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中的胎記:前世所受傷害 今生索債標識

子嫻


【正見網2018年10月09日】

在世間有這樣一句話:殺人償命,欠債還錢。這個理是非常公正的,人欠了債就要去償還。在千百世的輪迴中,在無明的迷中,誰能不曾造業,誰又能不去償還。因緣際合,曾經的債主和欠債人終究有相遇的一天,他們又是怎樣的要債和還債的方式呢?

我知道一個關於我和親人的輪迴故事,我把它寫出來,希望它能點醒人,讓人知道因果輪迴報應的存在,讓人知道要債的方式不一定很激烈,但是卻不可以躲過;是可以隱藏在親情下,卻又毫不含糊。

從胎記說起的故事

今年,有一天,我在正見網上看見兩篇關於胎記的文章,一篇文章叫《輪迴故事:胎記的真實目的竟是這個》,文章中說:「有的胎記是前世受傷害的地方,也有的是前世的一個記號,再轉世時證明此人是曾經的某某人。」文中舉例說:唐初,馬家的兒子,臨死的時候,他對母親說:「兒子與趙宗家命中有緣,死後應當給同村的趙宗作孫子。」他母親不信,就用墨在兒子的右胳膊肘上點了一個記號。趙宗的兒媳婦也夢見馬家的兒子來說:「我應當給娘做兒子。」 因此而懷孕。她夢中見到的人,和馬家的兒子一樣。孩子生下來後,檢驗他胳膊上的黑色墨跡,還在原來的地方。這個孩子長到三歲時,沒人引導,便自己走向馬家,並說:「這是我原來住的地方。」

另一篇文章《胎記的秘密:來自前世的致命傷害》,作者通過通靈和前世回溯,研究了許多案例,發現百分之九十的胎記與前世的致命傷害有關。文中寫到:「一名大學教授,大腿正中橫切一條又長又細的紅血痕,他的前世是名十六世紀的中國人,因為截肢失血而亡。有一名女裁縫師,右肩上有一個鑽石形狀的疤痕,那是她在1800年代中期身為蘇族(Sioux)印地安戰士, 被箭射穿的痕跡。一名馴馬師說出,她的前世是巫婆,遭到指控後被處以絞刑,她讓我看頸部,正好有六吋長的白色胎記橫過喉嚨附近。」由此,作者得出結論:「靈魂在之前的身體裡面,對曾經經歷過的創傷與重大傷害,都有非常清楚的記憶,然後,靈魂帶著這些記憶進入新身體,再把記憶灌注到新身體的細胞裡。細胞對前世傷害所引起的反應,就是胎記。」

看著文章,我想到了女兒的胎記,女兒在出生後不久,有一天,我看見小姑子拿著軟紙蘸著水,在擦女兒的兩眉之間,不一會,她對我說:「嫂子,孩子的兩眉之間有個胎記,我還以為是髒了,擦了一會沒擦掉,孩子皮膚都被我擦紅了。」女兒逐漸長大,那個胎記一直在兩眉之間,是淡淡的不規則的形狀。

在吃飯時,我對女兒說:「都說胎記是前世留下來的記號,你這兒胎記裡肯定有個故事,不知是從天上帶來的,還是地上經歷的?」女兒說:「媽媽,你說呢?」我說:「也許時機到了,我就能知道了。」在一個月後,我知道了女兒的胎記裡面蘊含的玄機,看見了發生在過去的故事。

這是一個讓我感到震驚的故事,於是我確定,每一個胎記的背後的確都有故事。

回溯往事

我講述的這個故事發生在南宋時期,距今約有870多年。

那一世,我叫金舜,是揚州的一個商人,家中財富頗豐,妻子賀如玉,溫柔美麗,兒子金楠,一歲多,非常可愛。作為一個商人,我經常在外奔波。府中的管家不是善良之人,他趁我不在家,私挪財富,還誘惑了我的妻子,兩人之間有了私情。這些事情被我的一個江湖朋友廖北察覺,廖北寫信給我,讓我趕緊回家,他告訴我,他已經派人在監視管家。我愛如玉,不想失去她,我趕緊處理了一些事情,就往家趕。

