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難與救度中都跟師父走到底

北京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12月16日】

師父好!同修們好!

我是一九九八年八月二日修煉法輪大法的。一個偶然的機會,女兒聽人家說「煉法輪功家庭和睦,不鬧離婚」,就非得讓我聽人家說,當時女兒才十歲。從那天起,我就開始到煉功點煉功。確實很好,當時師父就幫助我糾正動作。我一看沒有人,輔導員在後面,就是師父在幫我呢!那時我就決定跟師父走到底。

一、獄中背法 威嚴慈悲解體迫害

1、一次次非法拘留不配合邪惡

學法不到一年,法輪功就被邪黨非法取締了。我就想這麼好的法,他們不讓我們煉,我要和國家領導人反映情況,在反映情況時他們根本不聽,一次次的把我給拘留,每次我就想做好人沒有錯,就是要「助師世間行」[1]。大法被侮辱,師父被污衊,我們要請願去,跟他們說句公道話。在拘留所里,我堅決不配合邪惡。

2、第一次勞教,一年站了四個月

第一次被非法勞教一年,我面壁白牆站了四個月,不讓睡覺。我心裡一直都背法,跟師父說:「我不怕,我是大法弟子。」勞教開始時心裡也特別害怕,一年裡受盡了折磨:用電棍電,打人,罵人,用冷水潑。開始時大家都沒轉化,壓力都分散了還好一些,後來轉化的越來越多,最後剩下我一個人的時候,邪惡更加瘋狂,隊長說:「制度上說打死法輪功白打,算自殺。」當時我也有點茫然了,就跟師父說:「這麼好的法,怎麼都轉化了,堅持對不對呢?」我轉念又一想:我跟師父發過誓,一定跟師父走到底。我心裡就說:「打死我也不轉化!」等到最後就剩下我一個人的時候也不讓我站了,以後什麼髒活累活都讓我干,但我心中有法,我什麼都不怕。

後來因為我不轉化,就把我給送進了集訓隊,那裡面更險惡。有一次把我關進一個黑屋裡,什麼也看不見,兩個男警察拿電棍追著我電。我也確實很害怕,我就說:「做好人沒有錯,你們為什麼要電我?」我心裡說:「師父我沒有錯,我就信師父!」不一會就在另外空間一個人說:拿手抓對方的電棍頭,電棍就會電到對方。我想是師父在告訴我,就一把抓到對方的電棍頭,真的電流就電到了對方。他們說「她有力量」,馬上就停止了,然後跟隊長說把她帶回去吧。後來到出來的時候,我看到了師父的經文就寫到了,我流淚了,那是師父在保護我呢!

還有一次因為我在裡面煉功,他們不讓煉,就用電棍把我電死過去了,好幾個小時,但是他們說什麼我都能聽到就是全身不會動。然後隊長把所長叫來了,所長問這位學員怎麼回事,隊長說她上高摔下來了。所長問是什麼地方的人,隊長說是北京人,所長說:是北京人好好保護,要是外地人就把她扔到大門外。然後所長就走了,過了幾個小時以後,我就慢慢的醒過來了,之後他們拿別人的轉化書讓我簽字,我就不簽。那不是我寫的,我就不簽,他們就找來好幾個人按著我簽,也沒簽上,我心裡說:「師父我不能簽。」最後真沒簽上,就讓班長給我帶回班裡了。

還有一次隊長把我叫到辦公室問我:煉不煉法輪功了?我說煉,他們就用電針點我,兩個胳膊都被電破了,他們問一句「煉不煉了」,我說「煉」,他們就電。我心裡就背《洪吟》〈無存〉:「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盪盡妄念 佛不難修」。最後電棍電的都沒電了,就讓班長給我帶回班裡去了。在回班的門道里很多學員都哭了,說:「轉化吧,多疼呀。」我笑著說:「我不疼,有師在有法在,我不怕。」師父說:「一正壓百邪」[2]。在一次次魔難中就想到師父的話:「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3]。師父還說:「沒有魔的存在也就修不了佛」[4]。

3、第二次勞教兩年——接見時丈夫和姐姐大聲說「煉法輪功沒有錯」

第二次勞教兩年,我剛被關進勞教所時,還是原來的大隊長,有一次全隊學員集合時,大隊長說:「(叫著我的名字)把她好的作風,又給我帶回來了。」其實不管遇到什麼魔難都想到師父,心裡背法才能過去,修煉就是修心性,師父《洪吟》〈實修〉中說:「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師父還說:「從理性上真正認識大法。」[5]不管邪惡怎麼迫害,我都不向他們低頭,學大法是最正的。

