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小小說:神佑善人

珍惜

【正見網2018年07月06日】

玉雯與丈夫志遠如今都是已不惑之年,雯先走入法輪大法修煉,志遠得法略晚。現在就說說她們,特別是在生意上如何按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做真正的修煉人。

一、 修大法身心健康 家庭和睦

其家有多人在大法中修煉,婆婆、大姑姐以前全身是病,每天三頓藥比三頓飯還要重要,生活上很節儉,家裡的錢不買糧食也得買藥。「藥不離嘴,病卻不離腿」,整天承受著痛苦。

修煉大法後,他們沒有再吃一粒藥,滿身病全無。

雯以前脾氣不好,常為一點小事與志遠生氣,而且這氣兒自己會滾利息增值,所以沒個十天半個月都消不下去。學了大法後,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不再因一點小事就跟其吵架,叨個沒完。

志遠受益了,他不用再為親人看病吃藥操心,家庭和睦了。他跟老同學講:「你也煉法輪功吧,我媳婦從煉上法輪功後再也不跟我吵架了,就連我兒子都說他媽現在變了,每天可以少聽五千KB流量的噪音。」

 二、記住師父說的「公平交易,把心擺正」(《轉法輪》)

志遠與朋友一起開了個攪拌站(攪拌混凝土),志遠不但負責管理,還是法人代表。此生意已運作十多年。攪拌站的正常營運都由他來主管。

志遠當時雖然沒有走進大法修煉,可是知道要做好人的道理,玉雯也按照修煉人的標準來引導他,經常囑咐他記住李洪志師父講的一句法:「公平交易,把心擺正」。(《轉法輪》)

一個成功男人的背後,一定有個成功的女人,細思極有理。

後來志遠也走入大法修煉。他就按照師父講的這句法,擺正與股東的關係,擺正與商家、客戶的關係,擺正與職工的關係,真正做到不貪不占,十多年始終如一。

現在人們為了推銷產品,為了打開銷路,免不了要給顧客在原來的價位上做些手腳,特別是幾個人合夥做生意,這種現象就更突出,誰管理誰就會得到好處,便宜就變成了回扣。

這幾年,就有多個客戶曾經給志遠送過錢,送錢的目地:一個是為了能長期給攪拌站送原料,一個就是把原料的價格提高一些,意思就是暗地裡再給回扣。

但是玉雯夫婦始終牢記師父的教誨,拒絕收這不義之財。玉雯自己也坦誠:如果我們若不修煉,在切身利益面前,我們是做不到這一步的,現在這個社會,送到手上的錢,誰還往出推呀?而且是人家自願給的。

只有修煉人才能做到在切身利益面前不動貪念,是我們的不丟。合夥做生意,股東們雖然不直接管理,但是他們會把自己的親戚朋友安排在主要崗位上工作:如會計、出納、後勤等。

做出納的,客戶來結帳,明明有錢,她偏說沒錢;管後勤的,買什麼東西不論多少,甚至幾元錢的東西他都要貪,一年下來十萬八萬不止。

志遠曾多次勸說他們,但是對騾彈琴無效。這樣就使在管理上有了很大的難處,管也不是,不管也不是,左右為難。

本地有兩個攪拌站,競爭激烈,多是賒帳,而且還是分期付款。所以資金周轉有些困難,帳上一有錢,志遠就讓客戶來結帳。可出納總是推三阻四的不願付給客戶錢。不給錢人家可不願陪你玩,所以造成活少生意不太景氣。

志遠沒辦法,只好提出每個股東輪流管理,股東們都同意,眾人決定了每個股東包三年。因為他人暫時都有困難,再加上生意不好,就讓志遠先管理三年。每年向股東交承包費二百萬。

承包決定後,已經是二零一六年的下半年,上半年幾乎沒什麼利潤。

本地氣溫低,到十月左右就沒什麼活,因為晝夜溫差大,一般開發商用混凝土都是在夜間比較多,天太冷,不能保證樓房的質量,所以就得停工。眼看這一年幾乎沒有利潤,但是玉雯夫婦還是同意股東們的決定,決定先包三年。

承包後,出納和後勤的人都換掉。就在短短的幾個月,除了給股東們交二百萬承包費,工人工資不欠,所有原材料款都付清,第一年不但沒賠,還有一些利潤。

夫婦經營的宗旨是:不管面對開發商、原材料客戶、還是在攪拌站上班的職工,都按照大法的標準真、善、忍來要求自己,如:打的混凝土要按照開發商要求的質量,先做水泥試塊,確保混凝土的質量;客戶來討貨款,只要帳上有錢,從來不推三阻四;職工有特殊情況請假不扣工資,職工工資月月發;停工期間,每人每月發生活費五百元;年底有獎金、中秋節有福利;還有攪拌站用送混凝土的罐車都是司機個人的車,一年到頭運費全付清。

平時誰家裡有困難來借錢,只要帳上有錢就給解決。所有職工連罐車司機都免費吃飯。哪個職工偶有親戚朋友來攪拌站,都提供飯菜,不要錢。大法的真相隨處可見自從承包攪拌站,每年過年貼的都是法輪大法真相對聯、福字。

志遠的辦公室門上貼的福字上面就寫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對聯有的上面寫著「明真相,得福報」,「「法輪大法洪傳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有揭露中共迫害法輪功真相等。職工們幾乎都做了「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好多職工身上都帶著大法護身符。

特別是那些司機們每個人車上都掛著「法輪大法好」的車掛墜。他們都知道法輪大法好,相信大法會保佑他們出入平安!

