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小小說:師父教我做清官

珍惜

【正見網2018年08月13日】

佳美溫柔恬靜氣質高雅學習成績優秀,二零零三年,不到三十歲的她成為科級幹部。也是在這一年,差點與法輪大法擦肩而過的她經過深思熟慮又走回了大法修煉。

在這十多年的修煉與工作中,師父的真、善、忍大法在不斷的指導著她在工作崗位上如何做個好人、做個對社會有益的人,在這個世風日下的大洪流中一直保護著她、清洗著她。

(一) 半年後退回了買手機的錢

單位部門的主任一直都覺的佳美工作中付出很多,在其小團隊裡還經常能和員工談心,對團隊建設也起到了很好的作用,所以有時總想給她一些額外的「好處」,比如車用公款加油、別人送他的禮物或現金也想與她「分享」,每次都被佳美謝絕了。

佳美記住了師父講過的「不失者不得」的法理。人其實從來沒有占便宜的可能,因為不論得到別什麼都得用德換。占有別人的東西給人家德,同時自己造下黑黑的罪業業力物質,德多福多業多禍多。

有一陣單位特別忙,佳美的工作量也比平時大很多。過後主任給幾個員工一些補助(用所謂的「小金庫」的錢),要給佳美幾千,她沒要,佳美覺的「小金庫」的錢不是明明白白該得的。可是覺的不拿,他總覺的心裡過意不去,總想著怎麼讓佳美拿上。

科裡的同事們大多都買了好手機,他看佳美的手機也該換了,就讓人花了三千元給其買了個不錯的手機。

這下佳美有些為難了:手機已經買回來了,如果再不要好像有點不近人情了,大家也都說她應該拿。因為共產邪教無神論的世界觀是有便宜不占是傻瓜活著不享受死了白搭。

佳美很為難,卻不知如何處理。新手機確實挺好用。

當學到師父的講法:「作為一個修煉人就不能用常人的標準去要求了。常人說這件事情對,你就按照這個去做,那可不行。常人說好並不一定是好;常人說壞也不一定是壞。」(《轉法輪》)

對照師父的法,佳美知道這個手機拿錯了,大家都說應該拿,自己就拿上了,這是不對的,得用修煉人的標準去衡量,用單位「小金庫」的錢給個人買東西,那不是占便宜麼?這不是在隨波逐流嗎?

可是自己也不能把手機退給人家呀,用過了,退給人家怎麼處理呢?佳美想:那就算自己買了個手機吧,給單位退回三千元。

她找主任退錢,主任怎麼也不要。佳美想:他可能真的理解不了自己為什麼這樣做,那有時間再給他說說吧,等他能理解了再退給他。

在平時談工作或聊天時,有時間佳美就把自己從大法中悟到的重德法理和他聊一聊,告訴他李洪志師父教廣大學員弟子們不貪不占的道理,同時表達自己也想按師父說的高標準要求自己。

大概過了半年吧,佳美覺的他應該能接受了,就把三千元錢退給了他。隱約感到當時他的眼神中透著震撼,但是已經理解她為什麼這麼做了。佳美做事非常圓容,如果每個人做事都如此圓容一定能減少許多衝突的發生。

這位主任經常對上級領導談佳美如何如何好,工作如何如何有能力。

每次來新領導,談到佳美修煉的事,主任總是先表揚她一番,再告訴人家前幾任領導一直都在保護佳美。

(二)搭順風車的同事

單位新來一位實習的復員兵小陳。

中國軍隊不是單純的軍隊,共產黨是邪教,軍隊每個戰士都被無神論唯物論進化論黨性邪教教義洗腦,正教培養好人,共產邪教培養壞人。

第一天來報到,大家就都感覺小陳好像是混子,滿身的匪氣。佳美聽說他住處離自己家不遠,就讓其搭自己的車上下班。

時間久了,有的同事開玩笑:科長成了你的專職司機。在上下班的路上,佳美就慢慢給他講一些大法做好人的真相。小陳告訴佳美,在看守所當武警時也接觸過大法弟子,可是根本不知道法輪功是怎麼回事。