管家敏銳的察覺到周圍的氣氛不對,他鼓動唇舌,拐跑了如玉,還捲走了大量的財富。廖北知道了,帶人追趕他們。管家慌不擇路,帶著如玉跑進了莊稼地。如玉累的走不動路,她後悔了,想起了兒子,想起了我對她的好,她不想逃了。她痛恨自己被管家迷住了心竅。她想回去,哪怕跪在我面前,受到屈辱責罵,也想獲得我的原諒。管家不讓她回去,不由分說背著她跑,等管家也沒勁的時候,他倆在樹下歇著時,如玉哭鬧起來,管家生氣了,捂住她的嘴,如玉就咬他的手,管家惱怒之下,打了她一巴掌,兩人糾打在了一起。打鬥中,如玉的額頭撞到一截干樹枝上,在兩眉之間扎出了血窟窿,如玉象瘋了一樣,眼裡冒著火。管家一看不好,生出了惡意,他掏出匕首,扎向如玉的心臟,然後捲起錢財跑了。

很快天下起了雨,奄奄一息的如玉用手抓著土地,悔恨交加,她覺得對不起丈夫,對不起孩子,她想:來世如果相遇,我一定善待他們。她也非常痛恨管家,為此她發出了毒誓:「來世遇到管家,以額前的傷口為記,詛咒他一輩子娶不到媳婦,讓他斷子絕孫。」第二天,廖北帶人找到了如玉的屍體,廖北拔去如玉身上的匕首,請人修飾了她的遺容,把她埋葬了。

十天後,我回來了,面對的是人財兩空的家室,抱著一歲多的兒子,我的內心痛苦異常。兒子哭著要找娘親,哭得我的心了無著落。母親信佛,勸導我。岳母和小姨子如煙來告罪,母親善待了她們。我把妻子從新斂葬,在妻子的墳前,我發誓,如果遇到管家,我一定讓他傾家蕩產,不得善終。
小姨子如煙曾撞見過她姐姐和管家的不檢點,她納悶:姐夫一表人才,家產殷厚,姐姐為什麼被管家迷住?她勸過姐姐,姐姐默默無語。現在,她目睹姐夫和孩子的痛苦,內心深深自責,覺的自己沒有盡到規勸的責任,思前想後,她萌發了嫁給姐夫的想法,並對母親說了自己的想法。

岳母心疼外孫,認可了她的想法。岳母對母親說:「如玉不肖,愧對婆家的疼愛,我想讓小女兒如煙來照顧金舜和孩子。」母親想了想,同意了。母親對我說,如煙有意照顧我和孩子,讓我娶如煙,我推拒了。母親和岳母一再堅持,如煙的想法又非常堅定,她哭著來問我,是不是嫌棄她,我慌忙搖頭,她又說:「你總要娶妻,有誰能比我對孩子更好。」看著淚流滿面的如煙,考慮到兒子,我答應了。如煙在府裡照顧孩子,一年後,我正式娶如煙為妻,那一年,如煙17歲,我23歲。如煙酷似她姐姐,看見她,我的心就隱隱作痛。唯一的欣慰是兒子非常喜歡她,如煙悉心照顧金楠,金楠長大後,一直以為如煙是自己的親娘,並不知曉發生的事情。家裡後來又添了一對兒女。

因緣使人成為一家

往事過了近千年,世間的冤緣爛債總有了結的時候。在今生,過去的善緣、惡緣相遇。曾經的江湖朋友廖北轉生成我的丈夫,如煙轉生成了我的小姑子,曾經的母親成了我的婆婆,看上去是我嫁給了丈夫,其實我是嫁給了緣分。正月結婚,冬天生下了女兒,女兒是賀如玉轉生而來。

至於那個管家,他轉生成我的親哥哥。我的哥哥曾經是一個風度翩翩的美貌少年,可是姻緣卻遲遲不到來。在女兒三歲時,有一次哥哥來我家,我們說話間,女兒突然問:「舅舅,你有女朋友嗎?」當時,哥哥非常尷尬,說:「還沒有呢,以後會有。」丈夫和婆婆聽了,哈哈大笑,非常驚訝孩子問出的話語。又有誰能知道,那是一個詛咒在啟動。

