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的天空:嫦娥

善勇


【正見網2019年02月19日】

神州大地九州方圓,華夏民族五千年文明是為正法洪傳奠定基礎的神傳文化歷史,許多著名歷史人物今生轉生成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這其中后羿與嫦娥的神話傳說為世人所熟知,今生他們先後走入大法修煉,長期配合正法項目,在證實法救度眾生中起到了積極正面的作用。世間任何事物都不是偶然出現存在,必先有前因才有後果。今天我要講述的是后羿與嫦娥生生世世中轉生結緣的一段傳奇經歷。

上篇

距今三千年前,商湯滅夏朝建都城於亳都(河南商丘),血統傳承至第十代君主為商孝成王,育有七名子女,嫦娥轉生為長公主名為姬,十六歲下嫁世襲侯爵子昊(后羿),在都城舉行盛大成婚大禮後,隨夫家迴轉封地朝歌(河南鄭州),侯爵子昊封地沃野良田數千畝,家兵近五千,同時統領調遣商朝軍隊七萬五千人。此時商朝約五百萬人口,常備兵力為十八萬左右,活動地域勢力範圍為黃河中下游地區。經濟、文化、軍事較發達。歷代君王都曾舉兵征伐四方,開疆拓土,戰果輝煌。商朝繼承前朝文化並發展創立了「甲骨文」。商朝君主敬天向道,甲骨卜辭卜術廣為流傳。社會生活中廣泛使用青銅器、陶器、石器製品。那時已有稻穀種植供皇家貴族食用。禮樂在社會各階層尤其上層社會中興盛。

子昊與嫦娥成親數十年後,初秋共坐於侯爵府中庭,子昊言說:吾於人世福祿具足,然人生暫短,亦不長久,悲呼!嫦娥道:夫君乃偉丈夫,何故英雄氣短?!即有此願,本宮雖為婦人,深知唯有尋仙修道方可了脫生死,長存於天地間。子昊說:公主所言極是,但不知神仙何處尋覓?嫦娥道:吾亦不知,何不向國師問卜?於是嫦娥安排行程回到都城,向商朝國師問卜,帶回卜文預言概述為:大道本無行,求道存赤誠,西來法緣會,一心向道成。於是子昊派出多支家兵向西尋訪道法仙緣,自己則日夜焚香祈福。

夏初,子昊駕戰車率八百騎兵巡視封地。偶遇一奇人,見該人身著黑色布袍,鶴髮童顏,神豐俊朗,雙目如辰星般熠熠生輝,迥異凡俗世人。子昊下戰車,走至異人進前,行一禮恭身說道:不知仙人慾向何方?異人定眼看向子昊,悠悠說道:汝何知吾為神仙?子昊躬身說:昊觀仙人氣度超凡,雙目生輝,決無人氣,是以鬥膽一問,還望神仙見諒。昊有向道之心,苦苦尋道不得,望神仙度化!說完又向異人行一大禮。異人沉默片刻說道:汝為富貴加身功成名就之士,為何求道?子昊說:人生苦短,不知歸宿,一心向道,只求解脫?異人說道:與吾修道需捨盡世間名利恩愛,汝可做到?「修道之人,定舍不留」。異人聽後微笑道:三日後於此待等,吾乃廣成子是也!轉身離去。子昊回到府邸將朝廷之職、家中之事交接交代完畢。臨別時走到侯爵府大門,嫦娥站於門旁,躬身行一禮說道:夫君,此一去不知何時再見,夫君珍重!待夫君終成大道,請夫君度化!子昊神色戚戚答道:諾,定不負汝所望……

子昊(我)駕雙駒「廂車」來到當日相約之地載廣成子,一路向西,至崆峒山(甘肅境內)。見崆峒山山勢雄峻,林海浩瀚,霧靄瀰漫,層巒聳翠,雲噴霧吐,人跡罕至。來到山中神仙洞府行師徒大禮後,廣成子言道:吾門乃先天混元修道大法,師承元始天尊,非人所知。大道之法,化生萬物,玄之又玄,妙不可言;修道之法,林林總總,玄之又玄,眾妙之門;成道之法,主宰天地,玄之又玄,奧妙無盡。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循地法,厚德載物;循天法,運化乾坤;循道法,逍遙於八荒無極之間。這乃吾之體悟,且先行參閱,日後再細說道法。

