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紀實:大年初二

石方行


【正見網2019年01月24日】

中國農曆新年快到了,在此請允許我代表我自己和我的家人向最尊敬的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師父拜年;向所有的海內外同修拜年;向所有的善良人拜年!

在諸多的傳統節日當中,華人對過年是最重視的。這一風俗延續了幾千年。無論離家多遠,都要在年前趕回來,與父母與一家老小「團圓」。「團圓」二字成了中華子民心中最真實的嚮往和期盼。無論自己人生和事業是否平順,只要活得健健康康、平平安安、一家老小在這一天能圍坐在一起,父慈子孝,其樂融融,團團圓圓這比什麼都重要!

而大年初二,在一些地方的民俗中是嫁出的女兒帶著丈夫和孩子回娘家看望父母與家人的日子。

過年的時候,親友之間互相拜年,送上禮物,說說一年中的經歷和對未來的暢想與打算。當然過年時鞭炮、對聯、燈籠以及美食都是必不可少的元素。

很多時候我在想,神傳給中華文化中,從民俗角度而言,「過年」是最重要的。那其安排的真正意義是什麼?後來我想到,從「年」的傳說來看,是人們在冬底躲過年獸的吞噬而慶賀全家生還演變來的。那這其中就蘊含著很深的道理:人間是有劫難,而且到一定時期會發生的。靠什麼才會躲過劫難呢?傳說中靠的是爆竹、對聯、和燈籠。爆竹是清除邪惡、讓其膽寒,從而讓人們得以平安;對聯是敬神明的;燈籠象徵神引領著走向光明。當人們面對邪惡時,拿出勇氣、用自己的善良和正義來衡定是非善惡,這本身就是在對邪惡的抑制和清除;心存善念敬畏神明,那自然就會得到神明的護佑。

記得小的時候聽大人們說,農曆一月(古時稱作:元月)出生的人生日是最大的。而正如上文所言,在一些地區大年初二是出嫁的女兒回娘家的日子,如果神安排其在這一天出生,那足以體現神佛的慈悲提醒:讓其永遠記住「回家」這個概念。無論走到哪裡都要記得回家與家人團圓。

在神所奠定的文化中的「團圓」二字,對於全天下的華人而言是最為深入人心的,以致古往今來的文藝作品中很多都是以「大團圓」作為結局。從另一個角度來說,神幾千年來所奠定的這一文化也是讓我們懂得 「回到真正的家」。加上從古至今中華文化中處處都奠定著修煉和歸真的文化。我們就會懂得一個生命只有按照修煉的方法去做,才能脫離紅塵,從而回到真正的家,與那裡的家人團聚,才會真正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本文就說一個元朝時期的蜀地富家女孩阿香,從人間的幸福夢碎之後一步步走向真正幸福的旅程經歷。

元朝時期,因為元與宋之間的征戰讓成都百姓生靈塗炭。而阿香的父親因居住在距離成都較遠很是偏僻的地方,故而沒有受到大的波及,加上其祖上所積累下的產業,到那時家境還很富足,後來阿香的父親因緣際會當上了這裡的一個小官(相當於縣令之類的)。

後來阿香和雙胞胎哥哥阿龍出世,哥倆長得非常像,如果穿上同樣的裝束,一般人是認不出誰是哥哥誰是妹妹的。長像雖然很相像但性格卻迥然不同。阿香願意學習,琴棋書畫、紡織刺繡樣樣都行,尤其歌舞更是為人所稱道,為人還仗義;而哥哥阿龍卻招狗鬥鳥不學無術。當他們長到十六歲的時候,阿龍有一次在外面與別人打架,人家失手將其打成重傷,沒幾日就死了。阿香的父親為了自己的顏面,也沒有聲張,悄悄的將阿龍埋葬。

阿香的父親沒啥事就教阿香為人、為官之道,也讓她出去遊學、鍛鍊,簡直把其當作了兒子的「替身」。

阿香雖然是女孩子,但有一種俠義之氣。平時她總是穿著男子的衣服外出,可是在她十八歲那年,一次她在半路突發奇想,叫貼身的侍女找出女子的衣服給她穿上。當她換上女子的衣服,那真是:

雲鬢輕搖鳥駐足
膚若凝脂世上無
面似桃花塵中艷
細碎蓮步仙姿駐!(注)
(註:就是她婀娜多姿的身形和一連串的小碎步,就如同仙子的姿態在她身上展現一般。)

話說有一日,她在一家客棧正在吃飯,突然來了一位年輕人,但見這位年輕人身著破舊的衣裝,臉似乎有幾年沒有洗過了。過來坐在阿香的對面。阿香的侍女要將其趕走,阿香見他這副模樣,心生可憐,就賞給他一些飯食。他也不客氣的吃了起來。也許他真餓壞了,把阿香的飯食都吃了個精光。吃完要走,阿香還讓侍女拿出點錢送給他,他依舊不客氣的收下,離開。

