。而且性慾很強,好像就為這個活著。當年阿鵲沒修煉前得了雙側附件炎後,再不能有夫妻生活了。他就受不了,想要離婚,終於開口提出離婚。

阿鵲同意了。那孩子怎麼辦?小杜說他都要。阿鵲道:「那不行,就你這德行誰能一下幫你帶起四個孩子來呢?」八九年到法院辦了離婚手續,因為阿鵲身體不好,不知能活到哪一天。四個孩子都判給了小杜。

來家後,阿鵲道:「咱倆雖然離了婚,但是我不離家,孩子我不能扔,我得負責他們長大成人。」

當時大女兒十八歲,小兒子還在上小學,把孩子交給吃喝嫖賭的丈夫,阿鵲實在不放心,就一個人承擔起培育四個孩子的全部責任。小杜還在家住,跟著混吃喝,阿鵲只當作多養了一個孩子,給孩子們買衣服也帶著給他買,還給他錢。

後來小杜開始偷阿鵲的錢,問他時,他支支吾吾的,阿鵲也不和他計較。阿鵲承包了一個理髮店,一站一天,累呀,挺著吧,得把孩子們撫養成人。

離婚十年,這期間小杜耍錢找女人就自由了,可實質離開阿鵲就一個月,誰能和他個沒德性沒志氣的賭徒安心過日子呀?

許多信共產邪教無神論的,它自己認為沒神沒高級生命,宇宙中就真的沒神了!吃喝嫖賭隨便來了!不信神可不等於報應也沒了。終於有一天小杜亂搞後回來,身體也越來越不舒服,一查是膀胱癌,哪壞報應在哪,只好住進了腫瘤醫院。

一日夫妻百日恩,這時阿鵲已經修煉了大法,善良的阿鵲辭退了工作,在醫院好好照顧小杜。他個頭大,扶他起來躺下都太吃力了,大便便不出來,阿鵲就用手給他往外摳。

這時小杜才後悔哭了,說對不起孩子,對不起阿鵲。阿鵲就勸他,這是命啊,好好養病吧。

阿鵲把大法介紹給他,陪他一起學法煉功。

學法後,小杜什麼都明白了,原來自己從前的行為都是德造大罪業的勾當,是下地獄的路,被無神論馬列歪理邪說害的太慘了,哭著道:「我的本體可能是帶不走了。被我糟蹋的太慘了!來生我還轉生回來修大法!」人在這時發的大願非常重要,真的能結上來生修煉之緣。

住院八個多月,癌細胞轉移到肺上,阿鵲一直在醫院陪護他直到去世。花掉了公費二十多萬,也花掉阿鵲的大部份積蓄。

也許是阿鵲侍候前夫的精心,也許是對孩子們的負責感動了所有的人,他們都誇讚:「太了不起了,離婚這麼多年了,還能這麼照顧他,太不容易了!這法輪功真了不得!竟然能使人變的這麼好!」

阿鵲也嘆息:「當初他們父子欺負逼著離婚,離婚後我養著他,他又賭又嫖!那時我為了孩子只能忍氣吞聲,但現在我若不是學了大法,我是不會這麼照顧他,還花光自己的錢給他治病的。」同病房的患者、醫院的大夫、護理人員都很讚佩,他們了解了大法後,有看書的,也有走進大法中來修煉的。

小杜出殯那天從火葬場回來,原來的一位同事攔住阿鵲,說要給介紹老伴,她的親戚妻子病逝了,這位是黨官有地位還有錢。現在人被共產邪教改造的絲毫貞德沒有,不然人家剛死了男人沒過天,她就給介紹男人,你說她有絲毫貞潔之德嗎?

阿鵲拒絕了。

阿鵲回首自己不幸的婚姻,也想起了往事。美女一般都有段浪漫史,阿鵲也如此。那是當年北京知青下鄉到了其農場,有個小伙子對她特別好,總是借個理由來家見阿鵲。

阿鵲若想見他,他總會以豹的速度出現在眼前。可是二人從沒挑明是正式戀愛婚姻。

那年小伙返城要回北京了,他跟阿鵲道:「跟我走,我帶你回北京。」阿鵲知道私奔父母絕不會同意,當時周圍女孩子私奔的還真不少,大家背後說啥難聽的都有。

阿鵲先天根基就是好,想:在家自己是長姐,這樣做了,妹妹們怎麼辦?對她們影響太不好,辱沒父母祖宗。就拒絕了。當時小伙就趴在桌子上哭了,發誓道:「娶不到你,我這輩子不會再結婚。」

第二年他從北京來找阿鵲,別人告訴他阿鵲正在準備結婚呢,他就沒來見面。

前夫小杜死後,有一年阿鵲回娘家,見到當年知青同學,說當年那個小伙如今的老伙一直沒有成家。於是姐妹們就撮合阿鵲去北京找老情人。

阿鵲此時畢竟是沒有圓滿的修煉人,還真讓她們給鼓動的起了情慾。因修煉的原因,阿鵲早已經身體健康,完全可以正常夫妻生活。但一想,不行,真見了面,有了超格的舉動怎麼辦?那不白修了嘛!阿鵲大驚,這不就是過色慾大關嗎!每一關都可能讓你掉下來毀掉。

阿鵲望著鏡子,自己依然是那麼的白皙漂亮豐滿迷人,如同一個果子熟到最後最甜的時刻。但是過去的永遠過去了。

男女結婚為了什麼?就是繁衍後代,絕不是為了讓人縱慾,而且縱慾不是對方越漂亮越舒服,對方只是外在的工具,是自己生理的興奮反應,可是這興奮卻是以消耗生命為代價的。

現在沒登記沒拜天地的什麼找老伴,就是淫亂亂搞!今天已經成為「正常」,所以人類敗壞到早已經闖過了毀滅的界線。

有一天,阿鵲做了個夢,夢見自己躺在金色的大沙漠上。意識中師父就在天空中,穿著金色的袈裟,從很高很高處傳下來一個聲音:「你有一個人心,你都上不去!」

那聲音像洪鐘一樣,嗡嗡的迴響。阿鵲睜開眼睛,看見自己身上套著九個環,從頭頂到腳底。得出來呀!就挺直了身子,往上一點點拔呀。身子往上拔,環就往下退。全退出去之後,看見自己穿了件紫色的大道袍,飄了起來。

從此再也不想那曾經的情郎了, 阿鵲法劍斬情絲,永遠忘去了那段情史。 思想業消下去了,情魔滅了。更記住了那句話:「你有一個人心,你都上不去!」

註:據真實事件改編而成。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