有一次全隊的學員都轉化了,就剩下我一個人了,邪惡更瘋狂,用盡各種辦法讓我轉化,我就不轉化。實在不行了,就用親人做轉化。我知道他們得讓家人說對大法不利的話才讓接見,我就想到了《轉法輪》中寫的:「親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講情份,處處離不了這個情」。他們用親情轉化,我不配合,接見的人寫接見條,一個月一次,每個月都讓我寫接見信,我就是不寫。他們說:「你不寫就不讓接見。」我心裡就跟師父說:「我是修煉人,無論到什麼地方我就跟著師父走。就是相信師父。」有一年零二個月他們不讓我見家人,在這一年多里心裡就是背法。幫教問我你想不想家人,我說:「我不想家人,我在哪裡,哪裡就是我的家。」他們說你還有人性嗎?我說:「不管走到哪就是想著大法,我師父說要走好自己的修煉路,我在這裡不想,回到他們身邊就好好照顧他們。」他們沒辦法,也只能就讓幫教每天跟我聊天。後來我沒寫接見條也讓我接見了,女兒看我就哭,屋裡邊接見的都哭,就我沒哭。家裡人問這裡打人嗎?我說:「打人我也不怕,我是做的最正的。誰也打不了我。」我就跟家人說讓他們怎麼做好人的話,沒有他們說話的機會,我們家人就聽我說。我不能讓家人按邪惡要的去做,說對大法不利的話。

還有一次丈夫和姐姐到勞教所里看我,當時接見的人特別多,丈夫到我跟前就問:你還煉不煉了?我面帶微笑的說煉。他二話不說把五百元錢摔在椅子上就到外面去了。然後姐姐就哭著大聲說:「你還要不要家了?孩子也不管了,他又當爸又當媽容易嗎?你自私不自私呀?」我就聽著,等我姐姐說完了,我就說:「姐姐你煉不煉了?這麼好的法你不去維護,能聽他們的嗎?我什麼都可以不要,就是不能不要大法,我就是要給大法討個公道!不能哭,不能向邪惡低頭,他們的做法全是錯的。」不一會隊長過來了說:想不想見你丈夫,他多不容易呀。我說:「順其自然吧。」不一會兒,隊長出去了就把我丈夫又叫回來了。

我丈夫一回來就跟我姐說:「姐,咱要向善。」當時他們倆個就大聲說:「煉法輪功沒有錯,做好人沒有錯!是共產黨錯了,為什麼把好人都關在勞教所里?」我一看他們做得太正了,心裡說:謝謝師父!隊長一看壓不下來,就讓接見的隊長把學員都給帶回去了,接見還沒到時間就讓回去了。我姐姐走的時候說:「我支持你,家裡我幫著照顧。」那次是我家庭最好的一次證實法。

4、第三次大刑六年——去掉親情與利益的執著

在二零一四年我們有十個大法弟子上本地看守所牆外面寫「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全球起訴江澤民」等標語,還打了一個五米長的橫幅。我們十個人就把看守所給包圍起來了,有一個同修都到傳達室門口去貼,他們卻沒有看見。我們一下車都跟大家說好了,什麼都不要想,就想請師父與護法神保護,他們護衛的警察騎著摩托車也都看不見我們。在家裡我們就說好了。貼完不說話就往回走,咱們是震懾邪惡去了,那時裡邊關著很多大法弟子。不一會我們都回來了,看看不差人我們就往回走,當時我們去了兩個車,還有一個大法弟子把十歲的孩子也帶上了,因為家裡沒人看著。

後來有一個同修發資料的時候被邪惡給綁架了,關到洗腦班,轉化了之後就把我們全都說出來了,我們一個一個的都被邪惡綁架到了洗腦班。他們找來了「最好」的「幫教」,給我們做轉化,我不相信他們任何邪悟的說法,我就相信師父,相信大法。

二零零五年一月一日新年,我們村裡來人給我做轉化,拿來好多好吃的,單獨讓我自己吃。我想不能上當,我說我不吃。後來我們村的代理書記說:轉化就分給你土地,不轉化就不分給你的。我一聽那是利益之心,當時我就想到了師父說:「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6]我是當村的人,你們不能不給。他們愛說什麼就說什麼,我心裡就是背法,他們來了好長時間,最後他們就問我:你要土地,還是要法輪大法?我堅定的說:「我要法輪大法!」他們沒辦法,就說:你們村的地都分完了,有你的。我心裡說:謝謝師父!