過了幾日,這裡舉辦當地才子的聚會,有名氣的才子、才女都聚集一堂,各顯本事,為的是選出德才兼備的才子、才女,今後帶領大家在學問上更上一步。

阿香也聽說此事,為了掩人耳目,又換上男子的衣裝過來看熱鬧,大賽上才子、才女們會什麼的都有,各自展現出他們最好的才藝。

在比賽的最後,一位叫瑜哥的人獲勝,大家恭賀完之後,就都離開了。

等大家都離開之後,阿香上前抱腕拱手道:「恭賀……」本想說出恭賀瑜哥獲得比賽的勝利,可是當她看到瑜哥臉的時候,驚訝的不得了,脫口而出:「原來是你!那個要飯的!!」說完自覺失言,連連道歉。這時侍女調侃道:「公子把臉洗乾淨後,還很帥的嘛。那你為何扮成要飯的見我家小姐呀?」瑜哥一笑:「因久聞你家小姐不但琴棋書畫、跳舞唱歌樣樣精通,更有一副俠義心腸。我扮作乞丐,就是想試試小姐是否如傳言所說。」侍女回道:「那是自然,有幸目睹我家小姐的舞姿的人,無不為其所傾倒。」阿香在旁邊紅著臉道:「公子別聽她在這裡瞎說……」

瑜哥一笑:「今逢我大賽奪冠,在下懇請小姐能賞光跳上一回。不知可否?」

阿香也是欣賞他的才學,爽快答應了。連一旁侍候的侍女都覺得小姐這次有點不夠矜持了。

阿香換上女裝正要開始跳舞,卻回頭嬌羞的說:「只跳舞沒有伴奏有失雅興。」瑜哥說那好辦,從背包中取出琴來,席地而彈,阿香在那裡即興跳起舞來。不知不覺月上樹梢,朦朧了天地,也朦朧了瑜哥和阿香的心。他們都沉浸在浪漫的月色中,誰也不願意走出來。

從此他們就逐漸的認識了,也彼此真心的喜歡上對方。這樣子過去了兩年多,阿香因為害羞也並未與父母提起此事。瑜哥幾次想提親,卻被父母告知條件不成熟,而作罷。等後來很多人都到阿香家裡提親,阿香都不同意。一來二去,她的父母心中納悶,就問阿香是否有心上人,此時阿香才把兩年前遇到瑜哥的事情說出來。阿香的父親派人了解瑜哥的家世,結果卻不怎麼如人意,瑜哥家沒啥背景,家境一般。阿香的父親倒是很開明,直接對阿香說:「只要你願意,你覺得嫁過去之後,能幸福就行了,別的不要多想。」
阿香感謝父母的理解。見瑜哥遲遲不來提親,就打發貼身侍女去瑜哥家裡催問。瑜哥見狀登門拜見。
阿香的父母覺得瑜哥是來提親的很高興的款待了他,在酒宴上瑜哥隻字未提提親的事情。吃完了飯,瑜哥提出要與阿香私下說說話。

阿香見瑜哥在飯桌前沒有說提親的事情很不高興。在房內見到瑜哥就埋怨他。瑜哥說父母覺得現在不是時候。並且告訴阿香:自己本是一個修行之人,因為今生與阿香有段塵緣未了,故而在此時遇到。今後阿香會遇到一些坎坷的事情,無論遇到什麼都要守住善念,人間的幸福,那都是一時的,只有真正得道修行上去,那才能得到真正的幸福。並相約在八月十五月圓之夜他們彼此帶上侍女和家人,穿上最好的衣服,再去才子、才女們大賽的地方,撫琴、跳舞。阿香聽著似懂非懂,但也爽快的答應了。

到了八月十五中秋之夜,阿香和瑜哥帶著侍女和家人到了「老地方」,(此時這裡已經有一座建築,主人與瑜哥比較要好,借用一下)阿香身著水藍色的衣裝看起來特別的美麗,真如仙女下凡一般。瑜哥也非常的帥氣,也帶了一把藍色的扇子。隨著瑜哥的琴聲,阿香在那裡挑起了孔雀舞,那真是:

琴聲悠揚舞翩翩
心意相通明眸間
因緣際會今相遇
月影相伴群芳羨!