作為兄妹,在他經濟困難時,我幫助他。當他賺錢多的時候,他開始回報我,給我和女兒買東西、花錢,從來不心疼。他對我和女兒很好,可是女兒有些不太喜歡他,我也經常嫌棄他會賺錢,不會攢錢,看不慣他和幾個堂弟吃吃喝喝,然後由他來買單。

這個輪迴中還涉及到我現在的父母,在那一世中,他們是管家的父母,父親縱容管家作惡,認為兒子有本事,還幫著私藏財富,母親勸說無效,只能嘆息。古人云: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這個餘慶、餘殃不但跟在當時,還會跟在後世,哪怕相隔百年、千年,也如影相隨。

在這一世中,我的父母因為哥哥一直單身,心裡備受煎熬,母親經常在除夕夜讓哥哥搬動葷油罈子(民間習俗,意味著動大婚),人的姻緣、人的命,豈是一個葷油罈子改變的。至於父親,一看別人家的兒子結婚,心裡就著急、痛苦,以至於落淚。可是前世,他的兒子又給別人帶來多大的痛苦呢?商人金舜人財兩空的痛苦,嬌兒尋找娘親的痛苦,岳母失去女兒的痛苦,如煙替姐姐贖罪的心裡痛苦。這些痛苦管家能不去償還嗎?能不去承受精神上痛苦的那部分嗎?

我的父親曾經在三年前對我說:「你哥都43了,還沒有對像,我們都70多歲了,以後我們沒了,你哥歲數大了,就得上養老院,逢年過節的,你家包餃子,做好吃的,就找他吃一頓。」父親說的眼淚漣漣,我聽了,很是心酸。我對哥哥說起這個事,哥哥聽了,哈哈大笑:「別聽他們的,我能混的那麼慘,盡瞎扯。」

當我確切的知道了我們之間的因緣時,我不由的感嘆:世間善緣、惡緣皆可聚為家人,善因必有善果,惡因必有惡果,有誰能逃離因緣業債的捆綁。世間萬事真的有其由來,背後的因素錯綜複雜,有恩的報恩,有怨的索債,前世廖北對金舜的恩義,這一世兩人結為恩愛夫妻,「恩」在前世,「愛」在後世;廖北對如玉有斂葬之「義」,這一世兩人成為父女,父慈女孝;金舜和如煙生活了一輩子,兩人的心中都橫亘著一個他們不能說出口,卻又刻印在心中的親人如玉,這一世他倆成為姑嫂。那個管家,欠人錢財,欠人命債,造成了他今生的不如意。人活在世上,無一例外的都被因緣捆綁,今生他認為的親人——妹妹和外甥女,都是溫柔的要債人。

在前緣今世的故事中,我解讀著我和家人的緣分。我感嘆:善惡因果輪迴報應,真是毫釐不爽。

冤債鎖住哥哥

哥哥是個善良、樂觀的人,但也有苦惱的時候,最大的苦惱就是至今孑然一身,形影相弔。他不會知道自己的過去做了惡事,不知道自己中了詛咒,他滿心渴望的妻子和兒女一直不曾到來,他因為懼怕親戚的嘮叨不願去走親訪友,面對父母的嘆息和憂愁,也曾苦悶彷徨。他對我說:「大法的理念在支撐我做個好人,不敢放縱自己的色慾。」我知道,他也曾滿心希望,跪求姻緣,可惜月老並不牽線。

這些年,他曾經拿手機讓我看某個女人的相片,他非常相信我,他認為我無意中說出的話中隱藏著玄機,他想知道他的緣分到沒到來。我知道他心中所想,就告訴他:「人生,只能是隨緣。緣分到了,有些事情會自然而然的發生,緣分沒到,就當是一個了願還債的過程吧!」

我對於無意中看到的景象,緘口不言,心中在默默的驚訝和思索。有時哥哥在追求一個對像時,我就看見他腿上被拴上一個灰色的繩子。都說月老拴繩,栓的是紅繩,這個灰繩是怎麼回事?是宿世欠下的爛債需要償還吧。