我于山下三間土屋中居住修煉,後又開墾出一些土地種植栗米、穀物、豆類果腹。每三日上山聽師父講法一日,回來後打坐實修,於日夜寒暑間吐納天地精華之氣。每隔一段時間要服用師父特製丹藥加速淨化固化肉身,逐漸神化。丹藥呈深紅色,口味苦辛,服用後需配合行氣之法疏通經絡,整日整夜打坐化解運行藥力。藥力化盡身體肌膚表面毛孔則排出類似栗米大小淺色膠狀物,隨著服丹次數增加,這種物質逐漸變為白色透明膠狀物。身體肌膚變得白皙,身體逐漸變輕。不斷聽師父講道,精進不怠,五十年後已可肉身起空,飛行無礙,各種道法術能也展現出來。

師父講道同時亦教授外功。師父說:道之為物,飄飄渺渺,道生太極,至世間涵蓋萬事萬物。人中有正邪,三界內亦有仙魔,萬物皆在道法天理中蘊化循環。當有違背天意禍亂之始甬者,則需吾輩修道之人替天行道,維護人道天理。至今爾後汝將習學衛道除魔之法,除掌法劍法,亦有符籙之法。三法中蘊含天地造化玄機,內取六野八荒九九歸真之意。吾授汝諸多法門,當知術法如兵乃兇器也。施法時當思因果循環、普濟蒼生之念,慎行!慎用!我叩首答道:謹遵師命。

師父教授掌法名曰混元掌法。共六式四十八路,功成則能消弭陰邪之魔力,化解為混沌之氣;劍法名曰:遁天劍法。有九式共八十一套,劍法最終要達到手中無劍,心中有劍,運劍於無形,滅妖魔於無聲;一劍在手,運天地之正氣肅殺一切陰冥;符籙之法則是據法號令、譴使天地正神,循法天地之間,維護天下蒼生。

至此白晝習煉掌法、劍法、符籙之法,夜間徹夜打坐。時時精進,只見山中四季更替,歲月變遷,時光荏苒。

一日來到山中仙府,師父說:子昊可知隨吾修道已多少年月?我答道:不曾計量,請師父開示。師父說:已有二百餘年。這些年中,徒兒精進不斷為師甚為欣慰,然修道資糧略有欠缺,下山雲遊去吧,了卻塵緣,采煉丹藥,以助道法,我行一禮說道:「弟子謹遵師命」。

整理行囊,手提遁天劍向師父辭行。下山一路向東,身邊乾糧吃完後每日乞食而行。渡黃河入商朝境內,時移事易,行走其間已物是人非。於朝歌故地,前塵往事歷歷在目,曾經的侯爵府已改作朝廷公務衙門,昔日門前家丁已為商朝軍兵守衛,駐足良久,轉身向東而行。

至洪澤湖。湖區碧波萬頃,水道縱橫,蕸葦彌望,煙波浩渺。坐水邊石上打坐,仲夏季節,萬物更新,鳥語花香,綠意盎然,漸入深定,再無聲息。忽聞小兒驚叫之聲,見水邊有二三幼兒嬉戲,一幼兒入水深處,不遠水底一巨物急速游來。我當即解定印將幼兒隔空抓離水面,取遁天劍刺向水中巨物,巨怪被劍氣所傷浮出水面。原來是一條巨蟒,大蟒身長近三十米體粗近一點五米,昂起頭顱向我吐著蛇信,發出噝噝聲,巨蟒雙目紅黃色豎瞳棕黑,見我站於岸邊瞳孔急劇縮小,待我舉劍再刺,巨蟒忽的一下潛入深水中逃走。將幼兒送回村中,從村民處得知,近年來此地時常有散放牛、羊及幼兒無故失蹤。入夜在定中觀測,這條巨蟒修行近千年,生於西南方向的雲夢大澤(湖北雲夢地區),自持妖法,為禍人間,於是循妖氣追蹤而來。

雲夢大澤,方圓近千里,溪水湖泊眾多,林深草密,動植物種類繁盛,其間有象、犀牛、虎等各種大型猛獸出沒。子時風起,空濛之氣馳騁林澤之間。開法眼見巨蟒藏身深潭旁山洞裡,該地山巒匯聚,九水臨淵,浮脈陰森,為大陰之地。至洞口見洞中黑氣滾滾,白骨累累,運神通將巨蟒魂魄攝於近前,巨蟒魂魄為一點五米高的老婦人狀,批頭散發,衣著襤褸,雙目墨黑,尖牙滿口,指甲銳利。我說道:你這畜生為何為禍人間?妖蟒開言,略帶懼色聲音沙啞:我於此地已千年,與此方水土共生,只為求食活命而已。我說:天道輪迴,法度森嚴,豈容你這畜生輕慢,傷人害命必取爾命。說著不待其言,取遁天劍斬其首級,其魂化為一股黑氣消散。取蟒身兩件至寶後將山洞封閉。