他還說,一直在和黑道人混社會,幫人打架是經常的事,偷、騙的事也干過,來此單位實習是因為在前幾個部門都呆不住,那些部門的領導不要他,經常有臉上帶刀疤的哥們去單位找他,上班時間他想休息就休息,誰也不敢管他。

佳美感覺這個孩子好可憐呀,被這個共產邪教社會氛圍帶動的把壞的都當成了好的,其父母該多操心哪。能來到自己身邊,也是他與大法有緣,師父讓對誰都好,師父說:「在各種環境中都得對別人好,與人為善」,「對誰也一樣,對父母、對兒女都好,處處考慮別人,這個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轉法輪》)

佳美就想:要是自己的孩子,我會怎麼對他呢?

小陳每天搭佳美的車上下班,佳美在上班路上買早點很少讓他花錢,佳美覺的他剛實習收入少,又是在單親家庭長大,別讓他花錢了。

師父要求修煉人要將母愛放大到所有眾生,讓所有眾生都感受到大法弟子的慈悲。

「 弟子:您在加拿大法會上講,母親對孩子的愛不能成為修煉人的執著,謝謝您,我就是那個母親,我買了《法輪功》給了我兒子。

師:母親對兒子是疼愛的,母愛這是人間缺少不了的。但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們要把這個愛變的更高尚、更廣義,使更多的人感到慈悲,使所有的小孩都能夠感受大法弟子的慈悲,使我們這個心擴大到對所有的人都慈悲,那更好。 」(《法輪大法美國中部法會講法》)

佳美在車上放同修們整理的傳統文化故事和他一起聽,給他講大法的真善忍做好人法理,講許多人修大法後棄惡從善的故事。

有一天,小陳對佳美道:「我讓家人找關係就留在你們科裡,不再去別的地方了。我很愛與你在一起,我從你身上感覺到很大的母愛!」過了一段時間他告訴佳美,他的哥們都知道他煉法輪功了,因為他和哥們在一起時經常把在車上聽到的大法真相故事講給他們聽,哥們不理解時,他就道:「那做好人總沒錯吧!」

再後來,買早點時,他都儘量的去花寫著法輪功真相的錢幣。佳美經常給周圍的人送真相光碟,看到有人不要,小陳就有點不高興。和他玩兒的哥們在他的帶動下也退出了中共的「黨團隊」,解除了為共產邪教獻身的誓約。

有一天他對佳美道:「領導,我要日行一善。」佳美高興的讚揚著。

有一次他告訴佳美:「剛從一個窗戶下經過,裡邊一個人往出吐了口痰,正吐在頭頂上,這把我噁心的,這要是以前我能把他打的滿地找牙……唉,現在就算了,真善忍,忍很好啊!那些哥們因為不會忍有的把人家打傷,有的被人家打殘。 」佳美道:「好,你的境界越來越高了,大姐相信你總有一天,會成為高素質道德人士。」「會的,我會繼續學真善忍的。」

這個順風車一搭就是三年多,直到他自己買了車。

(三)「為你服務是我的榮幸」

二零一五年法輪功學員實名起訴江澤民後,社區和派出所、國保的人來單位騷擾。單位老總讓人力資源部老總找佳美談話,還有兩個人給做記錄。

因辦公地點原因,和單位老總、人力資源部老總都接觸很少。人力資源部老總道:「以前你煉功單位也不知道,現在就說不煉了也就罷了。可你非要說還煉,那你就辭職、退黨。」

佳美道:「我不會辭職,我們師父給了我一個好的身體,讓我們在哪都做一個好人,沒說做好人就得辭職。退黨行,現在我就退了。」給他們講了一些大法美好的真相,他看佳美不按他說的做,就讓她在記錄的材料上簽字。