燭影搖曳,滿月之下,一切都是美不勝收。幾曲過後,他們一起走出屋子,望見對面有神顯現,他們想對神說說他們的姻緣,神卻默默的隱去了……

過了幾日,瑜哥去阿香家告別,說自己要去遠遊,不知何時能回來,阿香一聽泣不成聲。瑜哥安慰她,只要她需要幫助,他一定會回來幫她的。

瑜哥一走,上門為阿香提親的人就更多了,阿香心裡始終惦記著瑜哥,無論誰來提親她也沒有同意。又過了一段日子,她父母實在熬不住了,覺得瑜哥也太不負責任了,一走連個信兒也沒有。於是答應了唐家的提親。阿香開始也不願意,但父母說,自己年紀越來越大,將來不能沒有個依靠呀!她也就不那麼想不開了。事有湊巧,唐家人正提著聘禮來提親的時候,傳來消息,朝廷將阿香的父親革職。

阿香自覺父親一向為官清廉,這次肯定是小人陷害,當時就想到朝廷為父親鳴冤。可是他父親卻把她攔住了,覺得朝廷太黑暗,無處說理。

他父親本是剛正不阿之人,脾氣很大,受不了這窩囊氣,半年之後鬱鬱而終。母親看自己丈夫去世非常傷心,不久也離開人世。唐家人一看她家道敗落,就派人取回聘禮,退了親。阿香本來也不願意嫁給唐家,這樣一來也落個安心。心想: 「男人們都是 『薄情』之人,只圖攀附權貴、趨炎附勢。而瑜哥卻不這樣,但卻一心修行,……難道他不寂寞嗎……?」想到此處,阿香的心裡也有些生氣:「既然你一心修行,幹嘛要認識我呢?!這與那些薄情之人表面不一樣可是實質上卻都是一個結果呀!」想著想著已是淚流滿面。

阿香實在覺得父親很冤枉,但上告的途徑不是很可行,她想到了另外一種方法:女扮男裝,將自己扮作是已過世多年的雙胞胎哥哥阿龍去趕考,求得功名之後,再伺機為父親申冤。想到這裡,經過一段時間阿香把家裡安頓好就付諸實行,自己女扮男裝踏上趕考之路。她本來是非常好學,經過這麼多年也變得很有學問,很自然的獲取了功名。一位大官很賞識她,也正好他父親原來的官職出現空缺,也就讓她補空了。

在她上任不久,有兩家來告,說一位男子同時向兩家女孩下聘禮。兩家女孩都想當大夫人,找她評理。

她一聽覺得男子真的很「薄情」,從前的怨氣一股腦的都翻出來了,吩咐衙役將男子帶上來,不由分說將其打了五十大板,讓人不可思議的是,這個男子怎麼打也不出血,最後卻沒有鼻息,咽氣了。她當時也沒有多想,打完板子就讓衙役將其扔了出去。

在扔的過程當中她瞄過一眼那個人,似乎覺得有些熟悉,但又覺得不太可能……。因為在氣頭上也沒有多想。

那兩家女孩也很生氣,也將那個男人給的聘禮都拿過來仍在衙門口外。

當日晚間,那個男人緩醒了過來,進了內宅,看到阿香笑嘻嘻的說:「我所有的家當都在衙門口外,快派人拿進來吧。」她定睛一看真是瑜哥,這下子怨氣、委屈一股腦的都發泄出來了。等阿香發泄完之後,瑜哥說:「我知道你會為官清廉,我這點積蓄會讓你過得富足一些吧。」阿香似乎想起來什麼,趕緊說:「白天打你的時候,怎麼沒看你出血?你不痛嗎?那兩家女孩子是怎麼回事?難道你在戲耍她們?」瑜哥依舊微笑著說:「我以前不是說了,我是一個修行之人嘛!我父母當時說提親不是時候,也是這個意思。他們怕我陷在對你的情中而故意拖延時間,等你家出現波折之後,換一種方式來了結我們之間的緣份。其實你讓衙役打我那幾板子,對我而言算不了什麼。至於那兩位女孩,其實都與我有些緣份,但因為我今生一心修行,不想涉及姻緣,但緣份還得了結,怎麼辦?所以我就想這麼個法子,讓她們把我報官。把我今生所有的積蓄都送給你。」

阿香聽了喜憂參半,悠悠的問道:「你今後想怎麼辦?」瑜哥說:「我自在慣了,讓我做個閒雲野鶴算是成全。不過還是那句話:如果你需要我幫助,我會出現在你身邊的。」

阿香做了幾年的小官,也逐漸的查清了陷害她父親的人和事情的來龍去脈,並通過正式渠道將訴狀遞了上去,朝廷也為她父親申了冤。

因為阿香為官清正頗受當地父老的愛戴。後來覺得朝臣之間關係複雜,她又不願意同流合污;更不願意讓別人知道她是冒名頂替哥哥趕考、當官,便找個理由辭官不做了。

辭官之後,不知今後自己何去何從。正巧又是在八月十五月圓之夜,阿香又看到那位神仙顯現出來,依舊微笑著看她,然後就隱去了,不一會兒天空中顯現出兩個字「峨嵋」。她頓然醒悟,乾脆我帶著侍女去峨眉山居住,說不定還會遇到修行的瑜哥呢!