經此事仍繼續雲遊,至少室山。尋一神仙洞府打坐,入深定不知歲月。一日出定,感知山中一聲幽幽長嘆!仔細觀測為一支存活近萬年的山參發出嘆息。來到人參旁,人參體內靈體化做一米高老者,鬚眉皆白,向我施禮言道:真人於此修道,無意打擾仙人清修!說著又行一禮。我答道「無妨」。人參靈體言道:此身於山中存活萬年,參悟天機,不得其法,甚為遺憾!不知仙人可否賜教?我將其領至洞中,開講道法數日。一日老參向我言道:多謝真人賜法,深感五銘,不得道法,妄活萬年。老身世壽將盡,願將世間參體獻於真人,請真人度化。於是我又將天仙道法講於老參,老參行大禮向我辭行,往生無色界天。

第二日我將老參遺留世間的參體從土中取出,人參一身三體,三株同體,重約二十斤,接著又按師父教授仙丹配方將各種藥物采配齊全迴轉崆峒山。

回到崆峒山已至寒冬,大雪紛飛,萬物收藏,山中亦是銀裝素裹,沃雪千里。向師父講述了整個雲遊過程。師父取乾材加入爐火之中,沉默片刻言道:道法天成!世間有一大善,克己向道,善莫大焉。修道之人,除禍滅妖維護天道乃是本份,有如此機緣得萬年山參,可喜可賀!我取出參體,又將千年妖蟒內膽、內丹取出置放在師父面前。師父看後說道:蟒蛇內膽可作藥材主料,效用是去人邪崇之氣,醒神解劇毒;師父又拿起棗核狀重約二斤的淡青色妖蟒內丹說:此物匯集天地之靈氣,可解百毒祛百蟲百獸。道法煉化後則可驅使丹中靈體為護法有大功用。又將人參制丹之法,煉化妖蟒內丹之道法講述於我。接下來日子除每日修行外,用八十一天時間加用各種珍貴輔料將萬年人參製成九轉玄參丹一百顆,用蠟封存;又用三年時間將蟒蛇精內丹化煉成法器,放入木盒中留為他用。繼續聽師父講法修道,于山中靜修,澄澈本性,返本歸真,超然物外,漸入化境。

下篇

鬥轉星移,時空變幻,不知不覺又走過世間二百載歲月,與師父辭行下山雲遊。雲遊至東海,海天一色,巨浪擊岸,鷗鳥翱翔,心胸為之開闊。沿海濱行走數日,遇一年輕男子,臉色青灰,嘴唇發紫,腳步虛浮踉蹌,應是中毒很深樣子,走到近前問道:可是身體不適?需要診治否,吾有仙家救急丹藥,可治癒病症。那少年聽後行一禮說:我乃太乙真人座下弟子青木,奉師命前往東海龍宮借取鼎爐法器,回返遇水妖傷害中妖毒,今回返仙山巧遇真人,還請真人救助。我於是診脈觀病,青木修行有法,毒氣入肌表未入臟腑,取出一顆用千年蟒妖內膽製成的解毒丹和水服下,又用銀針放血排毒,調治二日體內毒氣漸消,青木向我辭行回山復師命。

雲遊至泰山。泰山雄偉秀麗,山麓泉溪爭流,山高水長,天朗氣清,惠風和暢,卓然獨立。見此地山青水秀,雲霧飄渺,仙韻十足,是修道好處所,於是在泰山各峰中尋走至一洞府,在此打坐靜修。

