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小小說:全縣唯一的好幹部

珍惜

【正見網2018年08月12日】

千錘萬鑿出深山,
烈火焚燒若等閒。
粉骨碎身渾不怕,
要留清白在人間。

浩然是一九九六年五月喜得法輪大法,得法前曾在組織部、農業局、鄉鎮等單位工作過。一九九七年被調入一科局做常務局長工作。由於自己按照「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受到群眾的一致好評和領導的高度信任。

一九九八年初,單位建綜合樓,主要領導讓浩然任建房領導小組組長。主要負責建房各項合同的簽訂和資金的支配等。

單位的一把手在全體職工大會上公開宣布:「建房領導小組由鄭浩然擔任組長,因為他煉法輪功,道德品質高尚,一心為大家著想,這是大家公認的。我對浩然的信任超過對我自己的信任,單位的事情交給浩然我放心。」

(一)經銷朔鋼窗的小張說:「煉法輪功的,真不收一分錢的禮呀!」

有一天負責建築施工朔鋼窗的小張,向單位小詹詢問浩然家的住處,小詹道:「你要送禮呀,你別去了,去了也沒用,人家不收禮。」小張道:「我就是到他家看看,串個門,把這麼大的工程給我了,我得當面謝謝人家。」小詹道:「人家是煉法輪功的,誰送的禮都不收。」

小張道:「這不可能,我走南闖北這麼多年,從來沒見過不收禮的。」小詹道:「你不信?那我把你送到他家門口。」於是小詹把小張送到了其家門口。

小張進門之後,從兜裡拿出一個鼓鼓的大黃牛皮紙信封,看上去裡面足有上萬元人民幣。

小張畢恭畢敬的道:「 我代表我們廠長來看看你,你把這活包給了我們,我們非常感謝您。」說著把這錢放在桌子上,隨口說還有急事,站起來就往外走。

浩然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把裝著錢的信封塞到他兜裡,抓住他衣兜不撒手,讓他坐下。

浩然道:「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我師父要我們按真善忍做好人,遇事為他人著想,我不收任何人的禮。你們掙點錢也不容易,你快把錢拿回去吧。」

小張道:「你不收下這錢,我跟廠長沒法交差。」浩然道:「那你就把這筆錢用在提高工程質量上吧。」

他既敬佩又感嘆道:「煉法輪功的真是不收禮呀!我還沒見過像你這樣的好人呢!」後來他又找到浩然妻子靜茹,當然也被拒絕了。最後他道:「那我請你們吃一頓飯行不?」浩然答應了他,吃完飯後他去結帳,服務員道:「帳已經結完了。」原來在三個人吃飯的中途,浩然以出去解手為託辭,就先把錢付了。

(二) 辦公室主任說:「煉法輪功的,不占公家一分錢的便宜。」

浩然主管單位的財務工作,吃喝拉雜的費用都有其簽字報銷。這在親朋好友、工作過的單位領導、同事看來,請他們吃一頓飯是輕而易舉的事。所以有事沒事到單位來坐坐,等浩然請他們下飯店,他們都覺的有權不用,過期作廢。吃完了簽字報銷是理所當然的。

一天快到中午了,曾經工作過的那個鄉鎮的一個村書記領著幾個人來到浩然辦公室,進門就道:「中午不走了,我們來了,還不請我們吃一頓。」浩然道:「行,我讓辦公室主任安排一下。」

飯畢,浩然從自己兜裡掏出現金結帳,結完帳沒要收據。那村書記問:「怎麼不要收據呢?」辦公室主任王傑道:「要那沒用,我們局長家裡來客人請吃飯都是自己花錢,從來不占公家一分錢。」

單位的綜合樓竣工後,建築商把單位幾個主要領導的住宅的地面都鋪上了地磚。浩然知道後,根據房間的面積和地磚的質量外加水泥和人工合計三千元左右,托人把錢轉給了建築商。

沒過幾天,建築商來到浩然辦公室,很無奈又非常敬重的道:「我只是想表達一下我對你的感謝,這點兒你也不接受,你煉法輪功,送禮不收,請吃飯跳舞也不去,變相給你點好處也不要,把錢退給我,還多給我二百元,真是拿你沒辦法!這當領導的要都象你這樣那國家就好了。」浩然只是微笑。

浩然所在的單位,每年招待費,至少都在十幾萬,甚至更多。這樣飯店老闆為了拉近關係,結帳時在原飯費基礎上多開二三百拿回去報票子,從中得到好處是很容易的事。

比如飯費五百元,那單據上可能寫八百元,或更多。這樣在報銷時,浩然就只好在飯費收據上籤上:「實際花銷五百元」,按實際費用報銷。逢年過節,或有時需要關照的職工,給送錢送禮浩然都一一謝絕和送回。

因為浩然知道自己是大法弟子,就得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知道的人道:「一般人做不到」。