第二天她辭別了鄉鄰父老,帶著幾個侍女扮男裝向峨眉山出發了。在半路遇到一群賊人攔住去路,正在危難之際,走來一位手裡拿著藍色的扇子的男人,她定睛一瞧,原來是瑜哥。

瑜哥望著這群賊人一笑:「對面的『公子』是去峨眉山修行之人,你們幹這一行的劫的是貪官、殺的是污吏,不能為難去峨眉山拜佛修行的人吧?」那群賊人研究了一下,也就放阿香她們過去了。

一路上瑜哥陪著阿香走上了峨眉山。在峨眉山上,他們開始了一同修行之路。瑜哥把自身從前所學的都教給阿香了。這樣兩年多的時間裡,阿香就都掌握了。

有一次天下大雨,瑜哥說:「我自己那點本事你都掌握差不多了,今後你我就不能在一起修行了,要有不同的師父帶著我們分開修。這樣我們才能修的更快一些。」阿香心裡很捨不得,但通過這兩年的修煉讓她明白這份情也需要舍掉。她淡淡的說:「那我們今後還能見面嗎?」瑜哥說:「當然能,當我們在修行中需要切磋的時候自然師父們會讓我們彼此見到的。」

就這樣阿香和瑜哥分別由兩位師父帶著、在兩座相距不遠的山中修行。每隔一段時間見一次面,彼此交流一下那段時間的修行心路。後來隨著修煉層次的增長,他們不必見面,彼此靠思維就能溝通。這樣修了四十年左右,他們彼此都修到了很高的層次。他們彼此也都能體會到「幸福」二字更深遠的意義。

在那一年的大年初二,一位很高層次的神路過這裡,看到他們的修行成果很高興。囑咐道:「你們今日的修煉,無論修到多高的境界和層次,都是為能在將來主佛在人間洪傳宇宙大法而做奠定。你們一定要記住,到時候,一定要更好地精進!」此時他們的兩位師父也說:「我們在天上也聽說,到時候在人間主佛會來洪傳宇宙大法,那時連天上的神都希望能當主佛的弟子,所以你們如果到那時真的能得到,就要好好的珍惜,不要錯過機緣。」

阿香聞聽心中升起喜悅之心,脫口說:「那到時候我就在將來的今天出世,以表回到天上真正的家的決心!」

瑜哥聽阿香這樣一說,隨口說:「那我的願望就是我們依然會通過藍色結緣,也能在農曆八月十五月圓之日聽到彼此的聲音。至於說我們那生有無姻緣,那就看機緣和選擇了。」

阿香的師父見他們彼此這樣說,隨口就說:「無論塵世間你們能否有『姻緣』,但因為今生有如此一起修煉之緣,那在將來修煉的因緣還是有的。到時候讓他說說你們從前的故事,也不妄你們曾經一同相識相知修行一場。」

「我看此生阿香既然與瑜哥有如此機緣,那在來生,阿香就要與『瑜』字結下不解之緣。」瑜哥的師父補充道。……

今朝,阿香真的是大年初二所生,阿香和瑜哥今生相距甚遠,一次瑜哥偶然用自己的特有能力看到在天邊一位身著藍色衣裝的女子,笑吟吟的在看著他 。後來很偶然的在網上遇到,通信中當瑜哥與阿香確認她是否鍾愛藍色時,阿香驚訝萬分!因為藍色確實是她所一直喜歡的顏色。又在農曆八月十五第一次通話,多年來雖然未曾謀面,但彼此在心裡默默的在修煉方面鼓勵著對方,人中的姻緣也不做奢求,甚至連一面之緣都不做妄想。因為彼此都明白:法緣才是最神聖的!至於說阿香今生與「瑜」字所結下不解之緣,其實這個「瑜」字是個雙關語,因為現在處在特殊時期,就不明說了。請讀者們見諒。

這正是:
相遇相知接前緣
一同修行結法緣
今朝各處天南北
同心精進回家園

後記:本文所寫的不是一個愛情故事,而是一個從追求人中幸福失敗,而逐漸體會到所謂的幸福,不僅是男歡女愛那麼狹隘,還有更多方面的展現,為了別人也是一種幸福;而修行,雖然一時之間看似會失去很多,但因為保持了那份無私與善良,加上明師的指點,那最終會得到真正幸福的。這種幸福會更永恆,更大氣,更是惠及更多的人。

同時也想說明一個道理:那就是人無論遇到什麼都好好珍惜,不是自己的就不要奢求,保持那份善良和忠貞之心,上天會給我們最好的。

說明:文中的瑜哥中的「哥」字只是一個人名,不見得他就一定會比阿香歲數大。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生命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