月旬,定中查覺東部山峰怨氣衝天,哭聲震耳,解除定印,起身飛至山峰附近。見一年輕女子攀行山路,邊走邊哭,聲音甚為悲切,至峰頂則放聲大哭,走向山巔欲尋死投崖,我飛至其身後數丈,輕聲道:姑娘且慢,吾有言相告。年輕女子猛然回頭,雙目圓睜,淚痕猶在,滿臉驚訝之樣,問道:你是何人,為何在此?我答道:我乃修道之人,於此山中靜修,聽聞姑娘哭聲悲切,似有冤情,特來相問。姑娘施一禮言說:小女子有禮了。我是山下村中女子,爹娘收村中趙鄉紳十兩白銀作嫁於他。我不願,抗命不過,尋死了之。說著以手掩面小聲哭泣。我說道:道生陰陽,化生萬物,一切皆循天理法度。人生有命,皆有因緣。髮膚為父母所賜,理應聽命於天,承父母之命。姑娘止住哭聲答道:我自生仰慕仙道,不想玷污清白之身,如您是神仙,請神仙度化,說著向我行一禮大聲說道:請神仙度化!這瞬間我突然回想起四百年前曾經的諾言。見此女烏髮嬋鬢,娥眉青黛,明眸皓齒,膚如凝脂,眼波流轉,如一汪秋水。再用神通觀測,這女子原是嫦娥後身!我於是說道:姑娘於道有緣,根基尚淺,需吃大苦,方可成道。嫦娥說:捨生求道!

我將轉生的「嫦娥」帶回仙洞說道:修行之人,必舍紅塵愛戀牽絆,一絲不留。捨盡人心,苦修精進,無心無物,於空無定境中,歸本還原,證悟真道。嫦娥答:遵從神仙教誨……自此我每日講道,夜晚嫦娥打坐,我則在近處山峰尋一洞府打坐修定。花開花落,春夏變更,金秋時節嫦娥採摘野果,救回一隻受傷小狐,精心救治,小狐竟不離去,與嫦娥起居一處,顧念小狐,嫦娥精進之心漸有所懈怠。

一日,見青木來至洞中行一禮說道:家師築鼎煉丹有望大成。遣青木送仙丹一枚於真人,此丹乃崑崙西王母於瑤池仙會所賜,以謝當日救命之恩。我見此丹乃天道仙丹,於我大道修煉之人無甚用處,於是將丹收藏。

入冬嫦娥封洞閉觀,於洞中打坐修定,小狐亦入洞中,為防小狐無食而死,嫦娥偷偷將一顆萬年參丹餵於小狐,食得此丹小狐靈性大增,與嫦娥一般辟穀服氣。第二年春我見小狐說道:此狐吃丹服氣,已非凡物,加以時日,若成妖邪禍亂世間,你罪責難逃!嫦娥十分慌恐,苦求不要滅狐。我見嫦娥人心凡重,於是說道:塵世凡夫,七情具足,迷失本性真我,業海沉淪。修道之人需清修悟真,捨棄紅塵執著,你如此情重,非修煉人所為,與道相違,恐難成正果,下山去吧。嫦娥苦求三日,不得已傷心離去。過半日,小狐至我洞前,猶豫踟躕,見我望向它,前肢伏地,猛搖狐尾,吱吱急叫,我見小狐如此,便知原委,騰空御風,飛至當日崖前,見嫦娥站於崖邊。

呼喚其名,嫦娥漠然回首,神情哀婉,慘白的臉龐有兩行清淚悄然滑落。她的面龐如同嬌弱的花朵在寒風中綻放,美麗的令人心痛。她忽然轉身,毅然決絕,縱身跳下山崖。待落至距崖底數丈時,我用法術將其定住,慢慢將其身落放至崖底,來至嫦娥身邊,輕喚其名,嫦娥睜眼說道:我可是亡故了?我答道:業債未了,無從了脫。嫦娥說:即不傳法於我,何故救我?!這個人身不能修道,任由人間情慾玷污,不如早早了結痛苦!我說道:你已死過一回,世間業緣削減,可正式受法修道。因你過去生罪業未淨,不如此,無法繼續修道,如今大業即消有望成就天道之法。嫦娥仍有所疑惑,我肅然道:還不起身上山修道……

自此嫦娥開始真正的修道歷程,祈請祖師加持,服丹開脈,打坐修定。我每日宣講道法,無往生罪業困擾,嫦娥變得精進不墜,清靜自然,漸至返璞歸真之境。同時我將符籙之法傳於嫦娥,幾十年後嫦娥已神通法術運用自如。

某年夏日,嫦娥經數年閉關打坐,出關。在山谷中遇一中年婦人,面色青白,眉宇間煞氣隱隱,穿著藍黑色粗布右袵上衣,青素百褶裙,系圍腰,頭上纏著藍色布巾,背一竹簍,內蹲坐一個七八歲女童,女童印堂有陰黑之氣外溢,面色青黑,目光呆滯陰冷。看衣著不似商朝人氏,而如西南蠻族。那婦人用生澀漢話說:請問你可是山中修煉之人,嫦娥道:我是山中修道之人。婦人略帶喜色說:我兒有痼疾,世間尋常藥食不可救治,需用仙丹救命。我乃西南「神天門」神女,如若賜丹必有重謝以助道法。嫦娥說:仙丹確有,然則為神仙珍藏,如若討要,還請仙人示下。婦人道:勞煩神仙救助,說著行一大禮,並說:我於後山溪旁暫住,靜候佳音。