現在我知道了,在他當管家時,他曾經欺凌騷擾丫鬟、僕婦,還剋扣月餉,占傭人便宜。這世,他躲避開真心想和他結成良緣的女子,他追求的、心儀的那幾個女孩子,都吃他的、喝他的、欺騙他,沒有人真心對他。他還經常領著堂弟們大吃二喝,花錢買單。我看到的是那幾個女孩子是過去被他騷擾的女人,堂弟們是過去被他欺負過的僕人。我不再抱怨他傻乎乎的,因為我知道了,他是在還自己欠下的業債。我在想:人單純點,好啊,還債快,你看那些奸詐的,盡占別人便宜的,一輩子都活在和別人的糾葛裡、算計中,債沒還,還弄一身病。

人來世間,神早已根據人前世的業債,安排好了人的一生。就像有一個劇本一樣,早已寫好。命運的轉盤在天上轉,人就在地上演。如果人能預先窺測到自己的人生劇本,有誰還敢恣意妄為,無法無天。

我寫過一些輪迴故事,但是這個故事讓我感覺到格外沉重。在輪迴中,即便是親人之間,也是在明確無誤的在要債、在償還。都說善惡因果報應如影隨形,和人的一生緊緊相隨,此話當真不假。

我想起師尊的話:「人在世間養成了許多觀念,以至被觀念帶動著,追求著嚮往的東西。然而人來在世上是由因緣決定著人生的路與人生中的得失,怎麼能由著人的觀念決定人生的每一過程呢?所以那些所謂美好的嚮往與願望也就成了永遠也得不到的痛苦執著的追求。 」(《精進要旨二》〈走向圓滿〉)

大法善解冤怨

我對女兒講了這個輪迴往事,對她說:「善解了和舅舅的緣分吧,放下過去的詛咒,舅舅也不容易。」女兒問:「怎麼解開?」我說:「到大法師父的像前,給師父磕頭,請求師父幫忙,放下過去的仇恨和詛咒。」女兒去做了。

我想了想,在哥哥來我家時,對哥哥講了這個輪迴故事,哥哥明白大法真相,相信輪迴往事。他聽了這個故事,表情凝重,沉思片刻,說:「我前世真是沒少幹壞事,難怪這輩子如此。如果那時我明白這些理,我絕對不敢做這些惡。」我對他說:「欠錢財的,不要了;欠命債的,發過的毒誓,也不追究了,你好好生活吧,我們善解了這些惡緣吧!」

在第二天哥哥離去時,我察覺到哥哥的命盤已然有了變化。命中注定的,並非永恆不變。哥哥是個善良的人,他明白大法真相,尊重大法弟子,在外地遇到大法弟子對他講真相,他就像見到親人一樣,和大法弟子說上話,他覺的是個榮耀的事情。每逢年節,他都問候師父。回來買供果,他都買最好的,然後虔誠跪拜。當他看見大法弟子的項目缺錢時,他就解囊相助,有一次,在外地,他看見同修在弄檯曆,當即拿出一千元,來幫助這個項目。拿錢多的時候,有一年,他拿出了一萬五千多元錢。

生命在漫長的歷史長河中穿梭,在無名的迷中輪迴轉生,累世的業債包裹著人,苦難的人生必然伴隨著人。作為凡人,可以這樣說:我們今生遇到的人和事,在前世已經註定;我們來世遇到的人和事,在今生已註定;人生的歷程看似開始,結局早已確定。

誰能反轉命運的轉盤?答曰:只有真正修煉正法的人,才能!

哥哥是很幸運的,大法善解了亂世冤緣。我和女兒都放棄了過去的討債誓約,哥哥沒有了這些枷鎖,生命應該感覺到輕鬆吧!

後記:

當這篇文章寫成時,我讓女兒看文章,女兒看完文章,我想起胎記,去看女兒的胎記時,意外的發現:女兒兩眉之間的胎記悄無聲息的消失了,我和女兒都感到驚訝和釋然。女兒說:「我不追究過去的事情,胎記就沒了。」我想:這個胎記失去了標識作用,自然就消失了。

我還知道,哥哥這些年還了他欠下的債的三分之一都不到,了悟因緣的我放棄了迷中那無情的索債,哥哥原本孤獨終老的人生已然要發生變化。哥哥的朋友又開始熱心的給他介紹對像。我看見另外空間中,哥哥的腳上拴著紅繩,我希望哥哥有美好的未來!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生命探索

文明新見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