浩然所在單位,大大小小的官以檢查工作為名來要吃要喝的不少,省級的、市級的、縣級的,不僅要吃好喝好, 更主要的是玩好,「玩好」就是要那種特殊的性服務。

因為共產邪教到哪都說解放了,比如解放了北京解放了上海,解放姑娘解放小伙。可是最後發現除了性解放啥都沒解放。百姓除了吃喝嫖賭抽可以自由外,凡正事沒有一點自由。正如《九評》所言「堵死天堂路,打開地獄門」。

有一次市紀委一個處長張平到來,他是浩然參加市培訓時的一個同學。領導為他安排的規格比較高,他們也把浩然叫過去一起招待。

飯畢,汽車把大家送到了一個地方, 下車後,進了一個大廳,浩然才知道這裡是一個個包房,轉身走出大廳,到車裡坐著。不一會兒,負責招待的領導從大廳找來,非得讓浩然進去不可。

浩然道:「我不會去做那種事的,我決不會去的。」他就從車裡往外拽,浩然手拽著車把手,腳蹬著,他沒拽動,氣呼呼的道:「是不是因為你煉法輪功?」浩然:「是啊,煉法輪功的哪有做這種事的!」

坐在車裡的司機道:「領導不去,我替領導去行不行?」那位領導冷著臉道:「你也配?和你有啥關係,這是領導才有的待遇。

在道德觀念扭曲了的今天,不把這事看作是恥辱,而認為這是「領導」的殊榮,忠誠的共產邪教信徒們認為浩然是個傻子,是個異類。

此事在當地傳開,知道的人都道:「煉法輪功的真了不起,不嫖不賭的,一般人做不到。」類如此事,浩然都能守住這一道德底線,按照大法的要求做一個真正的好人修煉人。

(三) 政保科科長說:「你才是一個真正的大好人。」

那是在二零零零年的六月,浩然因為堅持信仰,被非法關押在縣第一看守所。

有一天,公安局政保科長把浩然從看守所帶到其辦公室,非常嚴肅道:「老弟呀,聽大哥一句話吧,說一個不煉就回家吧。縣委書記、六一零、公安局等有關部門領導開會決定,要對你進行調查,調查你在工作過的地方是否有違法亂紀行為,一旦發現有問題,要從嚴從重處理你。你趕快說不煉了,查出來一點事你就完了,公職、孩子、老婆都要受牽連的。」

浩然微笑道:「我真的沒事,沒做過一件違法亂紀的事。」他搖搖頭無奈的把浩然送回看守所。

過了幾天,縣紀檢委幹部到看守所核實一個有浩然簽字的三千元錢的借條,問是怎麼回事。浩然道:「這是我所在原單位清欠款時,當時縣委決定由公檢法三部門配合我們做這項工作。那條子的三千元錢是給法院的,是對法院配合我們單位清欠工作的一點酬謝。」

於是紀檢工作人員到法院找到了原法院院長核實此事。過了幾天,原法院院長把電話打到了看守所,對浩然道:「老弟呀,當時那三千塊錢我入帳了,紀檢委幹部已經核實完了,沒事了。你若是別的事,吃喝嫖賭貪污腐敗我都能幫你,把你弄出來,可是你偏煉法輪功學真善忍做好人,共產黨能容清官嗎?我幫不上你忙啊,你自己多保重吧!」

大約過了半個月,公安局政保科張科長又把浩然從看守所帶到他的辦公室,讓坐下,還給倒了一杯水,非常敬佩的對浩然道:「老弟呀,不查不知道,一查才知道你走過這麼多單位,沒有一點違法亂紀行為,吃喝嫖賭不沾一點邊。嗨,只有學法輪大法的人能做到這一點,你才是真正的大好人啊!」

(四)局長說:「看能不能買到《轉法輪》這本書,給每人一本」

在單位,除了做好工作之外,浩然只要有時間就看《轉法輪》這本書,每天沐浴在大法中。浩然也給大家創造一個寬鬆、清靜、良好的工作環境,這是這個做常務工作的職責,替領導分擔責任,幫群眾排憂解難是浩然的本職工作。

有一天早晨,剛到單位,從外面就傳來大吵大罵聲,浩然到樓下一看,原來是專職書記劉強在罵。是因為他想把姑爺調到單位來工作,一把手沒有答應他,為此他就鬧開了。

浩然想這樣讓他鬧下去,對他、對單位影響都不好。下樓過去勸他道:「上辦公室來,有事好好說,別這樣。」

他跟上了二樓,闖進局長辦公室,衝著局長越罵越凶。於是浩然便把他拽到自己的辦公室,還是耐心的勸他。沒想到他反過來把氣都撒在了浩然身上,不但罵,還把辦公桌上的書和報紙都砸到浩然頭上,把水桶和門都踹碎了,浩然仍面帶微笑的勸他。

一個副局長過來道:「也就是人家煉法輪功的不和你一般見識,做到忍,人家能忍住。」最後,圍過來不少人把他推走了。

下午,劉強過來向浩然道歉:「我知道錯了,這事和你沒有關係,不應該向你發火。」

劉強道:「我不明白,我罵你,你不但不生氣還微笑,是不是瞧不起我。再有我罵你向你發火,你怎麼不罵不打我呀?!是不是打不過我,怕我打你?」

浩然道:「要是比力氣我不比你差。」劉強不信,非要比試個高低,於是掰手腕、摔跤,結果他都不是浩然的對手。

後來他非常服氣的道:「你是學法輪大法的,你能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不和我一般見識,你真了不起!」從此以後,他非常敬重浩然,成為好同事,處處維護浩然的工作。