回山後,嫦娥將經過述說一遍,我於定中開法眼看後說道:此人乃西南蠻族蚩尤後裔,名為尤麗花。曾是巫神教「聖女」。其教內有聖女終生不嫁之教規。尤麗花觸犯色戒違反教規,受惡毒詛咒,叛教而出,流浪至此。其女已亡故,尤麗花施巫法,將其女亡魂拘束於屍身內,用殺生借命之邪術延續其女世壽,殺生眾多,且時常偷取人中幼兒供其亡女吸血食肉,施巫法三十八年,其女屍身已被尤麗花練化為屍妖,平地行走如飛,力大無比,喜生食活物,乃邪法害命,必遭天譴。嫦娥吃驚道:那便如何?我說道:邪不勝正,正氣存內,邪不可干。你有道法在身,又有祖師護法在旁,無所畏懼。

見嫦娥似不在意,我又說道:此女行事狠毒狡詐,巫法魔力邪惡,你要小心!尤麗花修習巫法二百餘年,諸般邪法精通,取人性命於頃刻。受其毒害,生不如死,痛不欲生。所謂十年為蠱,百年為惑。蠱乃是選各種毒蟲於一盅中互相吞噬,最後存一蟲,此蟲即為蠱。用各種藥材滴入本人中指之血時時餵之,再施以巫術,日久蠱則與主人心意相通,驅使自如。如毒娥蠱、蜈蚣蠱、蛤蟆蠱、陰蛇蠱等。惑則通常選用剛出生同窩四足動物,如貓、狗、蜥蜴等讓其互相吞吃,僅存一隻,每日用主人鮮血伴各種藥料餵食。至成年,用各種殘忍方法將其折磨九日,然後慢慢餓死,拘束其魂魄邪法化練,百年方成。此種陰靈極盡兇殘,破壞力驚人。尤麗花練就靈貓惑,百年之惑現於世間,人間必有災亡之難。其人還精於製毒、制迷藥,世人所行稍有不慎即可遇險。過幾日吾將回山復師命,你要多加小心,在洞中辟穀服氣,打坐修定等吾歸來。如遇危險,可默念吾名,即刻知曉,便可速至。

離去時我用法術運山石將洞口封住。嫦娥在洞中打坐百餘日,用功能感知天上,地上皆無尤麗花氣息(深藏於地洞中)。於是走出洞府,放下心境,來到溪水旁,掬一捧山泉,飲入口中,即覺異樣,隨即便感頭暈,嫦娥心道:不好!急速奔回洞中,將洞中剩餘參丹吞下,這時已聽到洞外腳步聲,急速而來。嫦娥又將西王母所賜仙丹吞下,只見尤麗花之女小屍妖急撲而來,嫦娥躲過,靈貓惑隨即入洞,飛身咬向嫦娥脖頸,嫦娥運用法力與二邪魔纏鬥。這時尤麗花亦近入洞中,抬手撒向嫦娥一把黃黑色毒粉,嫦娥躲閃不及,身體被毒粉沾染,一會便覺眼前發黑,急速默念我的名字。我正於崆峒山中修定,感知嫦娥遇險,提劍運法力,穿越時空,瞬間至洞口,見形勢危急大喝:妖人受死!尤麗花與小屍妖猛然一驚,回頭看向我時,靈貓惑急速竄向空中,伸利爪向我撲來,我提劍待貓妖至身前,反手從下至上猛地一揮,隨著一聲刺耳貓嚎將靈貓惑斬為兩段。抬手一掌隔空打出神通(圓形能量球)擊中小屍妖百會穴,一股黑氣從屍體身中溢出,屍身隨即撲到在地。尤麗花見此,仿佛喪失理智,瘋狂快步奔向我,左手撒出一把黑色毒粉,右手成爪狀抓向我心臟。我將遁天劍插歸背後劍鞘,側身躲過毒粉,左手格擋,右手出掌擊中其胸口膻中穴,尤麗花急速倒退數步,我跟步一掌拍中尤麗花百會穴,將其邪法魔力破盡。尤麗花隨即倒地口吐鮮血,見此我並未出劍說道:自持邪術殺人害命。你女亡故多年,生機已斷,用邪法強行延命,逆天行事,有違天道。如今因貪慾起念,邪術謀害修道之人,諸多惡行,天理不容,吾今日替天行道,滅妖除魔,妖人好自為之。尤麗花喘息片刻,見我站立不動,遂掙紮起身,抱起其女屍身,低頭緩慢艱難的邊走邊咳,背影蕭索,行弔影孤,走下山去。