志遠重視講真相,一有機會就給從外地來的客戶講真相、勸「三退」。好多做生意的老闆都不同程度的了解了大法真相,他們都覺得志遠與別的生意人不一樣,都願意和他來往打交道。說他心正、善良、道德水準很高,跟他一起合夥做生意放心。

後來玉雯夫婦又準備上一個乾粉砂漿站,有人知道他們煉法輪功,就說:「只要志遠來管理,我們就投資。」有多位老闆還請了天書《轉法輪》。

第二年,也就是二零一七年,志遠承包的攪拌站生意出奇的好。因為客戶都知道他修煉法輪功,都知道他為人正直,不做假,不偷工減料、不缺方短方。

比如,從張家口到某地的鐵路路過其地,有一個路段塌方,就用其攪拌站把這個塌方處用混凝土填平。鐵路人員也不知具體用多少。如果作假,多報一方就能多掙四百多元。

攪拌站的其他管理人員也跟志遠說,一車少打一方,不會出任何問題。就這一個活就能多掙好幾萬元。如果不是修大法,志遠也許會那樣做,可是不符合大法的要求,掙多少錢也不會做的。

夫婦始終按照師父講的「公平交易,把心擺正」的法理來處理問題。

本地兩家攪拌站,由於其公平交易,客戶信得過,這一年的大活幾乎都叫志遠這個攪拌站做了。

一年雖然只做了八個月的活,就銷售了十八萬方的混凝土。之前建站十多年了,一般的一年下來也就是三、四萬方,最好的一年才打了八萬方混凝土。

三、巨額利益面前不爭不鬥不造假

 二零一七年年底,股東們突然提出要賣攪拌站。

但承包年限還沒到期,志遠沒有心理準備。二零一八年的混凝土銷售已經跟開發商定好,而且比去年的量還大。在利益面前志遠有些動心,他想把最後一年合同做完。

如果將攪拌站賣掉,收入就不只是幾十萬元的損失,所以不想賣。股東們倒也說,三年承包沒到期,如果你不同意賣,攪拌站也賣不成。

可是玉雯想:我們是修煉人,我們要替別人著想,對利益要看的淡。

李洪志師父講:「我們這一法門就是直指人心,在個人的利益上,在人與人之間的矛盾當中,能不能把這些問題看淡看輕,這是關鍵問題。」(《轉法輪》)

於是雯與志遠交流後意見統一,就同意了股東們的要求,出售攪拌站。志遠跟他們講:「我是修煉了法輪大法才能這樣做的,否則我是絕不同意的。」

是啊! 二零一八年的混凝土出售基本和客戶都定好,利潤是可見的,在重大利益面前如果不是因修真善忍,怎麼能有這麼高的思想境界?

股東們正在和買方談價錢的過程中,土地局局長來電話說,攪拌站的征地手續政府不讓辦了。

因為攪拌站所占土地一直沒有辦征地手續,原因是離國道邊太近。如果牽扯到城鎮規劃,有可能這個攪拌站就會被拆除。因為沒有徵地手續,補償費就少,買方就會損失很大。

股東們怕人家不買,土地不能辦手續的事就想瞞著買方不說,而買方根本不知道。

玉雯想:我們是修煉人,不能說假話,不告訴買方,這不是騙人嗎?別的股東這麼做,我們不能這麼做啊!所以與志遠決定勸說股東們不能說假話,以免造成以後的麻煩。最後股東們同意告訴買方土地不能辦征地手續的事。

結果出乎股東們的預料,買方不但沒有因此不買,而且還在原來已經談好的價錢上又加了一百萬。

還說就是真的把攪拌站拆了,我們也不會找你們麻煩。最後事情的結果是大家皆大歡喜。買方對志遠的做法評價很高!雙方達成口頭的成交協議。就在夫婦在切身巨額利益當中把心完全放下的時候,又出現一個突發事件:買方突然提出不合理要求,想偷稅,讓賣方交稅 。

股東們不同意這麼做。口頭協議已經談好買方付稅,現在買方變卦,股東們對其不合理的要求很是不滿,攪拌站最終沒有賣成。人算不如天算,有福之人不用忙。

四、 得失不執著

剛過年,股東們又跟志遠提出,幾個股東都歲數大了,一人包三年,到最後一個股東承包的時候還得等十多年。

那時候都七十多歲了,不知道身體怎麼樣呢?包成包不成都兩說!意思是讓志遠放棄承包,歸大攤,這樣大夥分錢。

一開始,夫婦倆想:是不是股東們知道我們修煉法輪大法,在鑽我們修善的空子啊?就連志遠的親戚、朋友們都覺的這太不公平。

今天賣呀,明天又想歸大夥經營呀,都替打抱不平。 玉雯也想過,這樣會不會讓世人覺的修煉法輪功的人太懦弱?太好欺負了?太傻了?

「但是我們作為煉功人,按理是由老師的法身在管的,別人想拿你的東西可拿不動。」(《轉法輪》)有師父的法做指導,夫婦心裡坦然了,心情也不再七上八下了,也不再不平衡了。

玉雯說:「退一步講,如果一開始就沒有承包呢?自己也不是窮人,常人還講這麼一句話,叫做知足者常樂,何況我們是煉功人呢。作為一個修煉人,要為他人著想,而不是自己的名利,這才是修煉人的境界。所以我們不再執著名利,不再考慮自己的得失,反而覺的股東們說的都是實在話,他們確實都歲數大了。」

今年三月十五號又開工。其他股東意見又出分歧,攪拌站就這麼折騰來折騰去,什麼結果都沒有,還是由志遠一人經營。   

法輪大法恩澤攪拌站工作的每一個人。

註:據真實事件改編而成。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