佳美拒絕了,道:「我不能簽,這樣對你們不好。將來清算那天,會成為你們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證。」

此後再見到人力資源部老總和他打招呼,他基本就是用鼻子哼一聲回應,也不拿正眼看佳美。

一段時間,工作上有一個新項目由佳美負責,需要和老總、各個部門領導有很多接觸。在近一個月的時間裡,她的工作量等於平時的三、四倍。

大家都是第一次做這樣的項目,在項目推進過程中,佳美對每一個細節都從多方面考量,員工不會的,和他們一起學、一起做;領導不知道如何決策的,她翻查大量的資料給領導提供決策依據。

白天上班要處理大量的事物,下班也不能按時回家,每天晚上回家吃完飯就得九點多,再到網上看員工梳理的當日項目進展情況,匯總後再對第二天的細節和要點整理好在員工群裡發布。

幾天下來真累的有點受不了,也想過糊弄糊弄就算了,反正做成啥樣也沒個標準。但是她想起師父講的:「我們搞個科研項目,領導交給什麼任務,完成什麼工作,我們都很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做的很好。」(《轉法輪》)

佳美明白了:自己是修煉人,得按照師父說的做按法做,不能糊弄事。咬牙堅持了近一個月。

在每次的項目推進會上,佳美匯報的材料和分析得到了大家的認可,項目取得了不錯的成績。

一次和上級部門的人說起這個項目時,人力資源部老總自豪的道:「我們這個項目不會造假,這個項目是佳美負責的,肯定沒假。」部門有一些額外的錢要發,讓佳美拿出分配意見。

佳美想:這錢按理說是不該給大家發的,可是,現在這個大環境就這樣了,自己是修煉人,可別人沒修煉,如果自己說不給大家發,大家會是什麼反應啊?領導讓發的你不給發,那就成了拿大法修煉人的高標準來要求常人了。只能使常人仇恨大法。因為常人只認利益。

於是佳美按工作付出大小進行了分配。拿去讓老總看分配是否合適,老總問:「怎麼沒你的?」佳美道:「我是修煉人,我們師父對我有更高的衡量標準和要求。」

一次「六一零」的人到單位,人力資源部老總給佳美打電話讓過去一趟。

老總問:「你們找林佳美什麼事啊!?」六一零匪徒梗著脖子拿個官腔道:「我們調查他們法輪功反黨反社會反國家的反動破壞行為!」老總撇嘴道:「你們別閒扯牯子了,就他們學法輪功的最好最清廉,拿佳美來說吧!從來不貪不占,一心為公為領導分憂,工作效率最高,為國家創造巨大價值,你們整這樣的人不就是破壞國家破壞社會嗎?」幾個人理虧吱唔道:「我們也不願干,是上邊壓的。」

老總道:「你們最好干點正事,江澤民是過期的黃瓜菜,早就酸了,現在習近平天天反腐反的誰你們不知道嗎?薄熙來周永康為什麼要政變幹掉習近平?不就因為活摘太多法輪功學員器官,習近平為自保專門抓的就是迫害法輪功那伙。給自己留條後路吧!」這些人正鬧心:不干吧!撈不到錢,干吧!又怕習近平抓自己。經老總這一說,他們坐不住了。

等佳美來到他的辦公室時,「六一零」的人已經走了,還有兩個人力資源部的科員在屋裡。

佳美道:「他們又來給您找麻煩了。」老總笑著道:「沒事,為你服務是我的榮幸。」

去年從外單位調來一位新同事,佳美也與她講了大法美好真相。

有一天倆人下班一起往出走,在分手的時候,她突然問:「領導,你是不是有可硬可硬的後台呀?」

佳美有些意外,疑惑的看著她,她道:「法輪功被迫害的這麼厲害,在咱國企這些年你居然沒受影響……」佳美明白了她的意思,微笑著回答道:

「因為我有師父。
因為我有大法,
因為我有真善忍。」

註:據真實事件改編而成。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