還有一次他們用我女兒考驗我,說:你不轉化就不讓你女兒上大學,不讓你女兒入黨。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他們又不修煉。」他們就讓我女兒給我做工作。我就跟我女兒說:「你該上學上學,什麼都跟你沒有關係,你無論做任何事都要做的最好。你就管好自己,我不在家,照顧好奶奶和妹妹。」那時她十八歲,二女兒十一歲,我跟她們說:「我不會做對不起你們的事,總有一天你們會看到大法有多麼好。」但是在那些年裡他們也是吃了不少苦,師父說:「一人煉功全家受益」[7]、「付出多少,得到多少」[8]。現在我大女兒是幼兒園副園長,又是北京市優秀教師,但是她不是黨員。我就跟她說:「一切都是師父安排,你就做好,做一個合格的人民教師。」現在丈夫和兩個女兒都做三退了,家裡都特別好。

二、眾生都得救度 不論至親與警察

1、大法神奇,全家受益

在二零一六年的一天,我和姐姐到同修家去切磋。二女兒開車送我們,她不修煉,但特別相信師父和大法,九字吉言每天都念好幾遍。快到山裡邊時,我們就不認識路了,用導航指路,到一個坎上就找不到路了,往前邊走到頭導航說往回掉頭,掉回頭導航還說掉頭,有好幾個來回。一會女兒說:「媽,我求師父了。」我和姐姐都說我們也求師父了。說著前邊就來了一個大客車,從山邊一個小路下去了。我女兒說:「媽,是師父給我們指路呢!」然後我們就開過去了,從山道下去走幾個彎很快就到了同修家。我們都說:謝謝師父!

二零一七年,有一次女兒開車帶我們出去,在等紅綠燈的時候,前面有一個大石輪車,我們小車在它後邊挺遠的。綠燈亮了,前邊車不往前走,往後退。我姐姐說快往後退,那車已經退過來了,當時女兒也沒緊張,打輪往右轉就出來了,就在這一瞬間大石輪還把我們車前面壓了一個大坑。我們就下車了,其實就是師父在保護我們呢。要不是師父保護,我們四個就完了。

當時對面有一個人過來了,說:「這小姑娘真棒,要是壓在下面,你們幾個就都不在了。」丈夫不修煉,一看這情景就急了,對我說:「你不准下車,姐姐下來。」那意思說我不讓他們跟人家多要錢。我一下想到了師父,就求師父幫我把這件事處理好。我就在車裡面背《論語》,不一會兒他們就回來了,女兒面帶笑顏,丈夫也沒生氣,女兒說:「媽,不跟他們要錢,他們說把車給修成原樣。」

因為我和姐姐是修煉人,丈夫和女兒都做三退了,師父保護我們全家平安!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

2、給來家騷擾的警察講真相

二零一七年三月份,有一個警察到我們家來找我,當時我不想見他,又想這是一次講真相的機會,就讓他們進來了。

進屋後他什麼也不說,不一會兒他說是來巡防的。他身上帶著一個記錄儀,我讓他關掉他不關,說這是工作。領導都在聽著呢。我說:「不關就不關吧。也讓你們領導聽聽。」我接著說:「你了解法輪功真相嗎?」他說不清楚。我就說:「你不清楚,我跟你說說,我被非法拘留、勞教、判刑十年你知道嗎?在這十年里受了很多不公正的對待,打人、體罰、用電棍電、關小號,往死里整法輪功學員,但是不管用什麼辦法都沒動搖我修煉法輪大法的心。法輪大法是正法,是宇宙大法。我們師父是來度人的,是教人修心向善,道德回升,做好人中的好人,思想境界昇華的人,這有錯嗎?強制改變不了人心。」

後來,我又跟他說:「你聽說過三退保平安嗎?」他說沒聽過,我說:「那我就跟你說說吧,你要入過黨團隊就退出來吧,得福報,保平安,絕對是好事,自己救自己。請你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跟他說完,他不回答。過一會兒他說:在家煉不要出去遊行集會。我跟著說:「這是中國公民信仰自由。」他不說話了,不一會就走了,到門口說:以後我還要多來幾次。我跟他說:「以後別來了,我沒時間接待。」他說那以後我就不來了。他走了以後我就想:法輪大法是正法,不能怕他們,正念清除邪惡,自己說了算。就是按照法的要求做,善待身邊所有眾生。

想想經過那麼大的魔難,我能堅持走到今天,這一切的一切沒有師父,沒有大法我是走不過來的。現在,我、家庭和世界都變得越來越幸福美好,我衷心的說一聲:師父好!師父您辛苦了!謝謝師父的慈悲救度!

第一次投稿,有說的不對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洪吟》〈助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第三講〉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理性〉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與魔性〉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警言〉
[6]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第七講〉
[7]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8]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第九講〉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