局長既感激又過意不去,道:「謝謝你,老弟,為了我你受這麼大的委屈,是你為我排憂解難了。」

大家看到浩然用善的方式很容易就解決了矛盾與潛伏的連鎖性相互報復的危機。可是共產邪教經典中沒有這條,它解決的一切手段都是暴力高壓,不像大法以德服人,它們是用更兇狠的手段震住所有信徒,所以共產邪教內部整肅最血腥殘酷,動輒成千上萬人被打成敵人叛徒整的發昏帶死。

過一段時間,局長對浩然:「看能不能買到《轉法輪》這本書,給單位每個人發一本。」

後來局長本人得法修煉了。單位有些職工也主動來浩然這兒索取《轉法輪》,  前後送出去多本《轉法輪》。

還有一次年終開職工大會,剛宣布開始開會,有兩個中層領導爭吵起來,像小孩吵架似的,吵得挺厲害。主管局長和一把手都沉默不語,這時局長宣布:「大家都靜下來聽鄭浩然局長講話。」

浩然站起來面對兩位吵架的中層領導道:「你們別吵了,有什麼問題開完會再說……你們兩個的表現,一是不尊重局領導班子的成員,目無領導;二是沒有把全體職工放在眼裡,無視群眾。既然如此,還要你們這樣的中層領導干什麼?如果你們再吵,我就提議免去你倆的行政領導職務。」

話音一落,會場鴉雀無聲,兩個吵架的人悄悄的找個座位坐下來了,職工大會才得以繼續開。

會後有人問二人:「你們倆怎麼不吵了?」二人道:「鄭浩然是煉法輪功的,人家走的正,行的正,什麼毛病也沒有,他要真提議給我們免了,我倆告狀都沒地方告去。」

(五) 駐看守所的督導員說:「全縣唯一的好幹部被關起來了,我不幹了!」

老巫婆是容不得白雪公主的美麗的。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大貪污犯賣國賊江澤民即妒嫉李洪志師父在百姓中的威望;又害怕太多官員學真善忍做包青天威脅到它。朱鎔基查辦賴昌星遠華案牽扯到江的台柱賈慶林差點把江蛤蟆嚇死,這清官多了自己還能保住腦袋嗎!必須消滅清官之源——真善忍;必須發動一場運動打擊當初支持法輪功的政敵、民望頗高的朱鎔基、喬石、李瑞環,這樣自己才能坐穩邪教教主之位。

一九九九年十月,縣委書記、黨群書記、組織部長、紀檢委書記等找浩然談話,讓其放棄修煉法輪功。

浩然道:「我按真善忍做好人更好的為百姓服務沒有錯,堅持自己的信仰是憲法賦予我的權利。」於是他們免去浩然的正科級級別和行政領導職務,並非法把他關押到縣第一看守所。

浩然被非法關押的第二天,早上八點鐘上班時,檢察院駐看守所督導員來到監室窗前,打開窗戶問:「誰把你關進來的?因為什麼把你關進來的?」

浩然道:「因為我學法輪功真善忍做清官,是縣委書記下令把我關進來的。」他道:「你聽大哥的話,就說不煉了,騙他們,回家偷著煉,別那麼死心眼。」

浩然道:「那可不行,我煉法輪功,怎麼能說假話呢?」他一看勸不動,自語道:「也對,按真善忍做好人做清官有什麼錯呢?」於是就開始罵起縣委書記來,越罵聲越大:「鄭浩然不貪不占、不嫖不賭,到哪個單位解決不了的問題人家能解決,別人幹不了的事情,人家能幹得了,是縣裡唯一的一個好幹部,把這樣的好幹部關起來?!」

罵縣委書記不是人,大聲罵著:「我不幹了,我找他算帳去!」說完就走了。

下午上班他又到關浩然的監舍窗前道:「我去縣委找他們去了,說縣委書記沒在家,去省裡開會去了。」

原來他到了縣委後,縣委辦公室主任問:「你罵罵咧咧的找書記幹啥?他道:「你不知道他把鄭浩然關起來了?」主任等人也感到很驚訝。

他這一吵吵,獄警都出來看。他手指著他們大聲道:「誰也不許欺負鄭浩然,煉法輪功的是好人,誰欺負他我跟他沒完!」

浩然在縣第一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九個月,在這期間,他知道自己不是犯人,監獄應該是江澤民羅幹周永康薄熙來曾慶經……這些貪污犯呆的地方。所以不遵守監獄裡的一切規章制度,每天只是學法煉功。

獄警向所長反應其不遵守監區制度,所長道:「鄭浩然歸縣委管,咱們管不了。人家太正了,咱惹不起!」

註:據真實事件改編而成。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