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惡到頭終有報

劉新宇 整理

【正見網2003年11月25日】

從1999年開始江XX利用手中的權力迫害一心按照真、善、忍修煉的法輪功民眾,許多人為了眼前的一點蠅頭小利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可是善惡到頭終有報是真實存在的天理,絕不會因為人相信或不相信而發生改變。我們挑選了古籍《還冤記》中的四則報應故事,在此希望各級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能有所警醒。

(一)

羊聃,字彭祖,是晉朝廬江的太守。其人性情粗暴,依仗和皇上有姻親的關係,非常放縱,只要有極小的怨恨,就立即將對方殺害。征西大將軍把羊聃全部的罪狀稟報了朝廷。右司馬上書說羊聃枉殺了簡良等共二百九十多人,應判死刑,但考慮到他是皇親國戚特請示是否赦罪。顯宗最開始下詔說:「應下獄叫他自盡。」羊聃的外甥女山太妃一再哀求皇上赦免羊聃的死罪,顯宗駕不住太妃哀求,不得已只將羊聃廢去爵位貶為平民。

羊聃被貶為平民後,慶幸逃過一死。可不久,羊聃就得了重病,一天眼前突然看見被他殺害的簡良等人向他討命說:「我們的冤屈難道就這樣算了嗎?現在就來抓你到黃泉去。」第二天羊聃就死了。

羊聃雖得皇上赦免逃過死刑,可是卻逃不過善惡報應還是難逃一死。許多人在迫害法輪功學員時都認為自己是按江XX的命令做的,江XX一定會保護不受制裁。且不說江XX在海外好幾個國家被告上了法庭,已經自身難保,就是它真能庇護參與者迫害於一時,可它能保一世嗎?它差不多八十歲了,還能掌權到幾時呢?

文革時四人幫的爪牙不很囂張嗎?四人幫一倒台不都被清算了嗎?善惡報應是誰也逃不過去的,記住善惡到頭終有報。

(二)

北齊張和思,審理獄中囚犯時,一定要使犯人遭受枷鎖刑具的懲罰。囚犯痛苦到了極點。每當看到他,就嚇得膽破魂飛。給他起外號叫活羅剎。張和思的妻子前後生了男女四人,臨產前都悶絕得只想去死,所生下的男女,都用肉包裹著,手腳都有肉鏈子束縛著,連著肉拘繫著一起落地。後來張和思因為犯法被杖刑打死。

張和思對囚犯濫加刑罰,尚且殃及後代,最後自身也難免一死。而中國大陸卻有一些警察為了一己之私用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如不立刻停止迫害,善待法輪功學員,將功補過。等待他們的是什麼,就可想而知了!不為自己著想也要為親人後代著想呀!

(三))

唐虔州參軍崔進思,依仗郎中孫尚容的力量,押送進貢的金錢去京都。送去五千貫,每貫裡另收三百文作路費。百姓怨恨嘆息,哭天號地。到了瓜步江,遇到大風,沉了船,一點東西都沒有留下。為了賠償,家裡的財產田園全部賣光,被解除了官職,落到無處求生的下場。這就是他橫徵暴斂的報應。

在這幾年對法輪功殘酷迫害中,有不少人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經濟迫害,甚至還有一些人趁火打劫,加重了這場迫害。如果不把強占的財物如數退賠的話,將來報應來時悔之晚也。

(四)

後周宣帝時後宮裡禁忌很嚴,互相碰上只能用眼睛看,不能談論說話,還分別設置了監督官,記錄罪過。左皇后下邊有一個婢女因為伸懶腰打呵欠流出眼淚,因此被揭發,說她心中有所不滿,於是就上奏皇帝,皇帝就下詔書令人訊問拷打她。

開始擊打她的頭部,皇帝就頭痛,再次打她,還是這樣。於是皇帝發怒說,這是個冤家,就派人拉出去折斷了她的腰,皇帝又腰痛。那天晚上皇帝去南宮,病情逐漸加重,第二天早晨,腰痛得不能騎馬,就坐著車回來了。殺那個婢女的地方,有黑色的影子象人的形狀,當時認為是血,隨即將那地方沖刷乾淨,不久又象先前一樣,就這樣一連幾回的出現,官吏挖去了那個地方的土,用新土填上,一夜之後又同以前一樣。這樣過了七八天,皇帝全身瘡爛而死。等到停床的時候,許多床腳都是固定在地上的,牢固得抬不起。只有這個婢女所睡的床,能夠移動,於是就用它充當靈床。

在天理面前不分貴賤,皇帝庶民一律平等,誰幹了壞事都要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無論你是多大的官,無論你有多少錢,誰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誰就逃不脫天理的制裁。

有人說怎麼江XX或誰誰還沒遭報啊?有的人現在沒遭報,那是時候未到,同時也是在給有些人機會將功補過。至於江XX它在美國、德國和台灣等國家、地區都已成了被告,對它的報應早就開始了,幫江XX迫害法輪功的幾個高官在國外已被判有罪,一旦因私出國隨時可能被捕。江XX它現在為什麼還沒垮台,我想那是上天在給沒做好的人以機會,一旦它垮台了,跟它一起迫害法輪功的人還能有機會彌補自己的過失嗎?

趁現在還有機會,參與迫害的趕快停止迫害將功補過吧!醒醒吧!否則絕對逃不脫天理的懲罰。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