回身將嫦娥救起祛毒療傷。知其誤食天道仙丹,說道:你已服食西王母所賜仙丹,七日後將白日飛升,這世道緣已盡。嫦娥聽後目瞪口呆,膛目結舌,非常悔恨說道:這便如何是好?我說道:你命中該有此劫,因服用萬年參丹,七百年後你我將再續道緣。嫦娥唏噓感嘆,入夜慢慢睡去,我至洞口打坐,月華如水,霧氣升騰,寒雁悲鳴,風聲呼號。至清晨定中見尤麗花坐於遠山處的土洞中,她解開纏頭布巾,在懷中取出一柄梐梳,慢慢梳理已花白的鬢髮。經此一夜,尤麗花面容極度衰敗蒼老,眼光渾濁昏暗,口中如如有聲。仔細聽來是一首民歌,聽著山歌,我仿佛看見一位穿戴西南民族服飾的少女,坐在青竹林間的溪水旁,伴著黃鸝清脆鳴叫,憧憬未來。歌聲唱道:秋風吹起,花瓣飄零,灑滿溪水間;秋雨飄落,打濕我心,充滿我心間。落花是秋風的心緒,秋雨是我的傾訴,我思念的人兒啊,你今在何方?我思念的人兒啊,你今在何方……

聲音逐漸變小,她的手慢慢垂落下來,木梳掉落在地上,面容帶著一絲微笑,永遠凝固在蒼老的面龐里。一會從這具屍身中走出一位十六七歲的少女,茫然的看著前方,這時她的眼前閃現出一個黑暗空間,無數灰暗飄蕩的陰靈注視著她,少女慢慢走入「異度」空間,漸行漸遠,消失在黑暗中。

我不覺長嘆一聲!人生如夢,為情而痴,顛倒夢想,迷於紅塵,天不老,情難絕。愛恨纏綿如同蛛網,深陷其中,這情愛如何了脫?可悲啊!

言由情出,情由心發,在她生命的最後時刻,心底的那首歌也是她生命最後的輓歌。殺生借命,逆天行事,終有違天道。心中無道,沒有歸宿的靈魂無處安放,她的生命將在永恆的悲傷中沉寂。神殞道消--這就是她生命的選擇。

自此嫦娥不進食水,不食人間煙火。皮膚毛孔排出大量半透明或透明膠狀顆粒物,舊皮逐漸脫落褪去。至六日晚,嫦娥居住的洞府亮如白晝,時有錦衣麗容的女仙往來談笑。嫦娥肉身開始釋放出若有若無妙似檀香的氣味,次日愈加濃烈。至七日天明,嫦娥肌膚蛻變得細如羊脂白玉,潔若冬日初雪。雙眸神光深邃,其華灼灼,璀璨仿若夜空星辰。正午,三隻彩鳳飛至山巔,口吐人言:賀喜真人成道!祈請仙人往升天界,終享天福!嫦娥起身飛至空中,我說道:勿回頭,勿起念,七百年後再續道緣。隨後嫦娥與一眾女仙騎鳳飛天而去……

我則繼續雲遊世間,隨遇而安,紅塵煉心,提升修為,超脫塵網,於天地造化間,體悟大道本源。歷經塵世種種考驗終成道法,修道時限總計一千二百年成就道法。暢行於宙宇間,過去未來無所不知,無所不能,亦無有不有。

山中無歲月,神仙日月長。凡塵百年滄桑,如白駒過隙。風雲際會,運道法術能,預知嫦娥已轉生世間八年,觀其轉生地域乃商朝故地,不日來至朝歌。行於世間,天象推演,周朝代取商朝多年,人間眾生新顏新貌。

行至一家店鋪,見門前站一身著粉衣綠褲的女童,睜著大眼睛目不轉睛的望著我,我開法眼看向女童,女童則甜甜的笑著向我揮著小手,小嘴已笑成一個彎彎的月牙兒。

我心道:嫦娥!你我再續道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生命探索